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还剩下一天!

    今天的事情,让他彻底吓怕了,他告诉自已,绝对不允许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唐暖央放下水杯“你不是说过要主动出击么,现在是最后的关键时刻,我们若是胆怯了,就给了他们机会,你想要变成那样么”

    “那你要怎样?”洛君天凝神,冷然的屏起呼吸,生气的说道“今天你是运气好,下一次呢,运气也能这么好么,如果你出事了,即使把他们剥皮拆骨,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我绝对不会再拿你做诱饵了,你听着,绝对不会——”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坚定,谁也无法去颠覆。

    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明白,这是老天爷可怜他才给的恩赐,他要珍惜,再失一次手的话,那么杀她的罪犯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已,世上不是攻击者才该死的,明知需要保护而没有去保护好的人更加该死屙。

    唐暖央怔住了,望着他,心里暖暖的。

    “老公——”她起身坐到他的身边,靠在他的胸前,抱住他的腰。

    洛君天以为她想撒个娇,说服他继续这套计划,拉开她的手“叫老公也没用,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多悔恨么,我害怕去面对要是你真的死了怎么办,我恨我到了那一步,什么也做不了”穑。

    “我知道——”唐暖央轻轻勾起嘴角,抚上他的脸,摸着他的眼角,刚才在这双美丽的眼睛里流下了多少的眼泪,一颗一颗,滚烫着她的心,让她知道,自已对于他,原来是这么重要的。

    被人在乎的感觉,她感受到了。

    “你这坏女人,你怎么还能笑的出来呢,你的胆子是老虎喂大的还是狮子喂大了”洛君天推着她的额头,她笑的这么美,让他连生气都生气不起来。

    “活着就该笑啊,难道要苦丧着脸,哆嗦个没完么”。

    “想哆嗦的人是我,迟早会得心脏病的,唐暖央,我以后老了,一定比你先死”他没好气的说道。

    唐暖央脑袋靠在他的肩上,脸上有着轻盈的微笑“先死的人比较幸福,你不要跟我抢”。

    送心爱的人离开人世,还活着的人心该有多孤独跟凄凉,恨不得离开的人是自已,洛君天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自私的丫头——”

    “你要做一个长寿的老头”。

    “放心,实在活过你,我会在死的时侯毒死你,把你一起带走的”。

    “好啊,一言为定,拉勾”唐暖央伸出小手指。

    洛君天失笑“哈——,还真是土气”他嘴上这么说,不过行动上面,却认真的跟她拉勾。

    这是他们在经历生死,今生差一点就要稀里糊涂错过之后,在自已的能力范围内,重新定下的契约,想要试图去掌控,随时离开,随时也能跟随的幸福契约。

    地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你!

    *****

    中午11点33发生的爆炸,洛家到1点16分才接到消息。

    “你说什么?”

    洛云帆手里的鲜花掉到地上,这是他刚刚从花园摘来的玫瑰花,想要放在暖央房间的。

    洛海珍更是身形不稳的向后急退“人呢?”

    “目前警察正在现场搜证,爆炸的威力很强大,把所有东西都炸的面目全非了,警察把现场的东西拿回去了,化验才能知道”保镖照着洛君天交待的话,回报着。

    站在最后面的洛宏国蹙眉不解的问“什么叫把现场的东西拿回去化验才能知道?人到现在是死是活都不能确定么,君天人呢,他知道这事了么?”

    洛云帆拽紧了拳头,目光晦暗阴鸾的瞥着洛宏国,任由手中剩下的一朵玫瑰,深深的刺入他的手里。

    “回二爷的话,爆炸发生时,我们正在楼下的商务车里,组长跟副组长与少夫人在一起,当时公司里的全去吃饭了,事后他们都证明,当时少夫人没有离开,我们随后打电话通知少爷,他的情绪很失控,来了之后不顾我们阻拦上楼,我们把他火灾现场救出来,随后他就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说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暖央,还有那可怜那孩子,还没来到这个世界,就走了”洛海珍低头擦着眼泪,伤心欲绝的模样。

    洛宏国反正一直面无表情的蹙着眉“那年会还办不办了,没几天了,连地点都没有通知”。

    “二哥,你只关心年会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好像还很开心啊”洛云帆从保镖几次握手,舔唇的细节中,看出他似乎的撒谎,他想暖央肯定没死。

    “发都发生了,难道你要我哭么,就算哭,死的人也无法复活吧”洛宏国冷淡的回答,脸上没有丝毫的伤心。

    洛云帆的冷笑流露的更为明显“是无法复活!”

    洛宏国被洛云帆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不自在的转了转头,又看向保镖“没办法联系上君天么,这年会到底还办不办了?就算是发生了这么不幸的事,他也不该一走了之,扔下公司不管”。

    “抱歉二爷,目前还联系不上少爷”保镖不多说,只是弯腰恭敬的回答。

    洛云帆转身便往楼上走,那暗黑的气势让沿途的佣人都为之胆颤,心想,原来温和的四爷,也会有如此凌厉的一面。

    蒋瑾璃在房间,听到佣人跑进来跟她通报的消息,眼睛都直了起来“真的么,什么时侯的事情?”

    “听保全组的人说,就在刚刚11点多的时侯,少爷接到消息还赶去了,不顾死活的冲进火场,保全组跟上去把他救出来之后,他说想一个人静一静,就离开了,哎,到底是结发的夫妻,总归还是有感情的”佣人说着,见蒋瑾璃的表情不悦了起来,才意识到自已说错了话,忙道歉“对不起,蒋小姐,我不是,,,”

    “算了,你说的也没有错,不过暖央她真的死了么,11点多,有可能到外面去吃饭了吧”

    “听说少夫人一直呆在公司里,这个她公司的人以及在写字楼下的保全组的人都已经证实了,跟少夫人呆在一起保全组组长跟副组长都一起出事了,听说爆炸威力很强大,整层楼都毁了,呆在里面的人根本没有活路”。

    这么说来唐暖央是真的死了,蒋瑾璃的嘴角忍不住勾出笑意“你出去吧!”佣人退出房间。

    蒋瑾璃兴奋无比的坐起身来,太好了,不知是谁做的,她真应该去好好感谢他一番,原本她还绞尽脑汁的想,该用什么方法才能杀了她,没想到今天竟然接到了这么好的消息。

    现在,她什么也不用做了,只要坐等年会的到来,顺理直章的坐上总裁夫人的位置,她的儿子也能顺利成为洛家的继承人,唐暖央,走到最后还是我赢了。

    正在她得意洋洋的时侯,放在枕头下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

    笑容滑稽的凝固在脸上,她拿出手机,翻看信息:在给你两天时间,找不到,我会亲自过来找你!

    她怎么忘了还有一个该死的威廉,这个男人就跟定时炸弹一样,如果他这个时侯出来捣乱的话,所有的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不,不行,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个人到底是洛家的谁,咬着手指,蒋瑾璃内心一片的焦心,没办法了,趁着君天不在,她只好一个一个的试探过去了。

    大海上。

    “你在给谁发信息呢?”唐暖央从浴室出来,看到洛君天站在甲板上拿着手机,飞快的按着。

    洛君天转过身,把手机放回口袋,来到她身边“这个你就不要管了,你只要安安心心的休息就好”。

    “有的人打算独撑大局了?”唐暖央笑眯眯的瞅着她。

    “你老公我应该有这个能力吧”洛君天揽过她,将她往里面带,他变的有些惊弓之鸟了,似乎唯有把她安置在盒子一样的地方,才会觉得安全。

    “我不热,我想吹一会海风”唐暖央才刚出来,不想马上进去。

    “可是我热了,我要去洗澡”。

    “那你去啊!”

    “我说过,你一刻也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不想我洗到一半裸奔出来的话,你最好跟我一起去”。

    唐暖央看看站在船头的两个保镖,脸色骤然一红“你这变态——”

    十分钟之后,浴室。

    洛君天在淋浴房洗澡,唐暖央坐在马桶上看书,这些书是洛君天上次出海时留下的,她不喜欢看这种类型,枯燥的可以,没想到他会喜欢看,还以为他也喜欢像花花公子这种满是裸女的杂志。

    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总比盯着他的***看要好。

    淋浴房里的水流声停止了。

    唐暖央下意识的抬头“洗好啦,啊——”

    眼睛一盯,就不偏不移的看在那勃起的巨大上面,又大又粗的东西,乍然一看,吓了她一跳。

    “不好意思,看着你光滑的大腿洗澡,就激发了它的野性”洛君天望着她驼红的脸,笑的色情。

    “你这衣冠禽兽——”唐暖央把手里的书砸向他。

    洛君天轻松往边上一偏,躲过了她的攻击“不知是谁,一眼就定在了这上面,你不可以看我的俊美的脸么,不可以看我结实的胸肌么,不可以看我修长的大腿么,说起变态色情,你也不输我”。

    “我,,,,,我这是因为,因为平视的关系”唐暖央狡辩。

    “平视的关系?”洛君天玩味的挑起眉。

    “对,平视的关系,我抬起头来的视线跟你那里,正好对上了”。

    “是么”洛君天狐疑不决的用手测量着,然后说道“我觉得还是有点差距的吧,貌似到大腿”。

    唐暖央真的很想抓条鲨鱼咬死她。

    “我刚才头还要抬的高一些,所以角度才刚刚好的”她解释。

    “那你抬抬看”

    “神经病——”唐暖央白他一眼。

    “你不抬就是你心虚,反之也就是承认,你刚才是有意挑这个部位看的,哎,想不到我的老婆这么色,而且还不死不承认,真有很丢脸哟——”洛君天故意刺激她,以便她上当,来达成他的邪恶目的。

    唐暖央果然上当,把下巴微微抬高“谁不敢了,就是这个高度”。

    “别动——”

    洛君天向她走去。

    他想干嘛?!!!!!

    唐暖央在心里打着鼓,他越来靠近,她的心脏跳的更快,,,,

    洛君天站到她的面前,扣住她的脑袋。

    “喂——,你想干嘛”唐暖央推着他的腹部,已经想到他要干嘛了,把头拼命的移开。

    “别动,你乱动的话,我还怎么做实验呢”洛君天邪恶的板正她的脑袋,把巨大压向她的红唇,然后非常严肃的点头说道“果然是平行的,姿势刚刚好!”

    唐暖央想张口骂人,可是嘴巴上的东西,让人不敢张嘴,反而把唇抿的更紧。

    “唔,,,,”她瞪着他,一阵的乱骂,因为不能张嘴,所以所有的话都变成了唔唔声。

    “亲爱的,你这是在说猫星球的话么,从你的表情中我大概可以理解出来,你是在说,老公,我的嘴巴很小,吃不下这么大的,但是我会努力”。

    唐暖央的脸顿时成这红番茄,还冒着烟。

    “我老婆害羞了,看这小脸,烫的可以煎鸡蛋了,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大不了待会我回报你喽”洛君天的腰向她压了压,邪性的可以。

    变态的禽兽!!!

    她握着粉拳在心里狂喊,要是她现在就能把回报这两个字理解过来的话,估计会喊的更大声。

    “乖,把嘴张开,我想要让我爱的人,帮我来做这种事,那样我会幸福”。

    “唔,,,,,”我会很恶心!

    男人怎么都好这一口。

    “你不张嘴的话,我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洛君天耍赖。

    救命啊,有谁来帮她把这个变态给拖出去,,,,

    “还是说,你想我先?”洛君天的眼睛移到她的大腿上。

    先?先什么?

    唐暖央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

    “明白了,小坏蛋,那好吧——”洛君天自说自话,突然蹲下身,架起她纤白的腿分开来放在肩上。

    她还没明白过来,他到底要干嘛的时侯,他把头埋向她的腿间。

    “啊——”她顿间惊吓的尖叫起来“洛君天,别舔,啊,,,嗯,,,”

    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迅速的蔓延,那里从未这么被这么温柔的呵护过,敏感的花心不断的被刺激着,很快就到达了高,潮,身体抽搐着,双眼迷离,美妙极了。洛君天抬起头来,舔了舔唇“味道真甜美!”

    “你——”唐暖央脸红的锤了他一下“你讨厌!”

    洛君天抓着她的手臂,光洁如瓷的身躯压紧她“喜欢我这样对你么”

    唐暖央不好意思说喜欢,把脸别开“懒的理你”。

    “喜欢是么,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所以打算以后常常对你这样,多做让老婆喜欢的事,是我义务跟责任嘛”。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喜欢了?”她哭笑不得。

    “左耳跟右耳啊,你自已说出来的难道就忘记了么”洛君天煞是认真的说道,而后坏笑“我知道了,你又是在害羞对吧,哎呀,真是可爱”。

    他拧着她的脸,笑的愉快极了。

    大无赖啊啊啊!!!

    唐暖央说不过他,只能鼓着一包子气用力的推他“走开——”

    “暂时不想走!”洛君天盯着她生气的脸,笑的惬意,能看着她的一颦一笑,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这家伙该不会想让她给他做那么变态又恶心的事情,唐暖央只要一想起那庞然大物,她就流汗,不会被梗死么,她不干,坚决不干。

    灵机一动,她痛苦的皱起眉。

    “怎么了?”洛君天紧张的问。

    “我肚子有点痛——”

    “真的么?”来的太突然了,他有点不相信。

    “假的,可以了吧,反正我说真的,你也会怀疑我装的”唐暖央继续纠结着眉头,很是痛苦的模样。

    洛君天盯着她,心想有70%的可能性是在骗人,在心里暗暗的笑了笑,抱起她“那怎么办呢,这里连医生也没有”。

    “没关系的,我睡一会就会好的,都是你啦,医生说不能同房,结果呢,你一天也不落下,这下好了吧,都怪你!”

    “医生说最好不要,没说不能,况且我每次都很温柔,律动的幅度很小啊”。

    “呵——,你还真是理直气壮啊——”唐暖央干笑,又一次无语。

    洛君天抱她到房间,将她放在大床上,大片的落地玻璃窗,让大海一览无余,躺在上面,感觉像是躺在海水里,心头顿时辽阔。

    “中午没吃饭吧,你睡吧,我去给你做午餐”洛君天穿起了衬衣长裤。

    唐暖央转过头来,用惊喜的目光瞅着他的脸“你做么?”

    “是啊,拭目以待吧,你老公是那种学什么都特别快,不用太吃力的人”。

    “不吹牛会死是不是——”

    洛君天愉快的笑开了,给她盖上被子“安心的睡吧,美人鱼”。

    “好恶的形容,快走吧——”唐暖央拍开他的脸,安稳的闭上眼睛。

    *****

    一天过去了,洛家没有洛君天的音讯,警察局那边也没有出调查结果。

    洛家处于一片死寂之中,倒不是因为有多可怜唐暖央,而是关心这年会到底开不开,这就是后天的事了,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

    晚上9点多,洛家的人全都做在客厅里,也不说话,也不讨论,就那么干坐着。

    “滋——,滋——”

    洛云帆口袋中的手机震响。

    其他的人都看向他。

    在别人的注视中,他拿出手机,看到显示的号码,黑眸一动,指尖轻轻划开,放在耳边“喂——,你说吧,好,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他不紧不慢的把手机放会侧戴内。

    “君天打来的,年会日期不变,地点是泰国的华欣,他届时会独自先前往的,让我们准时到!”洛云帆从容淡然的宣布。

    “去泰国?最讨厌这些东南亚的地区了,去年迪拜,今年至少也要去欧洲国家嘛”洛诗菲口气略为抱怨。

    “表哥的品味越来越不怎么样了”洛宛馨也不大喜欢泰国。

    洛家的人,都自恃是上流人物,走到哪里都要与奢华跟品味相伴,就算去旅行,也不会选择相对等级较差的国家。

    洛云帆想,或许洛君天就是掌握了她们这种想法,才会选择最为生辟的地方,像泰国,连他也就去过两次而已。

    蒋瑾璃的眼神在洛家的每个人脸上,溜溜的看了一圈,那人到底是他们中的谁呢?

    半夜12点整,黑夜最为诡异恐怖的时侯,她又接到了威廉发来的信息:只剩下一天了!听说你要去泰国当洛氏的总裁夫人,恭喜你,做为孩子的父亲,我会一直关注你,跟着你的,泰国见”。

    天哪,怎么办,去泰国的消息才刚刚传出,威廉怎么会知道了,莫非是那个人告诉她的?!!

    威廉的目的她知道,可是那个人看似在帮助她,可实际上他想要什么呢。

    她一夜无眠,在恐慌中直至天明。

    而在海上飘荡的洛君天跟唐暖央却睡的很是香甜。

    只剩下一天了。

    一大早,全国各地的分公司总经理跟主管全都接到了短信,一时间炸开了锅,忙着整理资料跟报表,这可是要在年会上汇报的,好在,原本每年在这个季度,为了在年会上拿出好成绩,早两个月就开始拼命的准备了。

    洛君天跟唐暖央穿着休闲服,坐着小船出去钓鱼,享受着蓝天白云,阳光还有宁静。

    唐暖央还不知道这年会会照常举行,她反正什么也不管了,全都听他的安排。

    越害怕时间过的快,这时间就越像穿梭而过的风,眨眼就到中午,威廉一早上已经发过4条恐吓的信息了,快要把蒋瑾璃给逼疯了。

    中午,她主动要求下去吃饭,她想过了,先从洛宏国跟洛海珍身上下手,试探看看,到了晚上,她再找想办法试探洛子龙他们。

    餐厅里。

    没见洛云帆,蒋瑾璃着实松了一大口气,胆子也大了。

    洛宏国跟洛海珍对蒋瑾璃笑了笑,三人坐下来吃饭。

    吃到一半,蒋瑾璃停下筷子说道“二叔,三姑,我有个朋友,他说跟你们认识,他叫威廉”。

    洛宏国的表情徒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