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无常的人生,死亡!

无常的人生,死亡!

    “我反对辩护律师,提与案件无关的事情!”控方律师站起来。

    “法官大人,证人与被告之间的情感问题,直接影响到他是否会说慌,因此并非是与案件无关的问题”欧阳墨城立刻补充道。

    法官也在权衡,最后他对欧阳墨城这边摆了一下手“辩护律师,你可以继续”。

    “谢谢!”欧阳墨城看着洛子龙“请回答我的问题,是或不是”。

    洛子龙解释道“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妤”

    “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其他的话,并不重要”欧阳墨城语调激昂凌厉,让人不由的会心慌。

    “是,我以前是喜欢过她,但,,,,”

    “你回答了是,也就是说你确实喜欢过我的当事人,你喜欢她,但是她从未接受过你,你这几年来每次圣诞节,情人节都给她寄卡片,这代表你心里仍旧喜欢她,看到她带着孩子来洛家,你就一直怀恨在心,所以你给了不时的证据,对不对——柯”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说慌的,我对瑾璃没什么了”。

    “我不要听你的狡辩,你敢发誓对她没企图,没有偏见么——”欧阳墨城尖锐的眼神似要刺穿洛子龙。

    “我,,,,”洛子龙犹豫了三秒。

    “我问完了!”欧阳墨城斯文的坐下来,跟刚才吃人似的模样大相径庭。

    对他来说,三秒的犹豫不决,已经够了!

    洛子龙本想澄清说自已对蒋瑾璃早就没有那种想法,可每次话没有话完,就被欧阳墨城给打断,根本就没有说完全的机会。

    他颓废的下来。

    蒋婷开心的握住父亲跟丈夫的手,感觉有了一点点的希望。

    “哥,他怎么完全不问抢枪的事?”洛宁香蹙眉。

    “因为那方面的证据确凿,对他不利”。

    “可就算证明子龙喜欢过蒋瑾璃,也不代表开枪杀人的事件不存在吧,不是还有录像嘛,说真的,我真的看不懂,他什么套路”洛宁香不太明白。

    “要是让你看穿的话,我们不就赢了”洛君天想,他肯定还要杀手锏。

    “有请下一位证人!”

    “哥,嫂子要出来了!”洛宁香把视线对准前面。

    难道欧阳墨城的杀手锏是她老婆?!

    暖央这几天常一个人发呆,或是望着孩子发呆,似在是思考一件重大的事情,问她,她又不肯讲,她不是个能被轻易左右的人,他只知道,她只想跟着她的心走。

    唐暖央出来了,坐在证人席上。

    抬眼,就看到了蒋瑾璃,她平静的望着她,她也平静的回望她,爱恨情仇,好似都消散了。

    这两个女人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彼此,今生第一次!

    “唐小姐,请把你在泰国经历过的事情说一次”控方律师说道。

    欧阳墨城端坐着,自信满满,洗耳恭听的样子。

    唐暖央将手放在桌上,眼神看着蒋瑾璃,缓缓的开口“那天,在泰国警局,我站起来,走到蒋小姐面前,对她说,你可以放下了,放掉那个不再爱你的男人,放掉不属于你的世界,好好的重新活一次吧,瑾璃,我放过你——”

    蒋瑾璃捏紧了裙子,低下头,眼泪掉下来。

    法庭内的人都被唐暖央的话弄的云里雾里。

    洛君天这几天,心情其实也很复杂,一方面,他理智的告诉自已,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他不能放过瑾璃,也不能让欧阳墨城的诡计得逞,另一方面,他又时常想起那天蒋瑾璃拉着他,哭着求他一定要好好照顾孩子的画面,有一个声音会不由冒出来,真的不能给她一次机会么!

    控告律师觉查到了不对劲,忙说道“法官,我请求暂时休庭”。

    法官跟各位陪审团商量之后,回答“暂时休庭,延时到下午”。

    *****

    休息室。

    律师跟洛君天商量着。

    唐暖央被洛家其他人围着炮轰。

    “表嫂,你疯了吧,你说的这是什么呀,你不会真的打算放过蒋瑾璃吧,你不怕她出来,又来害你啊”洛诗菲大呼小叫着。

    “表嫂,农夫与蛇的故事你不会没听过吧,那女人心狠手辣,这次明摆着是阴谋,她在博你同情,你放过她,等于间接害死你自己”洛子赫在跳出来发表意见。

    “诗菲跟子赫说的没错,嫂子,不是我说,这种没必要的同情,只会让蒋瑾璃更恨你,她今天出来,明天她就来跟我抢孩子,她是罪有应得的,待会上庭,你要把话给兜回来还来的及”洛宁香也加入劝说的行列。

    唐暖央只是静静坐着,自顾着饮茶。

    隔壁休息室。

    蒋家人开心的抱在一起。

    “欧阳律师,你太捧了,太谢谢你了,我女儿有没有机会被当庭释放?”

    “当然有机会,放心吧,官司才刚刚开始,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欧阳墨城早已猜想到,唐暖央会心软,他有研究过她的资料,终合来说,她还是一个有情义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的意志还非常的坚定。

    “太好了,太好了,,,,”

    *******

    中餐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

    洛家人吃的食不下咽。

    “老婆,你真的想清楚了要这么做么,后悔药店里可没得卖的”洛君天夹菜给她,用随性的语调问。

    “都想了两天了,这人心我想总归是肉做的,如果这一次我做错的话,那我也认了,看在孩子的面上,起码我做的足够了”唐暖央也夹菜给他。

    洛家其他人,有气无力的挑着饭粒。

    门外,脚步声凌乱又急促。

    他们纷纷站起来,心想不会是着火了吧!!

    穿着警服的人,从洛家房间前跑过,先到了隔壁。

    洛家人面面相觑,大家也想不出个所云。

    突然——

    “啊,,,,,”

    鬼哭狼嚎般的哭声,众隔壁传来。

    “发生什么了呀?”

    “谁知道呢!”

    洛君天走出去“我去问问”。

    他人刚到门口,蒋家的几个人就飞奔的从她面前经过。

    洛君天随手抓了一个穿警员服的人“蒋家出什么事了?”。

    “没有人来通知你们么?蒋瑾璃割脉自杀了,发现的太晚,已经没气了”。“什,,,什么,你说什么”洛君天大脑轰的一声,瞬时间一片空白,几秒的麻木之后,有一股痛疼涌来。

    她怎么可能自杀,她怎么可能,,,

    洛家的人全都无声的傻在原地。

    明明可以获得自由的人,都说放过她了,为什么还要选择自杀,大家都不明白。

    唐暖央目光呆滞,嘴里的饭菜都还没有咽下去。

    “人——”洛君天将唇往嘴里用力的抿了抿“遗体在哪里发现的,有人看着她,为什么会没有发现呢?”

    “她说想一个人呆一会,她从未表现出异常,我们的人就在外面等她,屋里没别的门,窗子也加了护栏,她反正逃不掉,我们就没去看她,直到刚才拿饭给她吃,才发觉她自杀了,人平躺着,走的异常平静”。

    洛君天深呼吸背过身去,坐牢就可以了,10年,20年都好,为何你不能重头再来呢,,,

    专门关押被告犯人的房间里,遗体盖着白布,还没有被抬出去。

    “不会的,我女儿不会死的,不会的,,,,,”蒋婷哭着扑进房间,跪在白布前,甩着头,痛苦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她不敢去撩开白布,她不要去面对这个事实。

    蒋老爷子跟女婿眼泪纵横的站在蒋婷的后面,失声痛哭。

    “你这个傻孩子,你马上就能回家了,怎么就这么傻呀,瑾璃啊——”老爷子喊着,血压升的过去,一气没缓过来,倒在地上。

    蒋婷跟丈夫还沉浸在丧女之痛中,这边父亲又昏倒了。

    “爸——,女儿——,你们都站起来啊,干嘛都躺着,我们一起回家”蒋婷瘫软在地上,叫着他们,神情恍惚,打击太大,她像疯了似的叫他们站起来。

    欧阳墨城跟警察站在门外,面色淡定。

    哎,想不到,这次开出的是个诈胡。

    洛君天他们过来的时侯,蒋瑾璃的遗体被运走了,听说蒋老爷子中风入院了,蒋婷似是被刺激的不太正常。

    在蒋瑾璃死去的房间里,地上还有一大摊血。

    “休庭那会,我看她还挺开心的,一个人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说什么要回去了,回到什么地方,幸福起点,谁也抢不走什么的,之后,又跟我说,要喝柳橙汁,一定让我拿天蓝色的杯子装,还让我帮她买粉色的发带,我就去外面给她买了,她看上去非常的开心,跟个小女孩一样,我以为她是在为官司打的好而开心,压根没有半点奇怪的地方,谁想到一转身,她就自杀了,我拿饭进来,看到柳橙汁喝光了,发带绑在头上,脸上还带着快乐笑容呢”警察连连摇头,哎,那么年轻的女人。

    洛君天心里骤然抽痛,他想他知道她想要回哪里去了。

    “她回去的地方显然已经不存在了,不过我想,她在濒临死亡之际一定产生了幻觉,感觉自已回到了她想要去的地方,生命停止那一刻,时光也凝固了,所以她才会带着快乐的笑意,她走的很幸福”。

    “不要再说的——”洛君天阻止唐暖央再说下去,转身,大步的往外走。

    唐暖央禁不住泪眼朦胧,恍惚中,她看到蒋瑾璃坐在那里的,喝着用天蓝色杯子装的柳橙汁,为自已扎起年少时最美的公主头,划开大动脉的一刻,回去的列车带着她返回幸福的地方,是起点也是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