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你知道是谁吧!

    床上的宝宝被妈妈的叫声给吓醒,哇哇的大哭起来。

    地上的手机仍旧响着,洛宏国那张脸也仍旧跳跃于手机屏幕上。

    蒋瑾璃浑身发寒,每根骨头都在飕飕的冒着寒气,她死死的盯着手机,呼吸像快要断气般的的残喘,大脑发热发涨,眼前洛宏国的脸,忽然幻化成双目圆瞪,死气沉沉的模样。

    他正望着她,紧紧的望着她,活像要从里面爬起来,,,,,

    “啊——”蒋瑾璃崩溃的抱着头,跌倒在地上,极度寒栗的尖叫出声羼。

    她把头埋在膝盖间,心脏超出了负荷。

    已经死掉的人竟然给她打电话了,光是想到这一点,她周遭就犹如变成了阴间地狱。

    一分钟之后,手机终于不再响了灼。

    宝宝哭的依旧惨烈。

    蒋瑾璃扶着墙,慢慢的爬起来,眼睛盯着屏幕变黑的手机,像是生怕又会突然响起来,冒出洛宏国的脸来一样,她贴着墙面,提心吊胆的往边上移,苍白脸跟苍白唇,呼吸缓慢而沉重。

    吞咽了一大口的口水,她扑面去捡起手机,拆掉了电板,连手机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

    而后才镇定下来,抱起床上的宝宝,温柔的哄着“不哭了,妈妈在这里——”

    ********

    洛宏国死的消息在一个小时之内,传遍了整个酒店。

    集团员工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洛家二爷这么离奇的死亡,是自杀还是谋杀,少夫人被炸死没几天,洛家就又出一桩人命,让人不由的去猜想,这个洛家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定于早上9点30分的年会,还会不会照常举行?

    这些全成了热议的焦急话题。

    唐暖央贴在房门上,听到外面走廊上的吵杂声,其中还有哭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心里好奇到不行,可是又不能够出去。

    洛君天跟洛云帆从顶楼下来。

    泰国当地的警察也到了,隔离了案发现场,将尸体装进袋子里运走。

    “爸——,爸——”洛宛馨哭的眼睛都肿了,也不是生了很久的病才死的,昨天早上还到她房间,跟她来聊天的人,怎么突然的就走了,她怎么都不敢相信,不敢相信。

    “宛馨,别哭了”黎圣卿抱着哭着几乎昏厥的洛宛馨,轻声的安慰着。

    洛子龙跟洛子赫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想哭,但又努力的忍着眼睛,妹妹的痛哭声,让他们的心更加难受。

    三个女子都无法接到这雷击般的事实。

    洛君天走过来“都先别忙着哭了,先到房间去休息吧”。

    一群人暂时都到案发隔壁洛宛馨的房间去坐下来。

    几个女个在嘤嘤的哭泣,几个男人沉默不语。

    “四叔,麻烦你跟各分公司的负责人说一声,年会推迟到明天,二叔的事,告诉他们是心脏病突发”洛君天开口对洛云帆说道。

    洛云帆点点头“这事我去办吧!”

    她站起来,洛宁香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角,也跟着站起来“四叔,我跟你一起去吧!”

    “也好!”

    洛云帆跟洛宁香一起走出房间。

    洛君天看着哭成一团的家人,重重的叹息“今天就都呆在这里吧,警察局那边我会去一趟的”。

    “君天,姑姑真的想不明白,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你二叔他没心脏病,一定是被人杀害的,你一定要抓到这个杀人凶手”洛海珍拉着洛君天的手臂,痛心疾首的说道。

    “我会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想改也改变不了,你就别哭了”洛君天拍拍她的手,安慰她。

    “表哥——,你说这人会不会是冲着我们洛家来的,我们会不会也有危险?”洛诗菲担心这一点,二叔好好的,也没有仇家,忽然的就这么死了,能不人心惶惶嘛。

    洛君天苦笑“害怕的话,少出房门,也别给陌生人开门,自已小心点就好!”

    “嗯!”洛诗菲点头。

    洛君天松开洛海珍的手看向洛宛馨那边“圣卿——”

    “是,表哥,你有什么吩咐”黎圣卿转过头来。

    “宛馨就拜托你了,好好照顾她,不要再让她出什么差错”洛君天的眸光如镜面般平静。

    “你放心,表哥不说我也会好好照顾宛馨的”。

    洛君天站起来“我去房间换件衣服,子龙,子赫,你们待会跟我一起去警局,说不定能得到些消息”。

    洛子龙跟洛子赫情绪低落的点头,算了应答。

    ******

    唐暖央在房间等的焦心极了。

    手握着门把,门却自已开了。

    没有心理准备的她,也跟被带到外面。

    洛君天一拉开门,就看到试图出来的唐暖央,剑眉蹙起,快速的将她拉进房间,把门关上,恼火的低吼“你这女人到底是笨蛋还是白痴,说了多少次了,不能踏出这房间一步,知道外面有多危险么,知道一旦你暴露的话,会引发多么可怕的后果么”。

    “我只是想要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他过分紧张她的反应,让唐暖央懵了。

    “唐暖央,哪怕十秒,请你为我的心脏多考虑十秒,不想让它被吓停止的话,你就乖乖的听我的话好么,算我求你了”洛君天板着她的肩膀,绿眸忧郁。

    唐暖央舔了一下唇,低下头“对不起——”

    洛君天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她霸道的扯进怀里“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要你好好活着我的身边”。

    “还是要说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对不起让你的心脏停止了十秒”唐暖央环紧他的腰,她是真心抱歉,因为自已,让他又害怕了,让一个什么也不怕的男人,变的这么怕,是她的错!

    两人在门口拥抱了一会,直到唐暖央觉得他平复了心情,才松开他,问“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听到有哭声”。

    洛君天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二叔他死了!”

    唐暖央的明眸在一瞬间睁大了好几倍“你,,说什么?”

    “二叔他死了,早上清洁工打扫房间的时侯发现的”。

    “可他,,,可他不是幕后操纵者嘛,他怎么会死的,是怎么死的?被人杀的么”唐暖央的大脑乱了,乱的一塌糊涂。

    “从表面上看,没有伤痕,桌上放着红酒杯,死的时候,手捂着胸前,双目圆瞪,就那么靠在沙发上,我想应该是某种剧毒所致”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猜测。“剧毒?!难道是蒋瑾璃?!”唐暖央想起上次蒋瑾璃往她杯子上抹毒的事情。

    洛君天摇头“不是她,早上她看到二叔尸体的时侯,吓的连声尖叫,杀人都敢的人,怎么会害怕尸体”。

    “那会是谁呢?真如洛云帆说的,并不是只有二叔一个人?”

    洛君天若有所思的冷笑“那人的智商并不高,只是那是一个我们一直忽略的人,所以才能藏这么久,杀掉二叔,反而更快的暴露自已,不过他似乎以为自已做了聪明的决定,真是愚蠢至极”。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了?”唐暖央从他的表情跟话中,看出了端倪。

    “算是吧,不过我不打算让你知道”洛君天似是知道她接下来要问什么,所以一并回答了她。

    唐暖央气的鼓起了腮“反正我被关在这里,告诉我又有什么关系,我难道会打电话告诉别人么”。

    “是啊,怕你告诉别人,所以不告诉”洛君天刮了下她的鼻子,走进房间。

    唐暖央跟进去“凶手是洛家的人的话,那二叔不就是被自已的亲人给杀的,可究竟是谁,会连自已的亲人也下得去手?”

    她实在无法想像,都是血脉相通的人哪。

    洛君天表情又萧冷了起来“都是权利跟金钱惹的祸!”

    他换下睡衣,穿上正装。

    “我得跟子龙他们去趟警局,中午回来,我会给你带吃的,切记,不要出去”洛君天就算千交待,万交待,还是不放心。

    “去吧,我保证就算地震了也不出去”。

    洛君天心里带着忐忑离开。

    ******

    警察局。

    “从酒店的监控中,我们看到有个女人在11点半左右按了死者房间的门铃,不过死者没有给她开门,她也没能够进去,过了一会就离开了,所以可以排除她的嫌疑,另外,从昨晚6点到凌晨,清洁工人发现尸体,死者一直呆在里面,没有人进去,也没有人出来,红酒是客房里原本就有的,详细的死应要尸检过后才能知道”泰国当地警察,经过边个的翻译,把意思传递给洛君天他们。

    洛君天跟洛子龙他们纷纷纠结起了眉头。

    照警察这么说来,凶手是怎么进去的?

    中午。

    洛宛馨的房间里。

    几个人还是跟早上一样那么坐着。

    服务生送了午餐过来。

    房间四周墙壁,都挂着白色的窗帘,跟窗户链接在一起,目的也只是为了美观,昨晚入住进来就已经是傍晚了,所以一直没拉开过。

    服务生放下餐后,就想把窗帘拉开。

    只拉开了一点,刺眼的阳光就射痛了洛宛馨的眼睛,她恼火的吼道“不要拉开来,给我滚出去——”

    服务生道歉,逃出房间,正好跟从警局回来洛君天他们撞上了。

    “怎么回事?”洛君天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