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看到结果,二叔事件的不同版本!“先这样吧!”洛君天挂了电话,转过身去“洗过澡就休息吧,今天受了这么大

看到结果,二叔事件的不同版本!“先这样吧!”洛君天挂了电话,转过身去“洗过澡就休息吧,今天受了这么大

    洛君天拳头握的嘎嘎作响,咬牙切齿的狞笑着“拧下你的脑袋,供奉起来,这种待遇怎么样?喜不喜欢?”

    这可恶的混球把他老婆绑起来,让人脱她衣服,还差点被人看光光,现在竟然要求他态度好一点,他疯了么。

    亚兰瑟假装遗憾的叹了叹气,笑眯的绿眸说道“很遗憾,那我不能把东西给你,死—也—不—会”。

    “你TMD——”洛君天忍不住爆了粗口,拽起亚兰瑟的衣领。

    “君天,不要这样——”唐暖央拉住要发怒的洛君天,阻止他把事情闹僵,在他耳边低声的说道“东西还在他的手里,你不要冲动”也难怪他会发这么大的火,家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们还没能解决好,亚兰瑟这神经病还来插一脚,连她都很想暴打他一顿遢。

    亚兰瑟被拽着衣领,脸上仍旧笑意盎然。

    洛君天慢慢的冷静下来,松开亚兰瑟的衣领,还为他抚平,气息从急促变的平稳,脸上突兀的灿烂微笑起来“表哥,把东西给我吧”。

    拿到东西之后,我就把你给卸了,他在心里恶狠狠的补了一句毽。

    “哇哦——,杀气好重”亚兰瑟从洛君天暗绿色的眸中,看出他心里正憋着一团火,不过他就是喜欢看他这副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是你的错觉吧”洛君天笑的有些阴鸾。

    “是么”亚兰瑟皱着眉,漫不经心的笑道“态度再好一点点吧”。

    洛君天的神经啪的一声断裂,笑的份外恐怖“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唐暖央眼见着这二人这么对话下去,迟早是要打起来的,用力的握了握洛君天的手臂,靠上前客气的说道“表哥,我替君天向你道歉,他这人要面子,你别见怪”。

    “弟妹这几句话,说的就让人舒服多了”亚兰瑟满意的点头。

    我靠你老母啊!!!

    唐暖央在心里野蛮又没形象的问候了一遍之后,又友好的微笑道“表哥,我挺了解你的心情,你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依芙琳嘛,之前还真的挺不能接受你这么欺负我,不过现在我已经在不意了,我还要谢谢你呢,帮我们跟依芙琳解开了这心结”。

    “嗯哼——”亚兰瑟老神在在的轻应,等着她的下文。

    “所以表哥,我们之间应该冰释前嫌,你跟君天是表兄弟,有一半的血缘关系呢,今后也仍是会来往的亲戚,我们就各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决定等你向依芙琳求婚成功后,为你们策划婚礼,让依芙琳圆了童话梦,怎么样”唐暖央笑的极为热情,明眸一直在依芙琳身上打转。

    小妮子,还挺会挑说客的嘛,亚兰瑟笑的玩味。

    依芙琳被看的害羞极了,娇笑的扯着亚兰瑟的手臂“你就把东西给他们吧,如果你把东西给他们,我就嫁给你!”

    亚兰瑟吃惊不已,转过头去,绿眸带着兴奋“真的么?”

    “当然!”依芙琳脸上甜甜的“放着你这么好的男人不要,我不要傻瓜嘛,我还决定,我要跟暖央还是君天做好朋友,你看我多大方”。

    “大方是大方,不过跟君天做朋友,这一条就免了吧”亚兰瑟笑着说道,男人跟女人,就好比水呢面粉,不融到一起才怪。

    唐暖央挑眉,原来就小心眼这一点,也这么像。

    两人在那边旁若无人的你浓我浓起来,完全不顾忌他们的感受。

    “咳——”

    洛君天轻咳了一下,以示提醒。

    亚兰瑟把注意力从依芙琳身上拔出来,看向洛君天“换个地方坐下来再说吧”。

    “好的!”洛君天不答,唐暖央在边上代为回答的飞快。

    一行人离开大厅,穿过长廊,来到主屋,向着楼上走去。

    唐暖央想到等下可能会说起的事情,转身对柳玄月跟伊容说道“你们先回房去吧”。

    柳玄月跟伊容分别点了点头,上楼之后就朝着自已的客房走,他们平时虽然看玩,没大没小,但是关键时侯,还是很有分寸,很理智的,唐暖央既然不想让他们听,那这件事肯定是属于机密,且是他们插不上手的。

    亚兰瑟安排依芙琳到他的卧室去休息,然后带着洛君天还是唐暖央到书房。

    里面华丽宽敞的让人乍舌。

    “坐吧!”

    亚兰瑟随性的说着,人朝着酒柜边走。

    洛君天跟唐暖央坐到沙发上。

    亚兰瑟拿了三个杯子,铃着装满了冰块的威士忌过来。

    他坐下来,倒了三杯酒,把其中两杯放到洛君天跟唐暖央面前“咱们轻松点来说吧,那DNA报告怎么回事?”

    “表哥,这是我们洛家的家事,不方便透露,还请你把报告给我们好么,这对我们非常重要”唐暖央客气的回绝他的请求。

    “OK!那你们等一下”亚兰瑟起身,走到书桌边,从里面取出一份纸袋来,走回沙发边,放到桌上“就是这个!”

    洛君天跟唐暖央迫不及待的拿起纸袋,从里面抽出DNA检测报告,他们翻到最后一页,同时屏息的去看结果。

    上面写着,DNA相似度为99.9%,属于亲子关系!!!

    唐暖央的脑袋轰的一声,双手垂落,报告的一角从她的手上脱落,瘫软在洛君天的身上,屏住的呼吸凝固在喉间,天哪,那孩子真是她的孩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她,还是被这个结果给震到了,脑袋一片空白。

    “老婆——”洛君天扶住唐暖央,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他知道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知道她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来消化这个事实。

    相比起来,这个结果并不让他意外,因为从知道瑾璃与孩子的DNA不相符,知道有试管婴儿之说的事情之后,他就有了猜想。

    唐暖央呆滞在那里,脸上没有一点的血色。

    “老婆你别样,振作——”洛君天捏了捏她的手,发现冷的像冰。

    亚兰瑟双腿交叠,慵慵懒懒的靠坐着,悠闲的喝着手里的威士忌,观察着他们表情跟反应,随意的猜想道“听说有女人带着孩子去了洛家找爸爸,这个该不会那孩子跟表弟你的DNA亲子鉴定吧?”

    “闭嘴,亚兰瑟——”洛君天恼怒的瞪他。“嘁——”亚兰瑟轻声嘲笑“弟妹,我可真是同情你,枉费你跟了他这么久”。

    洛君天真想拿胶带封住他的嘴“别自以为聪明的在那里瞎猜,喝你的酒,少开口,这是我们的家事”。

    亚兰瑟嘲笑着转开视线,一口一口的品着酒。

    洛君天握紧着唐暖央的手,抱住她的脑袋,轻轻的拍着,说什么都是多余,都没用的时侯,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安慰她,想要告诉她,无论遇到多大的麻烦,他都会永远在她的身边。

    书房里,形成一个微妙的局势,自得其乐的喝了的男人,深情苦恼相拥的男女,让人奇怪的是,本如此不融洽的画面,竟然和谐极了,谁也没有觉得不自在。

    半个小时的时间,唐暖央总算是缓过来了,这是一个她不想接受,也已既定存在的事实。

    她从洛君天身上起来,抽出手,把报告放回纸袋里。

    “我没事了,你别担心”对洛君天笑了笑,尽管很牵强。

    洛君天坚信的微笑“我不担心你,因为我知道我老婆向来很坚强,她不是这么弱的女人”。

    他们的这两句对话让亚兰瑟失笑“哇——,原来这种事都可以被原谅,弟妹,你是我见过的最大方,最有风度,也最有包容心的女人,君天能有你这样的老婆,怪不得可以那么肆无忌惮的风流了”。

    “去死吧你,少在这里断章取义,自作聪明”洛君天真是要被这个表兄弟给搞疯了,突然,他想到二叔的事,眸子一精,他问道“亚兰瑟,关于我二叔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交代”。

    亚兰瑟的绿眸也是一沉“这话你说反了吧,是你们洛家要给我们图森家族一个交代才是吧,拿我姑姑的陪嫁品去卖钱,你们中国人,可真有品格”。

    洛君天一怔,怎么爷爷古董变成他母亲的陪嫁品了?

    唐暖央也很是不解。

    “说说你怎么跟我二叔联系上的吧,你凭什么说那是我母亲的陪嫁品,据我二叔自已交代,那是从我爷爷书房拿走的古董,另外,你把我二叔引到红,灯区,陷害他嫖,妓跟藏毒,亚兰瑟,你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洛君天把他知道的拿出来与他对质,事实上,从这两件物品上差异来看,他就知道这其中另有隐情,他这么说,是想套出他的话。

    亚兰瑟直愣了一下,大笑了起来“哈哈,,,,有意思,洛家人真有意思”。

    “表哥,你不妨也直说了吧”唐暖央心本来就烦,他的这一通笑,听她的更是烦。

    亚兰瑟收起笑意“好,看在我可爱的弟妹份上,我说了吧,大概是一个月之前,有人给我传了一张图片,上面拍的是一条做工精致的红宝石项链,我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图森家森的东西,那是我奶奶爱菲儿公主当年从王室带来的东西,全世界就只有那么一条,我姑姑结婚的时侯,送给了她,这么名贵的东西,流落到了你们洛家,你们尽然拿来卖钱,不知道这是无价之宝么,所以我以匿名的方式联系了卖家,约他到酒吧见面,可是随即那人又说,想改到更是隐蔽的地方,我答应了,按着他的指示来到红,灯区找了一位妓女接头,用钱交换了那条项链,之后我就走了,至于藏毒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你那位二叔在自导自演吧,有意思!”

    洛君天跟唐暖央听的相当郁闷,这跟二叔讲的,完全就是两个版本!!

    洛君天不能确定他们谁在说慌。

    “不是说得到了那条红宝石项链嘛,拿出来看看”洛君天镇定的说道,他所说的那条项链他曾经见母亲戴过。

    “我把它放在家里的保险柜里了,你们想看,估计着跟我去一趟,另外,这事爷爷也知道,他说让我不要对外声张,毕竟不是光彩的事,看在我姑姑的份上,我也就算了,话说,我今天才知道卖项链的人是你二叔呢,更没想到他编了个更恶心的故事来骗你们”亚兰瑟坦然的回视着他们。

    洛君天不语,暗想,他若是说慌,定然不敢把外公也搬出来,一来,这只有一对质,就会得知真伪,二来,那条项链不在这里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他既然说出在家里,从这里过去最多一个小时,他不会傻的去编造,三来,那红宝石项链确实属于他母亲。

    终合起来,他的话可信度要比二叔的要高一些,因为二叔所谓的古董,一直没有具体说是什么东西。

    “我可以相信,我二叔买的并非古董,可你说你没有教唆妓女勾,引我二叔进去,你有证据么?我二叔总不可能自已报警,自已向记者告密吧,对于这一点,你又有什么可说的?”洛君天盯着他的眼睛。

    亚兰瑟把酒饮尽“我没有证据,因为那天的事,只有我跟你二叔知道,就在于你更相信谁的话,之所以说有意思,就在于此”。

    洛君天沉默了。

    “君天,我们先走吧,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靠我们自已去揭晓”唐暖央在边上开口。

    谈话到此结束,洛君天跟唐暖央拿着检测报告出了书房,来到客房。

    “我想去洗澡了”唐暖央看看坐在沙发上想事情的洛君天,走进浴室关上门。

    不一会,里面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洛君天扯松了领带,解开衬衣的最上面的扣子,心里的燥火很大。

    孩子的事情,牵扯到他,暖央,瑾璃不说,还有可能暗中还有人在操控,二叔的事,又出现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若说藏毒的事,就是亚兰瑟所为还好一点,若说不是,那就不寻常了。

    哗啦啦的水流下,唐暖央长久的站着没有别的动作,想到孩子,她的心里还是很乱,可一味的逃避,又能避到哪里去呢,总是要走到面对的那一天。

    从浴室出来,看到洛君天站在窗户边打电话,是什么内容她没有去细听,只觉得他的背影很伟岸。

    她走过去,靠到他的背上,环住他的腰,便疲倦的闭上眼。“先这样吧!”洛君天挂了电话,转过身去“洗过澡就休息吧,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也不知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孩子!哎——”唐暖央又靠过去趴在他的胸口“洛君天,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才好呢”。

    “不要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明天我们就回去,继续该做的事情,不逃避才能面对”洛君天抚摸着她的后背,给她些许的安慰。

    唐暖央躺在床上,混混沌沌的睡着了,人很累,眼皮都睁不开了,可偏偏大脑跟跑火车似的,轰隆隆的作响。

    第二天清晨。

    这是一个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早晨,天气晴朗,空气清新。

    唐暖央在醒来的时侯,看到一旁的洛君天,有片刻的发懵,昨天的事情,好像是一场梦。

    柳玄月跟伊容早早的起来,亚兰瑟跟依芙琳在昨晚就离开了庄园。

    等洛君天跟唐暖央下楼去的时侯,柳玄月跟伊容早就拿着行李等在楼下。

    “你们倒是很早”唐暖央淡笑。

    “这么恐怖的地方,我昨天失眠了,一直担心睡着后会被吸血鬼给咬了”柳玄月用幽默的口中吻,表达他对这里的不满。

    伊容耸肩“我是因为真的睡不着,所以才起早的,决不是因为吸血鬼”。

    唐暖央表示她很无语,洛君天却低头笑了“两个可家的小家伙!”

    “臭脸大叔,请你不要用小跟家伙来形容我好么,昨天的恐怖事件,全都是你这个始作俑者引发的,害的姐姐差点遭到毒手”柳玄月对于昨晚没能救唐暖央感到非常的懊恼,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伊容把手往腰上一叉“不知道是谁,昨天那么没用,被人一按就倒了,要不是你接了这生意,暖央姐会来么,昨天要不是洛叔叔发威,我们几个人都要被抛尸山野了,你还唧唧歪歪个毛啊”。

    “死丫头——”

    “死妖孽——”

    “哼——”柳玄月跟伊容同时向两个方向,将头一扭。

    洛君天带着唐暖央下楼“他们还挺般配了,连吵架都这么有默契,伊容啊,改天让你老爸向柳家提亲得了”。

    伊容到底是个小女人,脸涨的通红“洛叔叔,人家是女生哎——”

    “男女平等,没什么不可以的”洛君天调侃的开心,连带唐暖央也想笑了。

    “我才不要这个小魔女呢,我爱的可是暖央姐,臭脸大叔,你别乱点鸳鸯谱”柳玄月几乎要跳脚。

    伊容一听柳玄月公然拒绝她,气的她顿时火冒三丈“柳玄月你这不要脸的死妖孽,暖央姐可是洛叔叔的老婆哎,你暗恋有夫之妇,还敢大声的喊出来,不要脸,超级不要脸”。

    “我就喜欢,你管的着么”。

    洛君天拉着唐暖央往前走“让他们俩玩去吧,我们去吃早餐”说着,回头喊道“两位小朋友,飞机再过15分钟点到,你们可别吵过头,到时回不过家,只能在这里陪我的吸血鬼表哥,你们可别哭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