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从口袋里掉出来的套子!

从口袋里掉出来的套子!

    伊明臣分不清孰事孰非。

    唐暖央也是一头雾水,他们什么时侯关系变的这么密切,都到了一起去酒店的地步了。

    他们把视线同时转向洛君天,平时他眼伊容相处的时间最长,也是他先说出伊容怀孕的,因此,他们不禁猜想,这条信息会不会就是真实的,洛君天并没有骗他们。

    “你们不要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洛君天忙撇清。

    其实他也糊涂了,只知道伊容喜欢柳玄月,可两人具体发展成什么样了,他一无所知娈。

    伊明臣走过去搭住洛君天肩膀,把全部重量几乎都靠到了他的身上“哥们,你给我分析一下,这到底是有怀呢还是没怀?我这当老爸的,心脏真的负荷不了了”。

    气的能活活的把女儿打死,可又气过头,让他浑身无力到几乎要虚脱了,自已年轻时不懂事,以为女儿会听话,结果,,,

    “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一个人能给你百分百正确的答案”洛君天扶抱着几乎把所有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的伊明臣,定神的看着他跳。

    “谁?”

    “医生啊,把这丫头拖去医院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一目了然了,如果真的怀孕了,至于谁是孩子的父亲,我想伊容也不会随便诬赖别人的”。

    唐暖央在旁附和“明臣,君天说的对,去医院检查一下,是真是假就什么都清楚了”。

    已经拿伊容没辄了的柳玄月,听他们这么说,欣喜不已的举起手来“我赞成,我赞成”。

    这丫头摆明了整他,她肯定没有怀孕。

    伊容的忐忑不安了起来,要是去医院的话,不就露馅了,她还没整够柳玄月呢。

    灵机一动,她转过身去反感的大喊“我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我才18岁,我不想到让别人知道我怀孕了,我根不需要你们的相信!”

    “死丫头,跟个男生去酒店,你还有理了——”伊明臣是真的不知道拿女儿怎么办才好,被她气死了,抬起手来想到打她。

    洛君天跟唐暖央连忙拉住他。

    “有话好好说,别冲动”。

    “大不了就是生下来,你当外公,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伊明臣星眸火焰直直的喷发出来“这叫不严重?才18岁,跟人家去酒店,当着爸爸的面强吻男生,还不知羞耻的说出上床的细节,这难道也叫不严重么,被人搞大肚子很光荣么,人家不承认喜欢她,她才18岁,以后要怎么办,就算我帮她带孩子好了,可未婚生子的她,以后还有哪个男人要她”。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她是你生的,多少也遗传到你不羁的个性嘛,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打她,而是怎么处理这事,镇定点”洛君天沉声安慰他,拍着他的背。

    “洛君天,她不是你女儿,你当然能镇定了,换成以后你女儿也这样,我看你还能不能镇定”伊明臣满腔的郁闷没处撒,他也想冷静,也想镇定,可这火就在脑子里烧,想灭也没那么容易。

    柳玄月在那边举起三根手指“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碰过伊容一根手指头,她骗你们的,抓她去医院验”。

    “你个没良心的,你想不认帐是吧,口口声声说我骗人,等我把宝宝生下来,我看你还有没有话说”伊容恼怒冲着他喊,瘪着嘴,又要哭出来。

    不过内心却在狂笑,不整的你半死,太对不起我这受伤的心了。

    唐暖央也辨认不了真假了,她松开伊明臣,把伊容带到一边“你跟暖央姐说实话,是不是真的怀孕了?这种事不能拿来开玩笑的,你看你爸,快要气出脑溢血了,你也不想他英年早逝吧”。

    “暖央姐,我真的怀孕了“伊容想也不想就回答,切,她老爸壮着跟头狮子似的,才不会有事。

    “暖央姐,她骗你的,她是个小骗子,你相信她你就完蛋了”柳玄月愁眉苦脸的提醒。

    洛君天跟伊明臣对看一眼,两个小家伙还是各执一词。

    唐暖央头大了“既然你们一个说怀了,一个说肯定没怀,那这样吧,伊容你要让他相信,就只好去医院了,或者你不想去医院的话,我帮你买根验孕棒来,你拿到房间自已验,我们在外面等你,好不好”。

    “好主意!”柳玄月举起大拇指。

    伊容沉默的垂下脑袋,不知想什么,想了好久才把头抬起来“好,我同意,去买吧,我验!”

    洛君天感觉伊明臣的身体明显的又一软,他凑近到他的耳边,调笑着说“恭喜你可能真的要当外公了”。

    “麻烦你不要再刺激我了,目前我很有宰人玩***”。

    “没事,我有时也会有那种***,很正常的”。

    唐暖央把眼睛射向还有心情开玩笑的洛君天,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去买!”

    洛君天俊脸一僵,装无知的问“买什么?”

    “验—孕—棒!”唐暖央咬字清晰的说出三个字。

    “老婆,我是个男的哎,这种东西要女人去买才对吧,找个女佣去买就行了”洛君天打死也不会干这么糗的事情。

    “事情关乎到伊容跟玄月的未来,还是谨慎些好,你去买是最保险的,或者,你不怕我辛苦的话,我去买好了,大不了就是肚子痛嘛”唐暖央老神在在的瞅着他,大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意思。

    洛君天之前说打死也不会去的,可这下子,他不去也得去了,谁让她挟持着一个人质呢。

    “好,我去,我立刻就去,行了吧,我的姑奶奶”他不情不愿的转过身,早知道就不来淌这浑水了。

    洛君天消失在楼梯口。

    “找个地方先坐坐吧”唐暖央站在太久,有些吃不消了。

    伊明臣,伊容跟柳玄月都绷着脸没动。

    “我说,你们就体谅体谅我这个孕妇吧,我脚很酸,不想要站着了”唐暖央无力的又说道。

    他们这才有所反应,伊明臣指着伊容跟柳玄月“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四个人走到刚才的客厅,坐下来。

    伊明臣叠着双腿,手撑着额头,一声不吭。凝固的气氛,如同被吹大的气球,感觉随时会爆炸。

    柳玄月百口莫辩,委顿的瘫在沙发上,也不知该怎么才好,伊容玩着手指,很乖的样子,唐暖央则是观察着他们三个人的反应,因为随时都有可能会激发矛盾。

    从这里下山找间药房,买了再回来,最起码一个小时。

    冷静下来坐了约20分钟,伊明臣终于把手给放下来,正视他们,情绪也平静了很多。

    “容容,你真的喜欢这小子么?”他看着女儿的脸。

    伊容不说话,点了点头。

    “好,爸爸知道了!”伊明臣气息沉重的又看向柳玄月“那你呢,小子,喜欢我女儿么”。

    “不喜欢”柳玄月冷着脸,果段的回答。

    伊明臣胸口更加闷了,他叹息“好,叔叔知道了”。

    伊容嘴角牵出一丝冷笑,柳玄月你这不知觉悟的家伙,不喜欢是吧,我就还非缠死你不可了。

    “女儿,你也听到了,人家不喜欢你,爸爸一开始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互相喜欢,才把他抓到这里来的,可事实上呢,你们只是朋友,连关系都没有确立就发性关系了,而且还是酒后乱性”伊明臣说着,烦闷的解开领口的衬衣扣子“孩子,还是拿掉吧!”

    伊容震惊的抬起头来“爸爸,你太残忍了,这可是一条小生命,当初你也不爱妈妈呀,她还不是生下了我,要是妈妈当年也这么狠心的打掉了我,现在你也不会有我这个女儿了”。

    “这是两回事,爸爸是为了你好,人家不喜欢你,强扭的瓜不甜”。

    “不甜就不甜,反正我一定会让柳玄月负责”伊容蛮横的说道。

    “伊容,你太任性了——”伊明臣还是忍不住发了火。

    “我就是任性,怎么了,你要是不帮我的话,我还会更加任性,女儿终生幸福,可都在爸爸你的手里了,你一定要去找柳玄月的父母,告诉他们,我要跟他结婚”伊容抬着脑袋,那模样中有一分得意。

    柳玄月很想插嘴,可是一想说了也是白说,他就没有说的***了,伊容这是要整他,这一点他心里一清二楚着。

    伊明臣气结,好一会才喘过来“你让老爸再想一想”。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唐暖央在那里直摇头,伊容这一回的举动,她也不认同,不管是真发生过关系,是否真的怀孕了,她这么做,只会把玄月越推越远。

    过了一会,洛君天来了,手里铃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

    他扔给伊容“去验吧!”

    “谢谢你了,洛叔叔”伊容站起来,拿着验孕棒离开客厅。

    洛君天扯笑“八成是真的怀上了,不然她哪能这么淡定”。

    柳玄月心里也有些动摇了,他怎么也回想不起,那天酒后发生的事了,好像是真的没有发生过什么啊。

    又过了约大半个小时。

    伊容拿着验孕棒回到客厅“看吧,事实就摆在你们眼前”她那验孕棒往桌上一放。

    从她底气十足的口吻中,大家已然能猜到结果。

    不过大家仍旧抬起屁股,身子前倾的看向那验孕棒。

    两根红线,一根颜色很浓,另一根稍淡一些,这表示确实是怀孕了,不过时间尚短。

    “不,,,不可能啊!”柳玄月跌坐回沙发上,凌乱了。

    “真怀了,这回能确定了”洛君天悠悠的说道。

    伊明臣有气无力的直叹气“可不是嘛,这回证据确凿了!”

    “伊容,你什么时侯发现怀孕的?”唐暖央关心的问她。

    “昨天!”伊容随口骗来。

    柳玄月蹭的一下站起来“等一下,即使她怀孕了,那也不能证明就是我的呀,说不定她跟别的男人睡过呢”。

    伊容小脸涨红,生气的吼回去“柳玄月你说的什么混帐话,你不肯承认也就算了,还诋毁我有别的男人,我跟你没完”。

    “我没空跟你废话,我现在要回家”柳玄月吓坏了,其实他也有些犹豫了,莫非那晚自已直的做了不该做的事。

    他抬腿就往外走。

    伊明臣站起来拉住他“小子,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女儿会疯掉的,今天住在这里,你们好好谈一谈,明天早上,我们再谈一次”。

    “老爸就是威武——”伊容开心的竖起两个大拇指。

    “大叔,你这是侵犯我的人,权,我要走,我现在就要走,你没权利关着我”柳玄月企图挣开伊明臣的手。

    “小子,不管你是出于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在我女儿身上发泄兽欲的人总是你,你敢说你一点的责任都不用负么”

    “大叔,我那晚喝的酩酊大醉,你觉得我还有力气去发泄兽欲么,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女儿才是发泄兽欲的那个人,而我是受害者,就算我让你女儿怀孕了,那也是她偷上我产生的后果”柳玄月不禁把事实想象成那样。

    伊明臣脸色发青“少废话,让你呆着,你就呆着”。

    他把柳玄月拉出客厅,推进伊容的房间。

    伊容也趁机溜入自已的房间,还不忘对伊明臣抛了一记飞吻“老爸,我爱你!”

    把门关了,伊明臣在外面上了锁。

    “这会做会不会太过分了,两人在里面打起来,搞出人命的话,可怎么办”唐暖央担忧的望着门。

    “你们可以回去了,我的家事,以后不用你们来操心了”伊明臣冷冷的下着逐客令。

    今天他的脸已经丢的连里子也不剩了。

    洛君天很识趣的说道“那我们走了!”

    他拉着唐暖央就往楼上走。

    “不是,玄月他——”唐暖央指着房间,想要说,这么强行关起来是不对的。

    “没事的,伊家不会拿柳玄月怎么样,最多就是逼他就范,娶了伊容嘛,老婆,很晚了,我们就不要管别人的家事了”洛君天安抚她,一路径直走出伊家。

    ******

    一整夜,唐暖央都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

    第二天早上,洛君天今天一早就出门了,去视察新开的酒店去了,要到晚上才回来。

    想来,那个欧阳墨城应该不会跟去的,去视察,根本用不到律师。唐暖央一醒来就打电话给柳玄月,发现关机了,打给伊容也没人接。

    会不会出什么事呀?!

    思来想去,她决定把事情告诉安斯耀,毕竟这不是小孩子自已就能解决好的事情,不管那两个小屁孩最后是什么结果,这事都必须大人来为他们处理了。

    打通了安斯耀的电话,唐暖央把事情跟他一说,他的声音就弹跳了起来“什么,玄月他搞大了人家女孩的肚子?”

    “小声点,不要嚷——”唐暖央被他喊的心惶惶的“你冷静点听我说,那女孩子是伊氏集团伊明臣的女孩,玄月昨天晚上被伊家扣留住了,玄月不想负责,伊家当然不会这么放过他啦,所以你去找你姐姐跟姐夫,我觉得你们还是去一趟伊家,表态也好,补偿也好”。

    安斯耀被惊的脸色铁青“慢着,慢着,你说谁,伊明臣?!他女儿才几岁?”试想,伊明臣跟他差不多年纪,那他女儿,,,,,撑死也不会过15岁的吧,顷刻间,他的头无比的疼。

    “18岁,离过生日还有两个月就成年了,别惊讶,伊明臣17岁生他女儿的”唐暖央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赶紧解释给他听。

    18岁了!还好!安斯耀松了松气“这臭小子,自已才几岁,就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他从酒店的床上下来,套上长裤。

    “斯耀,你可得劝劝你姐姐跟姐夫,玄月他也不是故意的,凡是都要好好的商量才能解决”。

    安斯耀穿好衣服出门“这个我知道,也只能登门道歉,让我们玄月负责了”。

    “哎,估计他不会愿意,你们看着办吧”。

    挂了电话,唐暖央为柳玄月之后的人生祈祷,但愿他也能接受伊容。

    ******

    唐暖央悠闲又放松的跟儿子玩了一整天,小家伙很开心。

    下午一起睡了午觉。

    傍晚,陪洛云帆去了一趟海边,他想看日落。

    晚上过了12点,洛君天还没有回来,昨天晚上说好,7点左右就到家的。

    唐暖央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人,他出去工作,又不是去花天酒地,她不想打他电话,心想可能是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

    朦朦胧胧的又睡着了,一觉醒来,天都大亮了。

    床上,还是空空荡荡的。

    一看时间,早上8点40分了。

    不回来怎么电话也不打一个呢,她有些急躁的拿出手机打过去。

    “喂,谁啊——”对面是刚刚睡醒的声音。

    “洛君天先生,你说我是谁呢?”唐暖央按耐住发火的情绪,故意用甜甜的声音说道。

    对面的人似是迟疑了一下,才惊吓的叫出来“老婆——”

    “老婆有这么可怕么,会吃人么,你干嘛叫成那样,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唐暖央觉得有点可疑。

    “你想哪里去了,昨天跟几个高层喝多了,时间太晚,赶不回来,就在酒店休息了,你还怕我在外面偷吃么”洛君天开玩笑似的调侃。

    “我不怕,因为怕了也没用,我也不问你为什么昨晚上不打电话来告诉我一声,就这样吧,你累就再睡一会吧,我挂了!”唐暖央想也不想放下电话,才觉得自已有些太情绪化了。

    她不是这么小气的人,难道是怀孕的原因么。

    调正好心情,她才起床。

    10点钟,洛君天赶回家。

    “少夫人呢?”

    “在楼上喂小少爷喝水果汁”。

    他赶到楼上,看到唐暖央从婴儿房出来,他陪着笑脸过去“老婆,我回来了!”

    “噢,回来啦!”唐暖央淡淡的应了一句。

    自顾自的走进房间,倒了一杯水,坐下来喝。

    “昨晚没回来你生气了?”洛君天从早上那通电话里,就能感受出她的不快来。

    唐暖央听了他的话,不禁失笑“洛君天,我是这么俗气的女人么,还是你以为,我一晚上都离不开你啊!”

    话里带着火药味,还说不生气,洛君天讨好的笑道“没生气就好!主要是喝醉了,不然一定会打电话告诉你的”。

    “我知道了,真的没有怪你的意思,不要一回家就罗嗦个没完好么,很烦”唐暖央揉着太阳穴。

    洛君天暗自吐血,女人闹起脾气来,有时就是这么的不讲理。

    他转移话题“今天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不想去应酬别人,你自已去吧”这个倒不是唐暖央故意,而是她真的不喜欢宴会这种地方,她宁可在书房看书。

    不过洛君天以为她还在生气,继续哄着她“你不去的话,我就没有女伴了”。

    “有规定说参加宴会,一定要有女伴么,都说了我不想去”唐暖央拒绝的很干脆。

    按以往的脾气,洛君天肯定要是动怒的,不过这次他彻夜不归在先,错在于他“好吧,不去就不去,我自已去好了,我先去洗个澡”。

    他站起来的,脱下西装,扔在沙发上,走进浴室。

    唐暖央继续喝水,她承认自已近来情绪起伏是大了点,有时焦虑来的莫明其妙的,她不是存心想到这么对洛君天的,其实仔细想想,他也没什么错啊,她这是怎么了。

    起身,她过去拿起洛君天的西装,走进更衣室,打算给他拿套干净的衣服换,随手把西装扔进清洗蓝里。

    扔完了转身,眼角余光瞄到一抹跟西装完全不是同色调的艳红。

    她下意识转回去,只见那红色是从他西装口袋里掉出来的。

    什么东西啊?!

    弯腰去看,光是造型,就让她心里先咯噔了一下,不会吧!!!

    她伸手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火冒三丈,竟然真的是一只避,孕套!

    快步走出更衣室,踢开浴室的门,一把拉开淋浴房,把套子甩向洛君天的脸“你最好解释一下,放这种东西在口袋里的含义,是你自已放的还是别人给你放的,什么时侯什么情况下放的,洛君天,你最好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我会耐心的听你说,不会冤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