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勾人的妖精!

    她骑跨在洛子赫的身上,俯身咬住他的喉结,用香舌软软的舔舐着,一双玉白的手摸索在他的颈间,一颗一颗的解开他的衬衣扣子,分开的双腿挤压着他变的越来越膨胀的某处,循序渐进的点燃他更深一层的欲火。

    只是单纯的躺下来让男人上,这只会让男人更快的玩腻,男人喜欢层出不穷花样,每一次都有新鲜感。

    “嗯——,小妖精,你折磨死我了”洛子赫已是欲火焚身,双手使劲的捏着她的臀部,眼前这脱的一丝不挂的女人,俨然化身成勾魂摄魄的妖精,哪怕是会吃人,他也心甘情愿了。

    郭惠宜媚笑着,用舌尖由喉结滑至他的胸口的红点上,用红唇轻轻的吸着,一路向下,来到他的腿间,雪白的臀俏着,如同一只波斯猫,隔着裤子,她亲了一下他的***,用魅惑如丝眼神看他,舌尖轻舔着唇“宝贝,想要么——”

    “想——”洛子赫喘息如牛,巴不得立刻把她压在身下,但是这种被她勾的越来越高的性致,让他觉得有从未有过的亢奋妪。

    “呵呵,,,”郭惠宜一阵的银铃样的笑,双手抚摸着那隔着裤子的勃起“那让我慢慢的把宝贝拆开来吧”。

    她翘着兰花指,解开皮带,故意动作很慢很轻的拉下他的裤链,脱下来,拿出那早已爆起青筋的某物,在他喘息达到最高点的时侯,用嘴巴含住。

    “呃——”洛子赫发誓,这是他见识过功夫最厉害的女人,他简直快要爽死了逄。

    不到几分钟,他就把***射在她的嘴里,郭惠宜爬起来,享受的吃掉嘴里的东西“洛副总,你的东西好美味啊”。

    没有什么比这种话,更让男人开心的了。

    望着眼前这***,瘫软的某种雄风再起,这次洛子赫一把将郭惠宜压制在茶几上,分开她的腿,就冲上去。

    这样子换着花样玩了足有一小时,激烈的战争才结束。

    洛子赫穿上裤子,整理好衣服。

    郭惠宜光着身子,猫一般妩媚慵懒的靠在他的肩头“平时看洛副总你斯斯文文的,想不到这么厉害,把人家搞的骨头都散了”。

    洛子赫捏起她的下巴“你不是喜欢这样么”。

    “讨厌啦,你把我当成是什么女人了,人家是真的爱慕你嘛,跟你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棒”。郭惠宜媚态的抚摸他的脸,眼神中欲把对方吃掉的深情款款。

    洛子赫知道戏子的话不可信,她不过是想钓他而已,毕竟这座城市里的女人,都渴望着能跟他们洛家的男人扯上关系,可是说实在的,她确实是个难得的床伴,短时间内作为消遣的娱乐项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跟我交往么?”

    “你坏,这种话让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说的出口嘛,你要是追求我的话,我会考虑接受你的”她环着他的脖子,刚刚还那么豪放,现在又装出清纯羞涩的样子。

    “那今天晚上,方便一起吃饭么,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酒店,不仅食物美味,客房的床更是柔软”洛子赫捏起她的下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郭惠宜在心里得意的笑开了“我晚上正好有空,你安排吧!”

    ********

    洛君天胸口痛了一下午,而且很丢脸的还给拧的肿起来了,一碰都不能碰,唐暖央下手,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哥——,你衣服里塞了什么东西,怎么鼓鼓的?”吃着晚餐,洛宁香好奇的盯着洛君天的胸口猛看,有点像刚刚发育的小女孩。

    “咳,,,,,”洛君天被妹妹的话给呛到了。

    “你哥那里被毒虫叮了,我下午帮他去了去毒,所以有点肿”唐暖央代他回答洛宁香的话。

    洛宁香也听闻中午那么,那代言公司产品的女明星跟哥哥在餐厅互动很频繁,估计是被嫂子修理过了吧,她笑了笑,话里有话的对洛君天说道“哥,你小心一点嘛,下次要是叮到大腿上的话,那嫂子会把你整条腿都废了的”。

    洛君天用力的瞪了她一眼“吃饭时不准说话”。

    “知道了,知道了,哎,哥你好可怜!”

    洛诗涵跟洛诗菲,还是洛子龙,都低头憋着笑,尽管表哥的表情很恐怖,但是他们还是很想笑,英明一世的男人,最终还是变成了妻管严。

    “子赫今天怎么没回来吃饭”洛海珍抬头问洛子龙。

    “不知道啊,他没跟我说,有可能约会去了吧”洛子龙哪会知道弟弟的行踪。

    洛海珍开心的笑了“约会好啊,他也老大不小了,是该结婚了,子龙你也要加油了”。

    “三姑,这约会不表示就要结婚的,这种事急不得的”洛子龙跟她打着马虎眼。

    “你们就知道玩,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又喜欢那个,就这一点,君天现在就比你们乖”。

    洛君天又差点食物给噎死,侧头,看到唐暖央瞅着他直冷笑,他顿时冷汗淋漓,胸口被她拧成包子的地方,就是血淋淋的教训,下半身犯错的话,估计会直接被废掉。

    晚餐吃的消化不良,回到房间,唐暖央还是对他爱理不理的。

    “老婆,我胸口痛”他粘到她的背上,撒娇似的弯腰靠在她的肩头。

    唐暖央转头,温柔的微笑“痛么?要不要在拧几圈,我保证马上就不痛了”。

    “对老公这样,会不会太惨无人道了,你说,你究竟要气多久,才能不这么冷冷的对我,时间久了,我心灵会受到创伤的”。

    “你不是说怎么惩罚你都可以嘛,从今天晚上起至下个月,你都不能碰我,至于什么时侯消气嘛,要消的时侯自然就消了”唐暖央推开他的脑袋,又梳妆台边站起来,走到床边去睡觉,床上放着两条被子,是她下午特意让佣人准备的。

    从今天起到下个月!!!

    洛君天僵化在那里,不会吧,今天才15号,让他45天不能碰她,这貌似更惨。

    他快步的走到床边弯下腰去“老婆,45天会不会多了点,去掉个十位数吧,5天,5天好不好”。

    唐暖央张开眼睛“再罗嗦的话,就变成百位数,450天!”“那你不如直接把我阉割了算了”。

    “我是想这么做啊,又怕公公,婆婆,爷爷,会从棺材里爬起来找我拼命,所以不要跟我讨价还价,你犯了什么错,就是受到什么制裁,睡觉吧”唐暖央闭上眼睛。

    “老婆,我这么跟你说吧,想要防止老公出轨的最好办法,就是满足他,吃饱了,肚子不饿了,自然不会想着外面的餐厅或是路边摊了,对吧”洛君天企图用这种提醒,来让她改变主意。

    唐暖央睁开眼睛,认真严肃的看着他“如果连45都熬不住的男人,我还要来干什么,正好,你就当成是我对你的考验吧,日子还长着呢”。

    去了一个蒋瑾璃以为就能世界和平的想法,估计也就那么昙花一现,未来,真是个未知数,她也要打起精神来,既然绕来绕去,她绕不出他的世界,她只有昴足了劲跟他过日子,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她都说到这份上,洛君天还能怎么样,唐暖央可不能于别的女人,她狠起来,他也拿她没办法。

    很是挫败的走到另一边,撩开被子躺进去,看着自已单独的一条被子,他重重的叹息,挨到她的身边“亲爱的老婆,被子不用两条了吧,太挤不说,而且你晚上也冷”。

    “亲爱的老公,现在是夏天”。

    “好吧,就算是夏天,那两条被子也很挤呀,只有老年夫妻才会这么睡,我坚决不同意”洛君天拉开她的被子,抱住她闭上眼睛“睡觉——”

    唐暖央被他抱的死死的,过了5分钟,他的呼吸均匀的传来。

    她小心翼翼的仰起头,他的脸,他的眉,他的鼻子,他的嘴,每一样都是她熟悉眷恋的,此刻他就这么平静安详的躺在她身边,白天一直不痛快的心,舒服多了,因为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在她的身边,没有出去花天酒地,也没有彻夜不归。

    想到他白天求饶的话,又觉得他可爱,靠过去,在他刚毅的下巴上吻了吻,才安心的闭上眼睡觉。

    *******

    两天之后。

    洛家收到警方的通知,洛宏国的尸体已经运回来了,黎圣卿跟蒋瑾璃也押解回国了,案件正移交到司法,过不久就要开庭审理,需要洛家出庭做证。

    原来蒋瑾璃是不需要受审的,因为最后的调查结果显示,洛宏国的死亡,跟蒋瑾璃是没有半点关系,甚至于她也是被威胁黎圣卿威胁跟***的被害者,不过她在警局抢枪,开枪的事情构成了严重的杀人未遂。

    原本这两天洛家人内心的阴影驱散了不少,这一通电话,再一次让他们心里沉重了起来。

    机场。

    媒体记者蜂拥而至,之前在泰国,洛氏上下高层都严格保密的事情,随着尸体被运回来,犯人被押解回国,都浮出了水面,曝光在国内大众的视线中。

    一边是悲伤的洛家人派车来接装有洛宏国尸体的棺材,一边是被警察押下来的黎圣卿跟蒋瑾璃,以及今天才接到消息的蒋家人,还有忙着不可开交的记者,现场一片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