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原来是你!

    走廊上,死寂的出奇,壁灯都显得昏暗了许多。

    从她的房间到洛宏国的房间,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可是她却感觉漫长的仿佛走了几个世纪都还没到一样。

    越是害怕,越是举步为艰。

    终于来到那黄线前,黑洞洞的门口,洛宏国死气沉沉的脸,又清晰的浮现出来,蒋瑾璃双腿直打哆嗦,喉咙像是被扼住般的呼吸困难,好似他还在里面,仍旧靠在那沙发上,瞪大着圆目望着她,死死的望着她。

    甩甩头,她强制镇定下来,不要自已吓自已了,今晚不解决掉威廉的话,明天就是她的死期,万一被君天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她一直都在骗他,他一定不会饶了她的,被他嫌弃,被他讨厌的话,她宁可跟威廉斗,跟这莫须有的鬼魂斗羼。

    她,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至死也不能失败。

    有了这种信念,她的胆子大了不少,拿出手电筒,她向屋里照去。

    跟跳崖的人一样,明知是抱着必死的念头,可真看到脚下那无底的深渊,还是会被吓到,蒋瑾璃现在也是这样,光线一照,就照到那沙发上,心脏砰的剧烈一跳,人也跟着向后退了两步灼。

    光束在寂静中恐惧的颤抖着,蒋瑾璃张大眼睛,去克服心里那恐惧,腿小心翼翼的向前跨,通过黄线,进入屋里。

    里面冷的像冰窖一般,蒋瑾璃蹑手蹑脚走着,用灯光照射了一圈,靠到墙角,已是满身的冷汗。

    门外有轻轻的脚步声,蒋瑾璃吓的赶紧把手电筒关了。

    要是让人看到她深更半夜在这里,而且双腿也能行走,手里还拿着刀,那就完蛋了,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脚步声似是靠近了房间,又快速的离开,可能是服务生吧!

    蒋瑾璃不敢再打开手电筒,独自呆在黑暗中,一秒都难熬。

    过了10分钟,,,,

    就在蒋瑾璃实在呆不下去,打算要离开的时侯,房间里响起一阵吱吱吱的声音,像是开门的声音,可是门明明开着呀,

    头皮顿时麻的似要跟肉剥离,她举着刀子,害怕的快要哭出来,用抖音压低声音开口“是,,,是你么?”

    空气中沉寂的似乎只有鬼魂存在。

    蒋瑾璃吞咽着口水,她真的不想要再呆下去了,她快要疯了,到底是人还是鬼,是威廉还是洛宏国。

    又过了约两分钟,她听到似是有人轻轻的再动,虽然步伐很轻,但还是被她听到了。

    “来了就出声,别故弄玄虚的吓人”。

    沙发下陷所产生的声音,在黑暗的空气中清晰的泛开,一道男声也悠悠的响起“坐吧,害怕就不该约在这里,虽然这的确是个好地方”。

    蒋瑾璃一愣,这不是威廉的声音,威廉是英国人,他不会讲中文的。

    她将手中的手电打开,照过去,眼睛顿时无比诧异的睁大“是你!”

    洛宏国生前说过的话,以及那么多事情联想起来,她突然全都明白过来了“是你杀了二叔,是你用炸弹炸死了唐暖央,可你为什么要帮我?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别害怕,我不会杀你的,我们好好谈谈吧”。

    微弱的光线中,男人坐在洛宏国死亡的位置上,对她泛开阴森的微笑,,,,

    *******

    诡异,阴谋涌动的夜,随着黎明的到来,化为平静。

    年会,今天必须照常进行,这关系到整个洛氏王国的繁荣安定。

    唐暖央靠在床头,看着洛君天套上西装,精神奕奕的模样,她却忧愁的皱起了眉头“君天,今天在年会上你要立宝宝为你的继承人么?”

    “对啊!”洛君天轻松的回答她,然后转过头来,狐疑的眯起绿眸“妈妈该不会偏心小的,不想让大的当继承人吧,你要知道,那个也是我们的孩子”。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说来听听,别总是愁眉苦脸的,我不喜欢”。

    “之前我们计划,让孩子当继承人,好让二叔露出他的狼子野心,可现在二叔死了,瑾璃吓的连房门都不出,你说那凶手还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面露出马脚么,换成是我也不会,我是担心你,人没抓到,反倒让那人把整个洛氏都抢走了”这才是唐暖央所担心的。

    洛君天大笑了起来,好似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似的,笑个不停“哈哈,,,,,”

    唐暖央一直呆在房里,哪知道洛君天已经布好了天罗地网。

    他笑,她皱眉“你笑什么”。

    “我笑,就凭他也能抢走整个洛氏,再来100个,也是白费心机,而我可爱的老婆,竟然为此担忧不已”。

    “把我当成傻瓜是吧”她拽过洛君天的手臂“说,你是不是计划好了,洛君天,我要知道”。

    洛君天拉下她的手“你已经在这场游戏中壮烈牺牲了,我没让你复活之前,你就暂时当傻瓜吧,当我洛君天傻瓜,可是很幸福的哟”。

    唐暖央气结的看着他,想把他俊美耀眼的脸给撕了。

    洛君天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我得去主持年会了,你乖乖的躺着,当个睡美人,待会就会容光焕发了”。

    “变成傻瓜的话,焕发的像块金子也没用”唐暖央气咻咻的瞪他,躺下来,用被子蒙住头。

    洛君天笑着往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起身离开卧房。

    ******

    9点钟。

    跟往前一年,提前半个小时,分公司的负责人带着手下各部门的主管进入会议室。

    洛君天跟洛家的一众人,吃过早餐后,一起前往。

    电梯里。

    “瑾璃——,你干什么,你快把孩子给蒙死了”。

    洛海珍的声音,在电梯里乍然响起。

    “啊?!”蒋瑾璃恍惚回过神,松开双臂,看到宝宝的小脸涨的通红,骨碌碌的大眼睛正天真的看着她,很是难受的样子,她心里一酸,抚摸他的小脸,抱起来亲了亲“对不起——”

    “你脸色很差,昨天没睡好吧,来,孩子给我,我来抱”洛海珍从她怀里抱过孩子,摸摸他的小脸“看你妈妈多粗心,差点把你给蒙死”。

    洛君天绿眸暗沉,转过身来“把孩子给我!”他从洛海珍手里抱过孩子,小家伙靠在他的怀里,带着些好奇,带着些惊慌的看着他。

    因为洛君天他不常能见到的原因,因此小家伙对他不太熟悉。

    小小的手,抓了抓他的下巴,粉嘟嘟的小嘴噘了噘,可爱的模样,让洛君天不由自主,便温柔的笑开了。

    蒋瑾璃在最后面,嘲讽似的笑了,将脸别开。

    洛子龙像是想起了什么,面向洛君天说道“表哥,警察昨天说,我爸出事的那天晚上,从监控中有个女人去按门铃,虽然警察说她最终没能进去,跟案件没有关系,但是我还是很想去查一查,说不定会有线索”。

    蒋瑾璃的大脑轰的一声,目瞪口呆了。

    洛君天冷然威严的回答“这事开完年会之后再说”。

    “好吧!”洛子龙叹息,退到一边。

    电梯门开了。

    洛君天抱着孩子先出去,

    蒋瑾璃由人推着出了电梯,一行人虽然衣着都很奢华精致,可是脸色都极差,昨夜有多漫长,好似这天都不会亮了。

    会议室里,巨型的办公桌两旁坐满了人,据说,这是泰国王室接待国外贵宾的地方。

    洛君天抱在孩子出现,引起了不小的轩然大波。

    集团员工心里惊讶着,嘴上却不敢出声,先前有风声说总裁要立这个孩子为继承人的事,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洛君天跟洛家人依次坐下,蒋瑾璃更是被安排坐到洛君天的身边,这可是总裁夫人的位置。

    会议开始。

    各公司的负责人开始汇到这一年来和业绩。

    从9点30分到12点30分,整整三个小时的工作汇报,听的人都昏昏欲睡了。

    洛君天却听的很认真,他只要轻皱一下眉头,他们就知道,这个地方总裁不满意,皱的眉头次数越多,下一年的分公司负责人,一准会换人,正因这样,才不敢有半点马虎,他下手可是从来不留情面的。

    4个小时的会议接近尾声。

    放置在每个人面前的文件,也都整理好,放入了文件夹内。

    “最后,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洛君天靠坐在椅子上,双腿叠起,表情略带忧伤“大家也知道,我的夫人在几天前去世了,她还怀有几个月的身孕,我心里很难受,生前总跟她因为一些事情而吵架,如今想说一句抱歉,也来不及了”。

    员工们都听的伤心,总裁跟夫人的争斗史,以及跟首席情妇蒋瑾璃之间的爱情纠葛,在整个洛氏是人尽皆知的。

    洛云帆低垂着眼帘,在心里暗暗发笑,演的相当不错!

    洛君天从旁抱过孩子“这是我的儿子!”

    没有人表现出惊讶。

    “看来大家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今天在这里我要宣布的是,我要立他为我的继承人”洛君天目光坚定的宣布。

    蒋瑾璃露出开心的笑容,可又隐隐带着一丝牵强。

    “叫吴律师送文件进来”洛君天对一旁的人说道。

    “是!”

    很快吴律师就从外面进来了,拿着一只密码箱“总裁,你要在股份跟资产转让书都是里面”。

    吴律师的话,让整个集团的员工跟洛家人都震动了,连蒋瑾璃都不敢相信了。

    总裁他这是疯了吧。

    继承人本以为只是一个口头的承诺,跟古代的皇帝立太子一样,随时立,随时也可以废的那种,哪会继承的当下就把玉玺交出来呢,又不是立遗嘱。

    “你们一定以为我疯了吧”洛君天淡笑的看过众人“我想过了,人生是无常的,谁能保证,我明天不出点什么意外呢,已经失去了一个未出生孩子,所以想对活着的孩子好一点,瑾璃为我生下这孩子,带大也不容易,我想给孩子最好的,也是独一无二的,这个箱子,我会交给我最信任的人保管,我下一任夫人”。

    他把头转向蒋瑾璃“你愿意跟我一同守护孩子的未来么?”

    惊喜来的太快,让蒋瑾璃没时间去反应过来,只知兴奋又激动的点头“我愿意!”

    吴秘书把密码箱拿过来,交给了蒋瑾璃“蒋,,,不是,应该叫夫人才对,夫人,这里面放着你跟小少爷的印章,在小少爷18岁之前,只有你跟总裁可以办股份跟资产的再转让,作为孩子的母亲,他相信你,因此,这密码箱就交给你保管了,拿着吧”。

    蒋瑾璃屏息接过密码箱,她不敢相信洛君天对孩子竟然这么好,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信任她,把这么大的权利放给了她。

    她赢了,全部都赢了,身边的这个男人,洛家少夫人位置,孩子,金钱,地位,她全都有了,幸福的她想哭出来。

    这份幸福,她一定要牢牢抓住,一定要!

    眼睛瞥向那个一直跟鬼魅似的暗暗盯着她的目光,她的手握紧了箱子,就好比握着一把利刃。

    在员工跟洛家人震惊又无奈的心情,年会结束,等着参加晚上的宴会。

    会议室中的人依次退场。

    洛君天他们是最后出去的。

    ******

    露天餐厅。

    洛家人因为洛宏国的事情绪不高,蒋瑾璃依偎在洛君天的身边,抱着孩子,幸福满溢。

    洛宛馨困顿的靠在餐桌上。

    “吃饭的时侯,这么靠着,像什么样子”洛君天厉声训斥。

    洛子赫推了推妹妹“宛馨——”

    “别吵我,我好困”洛宛馨没有精神的嘟哝着,事情上,刚才开会时,她就精神萎靡的模样了。

    “困就回房去睡觉,病了就看医生,别这么一副鬼上身的死样子”洛君天的怒意很大,绿眸转向黎圣卿就是一通臭骂“你怎么当丈夫的,妻子精神状态这么差,你不知道关心一下么,入赘到洛家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没眼力么,能力差,出生贫贱你,除了一张看的过去的脸,你还有什么,能娶到我表妹这种千金小姐该偷笑了,不过我告诉你,软饭也不是这么好吃的,没本事,起码要会拍马屁,会伺候人,像狗一样忠诚的活着,听明白了么”

    黎圣卿握紧了拳头,脸涨成了猪肝色“明,,,明白了!”“表哥,你太过分了,干嘛说这么刻薄恶毒的话骂我老公,我们是你家人,不是宠物,你喜欢就摸一下,不喜欢就骂一顿”洛宛馨忍无可忍了,父亲昨天刚死,老公今天又被这样子欺负,心情本来就不好,这样子更是伤心,看着洛君天,眼泪就直流“表哥你有什么了不起,这样子欺负人,我恨你死了,呜,,,,,”

    “宛馨,你别哭了”洛诗涵坐在她旁边,小声安慰她。

    “宛馨,吃饭吧,你爸刚去世,大家心情都不好,君天也是担心你,乖,不要哭了”洛海珍当着和事佬。

    洛宁香鄙夷的嗤笑“我哥说的也没错了,宛馨你看男人的眼光是不怎么样”。

    洛宛馨猛的抬起头来“你当你的眼光很好么,被安斯耀玩弄过后,你得到了什么,还不是被人家给甩了,白白的赔了身子跟感情”。

    似被刺到了痛点,洛宁香脸色顿时死白“洛宛馨,你有本事再给你说一次”。

    “白白被安斯耀玩弄,残花败柳!”

    “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洛宁香隔着洛云帆跟洛子龙,就朝着洛宛馨打过去。

    “来啊,谁怕你啊,你以为你有表哥护着就了不起么”洛宛馨也发疯了。

    两个揪着头上,没有形象的打了起来。

    洛云帆跟洛子龙赶紧把她们拉开。

    洛君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大掌往桌上猛的用力一拍“吵死了,都给我闭嘴——”

    吵闹声,顷刻之间销声匿迹了。

    洛宁香跟洛宛馨被洛云帆跟洛子龙架开着,咬牙,怒视着对方,势要拔光对方的头发。

    “宛馨,向宁香道谦——”洛君天幽幽的说道。

    洛宛馨委屈极了“为什么我要道歉,表哥,你太偏心了,是宁香先骂我的,你怎么能这样”

    “哼——,很简单,因为他是我哥,不是你哥,你以为能一样么”洛宁香开心的笑了,朝着洛君天看去,发觉他正用寒气逼人的绿眸看她,忙收了笑脸。

    黎圣卿突然站起来“你们慢慢吃,我们先回房了”他过去扶抱着洛宛馨离开。

    洛君天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悠闲的吃着午餐,逗着孩子玩。

    其他人纵然有意见,可也只能忍着。

    ******

    下午4点。

    蒋瑾璃正在跟孩子睡觉,床头的电话响了。

    她随手接起“喂——”

    “是我!”

    蒋瑾璃的身体僵起,握紧了听筒“有事么”。

    “昨晚上跟你说的都忘记了么,你的少夫人梦能做多久呢,到三楼的最东边的房间来,带上密码箱,我要你立刻把股份跟资产转给我,我要马上把洛君天踩在脚底下”。

    蒋瑾璃缓慢的呼吸着,试图稳住他“你怎么这么着急啊,回去之后,有的是时间”。

    “少废话,立刻过来,要不然,我会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好,我过来,你等着我”蒋瑾璃冷静的出奇,挂了电话,美眸中是腾腾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