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毁了早餐的两个白痴,惩罚他们!

毁了早餐的两个白痴,惩罚他们!

    两个大男人像孩子一样在院子里追逐着,而唐暖央则是站在他们中间,哭笑不得的劝着,可他们就是不停下来,害得她一个孕妇,夹在中间,都不知从何下手了。

    阳光明媚,温暖的射下来,山林里空气清新,而他们三人的声音,更是交汇成无比生动的画卷。

    如童话般美丽的地方,如童话般美丽的三个人,于是他们的记忆中又多了一个回忆,属于他们共同的回忆。

    “洛云帆,你这该死的,还不快给我停下来——”洛君天累的呼呼的直喘息。

    洛云帆笑着停下来,累的也是喘息如牛“真是逊,我早餐都快吃完了,你还没追上我,看样子平时要多加锻炼才行哦——娉”

    “哈——”洛君天不服气的讥笑“要是我的腰没有受伤,你早就被我逮到了,洛云帆,做人脸皮真不能那么的厚,破坏我跟我老婆的二人世界也就算了,你还不知廉耻的吃掉我的爱心早餐,立刻给我放下盘子,把吃的给人抠出来”。

    “哇哈——”洛云帆叉着腰,笑的明媚“你这小子真是蛮不讲理”。

    洛君天拿起桌上的刀子向他扔去渖。

    唐暖央吓的捂住眼睛“啊——”

    洛云帆敏捷的闪过“臭小子,你疯了吧,以为那是筷子么,就那么扔过来”。

    “有胆子不要躲啊,我不仅不讲理,还非常残暴呢,要不要体验一下——”洛君天拿起一盘沙拉往洛云帆身上扔,表情变的无比的欢乐。

    洛云帆左躲右闪的,可多少还是中了招,这是相当爱干净的他来说,着实恼火了。

    为了不任其宰割,他只好也捏起盘子里的食物去扔他“小子,不要以为只有你会”。

    鼻梁被煎蛋击中,还有蛋液趟下来,气的洛君天大叫“呀——,这下子你真的死定了”。

    “这话我来说才对——”向来沉着住气的洛云帆,今天也完全的放开了。

    唐暖央看局面是一发不可收拾,她说破嘴他们也不来听她的,更可气的是,把她辛苦做的一桌早餐全给毁了。

    她运了一口气至丹田,扯着喉咙喊道“给—我—住—手——”。

    两个几乎已经变成圣诞树的俊美男人,如同被点了穴似的定在那里,一起看向唐暖央。

    “神经病,你们这两个神经病”唐暖央看着满地狼藉,气疯了,头好痛,真的好痛,她是前世欠了他们的,才会在这一世,这么折磨她。

    洛君天跟洛云帆,同时愧疚的低下了头。

    唐暖央气的用力的呼吸,瞪大着明眸,凶巴巴的吼道“你们这两个幼稚的家伙,全部给我过来坐下,要是敢在胡来一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们”。

    洛云帆绯红着俊脸,慢吞吞的过去坐下“那,,那个,暖央,其实我——”

    “少罗嗦,坐好——”唐暖央一声吼过去,洛云帆立刻把头低下。

    “哈哈,笨蛋——”洛君天嘲笑他。

    唐暖央的眸光立刻跟装了雷达的导弹般,咻的一下射向洛君天“笨蛋,你才笨蛋,还有脸笑,不知道这事情是谁惹出来么,立刻给我滚过来坐好——”

    “老婆,像我这种体型真的不适合滚着过来,或许你温柔点说老公过来,我会走的比较快一点——”

    唐暖央深呼吸,再深呼吸,好在山林有的是氧气,不然她肯定缺氧而死。

    洛君天看老婆这反应,忙识相的小跑着过去坐下“别生气,别生气嘛,我这不是过来了嘛,亲爱的——”

    他对她笑,笑的比金子跟钻石还要闪亮。

    “不准笑,把头给我低下”唐暖央用盘子去打他的头。

    洛君天吓的忙用手去挡“老婆,淡定,淡定,女人不能这么粗暴的,有话好好部说,就算不是君子,女人也不能随便动手的,因为一不小心,会变成母夜叉”。

    “你说什么?”唐暖央把盘子放下,换了两把叉子。

    洛君天冷汗直冒,果断的将唇抿起,把头乖乖的低下。

    洛云帆在对面,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覆盖着嘴巴,肩膀一抖一抖的偷笑。

    唐暖央吸气,再呼气,冷静下来,先朝洛君天看了看,又朝洛云帆看了看,把手撑在下巴下面,故作柔媚的微笑道“两位小朋友刚才玩的挺欢嘛,要不要阿姨到厨房再起煮几盘出来,让你们再玩一次食物大战啊”。

    他们不吭声。

    洛云帆不自在咳了咳,洛君天用手指揉着额头,挡住去大半张脸。

    “知道难为情啦!”唐暖央又分别看了看他们“你们知道我几点起床做的早餐么,你们这两个白痴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的时侯,我在厨房辛苦的做早餐,你们知道糟蹋孕妇做的早餐罪过有多大么,我真心很想问,你们今年究竟几岁了,确定是执掌洛氏王国江山的叔侄么,我看还不如幼稚园小朋友来的懂事,早知道我就拍下你们今天的壮举,放在公司的主页上,供全球的员工欣赏”。

    洛君天跟洛云帆仍旧没吭声,因为没什么好说的。

    回想起来,连他们自已也觉得有够幼稚的。

    过了两分钟,洛云帆先把头抬起来“对不起,暖央”。

    洛君天也抬起头来“说吧,你要怎么惩罚我们,无论是什么,我们都照做”。

    这一通发泄之后,唐暖央的气消弱了一些。

    她想了想,说道“把院子打扫干净,然后两个人去厨房煮一桌丰盛的早餐出来,我会监督你们的,如果再幼稚的闹起来,借你们的一句经典台词,你们真的死定了!”

    洛君天跟洛云帆对视了一眼,默契的站起来,往屋里走去。

    “喂——,又要去哪里?”

    “老婆,我们总得把脏衣服换下来吧,我鼻子上挂着蛋液,非常有损我英俊的脸”洛君天很是愁苦的回答。

    洛云帆抖了抖被沙拉酱沾湿了的衣服“我也不喜欢穿透视装”。

    唐暖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挥挥手“去吧,去吧——”

    他们一转身,她就抱着肚子在那里笑,这一笑,气也消了,心情也好了。

    盯着楼上,她眼珠子一转,坏坏的笑了起来,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捉弄他们一番,就当是他们平时折磨她的代价吧。******

    半个小时后。

    洛君天跟洛云帆换了干净的衣服下楼,变回新鲜水灵的大帅哥。

    唐暖央手里捧着两件围裙,笑意盈盈的等着他们。

    “这是什么?”洛君天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来她笑的过于善良了,二来,她手里捧着围裙,是要干嘛呢,他记得,这是他妈妈留下的,粉色的布料,白色的蕾丝花边,完全是少女系列的。

    “围裙啊——”唐暖央灿笑着,眼眸里透射出来的光亮,她一举起围裙,两个大男人就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洛君天靠向洛云帆,用警惕惧的眼睛盯着唐暖央,小声的问“她想干嘛!”

    “以我对她的了解,不会是好事,你知道,她骨子里很坏”。

    “你拉倒吧!她是我的老婆,不需要你了解的那么透彻”。

    “很抱歉,已经全都了解了”。

    “那就给我自动失忆”。

    这个节骨眼,他们还有心情斗嘴,她可真是佩服。

    上前一步,唐暖央把手里的围裙递过去“穿上吧!”

    洛君天跟洛云帆睁大了眼睛,一起向后又退了数步。

    “这是女人穿的围裙,不适合我们这两个大老爷们,我看还是算了吧”。

    “君天说的对,这尺码不合适,会影响到劳动效率的,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他们的反应在唐暖央的意料之中,她勾起嘴角,笑的越发的温柔贤惠“你们刚换上干净的衣服,弄脏了多不好啊,还是穿上吧,我还为你们特别准备了头巾,戴上之后呢,连头发也不会脏哦,我想的很周到,很贴心吧”。

    她献宝般的拿起粉色的头巾“我会帮你们打漂亮的蝴蝶结,保证很可爱”。

    洛君天屏气,指着她手上“我不要穿,也不要戴,咱们的四叔比较爱干净,你给他吧!”

    “不,不——”洛云帆摆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你们别看我平时弄的很爱干净的模样,其实我很邋遢,倒是君天,他有洁癖,一滴水滴到衣服上面,都会立刻换掉”。

    “呵呵,,,,”洛君天僵笑,一掌用力的拍在洛云帆的背上“四叔,你就不要夸我了,现在的我,都能把油抹到衣服上了,非常的随性”。

    “是么,我也非常随性,可以用手去抓脏的东西,而且也不想洗手”洛云帆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唐暖央俏脸一拍“咳咳——”她重咳了两声,以调出他们的注意力“老公,四叔,我是第一天认识你们么,是不是爱干净,我最清楚了,你们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给我——”顿了一下,乌黑发亮的明眸弥漫出寒气,她轻轻的吐出最后一个字“穿!”

    反言之,他们没得选。

    洛君天跟洛云帆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悲剧了!

    “帅哥们,站着别动哦,我来给们打扮”唐暖央兴致勃勃的跑过去,心里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