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蹭腿,我被桌下的蚊子吻了一下!

蹭腿,我被桌下的蚊子吻了一下!

    “你说什么?”唐暖央像是得到重大的线索子般,整个人立刻解冻。

    徐敏儿以为唐暖央没有听清,于是又重复了一次“墨城他平时陪我逛街,从来都不看别的女人,不管是穿着有多暴露,多性感的,他都目不斜视,他是个非常君子的男人”。

    这妞傻冒吧!!

    哪有男人不喜欢看美女,特别是穿着暴露的美女,哪怕是像洛云帆这种有定力的,也会瞄上两眼,这是一个身心都正常的男人所特有的反应,欧阳墨城分明是大有问题。

    他不看女人,不代表他君子,而是他压根兴趣不浓厚妯。

    可既然他不喜欢女人,又为什么跟徐敏儿这么多年,而且还跟人家上床,难道这是徐敏儿编出来的,可这么腼腆的女孩又怎么会编出这种事来呢,如果是真的,也就是说他能够接受女人,这欧阳墨城可真是雌雄难辨。

    “听上去,他还真是个君子,敏儿你好福气,这么好的男人,你更要看牢他”唐暖央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她的男人有可能喜欢的是男人。

    “谢谢,我一定好好珍惜他的,夫人,你真的个没有架子的大美人”徐敏儿真心喜欢眼前这位美丽又亲和的总裁夫人仰。

    被称赞,都会觉得开心,唐暖央也不例外,她开心笑笑“你也很美啊,敏儿,我们做好朋友吧,叫我暖央就行了”。

    “好啊,暖央!”

    “我们出去吧,两个男人该等久了”唐暖央亲昵的去挽她的手臂,一起向外走。

    打入到欧阳墨城的内部,才能得到更多有内幕,虽然这么做,是利用了这心地善良的女人,只是这一点,她感到抱歉。

    她们走到外面,洛君天跟欧阳墨城已经吃完正餐,甜品都上来了。

    “是芝士蛋糕呢,我最喜欢了”徐敏儿欢喜的坐下来。

    “知道你喜欢吃,所以特意点的”欧阳墨城叉起一些,温柔体贴的喂她吃。

    徐敏儿刚才洗手间说过自已的男朋友有多好,此刻他的举动,无疑更是印证了事实,她甜蜜的张开嘴,吃掉叉子上甜品“嗯,真好吃!”

    “敏儿吃到嘴里,可是甜到心里了”唐暖央别有深意的瞅着欧阳墨城。

    表面他是个温柔体贴的好男友,可是她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他喂女朋友的吃蛋糕的时侯,先放下了自已叉子,换了另一把叉子来喂她,照理相恋了这么久的情人怎么会在意这个呢。

    不信那就试试看好了。

    “老公,我也要你喂我~~~~~”唐暖央用鼻间嗲嗲的说道。

    洛君天想也不想,就用自已叉子叉一块,送到她的嘴边“老婆,你不是不爱吃芝士嘛”。

    “人家羡慕别人那么恩爱嘛”唐暖央噘着小嘴,装可爱。

    看,实验证明,一般真正亲密无间的爱人,哪会仔细到换叉子来喂。

    “傻瓜,我也很爱你啊”洛君天用手指掐掉她嘴角的蛋糕渍,绿眸自然流露着宠溺的爱意,他老婆可爱起来,真是无敌。

    他哪知道,他老婆这是拿他当试验品。

    欧阳墨城的目光不着痕迹流转,定在洛君天的脸上“总裁跟夫人恩爱的模样,才让人羡慕呢”。

    他在说话间,桌下用脚碰着洛君天的小腿,轻轻的蹭着,暧昧无比撩拨。

    洛君天呼吸瞬时一紧,放在桌面上的手,慢慢握成拳头,俊美的脸变的僵硬。

    无奈于有两个女人在场,不然,他一定会掀掉桌子,将这家伙暴打一顿,女人对他如狼似虎,百般引诱他已经习惯了,可被一个男人,他真的很呕吐,很苦恼,,,

    “当然,我永远只爱我老婆一个人”桌下,他用力的踢开他的腿。

    “嗷——”欧阳墨城呻吟,痛苦的凝望他。

    洛君天冒着冷汗,心想这神经病,要不要当着他女朋友的面这么露骨,他不嫌丢脸,他还觉得尴尬呢。

    “墨城,你怎么了?”徐敏儿担心的问,完全没发现到别的事情。

    “没什么,桌下好像有只蚊子吻了我一下,可能它很喜欢我的腿吧”欧阳墨城轻松对女朋友说道。

    徐敏儿欢快的笑了起来“你啊,总是逗我开心”。

    唐暖央冷笑“欧阳律师讲话就是幽默”从洛君天刚才僵硬的表情上,她就知道桌子下面,有状况发生。

    洛君天站起来“吃的差不多了吧,我下午有重要的会议,午餐就要到这里吧!”

    他真的连一秒也呆不下去了。

    从餐厅出来,唐暖央跟着洛君天上了车。

    “呼——,妈的”洛君天恼火的爆粗口,将领带扯开。

    “刚才在桌下,他对你做了什么,对吧”唐暖央转向他,拉着他的衣袖。

    “他用脚蹭我的腿”洛君天表情萧杀的说道。

    “什么?那变态,神经病,疯子,他怎么能这么做,这裤子回家后,我要剪了它”。

    “从今之后,这个品牌的裤子,我再也不会选购”。

    夫妻俩都是咬牙切齿。

    “怎么办呢,他手上有把柄,撵又撵不走他,又不能杀了他,我真担心,哪天他情难自控,不免三七二十一的,就要拉你交配”唐暖央想想就觉得恐怖。

    交,,,交配?!!

    洛君天被老婆的这两个字眼,华丽丽的给雷到了,敢情男人跟男人上床,已是非人类的行为,降低成动物了。

    用力吸气,他郑重其事的说道“你老公我,不会有让男人染指的机会的,这点,你可以放一万个心,欧阳墨城他打不过我”。

    “但是他能恶心死你,让你天天没食欲”唐暖央生气似的锤了他一下“我说洛君天,你惹女人也就算了,你干嘛连男人也不放过,做你老婆真惨,大着个肚子,还要处理老公的烂桃花,还是朵雄花”。

    洛君天哭笑不得“这能怪我么,我又没让他喜欢”。

    “可他就是对你一见针情了啊,洛君天,如果把你照片放上同性恋网票选,你绝对是排行第一,都怪你长的太招摇了”。

    “那要不要毁容?”

    “在这么下去,我真的会毁你容,反正我无所谓,看了你这么多年,是俊是丑,都无感了”。“不是吧——”洛君天大受打击的惊叫,大掌板过她的小脸“看到这么俊美,发亮的跟金子似的脸,你也无感”。

    唐暖央伸手摸着他的脸“太熟悉了,看着你的脸,就跟照镜子似的,有谁会被镜子里的自已给惊艳到么?”

    “我会啊,我每天早上起来,一照镜子,都是惊为天人,膜拜一番的,所以你也要这么做,不许无感,听到没有”洛君天威胁她。

    “啧,,,,,”唐暖央眯着眼,摇着头,叹息道“不得不说,你跟欧阳墨城那才是天生一对,变态加变态,有够变态的”。

    “死丫头,竟然让老公去当同性恋,看我怎么治你”洛君天棒过她的脑袋,薄唇就压上她的红唇,舌头长驱直入,与她火热的纠缠着。

    唐暖央有种被他吻断气的感觉,可是,心里怎会这么甜呢,这种滋味,比世界上任何一种糖果还要美味。

    她笑着回咬他的嘴,环住他的脖子,闭上眼睛,感受他的气息充满了她的生命,于是每个细胞,都被幸福给灌满了。

    *******

    下午。

    欧阳墨城把自已的东西,一样一样放在办公桌上,他的办公室在洛君天这一层下面,吴律师之前的办公室,洛氏的法律顾问,算是非常高的职位了,年薪都是过千万的。

    这消息外界还不知道,不过被媒体知道也是迟早的事,到时侯,又会引来不小的震动,首先,欧阳墨城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为哪家集团公司效力过,有不少大企业对他抛出过橄榄枝,登门去请,他就没有答应,其次,由敌人变成朋友的转折,也能让人猜测纷云好久。

    要是还知道他是零报酬为洛氏效力的话,就轰动会更大。

    洛君天处理文件,唐暖央坐着实在太无聊了,就到茶水间去给他煮咖啡。

    “暖央姐——”

    伊容在后面窜出来,把唐暖央吓了一跳“小丫头,你想吓死我啊,走路怎么没声的”。

    “嘿嘿,我是偷偷摸摸过来的,还有很多工作呢,让别人看到,该说我偷懒了”。

    唐暖央失笑,刮了一下伊容的小鼻子“那你就不怕被我这个总裁夫人看到,到总裁那告你一状么?”

    “哎哟,暖央姐最疼我了,怎么会那么做呢,对了,我进来是想告诉你,柳玄月说,今天晚上找你吃饭,让我一定要把我带过去”伊容很认真的说道。

    “什么时侯,你这么听柳玄月的话了?”唐暖央贼笑的盯着伊容,用手肘碰了碰她“喜欢人家啊?”

    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伊容的小脸立即就烧红了“哪,,哪有啊,我才不喜欢他呢,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伊容,你的脸很红哦”还说不喜欢。

    “我,,,我热嘛的,这茶水间的空调是不会坏了?”伊容用手扇了扇脸,很是心虚“暖央姐,我去工作了,等会下班了,我再来找你”。

    她逃也似的逃出了茶水间,心脏跳的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