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我要宣布三件事!

我要宣布三件事!

    每次召开家庭会议,都会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只是近来似乎又没什么重大的事情,这二女一夫,小波澜不断,大波澜还没起过。

    大厅里,洛宛馨他们几人坐在一起议论了起来。

    “难道说表哥又要跟唐暖央离婚了?”

    “很有这个可能,早上四叔那样子把人劫走,表哥的咆哮声跟天雷似的,吓死人了”邂。

    “你们这么说,我倒有点期待晚上早点到来了”。

    “呵呵,,,,可不是嘛”。

    站在楼梯上的洛云帆听着大厅里的讨论声,轻轻的将唇抿起,有人要撒网才是真的蘅。

    ******

    “家庭会议?”蒋瑾璃惊诧的看着管家。

    “是的,少爷说了,请蒋小姐也务必要参加”管家恭敬又刻板的回答。

    难道是唐暖央那贱人把威廉的事情告诉君天了,所以他要当众拷问她?!

    近几日来的她,被威廉跟暗中帮她的神秘人搞的是头昏脑涨,什么事都跟着联想到一块。

    “蒋小姐——”

    蒋瑾璃回过神“哦,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管家步伐正统的踏出房间,将门轻轻关上。

    因这条消息而坐如针毡的蒋瑾璃猛的从床上下来,在房间里焦急的来回走动,这会议会不会是针对她开的呢,昨晚她在唐暖央的车子刚动了手脚,今天就开家庭会议了,这巧合的让她害怕。

    威廉又频发信息来威胁她,怎么办呢,唯有尽快找出那帮她的神秘人,可是她想了一圈,洛家好像没有人会帮她,洛宁香近来理都不理她,估计是被唐暖央拉拢过去了,洛云帆就更不可能了,他为了唐暖央,上次差点杀了她,又怎么会帮她暗算唐暖央呢,二叔跟三姑,自身都难保,宛馨跟子龙子赫,似乎也没有帮她的理由,而诗菲跟诗涵这对恶毒的姐妹花,也不会铤而走险的帮她。

    想来想去,她也想不到那个人是谁,可明明这个人就在他们当中。

    洛君天此刻正在书房里,王者一般静坐着。

    唐暖央在7点55的时侯回到了洛家。

    其他人都在三楼北边的客厅,那是平时家庭成员才能活动的私人客厅。

    “少夫人,您回来啦,少爷正在三楼召开家庭会议,就缺您了”管家上前通报。

    “开会?”唐暖央装出短暂的茫然表情,然后说道“那我马上去”。

    “快去吧,少爷好像有点不开心了”。

    “他不开心?那很好啊,他不开心,我很开心”唐暖央笑笑,提步往楼梯方向走。

    从管家通知她,到上楼,到站到三楼客厅,正好8点。

    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

    洛君天交叠着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坐在黑色的靠椅,尊贵而暗黑,有种不可一世的倨傲。

    英俊无比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像镀了一层光,快把人的眼睛给闪瞎了。

    “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望着从门口进来的唐暖央,他的语气中显然带着不满跟冷硬。

    “吃饭,逛街去了”唐暖央回答的也是清冷无比。

    两人都像是自动制冷机。

    “嫂子,坐这里吧”洛宁香主动挪开了一个位置给她做,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因为唐暖央很守信,真的没有再去找过安斯耀。

    她够守信的话,她也会演好姑嫂情深这出好戏的。

    事实上,唐暖央已让柳玄月带话给安斯耀,这段时间千万不要来找来,所幸,银行要到国外去开设分行,所到安斯耀近来都不在国内。

    人都到集了,管家进来,把门关上,走到洛君天背后站定。

    洛君天的绿眸看过在场每一个人的脸,停留的时间都是相同的,未了,嘴边漾开一丝微笑“会议现在开始——”

    在场绝大多数人,不由的正襟危坐。

    蒋瑾璃看上去很不安,抱着孩子,总是在舔唇。

    唐暖央清冷淡然,仿佛快要打瞌睡。

    “今天叫大家上来开家庭会议,要跟大家说几件事”洛君天声调不高不低,却透着一种威严,绿眸一刻不停的来回在每一个人的脸上,被他盯住的人,都屏气凝神,吓出一声的冷汗。

    当然这不包括洛云帆跟唐暖央。

    “第一件事,我要说的是,我们洛家的安全问题,早上暖央的车子刹车失灵,杀点出事故的消息,各位应该有耳闻吧”洛君天绿眸有意无意盯在洛宏国的脸上。

    “有这种事”洛宏国万分惊讶的看向唐暖央“人要不紧吧”。

    唐暖央扯出一丝轻笑“难得二叔也会关心我,我怎么敢让自已有事呢”。

    这句看似没有任何含义的话,只有听的懂的人才会明白。

    洛宏国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心虚“没什么事就好”。

    其他人脸上也全是讶异至极的模样,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

    洛君天把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在车上,发现了一个可以操控车子U盘,另外,四叔还的目击到了昨天晚上,有人在暖央的车边流连,至于那是谁嘛——”他故意拖长了语气,狠辣又危险的寒起双眸。

    在场的人紧张的睁大了眼睛,而某些人则是害怕惶恐的连气也不敢喘,就那么憋着,大力的咽着口水,冷汗直淌。

    一时间,气氛紧张的能把人给逼疯了。

    就在这根绷紧的弦快要断掉的时侯,洛君天他灿烂一笑“四叔他没看清”。

    大家松懈下来,有种被耍的感觉。

    蒋瑾璃快要虚脱了,刚才那一刻,她感觉这断头闸就在她的头顶了。

    现场还有另一个人跟她有着相同的感觉。

    “虽然没有看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人在洛家,而且先后有两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目前还不知道,不过我会查出来的,你们对我有这个信心么”洛君天用眼神询问着众人,那幽幽冷冷的目光,似能透视人心。

    “当然有信心”

    “表哥出马,肯定能行”……

    洛君天的话,他们不敢不回应,还指望着他荣华富贵的他们,怎么敢忤逆他呢。

    “瑾璃,你说我能抓到这两个凶手么”洛君天微笑的看向坐在他旁边的女人。蒋瑾璃勉强的扯笑“能,肯定能!”她绞紧了双手,可身体还是不住的颤抖。

    若不是她假装腿有伤,不能动,洛家的这些人肯定头一个怀疑她。

    洛君天调回视线,看着前面“为了安全起见,从今晚开始,别墅四周会有人巡逻,在我查出这两个人是谁之前,我想警告他们,最好不要再犯险,我不想游戏这么快就结束,猫捉老鼠,多点曲折才趣味无穷”

    勾笑的薄唇,带出嗜血的味道。

    蒋瑾璃感觉她的大脑快要缺氧了。

    大家都明白,洛君天的意思是凶手就是这个房间里,就在他们这些人之中,他的这席话,也是说给凶手听的,这让他们不禁互相猜疑起来。

    “得了吧,洛君天,这凶手明摆着,你搞的这么复杂,耍的哪门子花枪呢”一直没有出过声的唐暖央,在这时冷嘲出声。

    洛君天兴味的浅笑“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暖央以冷漠的表情迎视他,脸上突然又很假的娇媚而笑,嗲嗲的出声“亲爱的老公,以你的智商,难道真的看不出谁是凶手么,这么华丽的表演,为我一人,是不是太舍血本了,奥斯卡的小金人没你的份,真是可惜的让人痛哭流涕”。

    她的挖苦说辞,让其他人大流冷汗。

    洛君天似笑非笑的锁起眉头“为了你,多大的血本我都肯舍,都这么对你了,你该感激我才是”。

    “我是感激你,感激你明知道凶手就是你的情妇,为了照顾我的心情,不惜兜个大圈子,这让我怎么不感激你呢,有一天,我死了,变成鬼,我也会回来感激你的”唐暖央指着蒋瑾璃,笑的轻蔑阴沉。

    “你说凶手是瑾璃?”洛君天看了蒋瑾璃一眼,便哈哈大笑“她腿伤成这样,怎么可能行凶呢”。

    蒋瑾璃见洛君天力挺她,违心起来也是底气十足“暖央,我们之间关系虽然不太好,可是我没有做过那种事,我腿受伤了,整天关在房间里,这个家里的佣人都可以做证的,我别说是半夜下楼,就算去卫生间还需要人扶着,就算我是最可疑的人,你也得考虑可行性吧”。

    唐暖央假装无话可说的模样,冷讥“谁知道你玩了什么把戏”。

    “君天,真的不是我,你可要相信我,我的腿连路都走不了,怎么可能去害她呢”蒋瑾璃靠在洛君天手臂上,就声泪俱下起来。

    “别哭了,我相信你!”洛君天轻轻拍的她的肩,温柔的安慰道。

    唐暖央忍受不了的别开视线“洛君天,若没有别的事,我要走了,我没兴趣看你们恶心”。

    她作势就要站起来。

    “给我坐下——”洛君天厉声命令道。

    唐暖央憋着气又坐回去。

    “另外两件事我还没说,你不能走”洛君天的冰冷严肃。

    “那就拜托你快点说”唐暖央则是不耐烦。

    洛君天定了定神,又说道“这第二件事,就是今年的年会要提前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