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对猪扒很倒胃口!

对猪扒很倒胃口!

    说心里话,他有被突然吓到的感觉。

    就好比走夜路,无意间一回头,看到有个女鬼在后面跟着你,不觉得惊喜,只觉惊悚。

    “表哥,我打扰到你了么”郭惠宜平躺在地上,双臂夹紧了胸部,使之更加的突出,那双无辜如同小鹿般的眼睛,正惊慌而又楚楚可怜的望着他,短的不能再短的运动短裤,包裹着她浑圆的臀部。

    清纯中带着性感,妩媚中带着妖娆。

    洛君天在心里冷笑,想不到她这么快就展开行动了,而且还大胆在其他人的眼皮子底下,她就不怕子赫或是其他人突然闯进来么娓。

    “不会,你什么时侯来的,怎么没听到你的脚步声呢”他随性的回应,坐到健身器材上面,开始做运动。

    他就陪她玩玩好了,看这女人能使什么花招。

    郭惠宜看他没有排斥,还对她笑,心里面顿时兴奋了“我也才刚刚来,我看表哥你在跑步,就先不跟你打招呼了”曜。

    “哦,是这样啊,郭小姐还真是挺善解人意的”洛君天笑的如花般灿烂。

    “表哥,别再叫人家郭小姐了,叫我惠宜嘛”郭惠宜把手垫在脑袋下面,用力的坐起身来,胸部剧烈的晃悠着,原因是她没有穿胸衣。

    “快要成一家人了,还叫郭小姐是不太妥当,那就叫你惠宜吧”洛君天微笑着回应,表情愉悦。

    “好啊,表哥你人真是好”郭惠宜娇媚的笑,看着他脸上,胸口的汗珠滚落下来,她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想不到在西装下面,他的肌肉这么的结实有力,如此俊美的脸,可却丝毫不觉得女气,反而充满了男人味,身材更是完美到极点,最迷人之处还在于他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所带来的高贵气质,纵然她在演艺圈见过不少的帅哥,却没有一个能跟眼前的男人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她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

    她站起来,靠近他“表哥——,人家腰上的肉是不是多了,最近总是偷懒不运动,人也长胖了不少呢”。

    她在他眼前扭着自已的水蛇腰,嗲嗲的出声。

    洛君天很是淡定而笑“不会啊,惠宜的腰很细,扭起来更是柔,非常的美”他眼睛盯着她的腰,毫不吝啬的夸奖。

    闪烁不定的绿眸,更像是向她透露某种讯号。

    郭惠宜觉得是时候出击了“表哥,你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的话我不相信,我的腰哪里细了,你用手握握看嘛”她整人软软的靠过去,想着他会一把将她扯住怀里,将她压在身上疯狂玩弄。

    想到她就觉得兴奋。

    “我是想帮你量,可是我手上全是汗,怕会把你弄脏”洛君天勾着温善的笑,身体微微绷紧了。

    “我不嫌你脏,来嘛,帮我量——”郭惠宜等不及的向他扑去。拓开双臂就要抱住他。

    洛君天在她行动的当下,快灵敏的一闪身,不着痕迹的站了起来。

    郭惠宜没想到他会突然站起来,头撞到了铁杆上“嗷——”

    “你没事吧,抱歉,我太渴了,想来拿水喝”洛君天故作惊讶的说道,同时还附带担心的表情。

    “不要紧,是我自已没站好,才摔了一下的”郭惠宜揉着额头,很痛,却要装作完全不痛的模样。

    干嘛突然站起来嘛,也不说一声,她心里抱怨着,却又完全相信他不是故意的。

    “那就好!”洛君天转身,鄙夷的勾笑,走到保险柜边拿矿泉水喝水,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

    郭惠宜看到他的喝水,又趁机向他靠近,想从后面抱住。

    透边墙上的玻璃,洛君天察觉到了她的这个小动作,所以拿着水走到转身,把背靠到墙上。

    走到近处的郭惠宜,见他突然的转过身来,吓到的同时,忙止住脚步,站着不动了。

    “惠宜也想喝水么?”洛君天带着笑意问道。

    “是,,,是啊,运动过后是蛮渴的”郭惠宜顺水推舟。

    “那你拿来喝吧,我还要再运动一会”洛君天盖上瓶盖,把瓶子放在一边,很自然的从她身边经过,坐到另一部健身器材上。

    郭惠宜两次都没有得手,有些小小的不耐烦了,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她过去拿了一瓶矿泉水喝。

    她灵机一动,假装手滑了一下,一瓶子水全都倒在的胸口,湿透的布料,让**顿时激凸出来,血脉膨胀。

    “哎呀——,好湿,表哥我好湿啊,怎么办嘛,你帮帮我吧——”她跑到他面前,揉捏着自已的胸部,表情放荡。

    洛君天不否认这姿势这春光确实是撩人,但是他只要想到老婆正隔着几道墙壁在睡觉,他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湿了就去房间换,我还能怎么帮你呢”洛君天寻找着逃脱的路线,边客气的笑道。

    若不是为了晚上的计划,他早就一拳头挥开她了。

    “人家这样怎么出去嘛,不如表哥你把衣服脱下来给我穿好不好”她的手直接摸向他的身上。

    洛君天一侧身躲过去“这倒不用,我拿毛巾给你擦!”

    郭惠宜气结,这男人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若是假装不懂,干脆就拒绝了,还会陪她完这场暧昧的诱惑游戏么,可要说他是真不懂,如此精明的男人,智商就这么底么?!

    她真的琢磨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了。

    眼珠子一转,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她就不信他裤裆里的那玩意,这都没有反应。

    洛君天拿了干毛巾,转过身去就看到半裸着上身的***娇躯,正毫无遮掩的袒露在他的面前。

    请原谅他的视线不由的聚焦在那对丰满胸部上,谁让他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呢。

    “表哥,我好冷,你能不能不要再看了,过来帮我披上毛巾”郭惠宜得意于她要成功了,从洛君天的眼神里,他看到了男人的原始***。

    洛君天镇定的呼吸了一下,这荡妇还真是豁出去了,什么都敢做。

    “好,我来给你披上”他沉着下气息,慢慢的走过去。

    “好冷啊,好冷啊,,,”她嘟着嘴,搓揉着自已的胸部,发生阵阵的呻吟“呃,,,嗯,,,”洛君天想着待会给她披上之后,让这女人体会什么叫挫败的滋味,单纯的拒绝或推开,怎么能算得上羞辱呢。

    郭惠宜满怀着期待,呻吟也是越来越大“表哥~~~~”

    洛君天走到她背后,抖开来,把毛巾盖在她的背上,握住她的肩膀,她几乎能确定,他会不顾一切的抱住她,趴光她的衣服。

    5秒钟过去了,还没有发生她期待一幕。

    洛君天隔着毛巾握着她的肩膀,脑袋靠近到她的耳旁,她以为他终于有行动,把眼睛享受的闭上起来,等待他的亲吻,就跟早上他吻他老婆那般唯美动人。

    “惠宜,你的胸部太大了,像乳牛一样,让我倒尽胃口,表哥我可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你的资质差了点,所以很抱歉,虽然你很用心的来勾~引了,但是我实在对猪扒下不了口,继续努力吧——”他似同情又似鼓励的拍拍她的肩膀,提步向外走,开了门出去,手不由的放到嘴角,暗笑。

    郭惠宜深受打击的站在那里,快要断气,什么,乳牛?猪扒?

    她是观众公认的最美女神,他竟然说她资质太差,噢,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原来他不是假装不懂也是真的不懂,而是对她压根没兴趣,洛君天你这傲慢又无礼的男人,比那洛云帆还要可恶。

    “啊——”她忍不住泄愤的尖叫出来。

    从门口经过的洛诗菲听到健身房方向传来的叫声,心想这一大早谁在里面大喊大叫。

    她移动方向,步伐朝着健身房而去。

    走到里面,看到郭惠宜呈露着胸部站在那里,顿进惊呆了“我的妈呀,郭惠宜,你要不要这么直白,这么下贱,你在这里等谁,子赫?子龙?四叔?还是说,,,哦,对了,表哥每个星期这个点会在这里健身,你该不会是想勾~引他吧,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这荡妇,被我抓到,你算是完蛋了”。

    洛诗菲拿出手机拔了个电话“宁香,我捉到一只不要脸的鸡,你要不要来看一看,晃荡着两只被男人摸的快下垂的乳~房,在健身房发浪呢”。

    洛宁香吃完早餐,人都已经坐上车了,听到洛诗菲的话,美眸霎时张大“什么?健身房?这不要脸的女人,我非杀了她不可,你给我拦住她,别让她给跑了,我马上上来——”。

    “放心吧,某人光着身子,逃到外面可就只能裸奔了”洛诗菲挂了电话,把门甩上,无比高傲的环着胸“郭惠宜,把你这副模样放到网上,应该会引巨大的轰动吧”。

    郭惠宜脸色惨白,把披在肩头的毛巾拉到胸前“洛诗菲你不要冤枉我,我只是来健身的而已”。

    “健身?你怎么不干脆连下面也脱光了健身呢?”洛诗菲讽刺她。

    “我不想跟你理论”此地不宜久留,她要尽快的离开,只要回家里找到洛子赫,她就得救了。

    她疾步的往外走,洛诗菲过来拦下她“你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