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杯子上毒液!

    “既然你扛的住,往后我就尽情的说了,其实我有很多很多的情话想要一句一句的说给你听,直到你再也无心跟别的男人***为止”洛君天靠在电脑前,骨节分明又有力的手指,轻轻划过电脑屏幕上那张清丽娇美的脸。

    脸上温柔的笑意更深了。

    唐暖央气结“什么什么***,洛君天你会不会用词,我跟玄月是以姐弟相称的”。

    “哈——,姐弟?有会亲嘴的姐弟么,唐暖央,我可没有失忆,照片还存在我的手机里呢,要不要发给你,让你好好回忆回忆”洛君天虽然心里也明白,唐暖央对柳玄月,之前的什么小男朋友,亲嘴这些都是装出来的。

    但是他不允许,装出来也不行,任何男人碰她,他都会气到发疯彖。

    “洛君天,你真要这么跟我算的话,那我今天还真的跟你好好算算了——”唐暖央用力的拍了一记桌子,明眸喷火,露出冷笑。

    这莫明其妙,无理取闹的男人,她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洛君天直觉不妙,,,问,

    唐暖央往后一靠,笑颦如花“嗯——,我来想想,从哪里算起比较好的,你洛大少爷的风流史长的可以写成一部史书了,从哪里说起好呢,还真是棘手呢,你说是吧”

    她快速的眨着眼睛,看,她可是很“善良”的!!

    “咳,,,,,”洛君天猛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心虚“那个,,,我得去开会了”。

    “别啊,老公,难得我想要跟你好好谈谈心,你急什么呀”唐暖央笑的更为甜美,洛君天,我让你横,这下子狂妄不起来了吧。

    洛君天装模作样的喊“伊秘书,资料准备好了么,我们这就去会议室”对着空气喊完了之后,他对着手机说道“老婆,我真得挂了,另外,立刻让柳玄月这臭小子滚出你的办公室,要不然,5分钟后,你的办公室将会发生一场惨绝人寰的碎尸案,你不会怀疑门外那两个人的实力的,对吧!”

    他快速的将电话挂断,大大的舒了一口气,翻旧帐,真是全球女人的爱好!!!!

    唐暖央拿开手机,盯看了半天,笑了起来,指着电话喊道“洛君天,有种你就别挂电话,你个胆小鬼,我严重鄙视你,开会?我看你是想灰溜溜的开逃吧”。

    “唐暖央,你个死丫头——”洛君天弹着电脑屏幕上那个女人的额头,又去拧她的鼻子。

    她知道他正盯着她看呢,所以故意说的,气死人可是不用偿命的。

    柳玄月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她,眼底失落了。

    这个女人应该很爱电话那头的男人吧,连斗嘴眼中都充满了光彩,其实连傻子都能看的出,他们之间是相爱的。

    “我先出去了——”他无精打采的往外走。

    唐暖央一门心思都在洛君天的身上,柳玄月说的话,她没有听到,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侯出去的,只知抬头的时侯,他已经不再了。

    洛君天在那头可把柳玄月的沮丧看的一清二楚,他满足的微笑“这小子,这会还挺识实务的”。

    “说的对哦——”后边有个女声冒出。

    洛君天侧头,看到趴在他椅子背上的女孩,一怔“你什么时侯进来的?”

    “我早进来了啊,不过总裁你眼里只有暖央姐姐,自然看不到我这可爱的小美女喽”伊容无辜的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工作去——”洛君天的下巴往门口指指。

    伊容靠下来“洛叔叔,你超级变态的”。

    “什么?”洛君天眉头挑的老高。

    “难道这也是爱情么?爱情究竟有多么种?洛叔叔的绝对是最稀有,这跟出身,性格都有关系,像洛叔叔你这种一天下来就万众瞩目的,性格又是冷酷自大,唯有独尊的男人,爱一个人的方式也很是与众不同,外面成熟,内在幼稚,洛叔叔,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洛君天的青筋开始爆起“伊容啊——,你这是在拿我当研究对象么?”

    “对啊,我爸说了,研究凡夫俗子能出什么成绩,研究你洛叔叔一个就够了”伊容真感激自已老爹。

    青筋下俊脸,变的更为黑沉“回去告诉你爸,改天,我去好好谢谢他”最后那几个字,明显带着杀气。

    伊容也不是笨蛋,吐了吐舌头,逃出办公室。

    看到柳玄月失恋似的表情,她心里怎么就这么开心呢,或许是因为他上次那样对她,她才会一直记恨,要不然怎么会老想着他呢。

    ******

    唐暖央在办公室的角角落落都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摄像头。

    奇了怪了,他到底让人装在哪里了?

    洛君天喝着咖啡,饶有兴趣的看着满屋子乱转的女人,脸上笑的无比灿烂,笨女人,都说你找不到的。

    泄气的坐回椅子上,唐暖央皱着眉头,往自已简洁的办公室又全方位的审视了一圈“洛君天,你究竟把摄像头藏哪儿了?”

    “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宝贝”洛君天笑眯眯的回答她,抚着她的发丝,半闭上眼睛,他仿佛真的感受到那发丝在指间丝丝缕缕的划过。

    “你正在看着我吧?”唐暖央幻想着他现在的表情跟神态,高高在上的坐着,悠闲的喝着咖啡。

    “没错”他笑。

    “心情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好,爽歪了,乐翻了吧”唐暖央似乎可以想像得到他此刻的愉快表情,让她很想揍他。

    洛君天摸摸下巴,笑的嘴都合不拢“亲爱的,你也太会猜人家的心思了,我真的会不好意思的”。

    唐暖央越想越气,干脆拿起桌上的文件把脸给挡住“我让你看,让你看,你这一天到晚只会想这种低级趣味的混蛋”。

    洛君天见此情景,放下咖啡杯,不慌不忙的抬手看了一下表“老婆,这下子,我真的要去开会了,别老是举着文件夹,手会很酸的,哎,真是个傻妞”。

    他站起身,离开电脑前。

    而她还傻乎乎的举着,直到累了自已放下来为止。

    ******午后。

    偌大的洛家,到处都十分静谧。

    在这个时间段,佣人卫生也打扫完了,出去工作的主人也还没有回来,所以多数会聚齐的某个地方去休息或是聊天。

    洛云帆午后常会去到海边的椰树下看书,而洛海珍则是每天都要睡午觉,洛宏国要么找个地方喝茶,要么看电视打发时间。

    这些,蒋瑾璃前段时间就观察好了,从1点到3点这段时间,别墅里几乎就是一坐无人的空城。

    就趁着这个空隙,错过了,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上床,穿上鞋子,拿出上次去花场打算毒死唐暖央时购买的农药,悄悄的潜出房间,来到洛君天跟唐暖央的卧室前,趁着没人,快速的进去。

    房间佣人每天都要打扫过的,所以房门是不会锁的。

    望着这个房间,蒋瑾璃心里的恨意更强烈了,对这个房间,这张床的渴望,她已经足足等了6年了,可就算是君天跟她最要好的时候,他也不许她走进这个房间,睡到这张床上,以前她以为是因为他讨厌唐暖央,所以不想让她睡在她睡过的地方,如今看来好像不是,这更像是他心里为唐暖央保留的位置。

    用画画的手来下毒杀人,洛君天,是你把我逼到了这个地步,你不要怪我狠心。

    攥紧了手里的小瓶子,她收回心神,来到靠阳台边的桌子旁,上要摆放着一套茶具。

    拿起一只杯子,她用棉花棒把农药均匀的涂在每一只杯子里,过一会就会风干,看不出痕迹的,等唐暖央倒水喝,就会一并喝下去,这种药喝下去,不会马上就发作,晚上喝了,起码要到明天中午才发作,到时侯谁又能查出是她做的呢。

    “唐暖央,安静的死掉吧,你说就算君天死了,他身边的墓碑旁的位置也不会是我,那如果你先死了呢,放心,我定会为你造一个华丽的墓碑的”

    阴狠而得意一笑,她放下手中最后一只杯子,退出房间。

    *****

    洛君天开会出来,看到手机上传回了一条视频,看到时间跟地点,绿眸顿时寒撤了,,,

    唐暖央下班回到家,保镖一路护送她回到房间。

    一进房,就被坐在沙发上的洛君天惊吓到了,他的车被扣了,她也不知他今天开的是什么车,以为他没有回来,所以一进房间,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才会被吓一大跳的。

    “我没这么可怕吧”洛君天被她即时的反应给逗笑了。

    “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不是吓人是干嘛”唐暖央没好气的说道,走过去,把包用力的放在一边,就走到桌边倒水喝。

    她弯腰,手还没碰到杯子,就被一声厉喝声给震住了。

    “不要动——”

    她不解的看向他“为什么不能动?”

    洛君天站起来,把她从桌子边拉开,抱在怀里“因为有毒!”

    “什么?”唐暖央震惊,看着洛君天,气息急促了起来。

    洛君天拿出手机解锁之后递给她“你自已看吧”。

    他不敢想像如果他没有在房间装上摄像头,唐暖央回到家,就会跟往常一样,进房,习惯性的放下包,然后去倒水喝的后果是什么,他害怕的连想都不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