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卫生间的两个男人,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看到门口的唐暖央,他们懊悔的闭了下眼睛,洛云帆反应快速的提起裤子,洛君天大步走过去,板过她的身体往外推。

    唐暖央呆怔的任由洛君天摆弄着,她的脑海里,满是那条大香肠,怎么挥也挥之去,,,,,

    于是她的脸越烧越红,越烧越烫,天哪,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她竟然,,,,竟然看到了四叔那里,真想拿块豆腐把自已砸死算了,囧死人了。

    卫生间的洛云帆,俊脸绯红如潮,扶着墙面,不知该不该出去弼。

    洛君天推唐暖央到了外面,又板过她的身体面向自已,一想到她有可能看到洛云帆那里,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男人在卫生间,你闯进来干嘛,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这么想看点刺激的的东西么”。

    唐暖央脸烧的更红,直拍打他的胸口“你,,,你神经病,你们俩在卫生间,一点声音也没有,我怎么知道你们俩在里面,更何况——,更何况我怎么知道你们在卫生间干这么下流又变态的事”。

    “哪里下流了,男人方便,不需要脱裤子么”擗。

    “可有必要盯着猛看么,你们这两个大变态——”她回想到刚才两人头靠着头,一起低头看那里的情景,感觉好恶,真的拿个榔头,一人一锤,敲死他们。

    “所以,你全都看到了——”洛君天的声音,瞬间拔高了无数个音节。

    唐暖央顿时没了声音。

    洛云帆在卫生间,挫败的单手蒙住了脸,果然是看到了,,,,

    洛君天一看她不说话,大吼道“你真的看到了?全部看到了?形状,长度都看到了?”

    如果说有那么一刻,唐暖央也想杀人的话,那就是现在,她想谋杀亲夫啊啊啊,,,,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她眼睛闪烁,心虚的否认。

    洛君天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没看到你刚才叫什么”。

    “我——,我是看到你们叔侄俩抱在一起,我以为,以为你们在做下流的事情,两个男人又是近亲,这么惊世骇俗的事,我当然要尖叫了”唐暖央辩解,打死她也不会承认有看到洛云帆那里。

    洛君天差点没被她的话给噎死过去“那是抱么,是扶着,扶着懂不懂,老婆,我真没想到你会联想的口味这么重”。

    “不是我口味重,是刚才那画面就是传递给了我这么一个信息,另外,四叔方便,你站在旁边,这多怪异啊,我都没质问你们到底想干些什么,你倒先吼起我来了,退一万步说,看到了又怎么样,看到了又怎么样,这景象摆在我的视线里,我有能力阻止这景象不通过视网膜传递到大脑么,这都是你们的错,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唐暖央有指尖戳着洛君天的胸口,从气势上把他压倒,省得他老是缠着她,问那尴尬的问题。

    洛君天握住她的手“所以——,结论是你看到了!”

    “我对天发誓,没有”老天爷,我对不起你。

    “发毒誓——”

    唐暖央撇了撇嘴,说道“我对天发毒誓,我什么也没看到”老天爷,我再次对不起你。

    洛君天推她的额头“别想蒙混过关,说毒誓它就毒了么,得到内容说出来”。

    “类似于天诛地灭这一类?”

    “你说呢——”这臭丫头是存心跟他这么玩,意图模糊焦点。

    “好吧,我说”唐暖央举着三根手指,很是认真的说道“我对天发毒誓,我什么也没看到,不然就天崩地裂,火山爆发,外星人入侵,地球灭亡——”

    说完之后,她放下手“够毒了吧”。

    洛君天绿眸眯成一条线,薄唇微微勾出笑意,似笑非笑的脸,说不出诡异“是够毒,把全人类都搭上了,怎么不毒呢,我简直要怀疑,你是不是玛雅人的托”。

    这小妮子跟他再耍花招,这恰恰证明了,她确实把洛云帆给看光光。

    “那我正式回答你一下,不是——”唐暖央微笑的回答。

    洛云帆扶着墙壁,慢慢的走出来“我相信暖央,所以不要再问了”。

    “还是四叔讲道理”唐暖央也巴不得赶快结束这尴尬的事情,一转眼,看到洛云帆的脸,脑海中顿时又冒出那香肠,她的脸顿时又刷红了。

    洛云帆也不自在的把手放到嘴边,假装咳嗽。

    以后不会每次看到他的脸,那东西就会跳跃出来一次吧,唐暖央想哭的心都有了。

    洛君天见他们这反应,这脸黑的不能再黑了。

    病房里的气氛,一时间变的无比的尴尬。

    “吃,,,吃粥吧,君天,你快把四叔扶到床上”唐暖央硬着头皮去打破这尴尬。

    “他有腿不会自已走啊——”洛君天没好气的吼道,想到洛云帆那里貌似还挺有看头,他就想把他阉割成太监。

    唐暖央真是要疯了,本来大家就很囧了,他还这么不配合,老天哪,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男人呢。

    “你扶不扶?”

    “不扶——”

    “OK,那我去扶——”唐暖央一秒钟的废话都不想跟他多讲,朝着洛云帆走去。

    “你给我站住——”洛君天从后面铃过唐暖央“想死是不是,你更不准去扶”。

    “我不去就你去啊,洛君天,你到底是不是纯爷们”唐暖央挑衅的迎视他。

    洛君天克制住掐死她的冲动“我爷不爷们,你床上体会过这么多次,还没有深刻的认识么”。

    红上加红的俏脸,几乎要冒烟了“你这流氓——”

    “我承认——”洛君天笑了起来,松开她“老实的站着,不许靠近他!”

    洛云帆冷笑“君天,你会不会太霸道了,这样会让暖央很有压力的”。

    洛君天动作粗暴的扶过他,阴笑道“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四叔你管的会不会太宽泛了,你这样,我也很有压力”。

    “呼——”唐暖央吹了一口气,无力了。

    吃过了早餐,护士过来给洛云帆挂水,过了一会,主治医生也来了,检查了伤口,简单的问了些问题,下午,又拍了片,验了血,总之人在医院,想消停是不可能的。

    早上洛海珍他们来过,说洛宛馨的高烧一直不退,喊着要回家,所以洛子龙跟洛子赫就先陪她回去了。黎圣卿跟蒋瑾璃也在这两天,要移送回中国。

    自从早上的事情发生之后,唐暖央就一直不敢正视洛云帆的眼睛,看到他的脸也会不自然上五分钟,她从出生到现在,就看过洛君天一个男人,看到洛云帆的那个,着实让她尴尬到不行。

    洛君天一整天都致力于观察唐暖央跟洛云帆的表情,说实在,他非常不喜欢他们对上眼的时侯,脸就红起来的模样,这感觉相当之糟糕,心里也是一万次的后悔,早上干嘛非要挖苦老狐狸呢,他说小便让他出去的时侯,他出去不就结了,那样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

    哎,人算不如天算哪,,,

    吃过了晚饭,三人各自坐着,盯着电视机来,一档无聊的电视节目看了半个小时,洛云帆昏昏欲睡的先睡着了。

    唐暖央继续头也不转的看着,洛君天早就在那里用手机玩游戏打发时间了。

    怎么没有一点声音,难道睡着了?!

    她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想要转过头去看看洛云帆,可试了几次,又怕他要是醒着,看到她这么鬼鬼祟祟的偷看,他会更尴尬,所以头试着转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洛君天几乎要把手机给按碎了“他睡着了,光明正大点看吧——”

    “嘘——,别说的这么大声啦,会被他听到的”唐暖央紧张的说道,扭过头去,果然看到洛云帆闭着眼睛睡着了,看上去非常的安详。

    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能够放松下来了。

    感受到从边上射来的目光,她转过去“干嘛这么看着我?”

    洛君天扯笑“没干嘛,纯粹就是我喜欢——”

    “有毛病——”唐暖央白了他一眼,站起来“我去洗把脸”。

    她往卫生间走去,刚才把门关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挤了进来,不是洛君天又会是谁。

    唐暖央疑惑的看他“你也要洗脸么?等我洗完了你再洗,先出去吧”。

    洛君天把门一锁,把唐暖央圈在的洗脸盘前,双臂撑在她的身体,脑袋靠在她,对她吐气如兰“一起洗吧!”

    某种暧昧的暗示通过他的肢体语言,表达的淋漓尽致。

    唐暖央推开他的胸口“回到家在一起吧,这里是医院,不方便的,听话,出去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不过是一洗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色女——”洛君天刮了个她的鼻子,取笑她。

    “我懒的跟你讲,时间不早了,你不想睡觉,我还想睡觉呢”她哪会不知道他是故意这样的。

    她拉下他的手臂,把他往外推。

    “等一下,其实我是进来上厕所的”洛君天站定脚步,扭过头来说道。

    “真是麻烦,算了,卫生间让给你行了吧”唐暖央往外走。

    刚走两步,人又给洛君天拽了回去“不要走嘛,帮我一下忙好不好”。

    “什么忙?”

    “我的手刚才不小心跟磕到了,现在动都动不了,帮我揭开裤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