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撒谎的真正原因,眼见为实!

撒谎的真正原因,眼见为实!

    q

    洛君天赶紧从后面跟上去,哎,事情大条了!

    唐暖央走进房里,坐到梳妆台前梳头.520.com舒榒駑襻

    “老婆,你听我解释——”洛君天蹲到她的身侧。

    “不用解释了,我相信你!”唐暖央平静的打断他的话,在彷徨的心情下,她只能选择去相信了,不然她真不知该怎么做好了。

    用一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圆的是别人的心,还是她的心呢,是安慰这一大家子,树立洛君天的形象呢,还是安慰她自已妪。本书首发[熬夜看书]无弹窗阅读

    她不知道,她的心里现在混『乱』极了。

    洛君天握住她的手“我明白你此刻心里的感受,你认为我撒谎的原因,是想掩盖些什么对吧!”

    唐暖央不说话唱。

    “不管你要不要听,我都要全部的告诉你,没错,我去了健身房,确实是遇到了郭惠宜,当时那里就我跟她,她穿的很暴『露』,一看就是来勾~引我的,我心里很清楚这一点,不过我没有马上走,看她打算玩什么花样,她两次特意接近的勾~引不成,就故意把水倒在衣服上,干脆把衣服给脱了,都这么直白了,我最后也只能对她说,我对猪扒没幸福,然后就出来了,全部过程就是如此”洛君天一五一十的交待,不敢有半路假话。

    唐暖央沉静了好一会,才有了点动静,眼珠子转向他,幽幽的笑道“人家长的那么美,还说是猪扒,你想气死她吧!”

    “说我老婆聪明就是聪明,我就是想让她挫败的,当时她气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非常的滑稽”洛君天笑说道,表情轻松。

    “那既然她真的勾~引了你,刚才为什么要撒谎说没有呢,为什么要放过她?”她想不通。

    洛君天起身,跟她的坐在一起“不是我要放过她,而是解决这个女人,并不需要我亲自动手,刚才子赫的反应你也看到了,他完全听那个女人的话,宁香跟诗菲把郭惠宜『逼』的那么紧,狗急了也会跳墙,如果她反咬一口的话,谁还说的清楚,而且最主要的是,今天就有人替我收拾她了,我没兴趣被她沾的一身***,所以我在心里权衡过之后,才会绝对撒谎,撇清关系的,对付那种女人,一定要拿到真凭实据,那样子赫才会相信,像宁香他们这样,是没用的”。

    唐暖央听完后,又静静的想了一会,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这下子心里畅快了吧,看你刚才那小脸,简直跟受虐的小媳『妇』似的,不过老婆你刚才表现的真的很大方,我洛君天太幸运了,能找到像唐暖央这样即顾全大局,又美丽动人的女人”洛君天轻捧着她的脸,凑过去,『迷』人的绿眸中满是深情款款。

    “使劲的拍马屁吧——”唐暖央故作生气的打了他一下,然后靠在他的怀里,轻叹“对不起,老公”。

    洛君天吓了一跳“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你干嘛向我道歉?”

    “昨天的事情,很对不起,我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体会你的心情,还跟你闹小别扭,对不起,我太自私了”只有体会过那种心痛的心情,也能明白,对方的心,在那时也趟着血。

    洛君天的心情豁然开朗了“你都体会的如此深刻了,作为我的男人,我只好说,我原谅你了——”

    “那我要说谢谢老公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唐暖央锤了他一下。

    “你怎么不怀疑我刚才在说假话呢,说不定我真的克制不住,跟郭惠宜发生点什么了呢?你不是一直很担心嘛”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

    唐暖央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因为我发觉我对你,还有对自已太没有信心了,爱情总是这样,越在乎就胆怯,怕心爱的人会背叛自已,又怕自已没有力量去握住这份幸福,心也变的越来越彷徨,整天杯弓蛇影,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不安,这都是因为太在乎的原因,其实那郭惠宜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的说对,这都是因为太在乎的原因”洛君天抚着了她的脸,心疼她为他总是这么心力交瘁。

    “可今天,就是刚刚,我觉得这么下去不行,宁香对你那么无条件的相信,为什么我不可以,即使你真的做了错事,该遗憾,该痛苦的人也是你,所以从今起,我决定要相信你,你要永远记得,我是用如此相信你的心来守护你的,你若做错了,我也不会知道,只不过面对我的时侯,你的心会多一道疤痕,因为我如此信任,你确对不起我,这份愧疚之痛来换我的笨,我觉得够了”唐暖央平平静静的说完,眉间有着释然的轻松。本书首发[熬夜看书]无弹窗阅读

    洛君天的心隐隐作痛着,绿眸中隐隐透出水气“你这女人,太歹毒了,这可比直接杀了我还要难受的”。

    “知道我的厉害就好!”唐暖央望着他,心里又甜又是酸。

    “真的好可怕,你在我身上下了这么毒的毒咒,不过好在,我也是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不然还不被折磨死,哎,看来我只能终身效忠于你了”洛君天略微俏皮的嘟着嘴。

    成熟男人撒娇起来的喜感,绝对是神级的,搞笑的那么可爱,让唐暖央都忍不住想要掐他一把了。

    “君天小乖乖,以后就让姐姐好好爱你吧”为了配合他的无敌可爱,唐暖央像『揉』狗狗似的,『揉』着他的发丝。

    “姐姐?”洛君天额边挂了一条黑线“丫头,你知道自己比我小几岁么,姐姐,你还真敢说”。

    唐暖央屏住笑意“那叫弟弟也一样!”

    洛君天吃不消的干笑“哈——,真是无法无天了,起码该叫哥哥才对,不过夫妻间这么叫不觉得很别妞么,像***!”

    “去你的——”唐暖央推开他,起身,往床边走了几步,准备去铺被子。

    她刚想弯腰,背后忽然贴上一具阳刚的身躯。

    他的嘴唇凑到她的颈间,细细碎碎的啄着,骨节分明的手抚『摸』在她的身上“我想要亲热”。

    这么赤~『裸』的话,让唐暖央的俏脸变红了“晚上再亲可不可以!”

    “不可以,就是要现在,而且——”他咬住她百嫩可爱的耳垂,手探入她的裙底,声线沙哑魅『惑』“要马上实施”。“嗯,,,,,”唐暖央被他又亲又『揉』的,身体有了感觉,酥麻过电的靠在他的身上。

    真是个敏感的女人!

    他把她放到床上,解开她的衣服,从颈部开始亲吻,一路向下。

    “嗯,,,,”她捧着靠在她胸前的脑袋,眼神『迷』离的像只万花筒般的绚烂,一双素手,也在他身上游动着。

    他爬起来亲吻她的唇,舌尖缠绵在一起。

    她的身体越来越热,雌『性』荷尔蒙被他点燃,她也很想要。

    手握住他的巨大,***,那东西在她手里变的越来越坚硬,她的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急促了。

    “你这小妖精,想要让你老公变成野兽么?”洛君天难耐的拉开她的手,分开她的腿,架高,向前挺~进。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本书首发[熬夜看书]无弹窗阅读

    洛君天恼火的停下来,该死的,他不耐烦的叫“是谁啊——”。

    “哥,是我啦,我可以进来么?”门外的洛宁香嘴上这么问,手已经转开了门把,在她的想法里,这大白天的,还是早上,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们会在里面做这种事。

    洛君天跟唐暖央惊恐的张大眼睛。

    “不可以,不可以进来——”洛君天大叫。

    千钧一发之间,他拉高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其他的全都来不及做,门就已经开了。

    洛宁香笑着闯进房间,映入眼帘的大床上,哥哥正压在嫂子身上。

    白痴都知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她倒抽了一口气,愣在原地,动弹不得,脑子里飘过一句话:孕『妇』可以被这么折腾么?

    唐暖央的脸红透了,用手戳了戳洛君天,让他说话。

    “宁香,我要跟你嫂子培养感情,你先出去!”洛君天很淡定从容的说了一句。

    好到位的培养感情的法。

    洛宁香尴尬的僵笑着“呵呵,,,,我,我先出去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她飞快的退出房间,溜的比兔子还要快。

    洛君天把头转回来,对唐暖央『色』眯眯的笑道“我们继续吧,老婆”。

    “你自已一个人继续吧,我是没这个心情了”唐暖央推推他,她已经被洛宁香这么一吓,吓掉了所有感觉了。

    “心情在酝酿一下就有了啊,我一个人怎么玩嘛,让老公亲一下就有感觉了”洛君天已经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硬生生让他缩回去的话,会出人命的。

    他啃着她的嘴唇,双手也『揉』弄着她的胸口。

    见她不是太抗拒了,挺~身进入。

    “啊——”唐暖央呻『吟』出声,搂紧了她的背,她喜欢这么抱着他。

    洛君天在她体内驰骋着,释放着自已的欲~望,她的身体是熟悉而美好的,最契合他的律动的,阵阵的快感,让他觉得无比的过瘾与舒服。

    *******

    结束后。

    唐暖央去洗了个澡,洗去这一身的汗,肚子早已经饿扁了。

    这完全是在虐待孕『妇』嘛。

    抱怨的从浴室出来,看到一桌的食物,她愉悦而又幸福的笑了起来,好在,他还挺细心的。

    洛君天在那边拉开椅子“老婆大人,快过来吃东西,该把我宝贝女儿给饿坏了”。

    唐暖央坐下来吃了一点“话说,你怎么就知道我肚子里的是女儿呢,说不定是儿子”。

    “不,我有种预感,一定是个女儿,长的比洋娃娃还要可爱”洛君天一直梦想着有个女儿,像他,长的非常的可爱。

    “原来,你喜欢的是女儿啊”唐暖央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来了,男人一般都比较疼爱女儿,她想像着洛君天抱着小公主的美好画面,忽然觉得,生女儿很不错。

    “你不喜欢么?”洛君天夹菜送到她嘴里。

    唐暖央很自然的接受她的喂食,愉快的咀嚼“对我来说,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

    相视而笑,窗外的烈阳更为灿烂了。

    *******

    一整个下午,洛家安静的很诡异。

    郭惠宜从早上被洛子赫带进房间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大家似乎都蛰伏在各自的房间里,没有出动。

    唐暖央陪儿子边玩边想洛君天早上说的话,今天晚上,难道他会有什么行动么?

    望向侧靠在太妃椅子,姿势撩人的“洛美男”,她心里的问号越来越大了。

    一天过的很快。

    傍晚时分。

    洛家人陆续下楼。

    郭惠宜打扮的很『性』感,一副要出门的样子,看到洛家其他人下来,匆匆跟洛子赫道别,小跑着出了门。

    “子赫,她这是要回家去了吧”洛海珍大喜,心想总算是送走这个瘟神了。

    洛子赫知道家人都不喜欢惠宜,牵强的笑笑,回答“不是,她去见经纪人,有部大制作要找也拍摄,她去跟导演,制片人谈合作”。

    “噢,是这样啊,待会她不会还回来我们这里吧”洛海珍失望的说道。

    “三姑,我想你明白,那是我要娶的女人,她以后会一直住在这里,希望大家不要在欺负她了”洛子赫面无表情,不悦的说完,走开了。

    站在大厅里的一众人,都无语的摇头了。

    “子赫没得救了!”

    “算了,说多了嘴巴也会痛,吃饭吧”。

    洛君天朝着门口深沉的冷笑了一下,转眼,跟洛云帆的目光接触,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不动声『色』。

    唐暖央捕捉到了他们的神情,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今天难得是星期天,我请大家到外面去吃饭吧,偶尔也换换环境,怎么样?”洛君天爽朗的对大家说道。

    “好啊!”

    “好啊!”

    大家都响应,没有人反对。

    “你们谁把子赫去叫出来吧,我跟暖央先去订位置了!”洛君天带着唐暖央先往外走。

    *******

    半个小时后。

    洛家这一大家子的人都聚齐在本城最高级的旋转餐厅,他们坐在一个半封闭的位置上,从外面向他们那里看,看不到里面的人。

    满满一桌的高档食材,不过对于洛家人来说,吸引力并不是很大。

    倒是斜对面的那一桌很有看头。原来郭惠宜正跟一位40出头,剃个平头的女人,以及三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一起吃饭,他们那边也是半封闭的,从正面,侧过都看不到,唯独从他们这个角度能看的到。

    显然,这是一种巧妙的安排。

    洛家的人不是笨蛋,洛君天突然说要到外面吃饭,又这么巧的正好跟郭惠宜在同一个餐厅,待会肯定要发生什么的,要不然也不会特别来这里观看。

    就因知晓这一点,她们才更觉有趣。

    “惠宜她也在这里”洛子赫发现到女朋友,一开心,想过去打招呼。

    他现在被这女人『迷』昏头,什么思考能力也没有。

    洛君天喝止住他“坐下——”

    他的表情冷酷,眼神骇人,带着无庸置疑的霸气。

    洛子赫虽有心想反抗,挣扎了半天,还是不敢跟洛君天对抗,乖乖的坐下来“表哥,我只是想过去打个招呼”。

    “人家是艺人,你走过去打招呼,传出绯闻的话,估计这个大制作就泡汤了,到时侯,她还不怨死了”洛君天略为语重心长的说道。

    洛子赫反应过来“对啊,还是表哥你想的周到,我是不该过去的”。

    “这就对了,早知道会碰上的话,就不来这里了,看来,这餐厅还挺有名字的”洛君天打趣说道,缓解紧张的气氛。

    唐暖央喝了一口果汁“我们不要在盯着惠宜看了,吃菜吧!”

    除却洛子赫之外,其他人都默契十足。

    郭惠宜她们那一桌上。

    “石导,我可不是夸我们的惠宜,她是个很敬业,敢于为艺术献身的好演员,你们一定不会失望的”经纪人李姐扶着郭惠宜的肩膀,尽可能的推销她。

    “我们就是看中郭小姐这种张力,年轻演员,就要认真努力,这一点,我在郭小姐身上看到了”叫石导的男人,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缝,从这细逢中『射』出的光,全都对准她的胸口。

    “石导,你过奖了,来,我敬你一杯”郭惠宜主动站起来,坐到导演的旁边,低胸衣透出深深的『乳』沟,请这死老头的眼睛吃了一回冰淇淋。

    那石导顿时就兴奋,眼珠子都快凹出来贴到她的胸部上去了“来,来,来,干杯”他试着把手环住她的腰。

    郭惠宜不仅没生气,反而还笑的很开心“人家酒量不太好,导演你可别把我灌醉了”。

    洛家这边看的快喷饭了,这女人还真是老少皆宜啊,这种秃顶老头子也要。

    洛子赫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她说过之前她是迫不得以,她不会再去招惹别人了,之前他亲眼见过,她为了对付这种『色』导演把酒泼到对方脸上的,为什么今天?!!

    “我要过去问她——”他愤怒的站起来。

    洛家好几个人起来,把他按回椅子上。

    “子赫,你头上的绿帽子带的那么正,还不嫌丢人,要过去亮相么”。

    “这会我们可谁都没有冤枉她,你自已也看到了,她是主动让导演『摸』的,你信不信待会还会去开~房间”。

    “不会的,我不相信——”洛子赫没底了,心痛的不行。

    “会不会看下去不就知道了”洛宁香对着郭惠宜那个方向抬了一下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