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丢脸,放在车上的惊喜引爆!

丢脸,放在车上的惊喜引爆!

    医生着实被气场强大的洛君天给吓蒙了,说话都结结巴巴的“我,,,我给唐小姐检查啊!”

    “需要脱裤子么?”洛君天瞪他,那眼神,好像医生在犯罪似的。

    “这,,这个——”医生好想说不用,可是这确实是需要“先生,这必须,,,必须得褪下些裤子,我才能摸到小腹,我才能检查”。

    “什么?你还要摸小腹?”洛君天的绿眸绽出寒光,满脸黑气的煞气。

    可怜的医生,想哭的心都有了,试图提醒他,他是一名妇产科医生,每天都在看女人的生殖器,不过他不敢这么说,弄不好,会被这男的给杀了的“不,,,不摸小腹的话,我无法确定孩子的胎位,也不能听心跳”暹。

    洛君天的脑子里冒出这狗屁医生,在他老婆小腹上又摸又揉,最后还把脸靠上去的场面,他深吸一口气,吐出四个字“坚决不行!”

    唐暖央躺在那里,真是要囧死了,她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洛君天,你到外面去等吧,人家是医生”。

    “就算医生也不能碰你”洛君天的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羲。

    这女人,就那么想让男人摸么。

    “拜托你别闹了行不行——”这家伙大脑里究竟再想些什么呀。

    “他可是个男人”洛君天怎么想也不能让自个老婆,给别的男人摸,管他是医生还是护士,上帝都不行。

    “先生,我保证不会对唐小姐有非分之想,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能不能麻烦你先到外面去等,马上就会好的”医生也实在是没法子了,只好作保证。

    “洛君天,你给我出去——”唐暖央难为情极了,想把这丢人现眼的男人给砸死算了。

    洛君天将双臂一环“检查吧,不过我要在场,另外不准脱裤子,更不准乱碰”。

    医生沮丧的想跳楼。

    门外,有很多人在张望。

    唐暖央想在墙上挖个洞把自已活埋了。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样吧,我请一位女医生过来吧,这总行了吧,先生”。

    洛君天这才展开笑脸“最好是这样”。

    医生尴尬的到隔壁请了自已的同事。

    见到来了位女医生,洛君天才放心的在外面等。

    “你老公可真紧张你”女医生听了同事的述说,很想看看这男人长什么样,以为会是个丑八怪,才会这么紧张自已的老婆,没想到一见,是如此俊美如天神般的男人,一时间,真羡慕死被他爱着的女人了。

    唐暖央只觉得快要羞死了“呵呵,,,他就是这样的,你们别介意”。

    今天她八辈子的脸都给他丢光了。

    “这样的男人才好呢,傻瓜”女医生靠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唐暖央僵笑,洛君天好么,他看只是霸道而已吧,他向来不喜欢别人染指他的所有物。

    “呵呵,,,,”她只能以笑掩饰。

    女医生给唐暖央检查好了之后,又开了单子,做B超,验血等一系列检查跟化验。

    洛君天跟着她,寸步不离。

    人太多,无论是付钱还是化验,到处都要排队,洛君天到最后着实要抓狂了,特别是排队时前后的女人,以拥挤为名,有意或是无意的碰到他的身体,更是让他快要忍受不住了。

    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拿着单子又回到医生那里。

    医生看了单子,抬起头来说道“全都好的,血液的各项指标也挺好,不过——”

    “不过什么?”洛君天听到还有犹豫的句子,又紧张了起来。

    唐暖央也生怕听到不好的话。

    男医生推了推眼镜,不太自然的说道“我想提醒两位的是,前三个月最好是禁房事,因为孩子还没成型,弄的不好,会有流产的威胁”。

    唐暖央的脸立即红透了,真是什么也瞒不过医生“我们会注意的”。

    洛君天也满是不自然的假装轻咳。

    出了医院,唐暖央的脸还是红扑扑的。

    “洛君天,我发誓下一次再也不带你一起来了”她真是后悔的要捶胸了。

    “干嘛,嫌我给你丢脸?”洛君天不悦的垂下眼。

    “可不是嘛,我的脸都快丢到爪哇国去了”。

    “你老公这么帅,不知有多少女人羡慕你,你竟然还觉得丢脸?”

    “帅有个屁用,简直就是特二青年”。

    洛君天一口气没喘过来“我?特二青年?唐暖央,是你自已搞不清状况吧,我这是在乎你好不好”。

    “占有欲作祟罢了”唐暖央无力的瞥瞥他,坐进车里。

    洛君天也坐进去“下次我会专门安排知名的妇科的医生,专门为你检查的,这破地方,简直跟菜市场似的”。

    “哎,随便吧,不要再让我丢脸就好”唐暖央沮丧的靠着,想到刚才的事,她还是很想挖洞。、

    “关于三个月不能同房,不会是真的吧”洛君天最担心这个。

    唐暖央转头,用一种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他,半天只吐了两个字“禽兽——”

    ******

    深夜。

    蒋瑾璃悄悄的下楼,潜出别墅,来到唐暖央的车子旁。

    她打算今晚先来找准U盘接口在哪里,明天一早再借着她开车门之际,找人把她引开,再来放U盘。

    可没曾想,她一拉,车门就开了,难道是唐暖央自已忘记锁车门了?!

    管不了那么多,她拿出手电筒,照向车内,很快就找到U盘的接口,插好,又擦去上面的指纹,退出车外。

    惊喜?她很期待会是什么惊喜。

    等她走后,有一个黑影从暗处出来,把车门锁上。

    二楼,穿着银色睡衣的男人,黑暗中,靠在窗口,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眉头越皱越紧。

    ******

    昨晚上,洛君天被唐暖央驱逐了。

    所以一早起来,脸臭臭的,欲求不满的结果。

    餐桌上,绝大多数人都在,连蒋瑾璃也下来了。

    唐暖央吃着早餐,不断的看着表,她赶时间。

    洛云帆慢吞吞的吃着早餐,随口说道“来不及的话,今天就让君天送你去公司吧,他开车比你快”。

    他的话让身处于餐桌中的其中两人动作为之一振。

    “不用,我自已开车去行了”唐暖央抬头回答。“你这么着急,万一在开车的途中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我不太放心你”洛云帆对她流出着关心。

    洛君天冷冷的睨视着洛云帆,眸光如刀似剑“四叔,麻烦你自重!”

    洛云帆和蔼的微笑“长辈不能关心一下晚辈么,暖央是你的妻子,怀孕了之后可得更加小心呵护才是”。

    “这点不用你来教”洛君天笑的杀气腾腾的。

    正在他们用眼神较量的时侯,洛宏国发言了“云帆,这是君天跟暖央的事,你管的太多了,暖央又不是小孩子,开车也不是一天两天,你这种担忧完全是杞人忧天”。

    “说的是啊,云帆,你还是不要管太多的好”洛海珍也来帮腔。

    洛云帆看向他们“前天我约暖央去沙滩,是你们向君天告的密吧,原本挺单纯的一件事,不过被你们这么一闹,可就变味了”。

    “适可而止吧,别以为你有股份就了不起,说破天,你也是个私生子”洛宏国恼火的把早餐挥到桌下。

    盘子碎了一地,惊的其他人,全都放下了刀叉。

    洛君天的绿眸眯起,看着洛宏国,瞳孔骤然收缩。

    “二哥,大清早就发这么大的火,你是奔着谁啊”洛云帆浅笑怡然,优雅的继续把食物往嘴里送。

    “我不奔着谁,我就是想说,别在挑拨了,让我在家过几天安静日子行不行”洛宏国蹭的一下站起来,喘息如牛的离开餐厅。

    唐暖央擦了擦嘴“我上午有会,我先走了”。

    她走出了餐厅,蒋瑾璃的嘴边泛开了笑意。

    洛云帆起身,快速的追了出去“暖央——”

    洛君天的脸色不太好,其他人识相的一一离开,蒋瑾璃趁机安慰他“君天,好了啦,别生气了,这四叔跟暖央也是一天跟两天的事了”。

    面无表情的拉开蒋瑾璃的手,洛君天也起身,面容平静无波“我也去上班了”

    “哦,好啊!”蒋瑾璃笑笑,虽然他没有生气的甩开她的手,但是那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她还是感觉到了。

    洛君天哪洛君天,你心里终究还是有她唐暖央的对么。

    别墅外。

    “暖央——”洛云帆上前拉住正要开车门的唐暖央。

    转过头,唐暖央挣开洛云帆的手,礼貌疏离的问道“四叔,你还有事么?”

    “我看你状态不太好,反正我今天没事,我送你去上班吧”洛云帆再一次握住她的手臂。

    “不必了——”唐暖央加重了语气。

    洛云帆看着四周看好戏的人,拽开她坐进车里“上来吧,我送你去”。

    “洛云帆,你干什么,给我出来”唐暖央压低了声音,愤怒的对着车里的洛云帆吼道,手去拉他的衣服。

    洛云帆握住她的手“不想大清早就看我跟君天大打出手的话,最好是上来”。

    他对她使着眼色。

    唐暖央想了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洛君天出来,她今天就不用去公司了。

    坐进副驾驶,她把车门关上。

    这边刚发动车子,那边洛君天就从里面出来了,看到驾驶座上的洛云帆,这火气顿时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