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屁股痛不痛!

    “叮咚,叮咚,,,,,”

    欧阳墨城正打算去亲洛君天的唇,听到门铃声,抬起头来,心想会是谁来了?!

    洛君天被他举动惊出了一身的虚汗,这门铃响的太及时了,差一点他就要被一个男人给舌吻了,这是他本年度,遇到过的,最惊悚的事情。

    “快去开门吧,说不定是你女朋友来抓奸了”洛君天吓唬他,因为他感觉这家伙还是挺在乎他女朋友的。

    “也有可能是你老婆来抓奸了,她要是看到我们这样,说不定会成全我们”欧阳墨城微笑娈。

    “你太不了解我老婆了,她看似善良,其实是个爆脾气,她会拿刀把你给捅死”洛君天非常友善的提醒。

    “要不然我们别管外面是谁了,我们继续我们的事情吧”欧阳墨城靠下来,去亲洛君天的唇。

    那画面,竟然有一丝诡异的美感跳。

    洛君天奋力把头给扭开“你还是先去看看是谁吧”。

    欧阳墨城靠下来,压住他的身体,男人跟男人那个部位碰在一起,他的手游移着摸下去。

    洛君天窒息的想杀人,,,,

    “欧阳墨城,你给我住手——”

    “我停不了手,这么好的气氛就这么停手太遗憾了,我起码要得到一些才可以”欧阳墨城的唇落在他的脖子上,胸口,糜烂又颓废的气息,如罂粟花的香气般弥漫。

    两个俊美的男人,给人视觉冲击无比强悍。

    “该死,你这变态,把你那恶心的嘴从我身上拿开”纯爷们的洛君天,哪受到过这种凌辱,简直比死还痛苦。

    安斯耀按了好几次门铃,也不见里面的人来开。

    唐暖央急的额头都冒汗了“怎么样啊,要不破门吧!”

    “我有办法——”安斯耀抬起手来,又是按铃,又是用力的拍门,一边还喊道“着火了,着火了,里面的人快点把门开开——”

    洛君天耳尖的听到了外面的喊声“着火了,你还不快起来,外面的人说着火了,你没有听到么”

    欧阳墨城实在是被吵的受不了了,起身,走到门口,从猫眼中望出去,是他!!!

    他把门打开“哪里着火了?”

    “洛君天在里面么?”安斯耀向里张望,直截了当的问。

    “在又怎么样?”欧阳墨城懒懒的靠在门上,反问。

    唐暖央走过来“你说怎么样,欧阳律师,把我老公放出来”。

    “哈哈,,,,夫人,你真笑说笑,有男人非礼男人的么,总裁身体不适,我在里面给他按摩治疗呢”欧阳墨城丝毫没有心虚感。

    唐暖央怒气冲冲的上前“让开——”

    欧阳墨城把路给唐暖央让出来,客气的一摆手“请进吧,夫人!”

    唐暖央箭步往里赶。

    安斯耀护着唐暖央往里面走“暖央,你走慢点——”

    走到里面,看到躺在床上,衣服被解开,满身都是吻痕的洛君天,安斯耀刹那间就喷笑了。

    洛君天看到安斯耀,他崩溃的闭了闭眼睛,他的一世英名全都毁于一旦了。

    “老公——”唐暖央紧张的扑到床上,抱起他的脑袋“你怎么躺在这里任他宰割呢”。

    “我被下药了,浑身无力,快帮我把衣服扣上”洛君天小声的说道。

    “真是太过分了,我一定要他告他性~侵”唐暖央气愤的说着,一边给洛君天整理衣服。

    “嘘——,别喊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安斯耀还在这里呢”洛君天把声音压低,真是丢脸死了。

    欧阳墨城走进来,假装没听清的问“夫人,你刚说什么?”

    洛君天好面子,忙说“没什么,欧阳律师我老婆来了,你可以滚了”他不想让安斯耀知道他是被个男人强~暴了,虽然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那好吧,真遗憾,我们明天公司见喽”欧阳墨城淡笑着,怡然自得换好了衣服,离开。

    犯罪的人没有一点犯罪后的心虚,反而洛君天这个被害者在遮遮掩掩的。

    这就是要脸跟不要脸的区别。

    安斯耀一直站在床边笑。

    “笑够了没有?”洛君天俊脸发红,窘困的瞪着安斯耀。

    “抱歉,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不过实在是非常的好笑,洛君天你究竟是什么魅力,能让男人来迷~奸你呢”说着,安斯耀又是一阵嘲笑。

    唐暖央给洛君天穿好了衣服“安斯耀你能不能别在笑我老公呢,他的身心原本就已经受到莫大的创伤,被亲了又被摸了,同样身为男人,就不要损他了好么”。

    “暖央,你不觉得,你的话更像是在损他么”安斯耀汗颜,这洛君天估计今晚是惹的暖央不开心了,若不然,怎么会那么说呢。

    洛君天满脸的黑线,让他速死算了。

    “你什么理解能力嘛,算了,帮我把他背出去吧,他被了药,四肢浑身无力,连路都不能走”唐暖央说着站起身来,对着安斯耀招手。

    安斯耀走过去,伸手拉起洛君天“我来背你吧!”

    “我不会跟你说谢谢的!”洛君天倨傲的说道,在这种时侯,他还不忘要面子。

    “不用!”安斯耀弯腰背起洛君天,往外走“屁股痛的话跟我说,我会放慢一些脚步的,我能理解,那里被撕开,是挺痛的”。

    洛君天从头皮到脚趾,都像是被冰冻住了一样。

    跟在一旁的唐暖央皱着眉头,忧心的问道“老公,你真的被他给得逞了么?”

    “没有,没有,没有——”

    洛君天涨红着脸,用抓狂的声音,连喊了三次没有,可见他现在心情,有多呕血。

    “噗——”安斯耀憋了半天,还是笑出了声“噢,对不起,我已经尽量在忍耐了”。

    “安斯耀,你再敢笑一声,我明天找100个男人轮~奸你”洛君天用眼神把他头脑勺射成了马蜂窝。

    “好了,不要这么激动”唐暖央安抚的拍了拍洛君天“这次是那个欧阳墨城不好,老婆不会嫌弃你的,真的”。

    脑中又冒出洛君天被欧阳墨城压在身上的梦境,天哪,她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再说一次,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洛君天发誓,他会立刻买凶把欧阳墨城给做掉。“老公,不要说话,屁股会痛的”唐暖央的眼睛往洛君天臀上看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流血。

    洛君天吐血了,干脆把头靠在安斯耀的背上,不说话了。

    安斯耀满脸都是快要崩塌的笑意“暖央,你放心,我会尽量不去碰那个灾难区的”。

    “不想被我掐死的话,就给我把嘴闭上——”洛君天双手掐住安斯耀的脖子,无奈没有一丝的气力。

    “洛君天,你还真是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安斯耀同情的说道,他的手掐着他的脖子,可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三人从电梯下去,从酒店后门出去,绕到正门的停车区。

    要是让熟人看到的话,真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了。

    停车区那边,洛宁香铃着包包,正失魂落魄的准备上车。

    看到自喷泉那边快速走来的三个人,她吃惊的不知道该躲起来好,还是跑过去的好。

    “宁香——”唐暖央眼尖的看到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洛宁香,喊了一声。

    洛宁香本来不想被安斯耀看到她的,这下子想躲也躲不了了,只好应道“哥,嫂子,斯,,,斯耀——”

    安斯耀背着洛君天到车边。

    唐暖央翻出洛君天的车钥匙将车门打开,把洛君天放进后坐,她也跟着上车。

    “宁香,你跟斯耀坐前面”关上车门之前,唐暖央对洛宁香说道。

    “哦,哦——”搞不懂状况的洛宁香,傻傻的应了两声,赶紧坐进副驾驶座上。

    安斯耀把车开出酒店“去医院还是回家!”

    “回家,叫杜医生来”洛君天靠在后座上,果断的说道。

    安斯耀询问唐暖央的意见“要回家么”。

    “嗯,听他的,回家吧,我这就打电话给杜医生”唐暖央拿出手机打给杜医生,没有具体说明,只是说洛君天身体不舒服,让他赶快过来一趟。

    洛宁香看的一头雾水“我哥他怎么了?我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你哥,他被欧阳墨城骗进酒店房间给迷昏了”唐暖央把找洛君天为找她,去欧阳墨城房间的事告诉了她。

    “天哪——”洛宁香惊惧的张大眼睛“我就说嘛,那个欧阳墨城他会趁机对我哥下手的,那个男人,他,,,他是个变态,他男女通吃”。

    回想起刚才的事,洛宁香仍旧心有余悸!

    “你会过他了?”唐暖央问。

    洛宁香点头,想着也可以顺便解释给安斯耀听,就把事情全说出来了“刚才我接到嫂子你的电话,说欧阳墨城出现了,正缠着我哥,于是我就写了一张纸条让服务生送过去,把他约会洗手间门口,我本以为他是Gga的可能性最高,以为他接不了我的招,哪知道,他对女人根本就是个老手,我差点,,差点,,好在斯耀来了,我才能逃走”。

    “这欧阳墨城还真是男女通吃!你们兄妹俩,今天全都被他占了便宜”唐暖央想想,真是闹心死了。

    “洛宁香——,是你拉着你嫂子来宴会的?”洛君天在后座盯着妹妹的脸,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们要是不来捣乱,他能着欧阳墨城的道么。

    洛宁香噘了噘嘴“是啊,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的主意,那还不是因为我担心你嘛”。

    “结果呢,因为你我反倒上了欧阳墨城的当,洛宁香,我该说你什么才好,也老大不小了,你嫂子怀着身孕,你拉着她干这么危险的事”洛君天骂着妹妹,又把矛头指向唐暖央“还有你,宁香不懂事,你这当嫂子的总有脑子吧,她去***这种事你也不拦着,万一真被欧阳墨城给睡了怎么办,我就这么一个妹妹”。

    “哥,你们不是故意的”洛宁香绞着手,把头低下。

    唐暖央咬咬唇“我承认这次的行为太鲁莽了,不过出发点是好的,宁香也因此差点吃了大亏,你就别骂我们了,我们知道错了”。

    安斯耀在前面插嘴“其实最吃亏的人是洛君天,刚才床上那场景,哎,,,太惨了,,,”

    洛宁香深吸了一口气,用一种悲痛又同情的目光望着洛君天“哥,你的屁股没事吧!”

    “噗,哈哈,,,,”安斯耀被洛宁香最真实的反应,给逗笑了,笑到脸都抽筋了。

    洛君天黑着脸,气的只剩下半条命了。

    ******

    洛家。

    杜医院来了,了解洛君天被下药的事,给他治疗。

    唐暖央跟洛宁香,真的以为洛君天被爆了菊花,所以在杜医生治疗结束后,她们踌躇的交换着眼神。

    最后,还是唐暖央出面,弯腰到洛君天身边“老公,那里要不要给杜医生治疗一下,发炎了可不好”。

    她知道他难以启齿,她又何尝说的出口呢。

    杜医生放好听诊器,转过身来“少夫人,少爷还有什么地方受伤么”。

    “没有,你走吧!”洛君天快速的回答。

    “哥,你就让杜医生给你看看,第一次很痛的”洛宁香为死要面子的哥哥担忧。

    安斯耀坐在沙发,单手捂着嘴,他已经笑了快有一个小时了。

    杜医生眨眨眼睛,好奇的笑了“到底是哪里受伤了?少爷,有伤可不能耽误的”。

    “老公,杜医生不会笑你的,我跟宁香到外面去,你让他帮你看看有没有裂伤什么的”。

    “哥,勇敢一点”。

    “洛君天,我在精神上支持你,加油!”安斯耀努力忍住笑意,用真诚的表情说道。

    杜医生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洛君天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那笑,快要喷薄而出了。

    “全部都给我滚出去——”

    响彻云霄的抓狂怒吼声,把屋顶都快掀翻了。

    唐暖央他们几个,飞快的逃出房间,生怕晚一秒,洛君天爬都要爬下床,跟他们拼命。

    ******

    一会,杜医生走了,洛宁香说去送安斯耀,唐暖央走回房间。

    洛君天在挂点滴,靠在床上,脸跟雕像似的。

    “老公——”她过去握了握他的手,哎,这就是被男人强~暴后的男人。洛君天幽幽的转过头来“我只是那变态亲了而已,没有伤到肠道功能”。

    “真的么,你被困在里面这么久,他就只亲了你,摸了你而已”唐暖央有些不太相信。

    “老婆,我没被插那里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神经——,没有那当然是最好的,杜医生说你明天早上就能恢复了,我去把礼服换下来,洗澡去了”唐暖央伸了个懒腰,走进更衣室。

    洛君天闭上眼睛假寐。

    等到唐暖央洗完澡出来,看他闭着眼睛,以为他睡着了,拉高被子给他盖上。

    真的没被欧阳墨城得手么,坐在床上,她掀开被子,悄悄的拉开他的裤链,屏息慢慢的脱下他的长裤,然后伸手去趴他的内~裤。

    她没有发现,自已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猥琐,好在这是她的男人。

    趴下了一点,那大家伙突然弹跳出来,她的脸靠在太近,这一弹,直接打到了她的脸。

    “啊——”她吓的直起身来,猛的对上洛君天睁着的绿眸,吓的她又是一声尖叫“啊——”

    “该尖叫的人应该是我吧”洛君天哭笑不得。

    “你,,,你什么时侯醒的?”唐暖央结结巴巴的问,俏脸红透了。

    洛君天望着自已下半身“谁告诉你我睡着了?”

    “什么,你没睡着,那你干嘛闭着眼睛”。

    “有谁规定,必须睡着了才能闭着眼睛的,我这是在闭目养神”。

    唐暖央哑口无言了,她不自然的干笑,眼睛看着别处,去拉他的内~裤,为自己的行为解释“我看你睡着了,连衣服跟裤子都没有脱,就想帮我脱来着,没想到,脱的太急,把内~裤都拉下来了,真是不好意思”。

    洛君天摁住她的纤纤细指,那力道,让她知道他的力气有些许的恢复了。

    “脱吧,想看什么就看吧,不然你今晚上该失眠了”她的小心思,他一准就猜出来了。

    唐暖央的眼神左右闪烁了一下“那我看了!”

    “看吧,看看清楚”洛君天摊开手,侧过身体。

    唐暖央不好意思的瞄过去,将他的重点部位,前前后后看了遍,没有被“蹂躏”过的迹象。

    “还真的没有被——”她开心的喊了起来,发觉自已的表达太过赤~裸了,她忙收声“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睡觉吧”。

    她伸手去拉他的内~裤,帮他穿好后,躺下来睡觉。

    手指不小心碰到他那里,那巨大的家伙突然动了一下,变成青筋突爆的狰狞模样。

    “老婆,握住它——”洛君天早已被她的撩拨的欲火焚身了,他覆盖上她的丰满,呼吸急促。

    唐暖央当然知道他想要什么,她拉下他的手“你在挂水,而且全身无力,不适合做激烈的运动”。

    她快速的拉上他的内~裤,盖上被子,躺下来。

    “唐暖央你这坏女人,自已先来碰我的,把我挑~逗成这样,就打算不管了么?”洛君天拔掉快要挂完了的药水,侧身环抱住她,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扯下她的底~裤,含着她的耳坠啃着。

    “干嘛啦,睡觉”唐暖央拉扯着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