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驯服,泼水,找到送礼物的人!

驯服,泼水,找到送礼物的人!

    那真的是瞬间就发生的事。舒榒駑襻

    谁也躲避不了。

    洛宁香来不及向后退,欧阳墨城也来不及向后退。

    就这么结结实实的亲上了。

    盯着眼前这双桃花眸子,以及嘴唇上传来的热度,洛宁香在大脑顿时一片的轰乱妍。

    明明是要立刻就把他推开的,可是身体却跟被点了穴似的动弹不了。

    还是欧阳墨城先回神,向后退了几步。

    洛宁香的小脸越涨越红,越涨越红“你,,,,你这变态,流氓——”筱。

    她抬起细长的双手,就往他身上打去。

    手腕被双双握住。

    “洛宁香,好像是你自已先停下来,等我来撞上你的吧,我才是受害者,你倒恶人先告状了,这世上哪有这个道理”欧阳墨城对了洛宁香的野蛮,有些哭笑不得。

    “你分明是故意,我那么大个人站在那里,你说你没看到,骗鬼去吧,你这占我便宜的畜生——”洛宁香挣着自已的双手,气咻咻的谩骂。

    她已经不止一次,被这家伙给占便宜了。

    “按你这个逻辑,我长的比你还高大,而且你是正面看到我过来,照理你是先看到我的,你都没有闪躲,我更有理由指控,是你故意想要吻我”为对这种蛮不讲理的刁蛮大小姐,他只好以牙还牙了。

    “我呸——,我呸——,你也不照照镜子,我洛宁香会喜欢你这种等级的男人么,死变态,不要笑掉大牙了”洛宁香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侮辱,在她心里,只是安斯耀也是唯一无二的存在。

    她的话,有些把他给惹恼了,虽然还不在到他心上纵火的地步,但是这张毒辣辣的小嘴,他不非得好好惩戒惩戒。

    他低头擒住她的唇,啃咬着她的粉唇,舌头狂妄的卷入她的口中,直达喉咙般的深吻。

    “唔,,,,”洛宁香跳脚,惊恐的奋力挣扎,这变态,他怎么能这么做。

    欧阳墨城觉得惩罚够了,松开挣扎的只剩下半条命的洛宁香,她的唇高高的肿起,本就靓丽精致的容颜,变在更为美艳。

    “你混蛋——”她骂道,倔强凶悍的性子仍旧不收敛。

    “小丫头,别跟我耍横,我坏起不仅会亲你,还会撕开你的衣服”欧阳墨城靠在她耳朵,声音邪魅。

    洛宁香是纸老虎,被他这么一吓,就怕的把唇给抿起了。

    “以后对我说话要客气一点,再让我听到你骂人,我就把你五花大绑的捆在床上,从头到脚欺负你一遍,明白么?”

    “你混蛋——”她心里害怕,又不甘心,声音变弱了很多。

    这疯子变态发作起来,她真的会被啃的尸骨无存的。

    “那边树林里挺好的,我们去逛逛吧”欧阳墨城拖着她往那边走,他最喜欢驯服不听话话的孩子。

    “我不要去,我不要去,救命啊——后,哥——”洛宁香被吓坏了。

    “那骂不骂人了?”

    “欧阳墨城你这雌雄合体的大变态,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洛宁香完全听不进他说的是什么,也无法思考了,只想着能逃离魔爪。

    近傍晚这个时侯,佣人全都在别墅里,而保安正好是吃饭时间,四周都没人。

    欧阳墨城扛起洛宁香走进小树林,他要是现在放了她,这小女人会越来越猖狂,就跟父母管教孩子是一个道理,对付特别不听话的孩子,就得完全性的降服。

    他把她仍旧木椅上面,用身体压制住她。

    “不许乱来,你,,,你要是敢欺负我,我一定会告诉我哥的,他会杀了你,把你的肉一片片削下来,我给你一个机会,马上放了我,我可以大方点既往不咎”洛宁香吓的脸色发白,牙齿打颤。

    尽管这样,她还是死要面子的不求饶。

    “你觉得你的话能吓到我么,小丫头,你每次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这可不行,让我教你,下次若想要勾~引男人,就一定不能被反客为主,凶巴巴的骂完之后,也不能发抖,更加不要说底气不足的话”欧阳墨城的指腹掠过她红肿的嘴唇,声音低哑,透着危险。

    洛宁香从没有遇到过如次坏的彻底的男人,什么怜香惜玉,绅士风度统统没有,完全就是披着人皮的食人鱼。

    “我可是个女人,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嘛,你可不要冲动行事,让自已也后悔”洛宁香呼吸急急缓缓,停停顿顿的急促起来。

    “谁跟你说,我不喜欢女人的?”

    “喜欢女人你干嘛还强~奸我哥”洛宁香脱口而出。

    “这个嘛——”欧阳墨城犹豫着不知该如此回答“这个问题很复杂,说出来也不是你这点智商可以理解的”。

    洛宁香被他的话气的快晕过去,以她这点智商?她很笨么,她不知有多聪明。

    “放开我,我不管你喜欢女人还是男人,又或是男女都喜欢,我要起来”。

    “让你起来很容易,说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骂你了,再骂就变成大麻子”欧阳墨城笑盈盈的教她。

    “去死吧你——”洛宁香脑子一热,明知不能骂,可就是脱口而出了。

    欧阳墨城绽开最为阴诡的笑容“好样的”。

    他握住她胸的柔软,靠下来亲吻她的玉脖。

    “啊——,不要,走开,走开啊——”洛宁香感觉身体变的好奇怪,亲在他脖子上的吻犹如电击。

    “还不上认错么,再接下来,可要上重头戏了”他威胁的抚摸她的大腿。

    洛宁香绞起腿“不,,,不行,不行,哪里绝对不行,我认错,我认——”

    再怎么倔强都好,面对***的威胁,她还是选择了害怕。

    “我听着呢——”欧阳墨城拿出手来。

    “对,,,对不起,我以后不骂你了,再骂你的话,就变成大麻子脸”洛宁香细声的的说道。

    “这样还差不多,洛宁香,不怕***,等会在你哥面前就尽管告我状吧,我也会告诉他,你故意亲我的事情”。

    洛宁香不说话,在心里把欧阳家十八代都问候了人个遍。

    欧阳墨城从她身上离开“走吧,继续散步去——”

    洛宁香爬起来,不开心的跟着。

    晚餐。

    洛家餐厅内热闹非凡。

    洛海珍有心想要撮合洛诗涵跟欧阳墨城,她感觉大女儿更加聪慧一些,跟律师倒也是很相配的,所以她特别安排他们坐在一起。

    唐暖央跟洛宁香分别坐在洛君天左右两边,她感觉刚才宁香从外面回来之后,就显得闷闷不乐的。

    “欧阳律师,只是些家常的小菜,希望还合你的胃口”洛海珍客气的说道。

    龙虾,松茸,鱼子酱,这些叫家常小菜?!

    洛君天看着三姑跟表妹一个劲的向欧阳墨城献殷情,俨然一副把其招进洛家的架势。

    唐暖央心知洛君天的烦恼,很是巧妙的开口“欧阳律师,你女朋友她去哪里旅行了啊?”

    “她去了米兰!”

    “那可是个浪漫的城市,你怎么不配她一起去呢,一个人,多孤单啊”。

    “我倒也是想陪她一起去,无奈于手头上的工作太多,等下次休假了再去好了”

    寥寥几句话,让洛海珍跟洛诗涵母女两人的热情顿时焉了,知道原来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

    欧阳墨城的眼神时不时的瞄过洛宁香的脸,果然变乖了。

    洛宁香无意间抬头,跟他的目光接触,马上就翻着白眼转开了。

    吃过晚餐,欧阳墨城便告辞了。

    洛君天跟唐暖央作为主人送客到门口。

    欧阳墨城走到门外,突然从天而降的一杯花茶在他的头上,等他抬起头来,看到洛宁香正满意歉意的拿着玻璃杯“对不起,我的手不小心倾了一下,没想到会倒在你头上的,欧阳律师,真的非常对不起”。

    她很歉疚,很诚恳的说道。

    洛君天看着一身是水,头发上还沾着玫瑰花苞的欧阳墨城,幸灾乐祸的笑了“外面这么热,消消暑也好嘛”。

    “哎呀,这宁香总是这么粗心大意的,到车里拿纸巾擦一擦吧”唐暖央用歉意的口吻帮着说话。

    稍微聪明点的人都会知道,这是故意的。

    欧阳墨城拨开脸上的水,抬头望了望两楼的洛宁香“没关系,来日方长——”。

    洛宁香在那里甜甜的微笑,对他挥手“再见——”。

    哼,以为她洛宁香真的很好欺负么,来日方长就来日方长,她现在就上网去卖防狼武器。

    洛君天搂着唐暖央的肩,目送着欧阳墨城的车子开远,不禁大笑了起来。

    “你刚刚有没有看他的表情,我想,要不是你跟我在的话,他一定会冲上楼把宁香给掐死的,实在有够滑稽的”在唐暖央大方善良的表向下,有着一颗调皮的心。

    “我妹妹这次做的真酷,那家伙,就该多折磨折磨他”洛君天眉开眼笑,跟中了奖似的。

    “这会他一定坐在车里抓狂呢,刚才被泼水一瞬间,该拍下来才对,就叫戴花的男人”。

    洛君天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最毒莫过女人心哪!”

    “所以说,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

    星期天。

    一大清早。唐暖央突然又收到了一大包的东西。

    这次是满满一箱子的婴儿用品。

    到底是谁啊,隔三岔五的给她寄东西,她有种预感,这事八成是个女人干的。

    单子上没有写名字,就一个地址。

    她上楼去,用脚踢了踢还在睡觉的洛君天“喂——,醒一醒,陪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洛君天睡意朦朦的问道,眼睛还没有张开。

    唐暖央用脚又踢了踢他的屁股“喂,你给我醒一醒”。

    洛君天伸手一摸,他以为会摸到她的手,谁知道摸到的竟然是脚。

    他张开眼睛,看到站在床边,手撑着腰,脚放在他屁股上的女人,只能用剽悍来形容。

    “老婆,先移下贵脚吧,我的屁股快要被踢开花了”。

    “你屁股要是有本事能开出朵花来,以后我就不踢了”敢损她!也不是说她不用手,而是弯腰会很辛苦,就只好用脚喽。

    洛君天慵懒的揉着头发,打着哈欠坐起来“你要去哪里?”

    “去找个人!”

    “找谁?”

    “我也不知道!”

    洛君天抬起头来“老婆你是不是得了产生忧郁症了?找谁都不知道,那怎么找”。

    唐暖央把手里的快递单子递上他“住在这地址的人又给我寄东西了!”

    “就是上次寄充气娃娃来的那一个?这次是什么,不会是个全智能猛男吧,也会***?”。

    “跟你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唐暖央内心只能用无语来形容。

    “不是,那是什么,一次性把全部内容都说完好不好”。

    “一箱子婴儿用品!”唐暖央用很神秘的口吻说道。

    她本以为他会很惊讶,结果他呆了呆,哦了一声,又倒回床上“只要不放炸弹就行了”。

    “喂——,你怎么又睡了,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么?”

    “兴趣不大!”

    “可我兴趣很大,限你10分内到楼下,不然后果自负!”。

    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一会之后,洛君天下来了。

    穿着柔白色衬衣的他,不仅仅是帅,而且还很清新,下面一件紫罗兰色的长裤,很休闲的打扮,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粉粉嫩嫩的,平时都是西装。

    “干嘛这么看着你老公”他下来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随意坐到一边,让佣人给他准备早餐。

    他就那么随随便便在坐在落地窗前,睡的很饱的他,皮肤比唐暖央的看起来还要好。

    唐暖央看了看自已身上的衣服,又摸摸自已的头发,感觉自已都像他姐姐了!

    油然升起一种郁闷感!

    “老婆——”洛君天看她在那里奇奇怪怪的举动,不由的叫她的一声。

    “干嘛啦——”唐暖央有点不耐的转过头去,她正郁闷着呢,口气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洛君天不解的眨眨眼睛“我现在好像没有惹你吧,莫非我迟到了一分钟下楼?”

    女人难伺候,孕妇就更难伺候。

    “不关你的事,是我产前忧郁症发作了,吃早餐吧,少爷,吃吧——”唐暖央怎么能告诉他,她是因为发觉到他比自已嫩而郁闷呢,说出来多好笑啊。

    洛君天实在搞不懂这女人的心。

    9点多钟点,他们开车出门。

    平时他们极少数会出去,洛君天不喜欢逛街,唐暖央也不太喜欢,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宅在家里。

    他们照着快递上的地址,开了二个多小时才找到地方。

    那是一个周边的小镇。

    洛君天跟唐暖央下车。

    “哇,好热!”唐暖央一下车就感觉有股子热气冲过来,夏天的这个时间是最热的。

    洛君天赶紧撑开了遮阳伞“现在知道热啦,刚才早上吵着非要来找”他也热的汗流浃背了。

    “你这是在抱怨我么”唐暖央板起脸。

    “岂敢!”洛君天立刻陪笑脸。

    唐暖央从包包里拿出纸来,看了看四周“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了,我们走吧!”

    洛君天戴上墨镜,帮她打着伞,陪着她在大太,阳低下转悠,而且不能抱怨。

    经过一家小店,他过去买了矿泉水跟扇子。

    一路走,一路这么给她扇着。

    路人纷纷用羡慕眼睛去看唐暖央,这女人也太幸福了,有人打伞,有人扇扇,最主要的是那老公的身材跟脸,足够让人流口水的,侧面也是惊人的立体,正面更窒息,连背影都帅。

    “是这里了”唐暖央指着上面的门牌号,跟单子上的完全一样。

    “老婆你真厉害”洛君天笑道,心里的潜台词是,哎哟天哪,总算是让这姑奶奶给找着了,他的手好酸!

    唐暖央得意的微笑“我要么不做,做了就一定的成功,进去吧——”

    洛君天在后面跟上,见她走起来还箭步如飞的,忙喊道“老婆你走慢点,肚子,小心肚子”。

    “我又不是小孩子,啊——”嘴上正说着,脚下就踩到了一个汽水瓶,向后滑倒。

    “当心——”洛君天托住她,好在他在她背后“我的心脏都快要休克了”。

    唐暖央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对不起——”她摸摸他的脸,冰冷冰冷的,果然被吓的不轻。

    洛君天扶起她,拉起她的手,跟她十指相扣“要拉着我才够安全,知道么?”

    “知道了,你很罗嗦!”唐暖央脸上盈满甜蜜的笑意。

    他们敲了敲那扇铁门。

    过了一会,一个敷着面膜,穿着睡衣的女孩来开门了。

    唐暖央一看到眼前这个小巧的女孩,就连敷着面膜,她也认出来了“可可——”

    “老板,你怎么来的?”可可惊喜的抓下脸上的面膜,把门打开“快进来吧!”

    唐暖央跟洛君天进屋,很小的一个地方。

    可可倒了两杯水给他们“好奇怪,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东西是你寄来的?”

    “什么东西啊?”可可装傻。

    “小妞,这单子可写着你家的地址呢”唐暖央把单子递给她看。

    可可又假装想了想“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同事有说要用一下我家里的地址来着,好像是要给你寄礼物!”

    洛君天笑眯眯,又和蔼的问道“充气娃娃谁挑的,真是个好东西,让我知道是谁的话,我一定聘用她到洛氏来工作!”

    “是我买的,我买的,用着很舒服吧,我还特别买了会***的一款呢,就知道你会喜欢”可可兴奋的拍着自已。

    唐暖央拼命朝她打眼色也没用,她开始替这小妞的下场堪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