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跪地求饶,是冷漠还是理性!

跪地求饶,是冷漠还是理性!

    对于律师的话,蒋婷不太明白“这话怎么说呢,欧阳律师?”

    “上车再说吧!”

    “哦,对,我们先出去”蒋婷忘记了现在置身的地方,一经提醒,才反应过来。

    蒋家一行人跟律师坐上停在外面的豪华轿车内。

    欧阳墨城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金牌律师,他最擅长就是打这种看似没任何胜算的官司,他年轻气盛,在法庭上也很是锋利,时常逼的对手无话可说,蒋家一知道蒋瑾璃出的事,蒋老爷子就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他了,他肯接,就有一半的希望妗。

    “欧阳律师,你请说?”

    “这场官司,连0.1%的胜利的可能性也没有,眼下她被指控最为严重的一项罪名为在警局抢枪射击,光是泰国警察的供词跟警局内的监控录像,就已经给蒋小姐定死了罪名”欧阳墨城一开口,就给蒋家人当头拨了一盘冷水。

    “欧阳律师,那你有什么主意么?你既然接下了,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蒋婷的心又乱了贫。

    “据我手中目前了解到的资料,这个孩子虽然是洛君天跟唐暖央的,跟蒋小姐无半点血缘关系,但却是蒋小姐帮其生下的,孩子是蒋小姐能否免去牢狱之灾的关键”。

    “孩子能有什么用啊,我们不明白,你就别卖关子了,直说了吧——”蒋老爷子没什么耐心,连声催促。

    “蒋小姐虽然开了枪,也射伤了洛家的四爷,不过人并没有死,洛四爷也在康复之中,如果洛家肯松口放过蒋小姐的话,这场官司自然就能赢了”。

    黄新卫摇头“洛家怎么可能放过我女儿呢,他们都巴不得她坐牢”。

    “洛家只要洛君天跟唐暖央肯心软,其他的人都可以忽略不计,利用孩子跟蒋小姐之前的关系,动摇洛君天跟唐暖央,到时在法庭上面,我就有办法了,因此蒋夫人,这段时间要委屈你跟洛家好好去交涉,越可怜越好,如果你还想让你女儿平安出来的话”。

    蒋婷明白的点头“欧阳律师,你的话犹如醍醐灌顶,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的,你说的对,孩子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原本打算到洛家去大吵大闹的蒋家,这下子改变策略了。

    ******

    洛家这几天也都在关注蒋家那么的举动,做好了准备等着他们上门来大闹,连媒体记者也都在期待这出大战。

    可是让人失望的事,从机场到葬礼之后的三四天里,都异常的安静,蒋家什么举动都没有。

    早上10点,唐暖央在家做孕检。

    权威的妇科医生,营养师,各种测心律,验血的仪器,放满了整个宽敞的房间。

    洛君天陪着唐暖央,听取着医生的建议,没有排队,没有等待,更没有狭隘空间中的意味的,医生也一律是女性。

    这才是他的风格。

    “医生,我可不可以知道,我老婆是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洛君天总在想这个问题。

    “呵呵,,,,”医生轻笑“洛先生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希望倒是谈不上,就是好奇”。

    “我倒是很愿意满足洛先生的好奇心,可惜我现在也不知道,胎儿要到4到5个月才能知道是男是女,夫人现在还不到3个月呢”医生亲和的回答他。

    “原来是这样啊!”洛君天礼貌性的微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直起,他起身“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见显示的号码是管家的,他很是困惑,难道不知道他在陪暖央做孕检么,走到一旁去,他接起“什么事?”

    “少爷,蒋夫人她来了!”

    蒋婷?!

    绿眸骤然收缩“就她一个人?蒋老爷子跟黄叔叔没来?”

    “是的,就她一个人,正哭哭啼啼的说要见跟你跟少夫人”。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好戏?

    “知道了,让她等着,这边还需要半个小时结束”。

    “是,少爷!”

    切断电话,转过身,唐暖央正往他这边走来“谁打来的?”

    “不是还有一项检查嘛,去做吧”没有什么事,比老婆检查身体更重要。

    唐暖央也不说话,在洛君天的陪同下,配合的做完了最后一项检查,听到医生说一切正常,他们才安心。

    从房间里出来,洛君天才告诉她蒋婷来了的事情。

    唐暖央有点吃惊“她单独来的?看样子不像是来吵架的!”

    “我们去会一会她吧”。

    “嗯!”

    走进客厅,蒋婷面色苍老萎靡的坐在沙发上,看到洛君天跟唐暖央,便扑似的站起来朝着他们扑来。

    这突然的举动,着实把洛君天跟唐暖央惊吓到了,他连忙把她护到身后,谁知道蒋婷会出什么来。

    “扑通——”

    蒋婷在离他们还有半米的地方跪了下来。

    洛君天跟唐暖央更是吃惊,被她的举动给弄懵了。

    “君天,暖央,阿姨想求你们一件事,看在我们两家几十年的交情上面,你们一定要答应我”蒋婷给他们磕着头,脑门一下下的撞在大理石上。

    “蒋阿姨,请你不要这样,有话你就坐着说,能够答应的事情,一定会答应你,不能答应的,你磕破头也没有的”洛君天过去拉起她,扶到沙发上。

    蒋婷的额头都磕青了,头发乱糟糟了,眼泪鼻涕横流,没有半点贵妇人雍容。

    唐暖央抽了两张纸巾给她“先擦一擦吧!”

    “谢谢!”蒋婷接过,低着头接过来。

    洛君天跟唐暖央一起坐下,对面,蒋婷用纸巾擦着,哽咽个没完。

    “有事您就说吧”洛君天淡而礼貌的问道,他没兴趣看她哭。

    蒋婷拧了拧通红的鼻子,可怜巴巴的的说道“昨天,我去看守所看瑾璃了,我问她什么,她也不肯讲,反复跟我说不要管她了,什么也不用为她做了,她说她没有别的愿望,就是想要看一看她的孩子,她说怕孩子想她的时侯,她不在身边会哭,怕饿了没有人给他泡奶粉,她说哪怕是死,她也不怕了,就是想要看一看孩子,让我务必过来求求你们,把孩子带去给她看一眼,君天,暖央,千错万错,她毕竟还是生下孩子的那个人,她就快去坐牢了,律师说没有希望,至少会判20年,20年后出来,她都差不多50岁的人呢,不能再画画,人老珠黄,最好的青春年华也全都断送了,我跟她爸在不在世上都不一定了,一切也都是命运的造化,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们就答应她吧”。

    她声泪俱下的一番话,听的在旁的女佣都忍不住要哭了,她前几天还痛骂蒋瑾璃活该落的这个下场,今天又被蒋妈妈给“感化”了。洛君天跟唐暖央没有说话,彼此对望了一眼,很默契的达成一致的看法。

    “对不起,你的这个要求,我们恐怕不能答应”唐暖央平静而理性的回复她。

    “她就是想要看孩子一眼,孩子是她十月怀胎生的啊,她的人生已经毁了,难道就这一个小小的要求,你们也不能同意么,人心都是肉做的,孩子以后知道你们这么对瑾璃,对他妈妈,他也不会原谅的”蒋婷不敢相信,他们完全不动容。

    “不是我们不愿意满足她这个要求,而是,她见孩子的目的,真的是出于想念么,她不过是个代孕母亲,她恨我跟君天,我们不能保证她不恨孩子,如果她见孩子的目的,是谋害他的话,到时由谁来负责?”。

    “你们怎么会这么想,这孩子是她生的啊,暖央,你换位思考一下,若换作是你,到了这个阶段,你还会想害死孩子么,她已是一个无所求,连自已都放弃的人”蒋婷越想越难过,这难过她并没有伪装的成分,是真的难过“我明天还会来的,我每天都会来的,我已经答应她一定会让她见孩子一面的,我也是个母亲,我不能让我女儿这么绝望”。

    她悲痛的说着,起身,急匆匆的往外走,不一会便不见了。

    洛君天跟唐暖央淡定的坐着,女佣转头悄悄抹眼泪的同时,也由衷的钦佩起少爷跟少夫人冷漠,他们俩的心估计是铁做的吧,明明比韩剧还要惨,他们怎么愣是没有感觉呢,他们还真是一对夫妻。

    “我听闻,欧阳墨城接了这桩官司”洛君天悠悠的吐出一句话来。

    唐暖央心惊“他可是很厉害的,听闻他出道到现在,还没有输过官司呢,可这官司明摆着就是输啊,他为什么接?不想在律师界混了,自取灭亡?”

    洛君天笑,点了下她的额头“怎么就这么笨呢,当然是有赢的可能性,他才会接,你知道他是怎么在短短几年时间在律师界爬到如此高度的么,那就是他专打别的律师不敢接的案子,赢了自然更是功成名就”。

    “听上去,是个厉害角色,蒋婷今天这一出,不会也是他指点的吧”唐暖央想到了这点上面。

    “毫无疑问!”洛君天说这话的时侯,脸色变的严峻。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蒋婷说她每天都会来,我怕我们不答应的话,蒋家还会有别的花招使出来”。

    “怕什么,难不成他还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他的目的充其量是想让我们放过瑾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