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相不相信我会一枪打穿你的心脏!

相不相信我会一枪打穿你的心脏!

    这么大的动静,长眼睛的都看到了。

    大家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蒋瑾璃,把她当成是犯人一样的审视。

    蒋瑾璃狠狠的咬着嘴里的肉,拿起叉子,笑的极不自然“对不起,我手滑了一下,惊扰到了大家”。

    “只是手滑了一下这么简单么,为什么君天说已经在楼道间装了摄像头,你会这么恐慌?”唐暖央紧盯着她的脸“是恐慌没错吧,脸白成这样,似乎还在发抖,我可以理解为恐慌吧”。

    “没有——”蒋瑾璃大声的否认,像是在给自已壮胆“我只是感到惊讶,洛家的氛围变的这么紧张,连我这个行动不便的病人,也时常变成可疑的对象,突然听到楼梯间装了摄像头,心里一惊,这叉子就掉下来了,仅仅就是这样而已”彖。

    在旁的洛云帆突然开口“行动不便?你确定么?”

    蒋瑾璃的呼吸一顿,头皮开始发麻“四叔,你这说是什么意思?怀疑我在装病,腿可以走么”。

    “昏迷都可以装,腿为什么不可以,貌似整场车祸都是你在自导自演吧”洛云帆微微而笑,说的可是一针见血问。

    他费解,暖央跟君天手里分明握了足够揭穿她的证据,为什么还是迟迟不行动,要这么一直斗心机下去,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牵出另一个凶手!

    可似乎,又没有那么简单。

    蒋瑾璃眼神有些散乱“我承认我装昏迷了,我耍了小聪明,想让君天心里对我有所内疚,想挫一挫暖央的锐气,你们也看到前些日子我都欺负的有多惨,可我出车祸是真的,腿骨折也是真的”。

    哼,腿长在她身上,她说不能动,谁又能反驳的了。

    “不用争辩了——”唐暖央表情冷然“刚不是说,不是恐慌只是惊讶么,说实话蒋瑾璃,我不相信你,我跟四叔有着同样的疑惑,你的腿真的断了么,该不会是能走路,以这个为障眼法,对我下着各种毒手吧”。

    “唐暖央,请你不要血口喷人”。

    “是不是冤枉你,马上就能见分晓”唐暖央把头转向洛君天“我真的在房间闻到了异味,你说已经在楼道间装了摄像头,可不可以调出来看一看呢,说不定能看到令人振奋的画面,比如一个骨折的病人,已经箭步如风了”。

    蒋瑾璃的美眸一阵的直愣,五脏六腑抖成了筛子。

    完蛋了,这下子完蛋了,她压根不知道君天会楼道间装摄像头的,,,,

    一直保持沉默的洛君天放下刀叉,拿起白色的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淡淡的下命令“叫监控室的组长进来!”

    “是,少爷!”佣人恭敬一躬身,向外快速的走去。

    蒋瑾璃的双手放到桌子下,大力的握紧,这里有太多双眼睛盯着她,她一定要保持镇定,不能让他们看出来,可是她好害怕,害别人时心情是兴奋与得意,可被别人揭露的心情,竟像是送她进断头台一样的恐怖。

    唐暖央暗暗的做出一个深呼吸,眼睛盯着蒋瑾璃,一眨不眨。

    害怕么,你是个死一千次,也不用觉得可怜的女人!

    “哇,,,哇,,,”

    被佣人抱着孩子,瘪着嘴大哭了起来,手向蒋瑾璃那边划着,嘴里咿咿呀呀的像是再叫妈妈,重复着那个单音节,如天使般明亮纯净的大眼睛里,泪珠子掉落着,仿佛连他也感受到他妈妈这下子死定了,怕妈妈会不见,所以拼命的往她这边靠,想到抓住她。

    蒋瑾璃听到儿子哭的这么凄惨,忙转身张开手去抱他“小宝贝怎么哭了,妈妈抱,不哭了,不哭了,咱们是小男子汉,不哭了”。

    她轻轻的拍着孩子,又去亲他的小脸,母爱自然的流露着,没有心机,没有狠毒,此刻的她只是一个纯粹哄自已孩子的母亲。

    宝宝在她的怀里,很快的安静下来,小脸窝在她的胸口,香甜的睡着了,像是怕妈妈会逃走一般,胖嘟嘟的小手一直紧紧的攥着她的衣服。

    唐暖央的心在瞬间痛了,痛的像是被蚂蚁在啃咬。

    转开视线,她不去看孩子跟蒋瑾璃的脸。

    餐厅外,穿着黑色西装的监视室组长,步伐急促的走进来,站在洛君天身侧,恭敬的弯腰“少爷!”

    “去把三楼走廊上的摄像调出来”洛君天没有看他,冷淡而威严的命令。

    “是,少爷”监视组的组长,拿出对讲机,对下面的人下着命令“调出三楼走廊的监控录像,马上拿过来,少爷要看”说完,对洛君天恭敬的回答“少爷请稍等”。

    蒋瑾璃觉得一秒都难熬,可又希望时间可以过的再慢一点。

    不一会,有人跑进来了,手里却是空空的。

    “电脑呢?”监控室的组长小声而严厉的询问。

    “那,,,那个,线还没有拉通”那人低着头,怯怯的回答。

    “什么?线还没拉通,你们干什么吃的——”监控室组长对手下瞪眼,低声怒吼,简直要活吃了他似的。

    蒋瑾璃耳尖的听到了后面的对话,心慢慢的放回肚子里,已是全身虚脱,满身的冷汗。

    洛君天的脸色黑沉的可怕。

    “少,,,少爷,那个,那个——”监控室的组长,硬着头发走上来。

    “我还没聋——”洛君天悠悠的转过脑袋,黑沉的脸上勾出阴笑“线还没拉好?!呵——,这像话么,每月给你们那么多薪水,你们就用这种工作态度来回报我的么?”

    监控室组长跟那名手下,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滚出去——,都不用干了”洛君天冷凝着萧杀的脸,没有回旋的余地。

    那两人哭丧着脸,一句也不敢多说的退出了餐厅。

    管家走上前“少爷,你不要生气了,这事就交给我吧”。

    洛君天没有应,拿起刀叉“继续吃饭!”

    一顿饭活像演暗战似的,谁还吃得下,可又不敢不吃,只好装模作样的切着。

    “别得意,这次算你幸运,逃过一劫”唐暖央对蒋瑾璃勾起冷笑。

    “有完没完了,不想吃饭的,也给我滚出去——”洛君天火气冲天的吼道。蒋瑾璃偷偷的笑,以为洛君天真的帮她。

    唐暖央面子挂不住似的站起来,憋着一肚子气的向外走。

    洛云帆朝着门外望了望,真是爱演,不过貌似大家都上当了。

    *****

    唐暖央一路走到门外,见四下没人,才转换表情。

    夜晚的风吹来很舒服,带着海水的咸味跟花草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凶手在里面,她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伸了一个懒腰,漫步在绿色的草坪上,这里视线开阔,没人敢来行凶的,除非他们疯了,打算跟她来个鱼死网破。

    她停在草坪中间,眺望远处的海,看不到它有蔚蓝,一片的黑暗,变的神秘莫测了,天空有中星星点缀着,似乎落下来一般。

    失神之际,后背,肩胛下10厘米的地方顶上了一样异物,那应该是心脏的位置。

    唐暖央心神俱散,顷刻间僵化了身体。

    “相不相信我会一枪打穿你的心脏”。

    温煦柔软,带着调侃调调的语气,在晚风中,如丝般飘散开来,柔到极至,才邪到了极至。

    听到声音,唐暖央转过身去,用力的推开洛云帆的手“有病去看医生”。

    洛云帆轻柔的笑开“怕你还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唐暖央嗤笑“如果你是凶手,你真是世间最笨的凶手”。

    “那如果凶手他就是笨蛋呢”洛云帆反问。

    唐暖央语塞。

    “自信也会害死人的,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当目的只有一个的时侯,逼急了就会剑走偏锋,只要你能死,什么方法都要试一试的时侯,你以为不会杀站在草坪上的你么,暖央,你还是不懂坏人的心哪”洛云帆眉梢染着愁绪。

    “坏人的心,只有坏人才懂么,所以你是坏人”。

    洛云帆低敛的眼,徒然笑的开心“对,我是坏人,不过我是爱你的坏人”抬起眼帘,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带着丝丝悲伤“快结束这一切吧,我不想看到你成为枪把,不想看到你每分每秒都处在危险之中,君天如果爱你,就不该再玩下去,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拿你做诱饵么”

    唐暖央心里的滋味很复杂“这是我的主意,跟他没关系”。

    “就算是你的主意,他不可以阻止么,知道全球有多么冒险者死于非命么,蒋瑾璃跟洛宏国是很难对付的人么,为什么要弄的如此复杂,就这么喜欢玩游戏么,告诉君天,如果他不速战速决,我来帮他”洛云帆脸上露出鲜少有的酷寒。

    对他来说,世间除她之外,没有可重要的,拥有或抛弃,他都无所谓,他只要她能好好活着。

    “洛云帆,我们这么做有这么做的道理,你别捣乱了好么”。

    “除非你告诉我,不然我不会袖手旁观了”他一定要知道关键点。

    “不行,我不能告诉你”孩子的事,她不能说。

    “你不说我也能查到,变的更混乱,你可别怨我”洛云帆作势就要转身。

    唐暖央一心急,拉住他的手“蒋瑾璃的孩子是我跟洛君天的”。

    洛云帆震惊的转过头“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