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这男人不会是同性恋吧,发泄,跟踪!

这男人不会是同性恋吧,发泄,跟踪!

    水顺着瓶口流出来。

    “啊——”郭惠宜忽然被泼了一脸的水,顿时尖叫起来,而且她嘴巴张的太大,喝了不少的生水,以至她被水呛到,大叫过后,侧身趴在床上剧烈的咳嗽起来。

    “郭小姐这样子不热了吧,这是治疗发***最好的办法”洛云帆温煦而笑,慢条斯理的把花瓶放在床边的矮柜上,转身,步伐沉稳的走出房间。

    从前到尾,他不仅没有发脾气,还温和很,行为举止冷静的让人害怕。

    郭惠宜斜视着洛云帆离开的方向,自嘲的笑起来,做了那么可恶的事,他怎么还能笑的如此温和呢,她的身子不由的抖了一下,脸上的水被空调里的冷气这么一吹,冷的她瑟瑟发抖了娣。

    这个洛云帆到底是不是男人,这都不上钩,该不会是同性恋吧。

    混蛋,不喜欢就不喜欢,还泼她一脸的水,她用力的抹了一把脸,这次真是完全失败,这个洛云帆以后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好,看上去亲切温和,通过今天的事情,可以看出实际上他腹黑的很。

    ******耖*

    别墅后的小树林,阳光被房子遮盖,因此,就算是夏天也很凉爽。

    唐暖央散步在林间,呼吸着大自然的清新空气,非常的惬意与享受。

    前面,洛云帆向她慢慢的走来。

    “你也出来散步啊?”唐暖央笑着跟他打招呼,脚步仍旧缓慢。

    “是啊,想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想到能遇到你”洛云帆站在她面前,眼里满满都是暖意。

    “那一起走吧,其实一个人也挺无聊的”。

    “明天早上我来叫你吧,我们这两个闲人,以后每天都一起来这里散步吧,你觉得怎么样?”洛云帆提议,黑眸中有着期待的神采。

    唐暖央知道他的心意,可拒绝的话,又太过没有人情味了,他们关系,只要她意志坚定,就不会出问题的。

    她微笑着点头“好啊,以后你每天都来叫我吧”。

    “嗯!”洛云帆很自然的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心里很开心,起码这丫头已经不再怨恨讨厌他了,回到以前的感觉真好,虽不能再进一步,守在心门外也挺好的。

    两人并肩走在林间。

    “对了,郭惠宜今天要呆在我们家,你出来时有看到她么?”唐暖央扭过头去。

    “见到了!”洛云帆淡淡的应答。

    “那她有跟你打招呼么,有没有说上话?”

    “有!”

    “感觉她怎么样?”

    “不怎么样,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不怎么样”。

    洛云帆没有说起刚才发生的龌龊事件,感觉会污染她的耳朵,她在他心里,是最纯洁美好的。

    唐暖央转正脑袋,叹息“哎——,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心里是在担心君天吧”洛云帆浅笑。

    “是啊,我真的很担心,貌似我是活的最累的一个妻子,老公太会吸引女人,每天都在担心他会遇到桃花劫,洛君天啊洛君天,有时我想毁他容,那样就安心了”唐暖央开玩笑的说道,说完自已先笑了起来。

    洛云帆也跟着她笑开了“君天那家伙桃花的确是旺了点,主要还是因为他之前风流成性,说实话,他不适合当老公,比较合适当大众情人”。

    “四叔,你这么说,我可要不开心了,我老公他已经改过自新了,不准你这么说他”唐暖央假装生气的板起脸来。

    “看起来,关键时刻,你还是向着他呀”洛云帆心里有点小失落。

    “昨天在书房,你们聊了什么?”唐暖詎又转过脑袋盯着他,想从他那里套到话。

    洛云帆卖关子的蹙着眉“嗯——,这暂时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嘁,还怕我破坏你们的计划?”

    “对一个孕妇来说,养胎才是头等大事,至于其他的嘛,你只需旁观就行了”。

    “两个人都是大男子主义”唐暖央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了。

    中午。

    餐厅里只有四个人用餐,唐暖央,洛云帆,郭惠宜,还有近来都沉默寡言的洛宛馨。

    而洛海珍则是一早就出去了。

    就算人不多,午餐也仍然很丰盛。

    早上勾~引不成,反被洛云帆泼水羞辱,郭惠宜现在见到他就觉得难堪,都不敢与他对视。

    “暖央,不要总是吃蔬菜,多吃点鱼,对身体好”洛云帆见唐暖央总是挑着蔬菜吃,很自然的就关心她。

    “夏天吃蔬菜会比较舒服嘛”唐暖央随口回答。

    “你呀,还是跟小孩子似的会挑食”洛云帆轻笑,语气无比的宠溺。

    洛宛馨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佣人也没什么反应,在洛家,洛云帆喜欢唐暖央这事,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可郭惠宜并不知道,所以看洛云帆对唐暖央这么好,她心里很是诧异,都说旁观者清,这四叔对这侄媳妇,一看就是有问题。

    “表嫂——,郭小姐为什么还在我们家”洛宛馨突然冷冰冰的开口。

    没等唐暖央说明,郭惠宜就抢先说道“我脚还不能多走路,所以你哥哥让我在家里休息一天”。

    洛宛馨有气无力的瞥向郭惠宜“什么家里,这不是你的家,请你不要说错话”。

    “噢——,反正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所以我说家里,也没有错啊”郭惠宜掉面子,心里有丝恼了,用话反击回去,摆什么臭架子嘛,一个个都以为自已高人一等似的。

    “你跟我哥结婚,图的不就是我们洛家的钱嘛,你们这些下贱的穷鬼,总妄想着攀上我们洛家,嫁进来之后你有什么目的,想怎么祸害我哥,想怎么祸害我们洛家的人,还是说你想跟外面的人里应外合,来图谋我们家的财产?”洛宛馨说着说着,情绪便激动起来。

    她没疯,只是看到这个郭惠宜献媚的笑脸,她就想起黎圣卿,心里又痛了,又愤怒了,感觉他们就是同一类人。

    郭惠宜气的张大了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洛家的人怎么一个个都阴阳怪气的,这洛宛馨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唐暖央跟洛云帆对看了一眼,宛馨肯定又想起伤心事了。“怎么不说话了?你们这些人,全都扮成披着人皮的混蛋,装出一副卑微相,肚子里全是坏水,为了钱你们什么都能做,贱人,全都是贱人——”洛宛馨握紧了刀叉,眼泪就流出来了。

    郭惠宜气的仰头直喘息“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我有得罪你么,凭什么这么说我”。

    “我就骂你了怎么样,滚出我们洛家,给我滚出去——”

    吵闹中,洛宛馨的情绪快要失控了。

    “宛馨,你冷静点,不要生气——”唐暖央劝道,生怕她的神经绷的太过于紧,会绷断。

    郭惠宜还没受过这种窝囊气,一时间,也快哭出来了。

    “你这婊~子,荡妇,下贱货,想攀上我们洛家,没门,像你这种***货,就该的扒光了衣服游街才对,去死吧你”洛宛馨抬手,把整个盘子都砸向她。

    郭惠宜吓的顾不得哭,慌忙的躲开,摔在地上。

    洛云帆扶抱住洛宛馨,声音低沉柔和说道“不要这样,深呼吸,慢慢的深呼吸”。

    洛宛馨在洛云帆的怀里,一点点放松下绷紧了的身子,她也知道自已不该拿郭惠宜出去,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绪,那一刻,大脑仿佛不受她支配似的,她好害怕“四叔,我该怎么办,呜,,,,”

    “不要难受了,世界上的事有好有坏,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坏的,想想光明的一面,你会觉得生活还是很美好”洛云帆用温柔的语句安抚着她。

    “嗯,嗯,,,”洛宛馨点着头。

    洛云帆抱起她“暖央,我先把宛馨送回房间”。

    “好!”唐暖央她也是被洛宛馨突然失控给惊吓到了。

    洛云帆带着洛宛馨离开餐厅,郭惠宜仍旧狼狈的跌在地上,脸上惨白,没有人去扶她。

    “你们快把郭小姐扶起来呀,真是的,没看到她摔倒了么”唐暖央故作不悦,其实心里面却在笑,宛馨这次虽是无理之举,可对待这样的人,要的就是无理。

    “是,少夫人”。

    两个佣人赶紧的过去扶起郭惠宜坐到椅子上。

    “惠宜,真是对不起,我们家宛馨近来心情不大好,总是发小姐脾气,还希望你能见谅,她不是故意的”唐暖央亲和得体的说道。

    郭惠宜勉为其难的扯出一丝笑意“噢,不要紧,我不会怪她的”哼,到底还是自已人帮自已人,错的明明是那洛宛馨,却说的跟她才是受害者似的。

    “我代她谢谢你,宛馨是子赫的亲妹妹,你若跟子赫结婚,她就是你的小姑子,你可真的要努力了”唐暖央意味深长的说完,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吧”。

    她无视掉她餐桌前的一片狼藉,自顾自的吃着。

    郭惠宜无语的转开头,只是半天而已,就已经受够了欺负,这一大家子的人,要么是笑面虎,要么是凶暴的豺狼,说实话,她真是呆不下去了。

    吃过午餐,大家各自散去。

    郭惠宜觉得无聊,倒靠在大厅的沙发上睡午觉。

    朦胧间,她听到脚步声,微微抬起头来,看到洛云帆跟唐暖央有说有笑的出了门。

    她的眼睛立即张大,有状况,他们会不会到外面去偷情呢?嘴角勾出一丝冷笑,在他们出门后,悄悄的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