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大反击,暖央现身!

大反击,暖央现身!

    洛君天双脚站定在讲台上,蹙眉往门口望去,仔细看的话,他嘴角隐约中带着不露痕迹的笑意。

    大厅里的人亦全部向门口看去。

    看到拿着黑色密码箱的黎圣卿,大家一阵的惊讶。

    洛家的人更是不知所云。

    这个倒插门进入洛家的姑爷,公司高层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刻,他在这个时侯突然冒出来喊的这一句话,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手中的密码箱又是怎么一回事,员工心里充满了好奇跟不解弪。

    洛宛馨像是不认识似的望着站在门口的丈夫,站在她身后的洛子龙,推了一下她“圣卿他搞什么鬼,快过去问问”。

    洛宁香,洛海珍她们几人也都是纷纷的皱起了眉,从不解到暗怒,心理上的变化,表情上面也显现的淋漓尽致。

    洛云帆却还事不关已一样,端起手中琥珀色的香槟,轻抿了一口,粉白色的薄唇间,是一抹温煦雅致的笑诃。

    主场的好戏就要开演了,让他怎能不笑呢。

    黎圣卿在众人的目光中,趾高气扬的向里面走,好似拿着这箱子,就如同握着江山一样,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即怕老婆,又看洛家人脸色,唯唯诺诺的男人了。

    “黎圣卿——”洛宛馨从惊诧中回来神来,恼火的提着黑色的礼服走去,抓住黎圣卿的手臂“你这是想干什么,想丢我的脸是吧,箱子哪里来的?”

    她严厉的问话,一如他每次晚归,她端起着小姐的架子,对他一通审犯人般的审问,不管是在家里或是外面,她从来都不顾忌他的面子。

    他真是受够了。

    手臂一挥,洛宛馨跌在地上“啊——”她吃痛的惊叫着,不能置信的瞪着丈夫“黎圣卿,你竟然推我?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离婚吧——”黎圣卿轻描淡写的说,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说完之后,他便不在理会洛宛馨,径直往前走。

    只留下被他的话震的一脸呆滞的洛宛馨,离婚,,,离婚,,,

    “黎圣卿,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没有我妹妹,你算什么东西——”洛子龙过去扶起洛宛馨,愤怒骂过去。

    洛子赫更是握着拳头要去揍他,被洛云帆拉住“稍安勿燥,不如先看一看,他到底想到干嘛”。

    “四叔——”洛宁香他们几个女人没主意的看向他。

    “嘘——”洛云帆把手指放在中间,轻嘘着,他泰然自若的表情,多少让她们安心一些。

    一个小小的黎圣卿想颠覆洛家,怎么想都是天方夜谭。

    洛君天老神在在的站在演讲台前,注视着黎圣卿一步步的走上来,站在他的跟前。

    主持人后退到一边。

    “圣卿,愚人节提前了么”洛君天笑盈盈的问他,脸色的笑容无比的灿烂,以至于让黎圣卿还没有开口跟叫板,就先开始心慌起来。

    王者风范是与身俱来,伪装不来的。

    近距离跟洛君天的绿眸接触,黎圣卿感受到笑容之下的杀气,不由就避开。

    握了握手中的密码箱,他又有了跟他对抗的胆量,怕什么,现在的洛君天已经一无所有了,连人他都敢杀,洛君天又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此,他又重新对视上洛君天的眼睛“表哥,你喜欢过愚人节我可不喜欢,从这一刻,不——,正确的说来从1个小时前,你已经不是洛氏集团的总裁了,我才是,蒋瑾璃,你未来夫人已经把你所有的股份跟资产转给我了,她觉得,我是洛家唯一靠的住的男人”。

    此话一出,集体的高层跟股份都震荡了,这比在年会上,洛君天立继承人更让人震惊,简直到了荒唐的地步。

    就算要夺权,也该站出一个有份量的人。

    洛家人更是集体呆化在那里,缓不过神来,这对他们来说打击太大了,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们这才看懂了黎圣卿这是要干什么。

    他的野心如此巨大,竟然想要侵吞下整个洛氏。

    “黎圣卿,没想到你长的不怎么样,心肠也这么黑,你当总裁,不怕笑掉大牙”洛宁香轻蔑鄙视的眼神,仿佛在看一条恶心的臭虫。

    “做人要讲良心,从你进洛家到现在,我们哪里亏待过你,真想不到有一天你会这么狠狠的反咬我们一口,你不是人——”洛海珍也气的发抖了。

    “你跟蒋瑾璃这婊,子串通好了吧,原来你们有一腿”。

    “黎,,,黎圣卿,你这王八蛋——”性子向来跋扈泼辣的洛宛馨,从离婚的打击中醒过来,拖下脚上的高跟鞋,就往台上砸去。

    黎圣卿轻松的躲过去,并不生气的拿起密码箱“转让手续已经办好了,文件就在这密码箱里,当然了,正件我已经交由律师保管了,这里面的是复印件,现场的人,可以人手一份,拿去看看”。

    说着,他打开箱子,把满满一箱子的复印件抛到下面“看看吧,这可白纸黑字,具有法律效益的文件,不是你们乱叫几声就能改变的”。

    下面的人拿起文件,传递着,议论着。

    洛云帆也过去拿了一份,翻看着“还真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转让呢,君天,你完蛋了,你真成穷光蛋了”。

    洛君天故作高深的绷起脸,眉头紧皱。

    洛家的女人更是哭作一团,骂洛宛馨瞎了眼,骂蒋瑾璃不要脸,,,,

    黎圣卿看着轻易就被击溃的洛家,得意忘形了,拿起一份文件往洛君天脸上扔去“表哥,你怎么不看一看内容呢,放心,跪下来求我的话,我会留一个扫厕所的位置给你的”。

    洛君天低垂着眼眸不动,任凭着文件由脸上落到演讲台上。

    “哈哈,,,表哥,我可从来没有看过你像狗的一面么,没权没势的你,就这副熊样,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女人,味道真的不错”这一刻,黎圣卿觉得痛快极了,中午受的屈辱,之前多次受到的轻视,全部讨回来了。

    他笑着,笑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台下的人,全部又恨又无计可施的怒视着黎圣卿,可惜这法律就是这么死,怪只怪洛君天轻信了蒋瑾璃,把自已的权钱全部给了她。

    忽然,,,,“是你杀了二叔?是你用炸弹炸死了唐暖央?可你为什么要帮我?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一句女声,突然的在宴会大厅里响起,声音很清晰,也很响。

    台下的人刚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四处找着,直到有人大叫“快看前面”。

    这么一说,大家全把焦点对准了洛君天后面的大屏幕上,昏暗的画面,必须仔细点看,才能看清楚,昏暗光线下,站着的女人跟坐着的男人,分别是蒋瑾璃跟黎圣卿,而那话就是从蒋瑾璃嘴里说出来。

    黎圣卿脸色徒然僵硬铁青了,惶恐的猛的转过头。

    这是昨天晚上深夜12点拍摄的画面。

    时间退回——

    “别害怕,我不会杀你的,我们好好谈谈”黎圣卿穿着睡衣,坐在他毒杀洛宏国的位置上,对蒋瑾璃微笑。

    蒋瑾璃至死也没有想到,原来他才是她要找的人,提着已经站到麻木的双腿,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怯怯的坐到沙发上“谈什么?”

    “要谈的事情可多了,从哪里说比较好呢?”

    “直接说你的目的吧,你都杀了两个人了,肯定是有目的的,你跟威廉,你们在筹划些什么?为什么要牵扯上我?”

    “因为你是主要人物,没有你,我就完不成计划啊”。

    蒋瑾璃越听越是糊涂“什么意思!”

    “跟你讲个故事吧,有个失恋的女人在英国认识了一个男人,两人成了好朋友,然而在一个喝醉酒的夜晚,男人克制不住把醉酒的女人给睡了,之后便销声匿迹了,女人在10个月后生下了一个孩子”。

    黎圣卿不紧不慢的说着,蒋瑾璃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威廉告诉你的?”

    “不——,这是表面上的故事版本,其实,真正的故事是这样的,我雇佣了威廉去接近你,然后找机会把你灌醉,又用迷,药迷倒之后,在你体内放了一点东西”。

    “什,,,什东西?”蒋瑾璃的脸上已是死白如灰。

    “一个孩子!”

    “是威廉那混蛋强,暴了我,不是我自愿,我恨不得杀了他”以蒋瑾璃的理解范畴,只能这样理解。

    “威廉他没有睡你,他不过是分开你的大腿,用仪器把一颗成熟的人工胚胎放入你的身体里而已”。

    蒋瑾璃呼吸一窒“你,,,,说在些什么,人工胚胎?谁的胚胎,为什么要往我身体里放这种东西,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疯了——”她压低着声音,似要冲过去跟他拼命。

    黎圣卿笑开来,张嘴告诉她“是洛君天跟唐暖央的胚胎”。

    轰的一声,蒋瑾璃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快速而颤抖的摇着头“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就是事实,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我才威胁到你,想想看,如果洛君天知道这孩子是他跟唐暖央,他还肯要你么,你很恨唐暖央,也很怕她吧,看,我帮你解决掉她了,你可以高枕无忧的当你的少夫人了,不过作为交换,你要帮我得到洛家的股份”。

    蒋瑾璃崩溃抓着头发,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宝,竟然是唐暖央的,她不相信,死也不相信,,,

    “明天在年会上,洛君天会立孩子为继承人,未来他就是洛家的主人,你就是夫人,多么美好的画卷啊,不过——,你要时刻记得,这么美好的生活,我想要摧毁可是很简单的,就看你配合不配合了,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你会选择哪一边呢?你是聪明的女人,今晚就好好想想看吧,你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你这卑鄙小人——”蒋瑾璃发指握紧粉拳头,牙齿咬进肉里。

    “卑鄙好过卑微,说起来真挺舍不得杀掉暖央的,她那么美,没有男人不为她动心的,要不是她总是破坏我的计划,又执意向洛君天要回那50%的股份,我还真不想杀她”。

    “你斗不过君天的,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去揭发你”。

    黎圣卿朝着门口摆了一下手“去啊,正好我可以把你的故事讲出来跟洛君天分享,我死,你也会一无所有,有你这么个大美人陪我,有什么好怕的”。

    “你——”

    蒋瑾璃内心无比的恨,可是她又不敢那么做,好不容易赢了,她不能就这么给他毁了。

    “跟我好好合作吧,没有洛宏国这死老头子,我们合作起来更是方便,我回去睡觉了,明天见!”黎圣卿起身,从光线中消失。

    蒋瑾璃木然的坐在那里,许久没有动。

    宴会厅里的人,瞠目结舌的看完了这段录像,场内刮起了巨浪。

    这洛家内部的争斗,竟可怕到这种地步。

    洛家人更是懵了,傻了,呆了。

    以为只是单纯的蒋瑾璃跟黎圣卿这对狗男女合谋的篡位,没有到这几日来死的人,会是黎圣卿害的。

    当下,洛宛馨便再也沉受不住的瘫软了,痛哭着“我要跟你拼了,为什么要杀我爸爸,你有没有人性,有没有人性哪,呜,,,,,爸,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你,我瞎了眼睛才会找这个的男人,爸爸,,,,爸爸,,,,,”

    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人听的无不感到心里发酸。

    洛子龙跟洛子赫红了眼,不顾别人的阻拦,冲上去拽过像木头一般的黎圣卿便往死里。

    “混蛋——”

    “我打死你,你这畜生——”

    洛君天站在一边,双手插在口袋里,用冷漠的目光看着地上被揍的很惨的黎圣卿,那天在天台,洛云帆对他说出凶手名字的时侯,他还不以为然的讥笑说不可能,一直被忽略,才躲过了他的眼睛。

    宴会厅侧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一身红色礼服的唐暖央在保镖的护卫下,走出来。

    洛家人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这让他们怕了一整晚的鬼魂,竟然就这么美丽动人的出现了。

    今天晚上,到底要让他们惊吓几次才甘心呢。

    集体员工的视线黏胶在唐暖央的身上就移不开,如此清透美丽,气质高贵,落落大方的女人,才是正牌的总裁夫人。

    大家因为开心,都鼓起掌来。唐暖央却想掐死台上笑的迷倒众生的男人。

    天哪,好丢脸!

    她好端端的窝在床上吃水果,看电视,突然有人闯进来说,总裁让她穿上礼服去参加晚宴会,而且不由分说让女服务生给她换上礼服,把她架来这里。

    又不能拍偶像剧,能不能别这么夸张,习惯凡事低调的她,实在受不了这种情况。

    洛君天走下台去,牵过她的手“我说过的吧,多睡一会,就会容光焕发的!”

    “麻烦下次不要给我这样的惊喜了?”唐暖央端着得体的微笑,悄悄靠近他,维持着嘴巴不动的姿势,压低声音说道。

    “不喜欢么?洛君天的老婆复活,哪能这么普通呢,当然得到轰轰烈烈才可以啊”洛君天靠近她的耳边,旁若无人的咬她的耳朵。

    够了!唐暖央在他腰上拧了一把“大哥,这里很多人,麻烦你克制点,好么”。

    “不好——”洛君天搂过她的腰“游戏结束了,带你去看真正的凶手吧,怎么样”。

    他搂着她上台,黎圣卿被两个保镖给控制着,脸上挂了彩,头发也乱的像鸡窝,狼狈不堪。

    “怎么会是你——”唐暖央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这人是黎圣卿没错吧。

    黎圣卿见到唐暖央也惊吓的张开了眼睛“你没死——”。

    “是,我没死,可是黎圣卿,怎么会是你呢”给唐暖央一百个选择,她也不会选他,这人吃着软饭,只会跟着宛馨拍马屁,讨好的男人,怎么想也无法跟残暴的杀人者联系在一起。

    人心隔肚皮这句话,在他身上得到了彻底的诠释。

    黎圣卿没想到自已的美梦不到两个小时,就变成了恶梦,而且是永远的恶梦。

    另一边,大门口,蒋瑾璃也被架着带进来了,身上披着黑色大西装,光着脚,一双美腿露在外面。

    她这副样子,说实在的,洛君天也很意外。

    她看着被抓起来的黎圣卿,还有活生生的唐暖央,呆化了半晌,突然笑了“哈哈,,,,,,”她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跟疯了没两样。

    什么都没了,男人不是她的,孩子不是她的,尊严也没了,黄粱一梦也不至于如此之短,醒来后也不至于如此之悲惨。

    众人用可悲又可恨的目光看着她,没有人同情她。

    洛家人对于蒋瑾璃更是痛恨,要不是她来了洛家,或许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洛宛馨从地上挣扎着起来,过去劈头盖脸就是几巴掌,抓狂的怒喊着“去死吧——,跟黎圣卿一起去死,去死,给我去死——”说着,揪着她的头发,发狂的拉扯着。

    谁能明白她心里的痛,她平时是对黎圣卿呼来喝去,可是做夫妻这么多年,她心里真心实意喜欢他的,她生命中最爱的两个男人,爸爸跟丈夫,就这么全都没了。

    “宛馨,别这样,别这样”洛宁香跟洛诗菲过去拉开她,心里也跟着她难受。

    “呜,,,,,宁香,你说的对,我不长眼睛,我该死——”洛宛馨抱住洛宁香,哭的几乎昏厥。

    洛宁香拍着她的肩,安慰她“别哭了,为这样的男人,你不值得”。

    洛云帆对洛宁香使了个眼色“你把宛馨先扶出去吧!”

    “嗯!”洛宁香点头,跟洛诗菲,一人一边,搀扶着洛宛馨离开宴会厅。

    蒋瑾璃嘴里是血,头发也被扯下了不少,脸色多处被抓出血痕来,好好的蒋家千金不做,非要做这个众人唾骂贱女人,她为何会变成这样,她很想问问自已。

    眼泪混合着血水掉下来,,,,

    洛君天看不下去了,把目光从蒋瑾璃的身上移开。

    唐暖央松开他的手,款款来到蒋瑾璃面前,目光中没有轻视,没有得意,也没有骄傲,有的只是那一份沉重“蒋瑾璃,我知道你恨我,一如我恨你一般,走到这一步,也该结束了!”

    蒋瑾璃抬起头来,流着眼泪,哑着嗓子,深重用力的说道“我比你更早走进他的生命,为什么你要抢走他,君天是我的,是我的,他是我的,我不会让的,死也不会”。

    “或许——”唐暖央伸手整理好她的头发“真的要等到死了,心才能平静吧,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哪怕是你死了,我们还是会永远在一起,他是我的男人”。

    “唐暖央,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会不得好死的——”蒋瑾璃气若游丝,这一刻,她不想认输也没有用,因为她失去了一切,比死更痛苦。

    “都带下去吧——”洛君天绿眸望着某个地方,平静的开口。

    蒋瑾璃望着洛君天,微笑着流泪,君天,我想回以前,你说你爱我的时侯,然后把那一刻凝固在你的心间,让你一辈记得。

    酒店外。

    泰国当地的警察把黎圣卿带回去了,因为命案发生在当地,所以他们有责任查明真相,蒋瑾璃也作为知情不报,又与凶手与死者有过多牵扯的原故,暂时也被带去了。

    宴会继续举行,就算天塌下来,洛氏集团依然要正常的运转。

    洛君天上台讲话,意气风发的他是这个王国的王者,带领着洛氏朝着更是辉煌发展。

    雷鸣般掌声,是集团员工对他最大的肯定与信任。

    台上。

    洛云帆无声无息的飘到唐暖央的背后“今天你真美”。

    “仅仅是美而已么?”

    “还很帅!”

    他的酒杯举过去碰她的杯子,望着她的脸,黑眸亮的像星辰,他喜欢看到这样的她,想要一直这么看一下去,只要这么看下去,,,

    “咳——”洛君天在台上重咳,想用桌上的话筒砸死洛云帆,他发誓,不仅要送洛云帆去火星当奴隶,还要让他永远回不来。

    “总裁大人,你感冒了么”洛云帆温煦的笑着,揽过唐暖央的肩膀。

    洛君天目露杀气,绿眸落放在他老婆肩膀上的爪子上,闪了闪,脸上浮起明媚的笑意“不是,我是想向大家再宣布一件事,关于四叔你的终身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