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宴会,潜伏,诱惑,老婆就在你身边!

宴会,潜伏,诱惑,老婆就在你身边!

    洗到一半洛君天,还有些发懵,他关掉莲蓬头,低头看着掉在脚边的红色包装纸,眼睛都睁直了。

    一滴与水滴截然不同的硕大冷汗,从他的额际淌下来。

    心里叫苦连天的同时,也知道这下子有的苦头吃了。

    “老婆,我不知道我的口袋里会有这种东西,不是我放的?”洛君天矢口否认。

    “不是你放的,就是别人放的,男人总不可能,那就是女人,说说看,昨天晚上跟什么女人一起喝酒了?”唐暖央也不是没脑子的泼妇,不会不分清红皂白的乱骂一气娈。

    “没有啊,不是,我是说,女人是有,不过并没有过分亲密的接触,你知道我已经改过自新,对你忠心不二了,我怎么还会那么没分寸呢,这个你必须得信任我啊,老婆——”洛君天拉着她的手,眼神无比的坚贞。

    唐暖央甩开他的手“这套子是自已长脚,跑到你口袋里去的,是这个意思么”。

    洛君天舔了舔唇“长脚这当然不会啦!跳”

    “那不是长脚了自已走进去的,那就是有人放进去的,是谁?好好回忆,先出来把身子擦干”唐暖央镇定的指挥他,她必须保持冷静的头脑来分析这件事。

    首先洛君天不会蠢到自已放套子在口袋里,因此一定是有女人故意给他放进去,起到某种暗示,他有可能知道是谁,但故意不说,也有可能是真的不知道。

    总之,这个女人是谁,她一定要弄清楚。

    “我还没洗完呢,要不等我洗完,我慢慢回忆”他头上身上的泡沫水都还没有冲干净。

    “你认为我现在是带着什么心情站在这里跟你谈话的,立刻给我死出来,在我切下你的宝贝喂狗之前——”唐暖央明眸露出凶残的寒光,脸更是冷的让人发怵。

    “OK,我出来,你不要生气,稳住,稳住,老公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绝对没有”洛君天只好走出来,擦干身子,用浴巾包着下半身的春光。

    唐暖央强忍着怒气走出浴室,洛君天在后面跟个小媳妇似的跟着。

    她找出纸笔丢在他面前“把你昨天见过的女人,给我一一列出来,我要依个排查”。

    “真的要那样么,那套套会不会是之前就留在我口袋里的,昨天没有可疑人物”就算有,他也不想说出来,给自已惹麻烦,他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哈哈——”唐暖央突兀的大笑出来“洛君天,我像是特别好糊弄的女人么,之前留下的?哪个之前,一年前还是两年前,你这衣服上个星期一穿过,你是想告诉我,那个时侯放进去的么”。

    这女人的记性怎么会这么好,连他自已都弄不清是什么时侯穿过那件,可她却记得这么清楚。

    洛君天蹙着剑眉,拿起纸跟笔来“那我仔细的回想看看”。

    “我等着!”唐暖央抚着胸口,沉着气坐下来。

    洛君天挨坐到她的身边。

    “滚那边去——”唐暖央吼道,看到他就满肚子的火,彻夜不归跟避~孕套,这两者结合到一起,就足够她烧心的了。

    “老婆——”洛君天亲昵的叫她。

    “滚那边去好好给我写,求饶跟讨好都没有用”男人最擅长的一招,就是哄,以为这样就能摆平一切。

    可惜她唐暖央不吃这一套!

    想想他洛君天何时有低声下气过,如今竟然被这个小女人压在死死的,他边在心里感慨,边坐到另一边,在纸上写着。

    写完了,他把纸递上去“全是这里了,凡是母的,10米之内的,我都写上去了,老婆大人请过目”。

    唐暖央抽过纸,浏览了一圈,几乎都是公司的女职员,职位都很高,也不泛姿色好的,可这些人来公司很多年,有的都结婚了,要吸引洛君天,也不会等今天,而且洛君天以前虽然女伴不断,但是他有一个习惯,就是不会找公司里的女人,脑子稍微聪明点的,都不会干出在总裁口袋里偷放套子这种蠢事。

    “就这些?你会不会漏写了谁?”她冷笑着把纸放桌上,眸子似明镜。

    “漏不漏我不敢保证,反正我看的就是这几个”不能把话说死,说死了就兜不回来了。

    “没关系,这事我会查清楚的,洛君天,你最好给我是清清白白的,我唐暖央别的都不恨,最恨就是你沾花惹草,你要是在我胸口捅刀子,后果你是知道的”。

    “老婆我发誓,我上半身跟下半身,都没有犯过错误,我的心里只有你”洛君天起身又挪到她的身边,不顾她抗拒的抱紧她“老婆,你要是真的不放心,以后我到哪里都把你带在身边,顺便贴一块,女人勿靠近的牌子”。

    唐暖央屏着力气,挣扎了一下,纹丝不动。

    他的温度,他的气息,他的声音,都紧紧的包裹着她,那躁动不安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

    “这种事要自觉,如果非要我这么管着你才会老老实实的话,那我这个老婆当的实在太累了,你也别以为哄两句就想一笔勾消,套子这事我会一查到底,女人跟男人不同,男人可以什么事情都不拘小节,可女人喜欢什么都一清二楚,不然心上就会像长了刺,时常起想,时常都会不舒服”。

    洛君天着实无奈“好吧,我说,其实昨天,除了纸上写的这些人,拍广告的摄影队也在那里,视察时正好路过,我作为总裁,就过去礼貌性的慰问了几声,呆了几分钟才离开的”。

    唐暖央捏起洛君天的下巴“于是,你非常不巧的碰到了上次那个让你起了生理反应的女明星郭惠宜是么?”

    “老婆,我怕你多想,真的什么事也没有”。

    “怕我多想,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隐瞒呢,如果不是我逼的你只能说出来,你仍旧想瞒着我吧,洛君天,你知道你这心理是极为不正常的,为什么你不隐瞒别人,非要隐瞒她呢,那是因为你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你心里紧张,期待,她跟性划上了等号,这成了你心里的小秘密,因此,你能不说就不说了,是这样么”唐暖央的心里相当的不痛快,她相信一只没拆封的套子,就是一种隐晦的心理暗示,这次虽然没发生什么,可不表示下一次不会发生。

    洛君天低声笑笑“我就是知道,说出这个名字,你的反应会这么大,所以才不说的,你老公对那女人没有半点兴趣,而且我也不能肯定是“她跟子赫交往?”唐暖央很惊讶。

    “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盯着你老公不放么,郭惠宜可实际的很,吊上我最多当个情妇,子赫就不同了,他还没结婚,她有机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太,况且,她也看的出,我对她没兴趣,她自然不会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喽”洛君天轻松的笑道。

    不知为何,唐暖央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出差,放在口袋里的套子,郭惠宜,以女人的直觉来说,这不是好的预兆。

    洛君天见唐暖央心事重重的不说话“老婆,你还在想套子的事么?我真的真的不知情,要是我知道的话,你还有机会看到么,我一早扔掉了,我聪明的老婆,你开动一下大脑好好的想一想看”。

    唐暖央收起了那张纸,正色的说道“这事我会看着办,你继续洗澡去吧”。

    反正他没做过,随便她怎么查好了“有什么问题,你就继续来拷问我,千万不要自已胡思乱想”。

    “会的!你不用担心我会乱想,我不是一个喜欢独自享受痛苦的人,下地狱我都得找你垫背,去吧,洗澡去”唐暖央推他,撵他走。

    洛君天身上难受的荒,站起来,围在腰间的浴巾忽然掉了下来。

    唐暖央的脸正对着他的腰间,那东西在她瞳孔中放大,她没有心理准备,着实被吓住了。

    洛君天看她直盯着他的宝贝不放,坏笑道“老婆,你有听到它的心声”。

    “心声?什么心声?”她很好奇他会说出什么来。

    洛君天挺着那傲然之物靠过去,用蛊惑的沙哑嗓音吐息“它说,老婆,我只在你面前才会变的这么的强壮,有精神,别担心我会背叛你,我只爱你!”

    唐暖央表情纠结“抱谦,我可以去吐一吐么,因为真的很恶心!”

    他们的对话,就像是一段冷笑,除了有一大群乌鸦飞过之外,还有很多省略号。

    洛君天的脸有些挂不住,自已给自已台阶下“算了,我去洗澡”。

    被自家老婆打击不算是打击。

    *******

    傍晚。

    洛君天穿着紫罗色修身晚礼服,耀眼张扬,黑丝带系成的领结,多了飘逸的味道,钻石袖口,衬的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更加漂亮,欧式的五官,俊美之中不失男人味,一举一动都像会动的海报。

    唐暖央窝在沙发上,穿着宽松的裙子,拖鞋,瞅着打扮着如此帅气的老公就要出门了,一股无形紧张情绪,就牵引着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不放。

    “10点之前,我会回家!”洛君天俯下身,在她嘴上轻啄了一下。

    那惊为天人的脸,就在她眼前放大,融化,,,

    她的心跳在某一时刻,加快了步调。

    在他就在起身离开的时侯,她拉住了他的衣服。

    “怎么了?”洛君天困惑的低头看着她的手。

    “你喷香水了!”

    洛君天笑“一直都有喷啊!”

    “今天的特别香”。

    “是你今天特别在意吧!”

    唐暖央打量着他的身体“礼服干嘛选的好看?”。

    “没有啊,我随便拿的”。

    “不知道穿紫色你看起来更加白皙,更加耀眼,更加帅气么,今天你又不是主角,低调点就行了,干嘛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想去招蜂引碟?”

    洛君天脸上的笑意止也止不住,他故作为难的纠起眉头“你老公就算穿破衣服也都是这么俊美,你说该如何是好,不如你跟我一起去,那就可以监督我了”。

    唐暖央松开他,拿起膝盖上的书“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走吧,别迟到了”。

    “不怕老公一个人去,会成为女人们趋之若骛的对象么?”洛君天看出来,她心里的不放心。

    “管好你自已就行了”唐暖央又恢复成清冷端庄的风范。

    “哎——,好吧,那走了,在家里还太记挂我”洛君天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转身出去了。

    第42页唐暖央已经看了超过5分钟了,可愣是一个字也没有走心。

    她略显烦燥的放下书,走出房间下楼去。

    在楼上,碰到刚刚回来的洛宁香。

    她们的关系,近来缓和了不少,洛宁香还主动买补品送给唐暖央。

    “咦,嫂子你没陪哥去宴会么?”刚看到洛君天的车子开出去,她以为他们会一起去。

    “是啊,那种场合太喧闹,我不太想去”唐暖央笑着说道。

    洛宁香神情一阵焦虑,拉着唐暖央上楼“嫂子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啊?还弄的神秘兮兮的”。

    到了楼上,洛宁香把唐暖央拉进自已的房间,关上门“嫂子,你知不知道那个欧阳墨城也会去的,你把我哥单独一个放出去,不是等于羊入虎口嘛,万一他在我哥的酒里下药,把他带去家里怎么办,这欧阳觊觎我哥很久了,我知道的”。

    这放套子的主人还没有找到,这欧阳墨城又杀出来了。

    东边的火还没灭,西边又有燃烧的趋势了。

    “你哥,他能应付吧”说是这么说,可其实唐暖央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嫂子——,你难道忘记上次打官司的事了么,那欧阳墨城很奸诈的,而我哥又没有留心,你想你老公被男人搞么”。

    “当然不想啦!”有哪个女会说想。

    “那就快点换衣服跟去吧,我知道宴会在哪里举行”。

    “可是,,,,”唐暖央犹豫了“你哥说服了我一下午,我都说不要去,这会又自已一个人溜去,你哥会我神经,而且别人也会乱猜,我们是不是夫妻关系不好,我觉得我还是不去了吧”。

    洛宁香打了个响指“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我陪你一起去,包在我身上吧,到时你就知道了,本来呢,我约了朋友去看歌剧的,不过为了我哥,什么都可以推掉,哼哼,今天我要好好会一会这欧阳墨城,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近女色”洛宁香傲慢的抬了一下天鹅般优美的脖子,笑的自信满满。

    “你可别胡来,要出点什么事,我可没法跟你哥交待的”唐暖央真怕洛宁香什么都敢做的丫头乱来。她,因为有消息传她跟子赫在交往,洛宁香嫣然一笑“没事的,我不会让他占我便宜的,一个小小的实验而已,我们快换衣服”。

    她兴匆匆的跑进更衣室。

    唐暖央在原地踌躇的站了一会,想着,豁出去了,反正在家她也只有忐忑的份。

    打定了主意,她回房换了件晚礼服,跟洛宁香一起出了门。

    到了举办宴会的酒店门口,洛宁香拿出两张面具来“嫂子,我们一人一张”。

    唐暖央接过面具,想哭了“不是吧宁香,今天又不是化妆宴会,戴这个进去,反而更加引人注目吧!”

    “引人注目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怕别人认出你是洛太太嘛,戴上面具就谁也不认识你啦”洛宁香戴上自已的那张面具“看的出我是谁么?”

    “看不出,不过你哥肯定会认出我们,他一定会觉得我们疯了”唐暖央后悔跟她来这里了。

    “哎呀,别前怕狼后怕虎的了,认出来就认出来呗,到时我会说是我的主意,不会让你下不了台的,况且宴会厅人那么多,我们小心点别让他看到就是了,快戴上,我们进去吧”洛宁香说完便先下了车。

    唐暖央横想竖想都觉得现在她们做的好不靠谱,可来都来了,打退堂鼓又不是她的性格。

    深呼吸一口气,她把面具戴上,打开车门下去,洛宁香都不怕,她有什么好怕的。

    两个女人挽着手臂,走进酒店。

    姣好的身材,胜雪的肌肤,以及面具下那高俏的鼻梁与美艳的红唇,吸引着酒店大堂里每一个看到她们的人,神秘又美丽。

    唐暖央怕肚子会被别人看出来,所以特意选了件蓬蓬裙,把隆起的肚子给完全的遮盖起来。

    宴会厅门口,洛宁香轻微侧过头,小声的说道“嫂子,我们要进去了,待会你看着我哥,我去监视欧阳墨城,顺便把他引开,有什么情况就电话联系”。

    “你小心点,别让欧阳墨城知道你是谁?”

    “安心吧,大庭广众之下,他能对我怎么样”。

    她们商量着,脚步已经跨进了宴会大厅。

    悠扬的音乐,衣香颦影的人潮顷刻吞没了她们。

    跟想像中一样,她们一出现就立即引来关注,唐暖央跟洛宁香迅速的分开,融入宾客之中。

    在不是化妆宴会的宴会上带面具,这无疑是哗众取宠。

    好在就算显眼,也没人认出她们是谁。

    比起唐暖央的一件遮掩身材的普通蓬蓬裙,洛宁香大露背的水蓝色礼服,则更让男人想入非非,她高挑,性感,气质不俗,一来就艳压群芳,加上那神秘的面具,没有任何悬念的勾起了男人原始的征服欲,他们相信,面具下的脸,更加倾国倾城。

    唐暖央拿了一杯果汁,眼睛四处张望着,找寻着洛君天的身影。

    很快,她就找到了洛君天,人再多,他也永远都是聚焦点,只是一个侧面,就能让无数女人倾倒。

    比如现在,目测不少于10个女人围着他,虽然他在极力的保持距离,那些个明星,名媛还是一个劲想办法去靠近他,而且个顶个都是美艳的***。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撩人的仿佛要把她老公给生吞活剥了。

    说句心里话,她想冲过去把他抢回来。

    洛君天感觉到有一双炽热到快冒火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看。

    他猛的转过头,吓的唐暖央赶紧背过去,顺手拉过一个人挡在自已前面。

    洛君天只瞥见一道黑色的倩影在眼前闪过,没看清脸跟身材,可是光是那个影子,竟然让他的心荡漾了一下,非常奇妙的感觉。

    缓过神过,意识到自已竟然为一个影子动心了,内心万分的自责,太对不起暖央了。

    想到老婆,他心里就没有杂念了。

    “好险,好险——”唐暖央悄悄探出脑袋来,朝着洛君天的方向望了一眼,看他转回了身,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忘记,自已还拉着一个陌生人当“人肉盾牌”。

    “小姐,或许你应该放开我了吧”。

    清洌优越的声音从唐暖央的头顶响起。

    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唐暖央从自已双手抓着的白色衣襟,慢慢上移,麦色的肌肤,俊朗刚毅的下巴,薄而红的唇,窄挺的鼻梁,星子般深邃的眼眸。

    她呼吸一窒。

    安斯耀!!!!!!

    “呵呵,抱歉,先生——”她抚平他的衣服,笑的比哭难看,她的运气会不会太好,随后一抓就抓来一个熟人。

    上帝保佑,他认不出她,认不出她,,,,

    安斯耀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天,忽而微笑开来“没关系,小姐你好像在偷瞄那边的洛君天先生,既然喜欢,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呢?”

    “这,,,这个嘛,我喜欢含蓄一点”唐暖央也不知道他究竟认没认出自已,只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安斯耀拿手掩了一下嘴,唐暖央分明看到他在偷笑。

    “说的也是,那边那么多的女人围着他,感觉他都没什么兴趣似的,不过小姐,人家好像有老婆了”安斯耀善意的提醒,饶有兴趣的表情。

    从他的表情中,她知道他认出她了,装,继续装!

    “要你管,自已一边玩去吧,帅哥”唐暖央不客气的推开他,闪身走人。

    “小姐,你走慢点——”

    安斯耀紧张的在后面喊,真是个笨蛋,她一进来他就认出她了,他是故意走过来的,藏在心里默默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一张面具就能骗的过他么。

    而另一个光着背的丫头,不知道想到干什么。

    他望了望人群里穿梭自如洛宁香,以及男人对她那垂涎的目光,让他不由的担忧起来。

    洛宁香找着欧阳墨城的身影,一边挡着各路的咸猪手。

    有人悄悄靠到洛君天身边“洛少,那边来了两个带面具的美女,男同胞们都昴足了劲,想看一看面具下美丽容颜,洛少,你出马的话,一定拿的下”。

    “带面具的美女?”洛君天讥笑了起来“何以见得是美女呢,有自信的话,就不会带着面具出来了,我没兴趣,你们去玩吧”两人打的正火热”。“是,是,洛少说的是!”那人奉承着走开。

    洛君天随意的宴会场中走了走,无论走到哪个角落,都会有女人涌过来跟他搭讪聊天。

    “洛少你这衣服质地真好”女一号说这话时,趁机碰他的胳膊。

    又不是地过分的举动,洛君天也不好拿她怎么样。

    “洛少,外面的空气不错,可以陪我去走走么,这里真的好热,你不觉得么”女二号把原本就很低的礼服,拉的更低,这种邀请,往往是饱含暧昧暗示的。

    “我不热”洛君天淡笑,非常绅士的拒绝。

    女三号干脆假装头晕,靠过去“洛少,我头好晕,你能扶我去房间休息么,我好难受”。

    “头晕我觉得还是去医院治疗比较好”洛君天不扶也不推,只是向后退了退。

    想到女三号还是不死心的扑过来。

    唐暖央捏紧了拳头,推开啊,怎么不推开呢,洛君天这个大色鬼,,,,

    她气的正要冲出去,有人比动作更快的把那讨厌的女人给拉开了。

    “服务生,这位小姐生病了,送她离场,帮她叫救护车”。

    欧阳墨城一身白色的西装,没戴眼镜的他,减少了斯文感,多了一分妖俊,特别是那双狭长飞翘的桃花眼,带着惊艳之美,只要眼镜带起来,就大大的减少了这种妖俊。

    那女人原本要生气,不过看到是如此俊美的男人,便立刻变的温顺了“不如你送我吧!”

    “我女朋友会生气的——”欧阳墨城在说这话的时侯,非常特意的看了洛君天一眼。

    洛君天的绿眸立刻寒气逼人,这变态,他难道看不出他是个男人么。

    几个低智商的女人,当然是听不懂欧阳墨城这话了。

    “你好像是一个来的,哪来的女朋友?”

    “我女朋友已经很生气,眼神就快杀人了,你们感受不到么”欧阳墨城凝望着洛君天的眸子,似要与他水乳交融。

    洛君天有种灵魂被侵犯的感觉。

    唐暖央在那边,看着欧阳墨城出现,忙打电话给洛宁香“9点钟方向,欧阳墨城出现了!”

    “看到了,嫂子你继续看着我哥,我想办法把欧阳墨城给引开”。

    “小心点,这家伙很变态”。

    “那我就比他更变态喽!”

    洛宁香自信挂了电话,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来,写了几行字,招呼过服务生,让其送过去给欧阳墨城。

    洛君天不打算跟这神经病共处下去“欧阳律师,我不打扰你消受美人恩了”他退步离开。

    “总裁,我跟你一起去吧,顺便可以把我介绍给大家”欧阳墨城不着痕迹的推开身上女人,大步上前,跟洛君天走在一起。

    他们都是俊美到惊人的男人,站在一起,还挺有感觉。

    “离我远一点——”洛君天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已经离的很远了,你知道我有多少想要吃掉你么”欧阳墨城的眸子发亮的凝结上洛君天的绿眸上,激昂的***喷薄欲出。

    MD,洛君天宁可被刚才那一群女人围住,起码,没这么作呕。

    “请问你是欧阳先生么?”

    欧阳墨城转过身,见是一个服务生“我是!”

    服务生把纸条递上去“这是那边的一位小姐,让我送过来给你的”。

    “好的,谢谢!”欧阳墨城拿过那张纸条,打开来,上面写着“欧阳律师,你的出现,犹如灌入我身体的阳光,我已深深被你打动,我在左手边洗手间门口等你,一定要来,我是一个会让你惊喜的人,不来会后悔的哟!”

    “人气很高嘛,欧阳律师,阴阳才能互补,慢慢体会女人的美好吧”洛君天嘲讽着快步走开,他该由衷的感谢那个给欧阳墨城写纸条的女人,这应该是对欧阳墨城这变态心理最好的讽刺。

    他也不是看不起同性恋者,而是喜欢男人就该大大方方点,写上我是基佬这几个字,去同性恋酒吧找志同道合的男人相恋,缠着他不放,那就是变态。

    欧阳墨城将纸折起来放在口袋里。

    在原地逗留了一会,他朝着纸条上写的方向走去。

    唐暖央看到洛君天摆脱了欧阳墨城,换了一杯酒,有个男人上前跟他攀谈,年纪有些大了,应该是某公司老总之类的人,从那卑弓屈膝的动作上就能猜出来。

    她松了一口气,终于安全了。

    ******

    欧阳墨城走到洗手间门口,看到一个穿着水蓝色礼服,大露着美背的女人,以无比撩人的姿态背着他,斜着靠在墙上。

    他的表情无异,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波动。

    走过去,他很自然的打招呼“美丽的小姐,是你给我写的纸条么?”

    洛宁香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转过身去,玉白的藕臂就挂上他的脖子,拉近他,用发嗲的声音诱惑他“欧阳律师,人家仰慕你很久了,不介意我如此冒昧的举动吧!”

    “不介意!喜欢一个人当然得到表达出来”欧阳墨城反身将洛宁香压在墙上,并且迅速的逼近。

    跟他玩,要都玩的起才行。

    洛宁香身体变的僵硬,她一心以为这个男人是Gga,不会对女人感兴趣,所以放心大胆的逗弄他,没想到他立刻就像头狼似的扑过来。

    “小姐,你好像害怕了?”

    “才没有呢”洛宁香怀疑他是故弄玄虚,这要么是一个装成基佬的直男,要么是装成直男的一个基佬。

    她才不怕他!

    洛宁香手指从他的下巴,一直抚摸到喉结,再向下解开他的扣子“想不想要再继续?”

    欧阳墨城按住她的手慢慢向下滑“没有男人教过你,在这种时侯,不要多问,做就可以了”。

    他握着她的手,指引着他,慢慢的朝着他的裤裆摸去。

    洛宁香下意识的往回缩着手,在心里狂叫,不要啊,她不要摸了那里。

    欧阳墨城享受着她害怕的情绪,大掌摸向她的腿间,突然间,他猛的架起她修长的美腿,整个人压向她。

    “啊——”洛宁香尖叫。“宝贝儿,这不是你想要的么,要不要继续?”欧阳墨城在她的耳边吹气。

    洛宁香除了害怕,想逃之外,大脑已经一片的混沌。

    “哒,哒,哒,,,,”

    皮鞋沉稳规律的声音由远及近,停顿在他们面前。

    已经被吓脸色惨白的洛宁香,听到脚步声,更是慌张,转头看向来人,美眸瞬间张大到惊恐的地步。

    斯耀!是安斯耀!他怎么会在这里的?!!

    安斯耀望着她,星眸中透着失望,其实这场好戏刚开始,他就已经在旁观看了,只是看着看着,他看不下去了,所以才走出来。

    洛宁香彷徨的躲避着他的眼神,想到此刻自已放荡的模样,她忙把头低头,闭上眼睛。

    欧阳墨城松开洛宁香“要不要换个地方?”

    洛宁香把头往下垂着,摇头,双腿打颤的逃进卫生间,把门关上,摘下面具,无力的滑坐到地上。

    什么嘛,她竟然在最爱的男人面前,做了这么下贱的事情。

    “呜,,,,,”头猛在膝盖上,她心里难受的嘤嘤的哭了起来。

    虽然知道他不爱她,也不会给她机重新开始,但是她还是不希望他认出是她。

    安斯耀从欧阳墨城身边交错而过,沉着的脸上,面无表情,仿佛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

    欧阳墨城悠悠的侧过头,饶有兴致笑开了“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了!”

    安斯耀站在卫生间门外,听着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抬手想要敲门,手指跟门只有几厘米之遥,最终他还是做罢了。

    唐暖央看欧阳墨城跟洛宁香消失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不由紧张了起来,看洛君天一直在那边跟人聊天,就偷偷坐到休息区给洛宁香打电话。

    洛宁香的手袋掉在洗手间门外,电话通着,没有人接。

    怎么没人接呢,,,,

    一连不停重拨了无数次,还是没有人接听,唐暖央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想到洛宁香刚才说***什么的,她越想越不安,不行,她得去找找看。

    刚站起来,转身,就看到洛君天往她这边走来。

    她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情急之下,她只好坐回沙发上,背对着他。

    洛君天坐下来,放下手中的酒杯。

    一开始他没注意缩在一角的女人,因为她一直没出声,还是偶然间往边上瞥了一眼,才注意到的。

    正常女人看到他,都会尽可能的吸引他的注意力,以这个逻辑来想,这个女人明显就是不正常。

    不过她脖子的曲线,跟他老婆还挺像的。

    “洛少,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穿着咖啡色礼服的美女,兴奋的坐到洛君天身边。

    “戚小姐你好!”洛君天礼貌性的打招呼。

    “洛少,干嘛这么见外啊,今天难得你太太也不在,别这么拘束嘛”戚小姐把手摸上洛君天的大腿。

    洛君天婉拒的拉下她的手“这里人多,不要这样比较好!”

    戚小姐咯咯的笑了起来,把馨香火辣的身体靠向他“是啊,这里人是挺多的,不如——”她千娇百媚的抚上他的肩头“去我家吧!”

    “不好意思,我得回家陪我老婆”洛君天拿下她的手。

    “洛少,你别装了,陪老婆,你像是这么本份的男人么,你老婆她怀孕了,她能满足你么,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老婆的,今晚,就放纵一次吧”戚小姐靠在洛君天的肩膀,抚摸着他的胸口,撩拨着他***。

    洛君天的呼吸不自觉变的粗重。

    唐暖央气到不行,拿出手机,打了洛君天的号码。

    “滋——,滋——”

    洛君天口袋里振动了起来。

    “谁啊,这个时侯打电话来,真扫兴”。

    “把你的手先拿开”洛君天冷冷的说道。

    戚小姐不情愿的把手拿开。

    洛君天拿出手机,看到唐暖央的号码,惊的显些把手机掉在地上,这电话会不会来的太诡异了。

    “洛少,是谁啊?”戚小姐笑着问。

    “我老婆!戚小姐,麻烦你不要出声好么,我不想我老婆误会”洛君天清了清喉咙,接起电话。

    可是等他接起,电话却挂断了。

    怎么回事?

    “嘟嘟——”

    一条信息!

    是暖央发来的。

    洛君天按开来,上在的信息写着:老公,宴会开心么,有没有艳遇啊?

    冷汗从洛君天额头掉下来,他快速的回过去:当然没有啦,我马上就回去了!

    唐暖央冷笑,还说没有,真是睁眼说瞎话,她立刻又回过去:别啊,干嘛马上回来呢,我猜宴会上面,肯定有很多女人围着你,每一个都是***,要不要放纵一下再回来,反正我在家,也不会知道。

    洛君天汗流夹背了,心想,唐暖央不会在他身上放了窃听器吧。

    没话说了么,唐暖央拿镜子照着后面的洛君天,又发了一条信息:戚小姐家不知道远不远哪,你呼吸那么急促,肯定熬的很辛苦,我知道你盛情难确,去吧!

    洛君天绿眸瞬时张大,脑子反应还算快的看向一旁背对着她的黑衣女人。

    不会吧,没这么邪门吧。

    这么看来,不仅仅脖子像,发色很像,小腿也很像,手臂也像,,,

    天哪,他这回死定了!!!

    唐暖央站起来,转过身去,把手机抛到洛君天的身上“真浪费电话费,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