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女生强吻男生!

    q

    这小子绝对有吸引女孩的本钱,长的相当漂亮,五官精致,飘逸唯美,那双凤眸更是让女孩子无法抗拒,身材修长,虽然不壮,但是骨架很宽,跟他这张漂亮的脸还挺相配的。舒榒駑襻

    不可否认,这是一等一的美少年,以后成熟一些,会更有魅力。

    怪不得他家那丫头会喜欢了,这样的男孩,没有女孩不会中招的。

    伊明臣嘴角『露』出笑意,老丈人看女婿,这是越看越欢喜了。

    “大,,,大叔”柳玄月结结巴巴的开口,他被他这眼神跟表情弄的忐忑极了“拜托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么猥琐的目光看我,要对质就快点,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过了12点,我妈会骂的,我可是个乖孩子”彖。本书首发[熬夜看书]无弹窗阅读

    他眨巴着美丽的凤眸,装出纯真乖乖仔的假象。

    伊明臣原本火冒三丈的想把这小子打一顿,然后找女儿下来对质,可是冷静下来之后,他觉得这么做不妥,这小子长的这么帅,女儿肯定对他死心塌地的,他采用强制手段的话,闹不好女儿会想不开去『自杀』,到时他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事已至此,打死这小子也没有用,倒不如说服他对容容负责,到了法定年龄就马上登记结婚咝。

    如此想来,伊明臣的表情就更加缓和了“不急,不急,我们先互相了解一下,叔叔不是不开通的老古板,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讲,谈恋爱嘛,那样也很正常”。

    “我讲了你听么,大叔你确实不是老古板,你是秀逗”柳玄月实在做不到好脾气了,莫明其妙被抓来这里,冤枉他搞大伊容的肚子,他能淡定的了么。

    伊明臣吸气,想要发火骂他臭小子,可是一想到女儿的幸福,他又忍气吞声下来,老爸不是这么好当的,为了他的宝贝,当牛做马也认了。

    “呵呵,,,,”他不怒反笑,还笑的特别的讨好。

    柳玄月感觉有几千只蚂蚁在他身上爬“大叔你要杀要剐就直说好了,不用笑的这么恐怖,你不笑我都被你吓死了”。

    “你叫什么名字?家里面有谁?你父母是做什么?”伊明臣问出一连串的问题,这是见家长必备的三大问题。

    “大叔,你查户口啊”柳玄月特么的郁闷。

    “说——”伊明臣星眸一沉,声调也降低了一个音阶,客厅里的灯光也着昏暗。

    好重的杀气啊!!!

    柳玄月咽了咽口水,目侧这伊叔叔比他还高,还壮,加上这是他的地盘,杀了埋在后院也不会有人知道。

    好汉不吃眼前亏!

    “我叫柳玄月,家里有爸爸,妈妈,爸爸是大学校长,妈妈是作家兼家庭主『妇』,回答完毕!”

    “嗯!成长背景还不错!”伊明臣喜笑颜开起来,客厅的灯光又霎时间明亮了。

    柳玄月脖子一缩,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内心发生一个声音,妈妈咪啊,这屋子会不会太诡异,灯光会跟着主人情绪变化,好可怕,,,

    “改明我跟伊容去见见你的父母吧”。

    “啊?”柳玄月被吓的跳起来“干嘛要去见我父母?”本书首发[熬夜看书]无弹窗阅读

    “当然是商量你跟伊容的婚事啦,可以先订婚,等到了法定年龄在去领证,孩子生下来,我可以帮忙带,或许也可以的让你父母帮忙带,好商量,都好商量”伊明臣已经想好了全部的对策。

    柳玄月无力的跌坐回沙发上,哭丧着脸说道“大叔啊——,你究竟要让我说的有多清楚,是不是要重复说上七七四十九遍,你才肯用你的大脑,好好过滤一下我的话呢,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伊容的男朋友,更没脱过她的衣服,跟她滚过床单,你说说,哪来的孩子嘛”他真想切腹『自杀』。

    伊明臣见他情绪这么激动,不像是撒谎,难道——,他脑中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不会是他那个任『性』妄为的丫头,看人家男孩长的漂亮,反过来『迷』,『奸』吧,所以他才会不知道的?

    如果事实是这样,,,,

    “不用说了,否认是没用的,等孩子生下来你说赖不掉了”伊明臣快速回答,把头转向一边,对佣人说道“小姐回来了么”

    “回来了!”

    “去叫她过来,告诉她,她男朋友柳玄月来了”。

    “是的,先生!”佣人马上转身去叫。

    柳玄月抓狂的说“我不是她男朋友!”

    “我说你是你就是,等下如果我女儿说孩子就是你的,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我负责到底,要是敢伤她的心,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听到没有”伊明臣威胁似的捏了捏指骨,嘎嘎作响。

    “大叔你是强盗么,怎么能这么『逼』迫一个黄花大美男呢,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不从,我死也不从”柳玄月一想到未来的美好人生要跟那小魔女联系起来,前方就一片的昏暗惨淡。

    “别吵吵嚷嚷的,长辈在这里,要懂礼貌”伊明臣也知道自已太蛮横了,不过为了女儿,他就当回坏人。

    柳玄月受不了的喊叫“你这也叫长辈?我靠,真是奇葩,我服了,我彻底服了——”

    要是可以的话,他想报警告他绑架。

    “臭小子,我是看在你是未来女婿的份上才不跟你一般计较的,不是我吓唬你,你岳父我可是黑带”伊明臣举举拳头“这就是王法”。

    柳玄月盯着他的拳头,幽幽的吐出一句话来“原来,有其女真的必有其父”。

    想起蛮不讲理的伊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的个『性』会那样,他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哎——,他这是欠了谁的。

    耷拉着脑袋,他不动,也不想说了。

    过了一会,佣人跑进来了“先生,小姐她说不想见这个坏蛋”。

    伊明臣挺直了背脊“她是这么说的?”

    “是的,小姐,,,小姐她好像在哭,房间也锁着”。

    柳玄月蹙起着眉,那小魔女又想要玩什么啊!!本书首发[熬夜看书]无弹窗阅读

    伊明臣一听女儿在哭,顿时失去了理智“臭小子,你始『乱』终弃,要是不把我女儿哄回来的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会把你的骨头一块快的拆下来”。

    “你女儿就是个撒谎精,她天天以戏弄我为乐,刚才是餐厅,当众扑过来亲我,害的我怎么解释别人都不相信,我才是受害者,这也就算了,现在更过分,干脆冤枉怀了我的孩子,什么嘛,哪有这样的,她的房间在哪里,我要去问问她,究竟要耍我到什么时侯”柳玄月也被『逼』的炸『毛』了,对伊容也更加没有好感了。

    佣人在一边也着急“先生,小姐的情绪很不稳定,我从来没有听到她哭过,其来在回来的时侯,她就已经失魂落魄的样子了”。

    伊明臣过去拽起柳玄月“去,我带你去,你这臭小子伤我女儿的心,还敢在这里推卸责任,大言不惭,你死定了,你真的死定了”女儿是他的心头肉,谁碰她一下,他都会跟其拼命。

    “松开我的衣服,我自已会走——”柳玄月恼火的挣扎着。

    两人一副快要打起来的样子。

    试想这样的两人成了丈人跟女婿的关系,该有多么搞笑。

    洛君天跟唐暖央的车子开进伊家,车子一停稳,唐暖央就迫不及待的下车,去按门铃。

    “老婆,你走慢一点,当心宝宝”洛君天在后面大喊着跟上去。

    “叮咚,叮咚,,,,”

    唐暖央接连不断的『乱』按着。

    洛君天笑着提醒“不用按这么多次,里面的人不是聋子”。

    “闭嘴——”唐暖央狠瞪了他一眼。

    洛君天立刻乖乖的噤声。

    伊家的佣人一把门打开,唐暖央就往里面闯“伊明臣呢?”

    “小姐——”佣人对唐暖央不熟悉,正要去阻拦,看到洛君天,忙又叫“洛先生——”。

    “你家先生呢?”洛君天问。

    “在楼上客厅”佣人如实相告。

    “知道了,那位是我太太,有事找你家先生,我们自已上去就行了,你去忙吧”洛君天温和的说道。

    “哦!”佣人点了点头,走开去。

    洛君天跟唐暖央往楼上赶。

    站在二楼,就听到有纠缠吵闹的声音传来,唐暖央寻声赶去。

    伊明臣拽着柳玄月推到伊容的房间前,抬手敲了两下门“容容,我是爸爸,我把柳玄月给你带来了,你有什么委屈就告诉爸爸,爸爸会给你做主的”。

    “呜,,,,我不要听,你把他给我赶走,我不要见到他”里面的女孩,大喊大叫着。

    “砰——”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紧接着又啪的一声,像是玻璃碎开的声音。

    柳玄月听到里面这么大动静,说实话,这如果是她装出来的,会不会太过了一点,他对着门喊道“伊容,你别太过分了,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干嘛要这么莫明其妙的整我,赶紧出来,跟你老爸解释清楚,不懂事也要有个度”。

    伊容坐在房间的地上,顶着门口的方向,抿着唇,倔强的眼泪掉了下来。

    “臭小子,我让你哄她,你说的这是什么混帐话——”伊明臣一把拽起柳玄月的衣领,就要揍下去。

    这场景,正好给赶到唐暖央跟洛君天看到了。

    “不要打,快住手——”唐暖央看的心惊肉跳,加快步子,这伊明臣比洛君天还要壮,又是练家子,这一拳下去,玄月的小命还不去了半条。

    洛君天看着这激烈的场面,心里偷笑,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明臣竟然没有修理这小子,他还以为,以他的爆脾气,会先给柳玄月吃一顿“红烧排骨”的。

    伊明臣跟柳玄月听到脚步声跟说话声,同时转过了头。

    “暖央姐,救命啊,这一对父女有神经病——”柳玄月看到唐暖央,立刻向她求救。

    伊明臣不解的用眼睛询问洛君天,这又是怎么回事?你老婆跟这臭小子认识么?

    洛君天装傻的摇摇头。

    在房间里的伊容,听到外面好像又有人来了,心想,今天怎会有这么多人来啊,胡『乱』的抹了抹眼泪,穿着拖鞋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外面的动静。

    “伊明臣,你把玄月放开,我来解释给你听——”唐暖央拉开他们,把柳玄月护在身后。

    柳玄月躲在唐暖央身后,窃喜的同时,心里了不由的一暖,所以他才会这么喜欢这个女人,他的双手自然的扶住她的肩,可怜兮兮的撒娇道“姐姐,我被这不讲理的大叔抓来这里,他非冤枉我搞大了伊容的肚子,还要见我父母,『逼』我跟伊容先订婚,再结婚,姐——,我真是怨死了我,你要给我评评理,不然我真的不能做人了,人家可还是黄花大美男”。

    他假装哭,趁机把头靠在唐暖央的肩膀上“呜,,,,”

    “不哭了,不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嘛”唐暖央以为他真的吓坏了,抬手拍着他的脑袋,安慰道。

    某人的绿眸结冰了,,,,

    洛君天从后面上来,铃起柳玄月后面的领子,把他从唐暖央身上拉开“小可怜,乖,来叔叔这里哭”他翻过他身体,把他的头摁到自已的胸口,假装疼爱的拍着他的后脑勺“不哭了,不哭了,叔叔待会给你买糖糖吃”。

    看似温柔,充满父爱的表情跟动作下,实则下手狠毒不已。

    死小子,敢占我老婆便宜,看我不弄死你,,,,

    柳玄月挣扎的推开洛君天“我不喜欢吃糖,臭脸大叔你留着自已慢慢『舔』吧”。

    唐暖央目前没空去管他们,对伊明臣说道“刚才君天说伊容怀孕的事,是他瞎掰的,伊容跟玄月,他们只是朋友而已”。

    “谁要跟那个小泼『妇』当朋友,像那种不可理喻的女孩,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可没这个福气”柳玄月在后面补充,口气中满是对伊容的种种不屑。

    其实在今晚之前,他们的关系变的还算不错,甚至觉得那丫头也有可爱一面,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情,他对她的看法,又大大的颠覆了。

    伊容在门的另一头,握紧了粉拳,心里又气又难过,好你个柳玄月,不过洛叔叔干嘛要说她怀了那死妖孽的孩子?!!!

    怪不得老爸会把柳玄月抓到家里来,她还在想,她老爸怎么会知道柳玄月的,原来是洛叔叔在后面搞的鬼。

    “什么?瞎掰的?”伊明臣拔高声线,星眸冒火的看向洛君天“你老婆说的是真的么?你最好说不是,要不然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伊家”。

    洛君天含着笑意看向唐暖央“老婆,你救了这小子,我就得死,你究竟是要老公还是要保护这小子,你自已选吧”。

    “嘁——,自作孽不可活,这话你听过吧”唐暖央鄙视的斜着他“谁闯的祸谁承担”。

    “孩子生出来就没爸爸,很可怜的,你这也太狠了吧,我还不如这小子来的重要么,哎哟我的心脏”洛君天捂着胸口,一副伤心的模样。

    柳玄月对洛君天吐舌,扮鬼脸,环住她的脖子,得意的微笑“我跟暖央的感情是不可撼动的”。

    唐暖央拉下柳玄月的手“小子,你也别给我闹了”。

    “慢着——”伊明臣指着他们三个,似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来了“君天,你不要告诉我,这小子喜欢你老婆,他是你的情敌,你想借我的手修理他,所以才撒谎容容怀了他的孩子?”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不会有错的。

    可如果女儿真的跟柳玄月只是普通朋友,甚至还是关系不怎么好的朋友,女儿又为什么哭着说他是混蛋呢,,,,

    “臭脸大叔你太邪恶了,连你的朋友的女儿也拿来利用,伊叔叔,你不是黑带嘛,揍他,揍他,,,”柳玄月起哄着。

    唐暖央回头看了他一眼“收敛点”。

    “暖央姐,这次我可是受害者,你不能偏心的”。

    洛君天推开柳玄月“滚一边去,小心待会我让你从受害者变成被杀者”。

    “伊明臣,你要怎么跟你哥们算帐,随便你吧,我带他向你道歉,对不起了——”唐暖央向伊明臣道歉,算是为洛君天求情,希望能从轻发落吧。

    伊明臣一步步的向洛君天靠近。

    “哥们,冷静点,别冲动”洛君天不想被好朋友修理,这家伙自小拳头就硬,真要打起来,他还手也讨不到便宜。

    “敢拿我女儿开玩笑,你还让我别冲动”伊明臣捏着指骨,那嘎嘎的声音,还有面不改『色』的脸,着实有够恐怖的。

    “我没拿伊容开玩笑,确实是——”

    洛君天说到一半,房间在这时突然开了。

    伊容从里面走出来,大家的焦点就全部移到了她的身上。

    “容容——”伊明臣松开拳头,紧张的看着女儿,她眼睛红红的,肿肿的,有哭过的痕迹。

    “伊容——”唐暖央也叫她,这孩子,真的从玄月那里受到伤害了么。

    拖着脚步,伊容朝着柳玄月走去,从出门起就只盯着他,目不斜视的瞅着他,把其他人当成是空气。

    柳玄月有丝怕怕的向后退,背贴在墙壁上“你又想干嘛?”

    伊容走过去,直到快要贴住他了,才停下脚步,精灵般灵秀的小脸上,长长的睫『毛』跟碟翼似的扑扇着,透着青春的纯美之气。

    不过,柳玄月知道,不能被这个小魔女的表象给骗了,所以他还是万分的警惕“小姐,事情已经搞清楚了,一场误会,你不会再耍我的,对吧!”

    “我当然不会耍你啦——”伊容清甜可人的微笑,就在柳玄月放松的那一刹那,她突然踮起脚尖,强吻上他的唇,小手吊着他的脖子,小舌头霸道的伸进他的嘴里,缠上他的舌头。

    柳玄月惊恐的张大眼睛,伸手往她胸口推去,手碰到那两团柔软,又赶紧缩回来,捧着她的脑袋,想拉开距离,可这小妮子的嘴跟吸石一样的,在他嘴里胡作非为。

    伊明臣,洛君天,唐暖央,倒抽了一口气,被伊容突然如来的举动给惊成化石了。

    现在的孩子,真是什么都敢哪!!!

    当成大人的面,强吻男孩子的事都敢做了,他们除了汗颜之外,还能怎么样呢。

    最后,柳玄月握住她的两条手臂,才将她扯下来,甩远“你这『色』女,谁准你吻我的,你,,,你都不觉得害臊么”。

    他的嘴里现在满是她水果般的香甜味道。

    伊明臣用手半遮着脸,真是丢人现眼,作为她的父亲,他很是失败。

    “哥们,你以后不用『操』心了,女儿都会强吻男生了”洛君天感慨的拍着伊明臣的肩,揶揄他。

    唐暖央用手碰了碰洛君天,小声道“别说了——”没看出人家伊明臣,都想遁地逃走了嘛,他还开他的玩笑。

    伊容笑嘻嘻的又靠过去“亲爱的,我真的怀孕了”。

    这话,引来四周又是一阵的抽气。

    “你别开玩笑了——”柳玄月似乎看到伊容的头顶长出两只角来,小恶魔的本『性』展『露』无疑。

    “谁跟你开玩笑了,洛叔叔没有骗人,本来我打算偷偷的生下,学我妈妈悄悄的把孩子放在你家门口的,不过既然事情让我老爸知道了,那就没办法了,我只好赖定你了”伊容幽怨的说道,小手拽着他的衣角,晃啊晃的,,,,

    柳玄月拍开她的手“小姐,我跟你没仇吧,什么孩子,你别冤枉我,大家会当真的”。

    “你忘记那天晚上的事了么,你酒量不济,我们在酒店过了一夜,然后你就,,,,”

    “少来,那晚我什么都没做——”

    “你有,你有,你就是有,你脱了人家的衣服,还解了人家的小内内,最后——”

    柳玄月捂住她的嘴“没有最后,也没有你说的那过程,那晚我醒来时衣服穿的好好的,而且我虽然醉了,可还不至于会忘的一干二净,最重要的是,以你的身材,我根本就没兴趣,小丫头你别想玩我”。

    伊容拉下他的手“这种事情,我会拿出来『乱』说么,我爸,洛叔叔跟暖央姐都在呢,我会破坏自已的清白来玩你么,反正人家是你的人了,你—要—负—责,不然,我让我老爸打死你”。

    她委屈的嘟着小嘴,爱意绵绵的望着他。

    哼,哼,哼,讨厌我是吧,不喜欢我是吧,从来只有我伊容欺负别人的份,柳玄月,我就是要玩死你,谁让你惹我伤心的。

    “天哪,救命啊——”柳玄月欲哭无泪,想要立刻就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