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演戏还是真情流露,我很喜欢你的眼睛!

演戏还是真情流露,我很喜欢你的眼睛!

    洛君天他们跟着看着守的人往里赶,经过几道门,才到最里面的接待室,如果硬闯的话,根本找不到这里。

    门被重重的推开。

    里面的人跟外面的人,碰面的一瞬间,画面被定格了。

    墙面的灰白色的屋子里,蒋瑾璃抱着孩子,脸上有着慈祥温柔的笑容,宝宝在她怀里,亦是笑的非常的开心,还有穿着紫红色西装的欧阳墨城,没有戴眼镜,让很多熟悉他的人都差点认不出来。

    里面的气氛跟情景,跟洛君天他们所想像的恐怖危险的画面,截然不同妗。

    说这是蒋瑾璃照着欧阳墨城的指示在演戏,假装给他们看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唐暖央却在这零点零一秒之间被触动了心灵,洛君天推开门的一刹那,她在蒋瑾璃眼底看到光芒,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无以言说的爱意,柔软的,温和的,带着无尽的心疼。

    什么都可以伪装,但是她相信,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蒋瑾璃是真的爱这个孩子,这一刻,她非常武断,不去做任何思考的肯定着一件事,以至于她真的被触动了贫。

    洛君天看着蒋瑾璃,急促的呼吸变的平稳的同时,却还没有松懈的半分,因为孩子还在她的手上,欧阳墨城的整个局,他已经看穿了,但是以蒋瑾璃抢枪杀人这一举动上看,她很有可能会突然失控,对孩子下毒手。

    唐暖央与洛君天的思维,在无声中,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

    洛宁香站在后面,也不敢贸然发出声音。

    “来啦!”欧阳墨城像是跟老朋友打招呼似的,他微笑,眼中有着极致的惊艳,也不知是冲着谁。

    总之,洛君天被他的眼神弄的相当之别扭。

    “欧阳大律师以后不做律师,可以改行当算命先生了”洛君天拐着弯讽刺的同时,也在警告他,他的计谋,他已经了若指掌了。

    “哈哈,,,,洛少爷的指点,我会铭记的,你们是来接孩子的吧?进来吧,很快就结束了”欧阳墨城笑的别样灿烂,眼底的光亮更甚。

    洛君天真的相当讨厌这人的眼神,有种想挖了他眼神的冲动。

    “哥,嫂子,我们进去吧——”洛宁香用手指捅了捅他们的腰,非常小声的说。

    三人走到里面。

    蒋瑾璃低下头,自顾着跟孩子交流,不去理会他们,除了门被推开时,见到他们表现出惊讶之外,其余的时间,完全把他们当空气。

    “坐啊——”欧阳墨城客气的指着身旁的位置。

    他是男人,洛君天当然不会让自已的老婆或是妹妹坐他旁边,所以他坐到了他的旁边,唐暖央洛宁香分别坐下。

    “洛少爷,初次见面,很幸会!”欧阳墨城伸出手来。

    洛君天倨傲的睨视着他的手,尊贵的脸上露出鄙夷之色“我并不感到到幸会!”

    而欧阳墨城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洛君天显些在看守所就当场宰了他。

    “别人已经伸出手来,无视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欧阳墨城去握洛君天放在的大腿上的手。

    而好死不死,洛君天的手摆放的位置,非常接近那片地带,当欧阳墨城把手伸过来时,手背竟然无意的摩擦而过。

    俊脸顿时就成了菜瓜色。

    “我靠,你干什么——”洛君天恼怒的爆了粗口,甩开他的手。

    唐暖央不明白自已老公的反应干嘛这么激烈,就算不喜欢这欧阳律师,人家出于礼貌的想握手,不至于那么火大吧,她哪知道老公被人吃豆腐了,而且还是个男人。

    “欧阳律师,不好意思,我老公脾气不怎么好,我代他向你道歉”唐暖央扯了扯洛君天,关键时侯,孩子要紧。

    “没关系!”欧阳墨城微笑着接受道歉。

    洛君天竟然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他没关系,可他有关系!

    “瑾璃姐——”洛宁香用甜甜的声音叫着蒋瑾璃,见其不理她,她又说继续说道“孩子已经出来很久了,我们该带她回家了,你把他还给我们好不好”。

    洛君天跟唐暖央同时紧张着蒋瑾璃的一举一动。

    蒋瑾璃让孩子捏着她的手指,一提一提的逗他笑,而小宝宝非常喜欢跟她玩这个简单的小游戏,笑的无比欢乐。

    “告诉妈妈小脑袋在哪里,拍拍小脑袋,拍拍小脑袋”蒋瑾璃说着,宝宝真的举嘟嘟的手,拍了一个自已的脑门。

    “真聪明,妈妈的宝宝最聪明了”蒋瑾璃也非常的欣喜,从泰国回来到现在,她一天都没有笑过。

    “宝宝我们招招手,像这样,像这样,,,”

    蒋瑾璃跟孩子的互动非常的和谐,宝宝跟她在一起,仿佛懂的很多的事情,虽然不会讲话,但是靠着单纯的动作,却沟通的非常好,这是只有长久相处才会有的默契,妈妈是陪伴宝宝最久的人,从孩子在肚子里孕育开始,到出身,到慢慢的长大,每一天他们都以最亲密的关系一起生活着。

    洛君天跟唐暖央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欧阳墨城脸上则有了胜利的笑意,虽然浅的让人无从捉摸。

    “瑾璃姐,我知道你很心疼孩子,你很爱他,希望他能有个美好的未来,你放吧,洛家会把他照顾的好好的,把他给我们吧”洛宁香小心翼翼的再次开口,想把孩子从她手上骗过来。

    “瑾璃——,把孩子给我”洛君天伸出手去接。

    蒋瑾璃下意识抱紧了孩子,往后缩去。

    唐暖央忙拉住洛君天的衣服,让他别在过去,生怕蒋瑾璃一激动,会伤着孩子。

    “好,好,瑾璃,这样,你别激动,我再让你抱一会好么,我再给你10分钟,但是孩子已经很久没吃奶粉了,他会饿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洛君天用轻缓的语调,尽可能的稳住她。

    蒋瑾璃抱紧了孩子,深深的呼吸着,不知是重复做了几次“君天,你要好好对我儿子,我知道,他是我生的,你们可能并不喜欢他,但是他真的很乖很可爱,他很聪明的,你教他什么,他马上就会学会的,请试着接受他,真心真意的爱他,不要偏心,不要让他觉得孤单,长大了,他一定会很优秀的”。

    她说着,把头埋在孩子小小的胸口,他们没听到她哭,只看到她的肩膀一抖一抖,于是猜想到,她应该是在哭。她想跟宝宝好好的道个别,因为这是她最后一次见他,她要记住他的模样。

    唐暖央跟洛君天,他们都不再说话,回答其实很简单,可是他们发不出声音。

    蒋瑾璃轻微的抬起了一些头来“宝贝,你会幸福的,再见了,再见了,,,”

    她咬着唇,站起来,洛君天明白她的意思,忙站起来,她把孩子抱给洛君天“要好好照顾他,一定要啊,一定要啊,,,”她抓着他的手臂,重复着那几句话,眼泪没有声音,却疯狂的掉下来。

    “我会的——”洛君天的心里很复杂。

    蒋瑾璃听到他这句话,才肯松开手。

    “哇,,,,,”宝宝大哭了起来,小手拽着蒋瑾璃的衣服怎么也不肯放开,哭的声嘶力竭,明亮的大眼晴里,盈满了泪珠子,他仿佛也知道他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妈妈了。

    蒋瑾璃也终于嚎啕大哭了起来,看着孩子,心如刀割,她好舍不得,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下定决心般的扯下孩子的小手,她转身跌跌撞撞的跑出接待室。

    “妈妈——”孩子哭着,望着蒋瑾璃消失的地方,含糊不清中,好似在叫妈妈,听的人异常的心酸。

    洛君天哄着孩子“乖,乖,不哭了,爸爸带你回家”。

    唐暖央吸了吸气,眼眶有些泛红,第一次,对于蒋瑾璃,她忽然一种惭愧的心情,一心以为她想对其下毒手,可她怎么不想想,有哪个女人会对从自已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下毒手呢,对蒋瑾璃而言,孩子是她的,并非是他们的。

    从看守所出来,孩子还在不住抽泣着。

    洛君天把孩子交给洛宁香抱,自已则跟欧阳墨城斗法。

    “我的当事人思子太心切了,抱歉蒋夫人用了这么过激的办法,实在是无奈之举,不过原本我们就想等孩子跟母亲,就主动把孩子送回去的,这一点,请你们千万要相信”欧阳墨城很是虔诚的对洛君天说道。

    “利用人性的弱点来打官司,欧阳律师好像非常拿手,不过这一次你遇到的人是我,就不会这么走运了,这场官司你输定了,等着砸招牌吧”洛君天傲然冷笑“跟我玩的人,死相一般都会很惨的,这句话,好好铭记”。

    欧阳墨城凑过来,近到几乎到碰到洛君天的嘴巴,没戴眼镜的他,没有一点斯文相,带着一种奇怪的妖俊。

    “我喜欢你的眼珠子!”

    “该死的,滚开——”洛君天相当之厌恶这种毛毛的感觉,这莫非也是打官司的一种战略手段?!!

    “洛少爷的礼貌不怎样,不过性格我很喜欢,不过滚开说的缺乏力量感,反而有一丝害怕的成分,你不会是在怕我吧,再会了”欧阳墨城笑笑,客气的欠身,径直离开。

    唐暖央挽着洛君天手臂“这欧阳律师,有点怪!”

    “何止是怪,简直就是心理变态——”洛君天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