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开庭审理!

    真是晦气,原来今天孩子给劫走,他心里说有够烦恼的!

    “心理变态?!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还真有兴趣知道了,你从哪里感受出他心理变态的”唐暖央饶有兴致的看着洛君天,见他如此咬牙切齿的模样,觉得不太对。

    刚才在看守所里面,她一颗心都在孩子身上,所以也就没怎么去留意这欧阳墨城,觉得他怪,是出来后,他很突然的就凑到她老公面前,而且还是相当接近那种,这种距离别说是男人哪男人,就算是男人跟女人,都超出标准了。

    “呃,,,,”洛君天犹豫,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总不能告诉老婆,他有种被男人侵犯的感觉吧。

    “说啊,吞吞吐吐干什么——”不会她想的那样吧妞。

    “儿子他饿了,我们还是快点上车,然后回家吧”洛君天转移话题,朝着车子大步走去,觉得说出来实在是太过丢人了。

    唐暖央跟洛宁香带着孩子跟着后面,也赶紧上了车。

    车子开出看守所澄。

    “孩子我来抱吧”唐暖央从洛宁香手中抱过孩子。

    孩子也哭累了,在她的抚慰之下,放松下来,睡着了。

    洛宁香让司机把冷气关小了一些,以免冻着孩子。

    洛君天脱下自已的西装,盖在孩子的身上。

    大家都很疼爱宝宝,他就像是一个遗落人间的小天使,天真,可爱,懵懂。

    “你们觉得刚才蒋瑾璃是不是在演戏骗我们”唐暖央心里有自已的判断,但是想听听他们的看法,冷静下来想想,觉得武断了一些,他们刚才也看到了,想终和下意见。

    洛宁香望向洛君天,在他张嘴之前,抢着说道“哥,我要先说”。

    “好,你先说——”

    “不好意思,我是怕哥你先说,会影响我的想法,所以我要先说”洛宁香解释,然后说道“以我身为女人的直觉,我觉得蒋瑾璃不像是在演戏,起码换成我的话,心里不伤心,我是怎么都哭不出来,眼泪又不是水龙头,哪能说来就来呢,就算她是勉强装哭,可是刚才能眼泪实在流的太过凶猛了,我都差点想哭的,我的看法是,起码对孩子我想她是真心疼爱的,不过不排除欧阳墨城想利用这一点,来大打亲情牌”。

    “嗯!宁香你的分析还是比较理性”唐暖央点头,看向洛君天“老公你呢,怎么看?”

    洛君天将手环在胸前“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有预谋的一个局,蒋婷抢走孩子是临时起义,不过来看守所肯定是经过缜密的计划的,当然,这么没有痕迹,时间,地点,人物,矛盾冲突,卡的这么好的,肯定是头脑精明的欧阳墨城策划的,孩子已经被劫来,还不还回去,激怒我们洛家是肯定跑不了的,人都有一种惯性思维,比如遇到危险会下意识叫救命,大脑会第一时间排除别的,选择最正确有利的信息,孩子被蒋婷带走,我们下意识会想到看守所,所以我们来了,看到蒋家这么招摇的出现,所以我们立刻就冲下去,这都是惯性思维,于是,他欧阳墨城就从我们后面,抱着孩子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把孩子抱给瑾璃,告诉她,他的计划,这可是一条能帮她脱罪的唯一机会,所以瑾璃真正的心态是什么,我真不敢妄下定论,就像宁香说的,哭的那么惨,怎么装啊,刚才瑾璃抓着我的手臂,求着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孩子的时侯,我感性的从心里无条件相信了她,或许她真的爱孩子,但同时也在利用孩子来说服我们放她一马,不管怎么说,欧阳墨城的目的达到了,我们真的动摇了”。

    “哥,你说这欧阳墨城不会是研究过心理学的吧,算的这么准,也太神了吧”洛宁香觉得这人有点恐怖。

    “研究心理学有什么难的,哪个律师不会打心理战啊,你不会以为他之前打的官司,都是侥幸赢的吧,这个人的思路很清晰,他知道要帮瑾璃脱罪,关键在于我跟你嫂子在法庭的证词,而我们三人最大的连接点,就是孩子,只要我们大脑中有一丝丝放过瑾璃的想法,他就能在法庭上呛住我们”洛君天虽然没背过中国的法例,不过这种套路,他也懂。

    唐暖央笑“宁香,我看不是欧阳墨城学过心理学,而是你哥分明就是弗洛伊德!”

    洛宁香也笑了“也对!谁能有我哥哥捧啊,这次欧阳墨城碰上我们洛家,算他命不好,因为他裁定了”。

    “话别说的太早,是输是赢,我目前没胜算”洛君天看着唐暖央,话里有话,绿眸更是沉的深不可测。

    外表强悍,内心柔软的她,他非常了解。

    唐暖央低头,把耳边的长发塞在耳后,轻巧将话引开“大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不如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旁警局这边的律师打败欧阳墨城吧,不过话又回来了,洛君天你刚才为什么说欧阳墨城心理变态呢,这个问题你刚才没有回答呢”。

    “对啊,哥,为什么,那律师表现的一直挺正常的,可是你好像很反感似的”洛宁香刚才在外面忙着抱孩子,没注意到别的事。

    “讨厌是不需要理由的”洛君天想轻描淡写的带过。

    “我不知道刚才是不是我站的角度有问题,那律师刚才突然凑过来,好像要吻你哥似的”唐暖央爆料。

    “不会吧——”洛宁香大叫,随后否定“不可能,听说他有女朋友的,不可能是Gay”。

    “但是他说你哥的眼睛很漂亮,而且他从头到尾都没怎么看过我们,不发觉么”唐暖央提醒她,她也是事后才想上去的。

    “一般正常的男人看到我,都会目不转晴的,这欧阳墨城肯定有问题”洛宁香是绝对不会承认,对男人而言,哥哥比自已魅力大。

    “有什么问题啊,一看就知道,他这是故意的,人家有女朋友,就表示性取向正常,你们不要在乱猜了,这个问题,就此打住,结束——”洛君天真心不想谈论,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恶心事情,欧阳墨城还不如是个女人呢。

    唐暖央看洛君天反应过敏这样,脑中冒出个心惊的想法“老公,该不会这欧阳墨城摸过你屁股吧”。洛君天的脸又成了菜瓜色调“老婆,你觉得我像是个被人摸了屁股,还能让其活着离开的么?”

    主要是因为不能界定,那恶心的家伙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

    “不是的话,你火什么样,分时就是被人家占了便宜”唐暖央看他炸毛的模样,就知道肯定被占便宜,他是要面子,不好意思说。

    “都说没有——”

    “哥,你到底被摸哪里了?欧阳墨城那死变态,有女朋友了,还喜欢男人,他人格分裂啊”洛宁香愤慨极了,竟然搞他哥哥。

    “是不是大腿?”唐暖央猜,因为刚在接待室,欧阳墨城有拉她老公的手。

    “哥,不会是那里吧”洛宁香眼睛下意识往哥哥的裤裆瞄,看向那里,又觉得不好意思,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反倒把自已弄的脸像红番茄了。

    洛君天单手捂着脸,郁闷的开口“你们能不能别在歪歪了?”

    “看来是真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唐暖央一想到老公被男人占便宜,一时间被气到了,同时也明白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别以为女人才有可能成为什么情敌,那也有可能是个男人。

    是她太过于轻视了!

    “大嫂,下次见到这个欧阳墨城,你就赏他一把掌”洛宁香抬手被着空气挥了一下。

    “那要不要再顺便加一句,贱人,敢调戏我老公,我跟你拼了之类的?”唐暖央用调侃的语调说道。

    洛君天俊美无比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黑里透着紫,紫里透着青,,

    话说,这话对一个男人说合适么,不觉得被调戏对象更加丢人么,真心想要把欧阳墨城剁成肉泥。

    唐暖央看着老公变化万千的脸,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吧,她承认,男情敌,真的有点让她没法较真起来,只觉相当之搞笑。

    ******

    四天后。

    蒋瑾璃的案子开庭审理。

    在此之前,做为控告的证据,律师已经准备的非常的充分了,照理这是没有悬念的官司,不过因为辩护律师是大名鼎鼎的欧阳墨城,媒体又有了新的期待。

    这次会不会又有奇迹发生?能不能帮蒋小姐脱罪?大家都拭目以待着。

    早上,洛家全体出动,前往法院。

    在媒体记者狂轰乱炸般的灯光下,进入法院大门,他们被带到一间休息室,被告知开庭之前10分钟,会过来叫他们。

    过了没有多久,蒋家的人也到了,当然也包括那个欧阳墨城。

    休息室的门开着,所以蒋家人经过时,自然跟洛家人打了一个照面。

    洛家自已是一副不屑的模样,而蒋家更多的则是隐忍,处于弱势的他们,没有发言权。

    “洛少爷,洛夫人,精神不错啊”欧阳墨城站在门口打着招呼,那友好随性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跟他们是好朋友,而非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