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你能我也能!

    他动作迅速的给她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以光速离开。

    这在唐暖央看来,真是一眨眼的功夫,完全没有说话跟抗议的机会,人就已经在沿海公路上了。

    唐暖央不悦的皱眉瞪他“把车开回去,说不定四叔真有事呢?”

    洛君天嗤笑“他有个屁事,那么多佣人,还有医生跟护士,24小时供他使唤还不够么,找你去无非就是强迫你跟他谈情说爱,大玩暧昧”。

    “我不配合他不就好了,他是病人嘛,表面上让让他,顺顺他,也没什么关系的,等他身体康复了,自然就没有理由了,我若是这点都办不到的话,不是落得个无情无义了”妍。

    “真是天真,你以为他康复了就会放过你么,以前随便有个头痛脑热的,都说是因为救你时中抢引起的后遗症,到时要你陪着他,你心里一过意不去,不就又屁癫癫的跑去照顾他,他这一枪中的真值,简直跟中体育彩票似的”洛君天极尽的挖苦诋毁洛云帆,谁让他不知廉耻的,整天惦记着他的老婆。

    “不会吧——”唐暖央犹豫了,是别人的话,她肯定一口的否定,可那人是洛云帆的话,她就不敢说了,就他的腹黑而言,很有可能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他脸皮也很厚。

    “哈——,不会?!我说他肯定会,越是他说什么你都顺着他,这要求就会越提越过分,胜至于会提出让你陪他一起睡觉,到时你也陪他么”菡。

    “洛君天,你说什么呢——”唐暖央发火了,这越说越没边了。

    洛君天也意识到自已说的过火了“总之,你不要理他就是了,身为长辈救小辈是天经地义的事,母鸡都会护着小鸡,这叔叔救侄媳妇,他以为是多了不起的事么,还得瑟上了”。

    这话,听着真别扭!

    唐暖央瞅着一脸奸气的洛君天,半晌,她失笑了“洛君天,你这腔调,活脱脱像个娘娘腔,手里在拿着鸡毛掸子的话,就更像了”。

    某男的脸色瞬间风云变幻,,,,

    “不糗我,觉得生活太无趣了是吧”。

    “哪有,我是实话实说啊,从家里这一路上,你把女人的那点小姿态,小调调,发挥到了一个刮目相看的高度上,我身为女人都开始崇拜你了,你说你的小心眼怎么就表现的这么惟妙惟肖呢”唐暖央连夸带损,说的来劲。

    洛君天从鼻孔中呼着重气,绿眸发出兽性的幽光“你就损吧,等会有你求饶的时侯”。

    唐暖央赶紧闭了嘴“工作时间,可不能干徇私枉法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跟这色狼呆久了,他一说这话,她满脑子自动自发的上演限,制级的影片,难道色也是一种传染性病毒?

    洛君天非常有默契的转了一下头,扯出一丝坏坏的,邪恶的笑容“谁让我天生这么小心眼呢,你说是吧,老婆——”。

    果然是非常之小心眼!

    唐暖央咬了咬唇,心里开始后悔了。

    她讨好的笑笑,话锋一转“其实我刚才是说笑的,我老公怎么可能会小心眼又娘娘腔呢,洛氏的总裁,说出去都给让地球颤几颤不是,再加上这么英俊的外貌,这么拉风的个性,简直太完美了,你创造神的奇迹”。

    “还有呢,继续夸——”

    “要夸的话三天三夜,用古今中外,所有的赞美之词都夸不完”。

    洛君天笑的更为开心“才三天三夜啊,我还以为会夸上三千零一夜呢,说完所有童话故事跟神话故事,还没有把我夸完呢,比如说我比西方之神宙斯还要英俊,比阿波罗还要阳刚这些话”。

    唐暖央额边挂下灯泡那么大的汗来“抱歉——,洛大哥我28岁了,不是18岁,所以不会这么形容,话说,您老是少女漫画的拥护者吧,怎么懂这么说”。

    就这家伙,她要形容,也会说像撒旦这么邪恶!!!

    “你这是又是讽刺我么?”绿眸悠悠的往她那边瞥去。

    “哪里,我哪敢讽刺你,专心开车吧,话说多了容易口干”唐暖央干笑,心想不说话,才是摆脱这种无聊话题的最好办法。

    “没关系,我们可以接吻,吃对方的口水”他笑的有点妖。

    “……”

    某女瞬间无语。

    *******

    车子停在了洛氏门口。

    洛君天带着唐暖央下车,公司的保安立刻过来泊车。

    平时洛君天若是想自已去停车的话,就会开入地下停车场,然后从私人通道进入电梯,不过今天他要牵着唐暖央光明正大的从大厅进去。

    外界可能还不知道唐暖央没死的事,可洛氏员工早在一天前,就全部收到消息了。

    因此,从唐暖央跨进大门开始,看到她的人,都没有露出惊吓或是惊讶的表情。

    9点,是上班的高峰期。

    “总裁早,总裁夫人早”。

    “早”。

    从门口到电梯口,这么问候与回应,说了至少20遍。

    走进中间的专用电梯,唐暖央就斜眼看他“显摆够了吧,心里满足了吧”。

    “不够,最好全公司的人都看到,早午晚三次”洛君天按着顶层的按扭,笑的比朵花还美。

    他就是要带着她到处显摆,告诉所有人,他们现在很恩爱!!!

    “洛君天,你10年前是30岁,现在是20岁,在过10年,你就变成10岁的儿童了”唐暖央绕着弯骂他幼稚。

    “某些人的嘴子皮,是一年比一年利索了,骂人的话都说的这么有内涵,所以我喜欢”洛君天揽过她,在她额头上用力的亲了一下。

    亲的就多重,就表示有多喜欢。

    今天他心情真的很好!

    “咦——”唐暖央嫌弃的擦了擦额头“你再沾我一脸口水试试,明天我不来了”。

    “女人就是这样,心里偷着乐,嘴上还要矫情,干嘛这样,直接说喜欢不就好了”洛君天拧了拧她的脸。

    唐暖央欲言又止,最后叹息“哎——,我说不过你!”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

    秘书室的人全部出来迎接,伊容也在其中,看到唐暖央,她就开心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跑过去抱她“暖央姐,你没死实在是太好了,前几天,我问柳玄月,他说你真的死了,害的我心里天天难受来着”。唐暖央轻笑“看来那小子嘴巴真挺严的”。

    “什么意思?该不会是他知道你没死,故意骗我的吧”伊容顿时气的双手叉腰“死妖孽,我要找他算帐去”说着,她一阵风的跑开了。

    “不是的,伊容,你听我说——”得,人早就不见人影了,唐暖央放下手,心里为柳玄月祈祷。

    洛君天牵她进办公室“别管她了,你难到看不出伊容这小丫头很想找借口去找柳玄月嘛”。

    “感觉好像是有点急”唐暖央笑笑。

    “那丫头喜欢柳玄月了,非常明显,你看不出来么”洛君天就不相信唐暖央这么精明的一个女人会看不出来。

    “在英国那会,我就有所察觉,可是这又怎么样,玄月根本不喜欢伊容,甚至于是讨厌”。

    洛君天若有所思的打量她的脸“该不会你还舍不得那小子吧!”

    唐暖央微怔,有点火,感觉跟他解释也顶用,干脆说道“是啊,当然舍不得啊,即听话又贴心,哪个女人不爱这样的男人啊”。

    “你这女人——”洛君天真是要被气的爆血管。

    “生气啦!你怎么问,我就怎么回答你喽,我知道你期待听这样的回答,所以就满足你喽,我要是解释吧,你又说我狡辩”唐暖央笑眯眯的说道,谁让他先说这种话的,气死他活该。

    洛君天霸道的拉过她“不——,你说,你解释给我听,说你不喜欢柳玄月,快说——”

    唐暖央看着他,看着看着,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了“老公,你与其怀疑我,不如无条件相信我来的好,这样,你也不用天天醋坛子不离身了”。

    “无条件相信一个喜欢我老婆,还亲过我老婆嘴的小子么,唐暖央,除非我老年痴呆症了,不然的话,你觉得有可能没危机感么,以后,不许跟他见面”洛君天咄咄逼人的说着。

    “你不讲理——”

    “我很讲理——”

    两人互瞪。

    唐暖央思路一转,放松了表情“行啊,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以后你也不准跟女性接触,外面的秘书除了伊容,全部换成男秘书,女高层全部辞退换成男人,不准跟女客户吃饭,聊天,通电话,不准在大街上看美女,犯一条的话,我就天天没完没了的折腾你,把这当成一项事业来做”。

    洛君天冒了冷汗,,,,

    女人发起飚来,原本这么恐怖!!!

    “怎么,你答应,我也答应,你要是不答应,我也只能按着自已的想法来了,男女公平的时代,你别想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唐暖央趁胜追击,扭转局势。

    洛君天把薄唇往唇内抿去,,,,

    唐暖央往他的总裁椅上一坐,气势凌人“说啊——,别磨磨叽叽的,给个痛快话,你也好准备准备裁掉你的女员工,跟所有的女性朋友断绝来往”。

    “嗯——”洛君天蹙着眉,犹豫着。

    “嗯什么嗯,动作快,动作快——”唐暖央不耐的用手指叩着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