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住院,变态的食物,卫生间里的变态事件!

住院,变态的食物,卫生间里的变态事件!

    “单纯?哈——,这是本年度我听到的最好笑的两个字”洛君天酸不溜丢,又阴阳怪气的干笑出声。

    唐暖央憋着火气,往边上一指“好笑是吧,那自个蹲到角落里去笑一天吧”。

    洛君天气的吐血“我说唐暖央你脑子转移到胸上了吧,洛云帆能跟你玩单纯陪护游戏么,你是单纯的小白兔,他却是狡猾的大灰狼,从古至今,这两种生物是绝对不同单独呆在一起的,否则准出事”。

    “你搞错了,我才不是什么小白兔,我是母老虎,所以说,对付狼,小意思——”唐暖央骄傲的抬高下巴。

    真是特么的无语,她说什么话,他就拆她的台,她是他老婆,两个孩子都有了,难不成还会跟洛云帆私奔去,况且什么年代了,就算是救命之恩,也会先排除以身相许这一条,她可是新时代的女人,以为她这么没主见么,真是的,这男人怎么就这么爱瞎闹腾呢弼。

    洛云帆躺在床上,笑到露出雪白的牙齿。

    可爱的暖央,可爱的君天,他喜欢看到这么可爱的他们,以为会死去的那一刻,其实他并没有害怕,爱情该结束的时侯就该结束,而他这份执念,死亡会是最好的结束方式,他的心不会再痛了,而她,也能跟君天白头到老。

    “君天,你对自已就这么没信心么”洛云帆取笑的看着洛君天的脸擗。

    洛君天的视线如刀子般咻的一声,射到他的脸上“我是对你不放心,所以说老狐狸,你一开始就是特意去挡子弹,然后算准了不会射中要害,好变成所谓的救命恩人后,开始对暖央提各种非分的要求吧”。

    洛云帆故作的惊讶“你怎么知道的?完蛋了,我的计划全都败露了,哎——”

    傻子都听出他这是在调侃。

    唐暖央感觉丢脸,又往洛君天的腰上打拧去“拜托你不要再说奇怪的话了好么,原本很纯粹的事情,都让你说成比杀人放火还十恶不赦的事了,四叔还是病人,你在这么小气巴啦的,我要鄙视你了”。

    洛君天暗提了一口气,想说些什么,可想想再怎么说,也斗不过生病的人,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病人,是恩人级的病人,所以他说什么也是白搭,这丫头现在一颗心全都偏在洛云帆那边,他不能硬碰硬了。

    吐出那口提起却未爆发的气,他表情跟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OK,照顾吧,应该的,老婆,请原谅我顿悟的太慢了”。

    “顿悟的是太慢了点”洛云帆似笑非笑的淡淡插嘴,某人是打算改变策略了。

    老狐狸,别得意的太早!洛君天在心里阴笑,表面上却笑的比朵花还美“四叔啊——,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帮你活跃一下这病房死气沉沉的氛围”。

    洛云帆装出恍然的模样“原来如此,侄儿对我,也算是用心良苦”。

    “要的,要的,怎么说叔叔你这次是大功臣,你救了我老婆,等于是救了我,如果可以的话的,我都想以身相许,可一想,这***加同性恋,貌似会遭到世人的谴责,才忍痛打消了这个念头”洛君天拍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模样。

    “受累了!”洛云帆的表情,似是感动快要哭了。

    唐暖央的眼珠子,左右来回的瞄着这两个从剑拔弩张一下子变的和和气气的男人,全身的汗毛跟刺猬似的倒立着,鸡皮疙瘩起的比米粒还大。

    开心没感觉到,恶心倒是有。

    又在玩哪门子恐怖游戏啊啊啊啊?!!!

    “你们——”她憋着气息,拖长了声音,想找合适的措辞,可在脑中搜刮了一圈,却一句也没找到。

    而洛君天跟洛云帆,却分别用纯真的眼神望着她,让她头皮发炸。

    “呃——,你们还好么”唐暖央用百分百的标准微笑,亲切的问道。

    “很好啊”。

    “很好啊”。

    他们同时回答她,那坦然的目光,倒让唐暖央觉得自已的眼神变猥琐了。

    她在想,究竟是他们不正常,还是她不正常,或许是她反应太慢,跟不上他们跳跃性的逻辑思维?!!

    “那就好,那就好,饭好像买来了,要不君天,你先去吃点饭吧,这里由我照看着,你们吃完了,再来换我”唐暖央巧妙的引开话题。

    “老婆,我怎么能让你跟孩子挨饿呢,你先去吃吧,以后我们照顾四叔,你都得先吃饭”洛君天轻拍着她的小脸,温柔的说道。

    我们这两个字,可是谁都没有忽略!

    “你也要照顾四叔?”

    “当然啦,为了表示我对他感情,这是一定要的”。

    “真心的么?”她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

    “真,比金子还真,快去吃饭吧,乖——”洛君天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把她往门推。

    唐暖央有些担心的转头朝着病床上的洛云帆看去,生怕她一走,洛君天真会下毒手。

    “去吧——”洛云帆对她淡笑。

    “哦,好,有事你就大叫,我跟大家都在外面”唐暖央不放心的又交待了一句。

    洛君天板过她的脑袋,阴笑道“人向前走,脑袋转在后面的特殊技能,跟谁学的?”

    唐暖央满脸的黑线,,,,

    ******

    吃过饭之后,都近傍晚了,洛君天让其他人都先回酒店,就他跟唐暖央陪着就行了。

    后天,他会让专机把洛云帆送回国内,这也是洛云帆自已要求的。

    夜深人静。

    唐暖央睡在洛云帆隔壁的病床上,洛君天睡在病床对面的沙发上,洛云帆也安稳的沉睡着,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

    后半夜,洛君天上完了卫生间后,不想睡这该死的沙发上,就钻进了唐暖央的被子里。

    “嗯,,,,”唐暖央嘤咛的转身,钻进洛君天的怀里,很自然的抱住他的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安心的又睡着了。

    洛君天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低头亲了亲她的发丝,那表情,像是偷吃到了蜜糖的小孩。

    第二天。完整版免费VIP尽在http://

    唐暖央迷糊的张开眼睛,一张英俊到人神共愤,熟悉到化成灰都能认识的脸,放大版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那挺直的鼻梁,那光洁白皙的皮肤,还有薄而红的嘴唇,真是个迷人的美男子。

    随后,她的眼睛往天花板跟四周瞅去,才忽然意识到这里是医院,不是酒店的房间,这家伙不是睡在沙发上的嘛,怎么会睡到床上来的,这护士进进出出的,看到了多不好。

    “喂,洛君天你给我醒一醒——”她轻拍着他的脸,想要叫醒他。

    洛君天动了动,把她抱的更紧,脸贴在她的脸上,睡意迷蒙的嘀咕着“再睡一会吧,老婆,不要吵”。

    “什么不要吵啊,快起来”这里也算是大庭广众,没有医生护士,还有洛云帆在呢,她实在没有让人当众观看他们亲热的爱好!

    没把洛君天叫醒,倒是把旁边床上的洛云帆给吵醒了。

    看到抱在一起睡觉的男女,洛云帆的黑眸沉了沉,喊道“暖央,我想喝水!”

    “哦——,我马上起来给你倒”唐暖央应了一声,一边使劲的推着洛君天压在她胸口的手臂,天哪,怎么这么重“洛君天,醒醒,把手拿开,我要起床了,听到没有”。

    “嗯,,,,还早,老婆乖,我好困”洛君天闭着眼睛呢哝着,脸又往下一靠,干脆压在了她的胸口上面,俊美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其实他早就醒了。

    唐暖央的脸瞬间刷红,推着他的脑袋,又去揪他的耳朵,她就不信,这样他还不醒。

    “好痒,一大早就想引诱我么”洛君天闭着眼睛说完话,好像又睡着了,呼吸均匀。

    “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再不起来,我可是要出杀手锏了?”唐暖央威胁道,当她是白痴么,这么折腾都不醒,骗鬼啊。

    躺在床上当睡美男的某人,仍旧装睡。

    唐暖央眼睛一眯,纤细白嫩的小手往他的腋下,腰上摸去,挠他痒痒。

    洛君天忍不住了,抓住她的小手张开眼睛“老婆,一大早就往我那里摸,合适么,咱们四叔还在这里呢,真是的,女人好色起来怎么就没个分寸呢——”

    唐暖央的脸原本就很红,这会红的已经能煮熟鸡蛋了。

    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接下来她越是狡辩他就会越是扭曲事实,她坚决不上他的当“我是没分寸的好色女,那请有分寸的你,把手拿开,让我起床吧,四叔渴了,我得去倒水”。

    “我也渴了!”

    “起床去喝啊——”

    “等不及的,我要马上喝”洛君天靠过去吻住她的唇,撬开她的牙齿,就吸允起她的香舌。

    唐暖央脑袋一懵,这个疯子,,,,

    她推着他,他压着她,无声的暗战,到最后还是力量更大的那一个获胜,然后等他吃饱了以后,他才松开她,慢悠悠的起床“给四叔倒水吧”。

    被吻的脸颊驼红的唐暖央坐起身,整理了一下发丝,尴尬的看向洛云帆“那个,,,,我马上给你倒”。

    “嗯!”洛云帆淡笑着点头,黑眸下有看不见的愠色。

    唐暖央下床倒了一杯水,插上吸管,递到洛云帆的床边“慢慢喝”。

    洛云帆吸了一口,长眉微皱“有点烫”。

    “那我吹凉一些”唐暖央拔出吸管,拿起杯子吹着“呼,,,呼,,,,”

    洛云帆看着她的脸,眼底的隐约的火气就消失了,到如今,他也知道那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个女人身上的烙印不属于他,所谓的开始与结束,也都与她无关,是他一个人的事,这个算起来,他是比蒋瑾璃更加悲哀的人,起码她拥有过。

    “喝喝看,还烫不烫?”

    唐暖央把吹凉的白开水又递到他的嘴边的,洛云帆吸了几口“暖央还是很会照顾人的嘛”。

    “呵呵,,,,这应该也没什么难的,医生说你今天早上可以吃些清淡的东西,你想吃什么,让君天去买”唐暖央把杯子放在一边,问道。

    “我都可以啊,只要不要太咸就可以”。

    洛君天从洗手间出来,正好听到了洛云帆的话,他和善的应道“只要不是很咸就可以么,好,我知道了,我就这给你去买,暖央,好好照顾咱叔哦——”

    他最后几个字让唐暖央着实打了个机灵。

    这家伙没发烧吧,干嘛老是讲这么不正常的话?看他消失在门口,也内心腾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20分钟后。

    洛君天铃着一大包食物回来了,看袋子,还是去泰国当地的高档餐厅买来的。

    他拉过桌子,横在病床中间,又把床调到让洛云帆能靠着的高度,然后把食物一样一样的拿出来。

    “这是我特别给四叔你买的美食,我特别让他们都不要放太多的盐”。

    说着,把餐盒一一打开。

    “这是炸青蛙”

    “这是炸猪皮”。

    “这是炸大虫”

    “最后这道厉害了,我老婆看到一定喜欢的哇哇大叫的”。

    该不会是,,,,

    唐暖央的额头开始冒汗。

    随着餐盒慢慢开启,那股味就飘了出来的。

    “呕——”洛云帆一闻到,就想吐了。

    洛君天开心的大叫“没错,就是非常香糯的榴莲饭,味道相当的好,我在那里已经吃了一份了,人间美味啊!”

    整个洛家的人谁不知道洛云帆最讨厌的就是榴莲,而且他绝对不会吃怪异的食物。

    炸大虫,炸青蛙看的唐暖央都想吐了。

    “这是变态吃的食物吧——”

    洛君天笑道“这倒是会变态吃的呢,这可是泰国最有特色的美食,老婆,你不也喜欢吃嘛”。

    “青蛙跟虫子你吃给我看看”唐暖央瞪他。

    要整也不能整个病人吧!!

    “这是买给四叔吃的,我怎么好意思抢呢,况且我已经吃饱了”洛君天笑盈盈推辞,他也不爱好吃这种重口味的食物。

    不过对洛云帆来说,最恐怖的还是榴莲饭,他用手捂着鼻子,很是痛苦的模样。

    唐暖央把榴莲饭给端远。

    “干嘛呢,这榴莲饭真的很好吃,你不会想独吞吧”洛君天走过去,又端着过来,笑眯眯的凑近洛云帆“叔叔,我来喂你,跟我就别客气了,张嘴,啊——”完整版免费VIP尽在http://

    浓烈的榴莲味,把洛云帆熏到窒息了,,,

    “洛君天,你怎么就这么坏呢的——”唐暖央气咻咻的抢下洛君天手里的饭“你明明知道四叔他不喜欢榴莲的味道,你还故意买这种东西来欺负他”。

    洛君天作出吃惊的模样“对不起叔叔,我不知道,原来你不喜欢吃榴莲啊”。

    唐暖央流汗,这貌似是洛家人尽皆知的事情吧。

    “那现在知道了么”洛云帆浅笑,黑眸中寒气逼人。

    “知道了,抱歉,那既然不喜欢吃,就吃别的吧,是青蛙还是大虫,或许是猪皮,你是不知道,这猪皮的滋味,真是一级棒”洛君天竖起大拇指。

    “我不太相信,你先吃给我看,我们分享吧——”洛云帆快速的说道,反击开始了。

    洛君天表情一僵。

    唐暖央偷笑,走过去“是啊,你说的这么好吃,先吃给我们看看,从哪里开始,青蛙?猪皮?还是毛毛虫?”

    “呃,,,,嗯,,,,”洛君天犹豫了。

    “怎么,男子汉大丈夫,不会连这个胆子也没有吧,胆小鬼,敢说不敢做啊”唐暖央故意刺激他,讽刺他,谁让他这么坏的。

    洛云帆也趁机火上加油“暖央,你不要再劝他了,君天他绝对不敢吃的,要不然他早就答应了,话说,其实这食物也没有这么恐怖,就是这青蛙整只炸的,连皮都没剥,看着可怕而已”。

    “洛君天,我严重鄙视你——”

    这下子知道拿石头砸自已脚的滋味了吧。

    洛君天这会被逼上了梁山,不吃的话,任何借口都是苍白的“谁说我不敢吃的——”

    他话说间,唐暖央夹起一条油炸大虫塞进他的嘴里。

    洛君天顿时僵化,嘴巴一动也不敢动。

    “吃吧,有滋有味的嚼起来,感受它的美味,虫子有丰富的蛋白质,吃了之后,可是美容养颜,咬吧,用牙齿把它咬成泥,再吞下去”……

    没反应,洛君在保持着一个姿势,半天没反应。

    “吃啊,咀嚼起来啊——”唐暖央在边上催道。

    “吵死了——,我想融化着吃不行么”洛君天含糊不清的吼道,绿眸恼火的瞪着。

    唐暖央一愣,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谁让他这么搞笑呢。

    有点于心不忍了,她拿起桌上的小碟子“喏,把虫子吐在这里吧”。

    大丈夫,士可杀,不可辱,洛君天推开唐暖央的手,一脸硬气的把嘴里的虫子咬碎了吞下去,好恶心!

    “切——,死要面子活受罪”唐暖央轻笑,眼底柔软。

    “没有,我觉得相当美味啊,四叔,你趁热吃”洛君天笑眯眯的想要去拿筷子。

    唐暖央拍开他的手,把桌上盒子一收“让你去买个吃的,就都知道胡闹,我去买,我留在这里,你这个男人,,,哎,真是闹心死了”。

    她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

    “老婆——,我错了,我保证这次买人类能吃的”洛君天拉住她,他哪舍得让她辛苦啊。

    唐暖央咬牙瞪他“老公,麻烦你就给我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吧,我去去就来”。

    洛君天见她似乎真的生气了,只好把手收回来。

    病房里,唐暖央出去后,就只剩下洛君天跟洛云帆了。

    洛君天双手环胸,双腿交叠,倨傲的瞅着病床上的洛云帆“气色好多了!”

    “托你的福啊!”

    “不敢当,不敢当,我也只是尽我的绵薄之力而已”。

    “做了好事就别谦虚了,怕我会报复,哦,不是,应该是报答才对,怕我会报答你么”。

    “哈哈,,,,,”

    洛君天一阵狂妄的大笑。

    洛云帆看着他笑,脸上也依然不露声色。

    “我想去卫生间,可以过来扶住一下么”洛云帆淡笑着开口。

    洛君天站起来,走到床边“想去干什么呢?洗脸刷牙?小便大便?”

    洛云帆沉静的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一句一顿的说道“去了再说”。

    “OK——”洛君天把洛云帆从病床上托起来,架着他走到卫生间。

    洛云帆洗了脸,又刷了牙,他是个特别爱干净的人,一丁点的脏也忍受不了,其实洛君天也是这样的,一点脏也忍受不了。

    他的身体还很虚弱,所以全程都由洛君天扶住他。

    “四叔啊,病人还弄的这么干净干嘛呢,又不是女人要来看你”洛君天何时何地都不忘调侃他。

    “敢情君天你是哪种跟女人约会,才把的自已整理干净的么,你平时不会连屁股都懒的洗的邋遢男人吧”洛云帆反过来调侃他。

    洛君天绿眸半眯“信不信我会拿毛巾捂死你”。

    “信!所以你现在就想那么做么?喜欢用红毛巾,还是蓝毛巾,我比较喜欢蓝毛巾上的图案”洛云帆挑衅的回视他。

    两人的眼神互不相让的激战了半天,最后心照不宣,相视一笑化解于无形。

    “你先回去吧”洛云帆想小便,不过不想被洛君天盯着。

    “想小便了?”洛君天一眼看出他的心思了,这可给了他挖苦他的机会了“看来就是,怎么?对自已那里没信心,太小也太短,而且还细的像蚯蚓,怕在我面前丢脸么,这个该不会是你至今还是童子之身的秘密吧”。

    男人有一样是绝对不能说的,那就是小,这是超级伤自尊的事情。

    洛云帆也是男人,所以他同样咽不下这口气“你喜欢观摩的话,我就满足你变态的好奇心”。

    他解开裤子,退下一些,,,

    唐暖央买了食物回来,看到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就放下餐盒,看卫生间的门半掩着,心想,难道在里面洗脸么,可怎么没一点声音呢。

    她脑中压根就没想到里面正在脱裤子,伸手把门轻轻的推开。

    一入眼,便看到他们靠的很近,正低着头往下看,于是她的视线也自然的往下挪,,,

    五秒钟后。完整版免费VIP尽在http://

    “啊——”

    响彻整栋住院大楼的尖叫声,震的地动山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