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洛君天被非礼,谁是神经病!

洛君天被非礼,谁是神经病!

    “噢,原来是你买的啊”洛君天笑的更为灿烂了,以前唐暖央身边这鬼灵精的秘书,就对他做过下泻药的好事,想不到这回的充气娃娃也是她买的。舒榒駑襻

    好带种的小妞!

    唐暖央知道他是故意套她的话。

    可可挨到洛君天身边,期待又小声的问“我真的可以到洛氏去上班么”。

    “似乎你是为了去上班才说是你买的,你知道我对那样东西最满意了,所以一定要找对人,然后重谢她!”洛君天听她说的话,想着有可能不是她买的妾。

    “那充气娃娃真的是我买的啊,其他人可小气啦,就送什么几十块钱的男性用具,我可是很大方的,我知道洛先生你要求很高的,一般劣质的橡胶我都不买,我还有发票呢,要不要我拿出来给你看”可可怕他不相信,一个劲的找证据。

    唐暖央对可可又是比划,又是摇头,让她不要说,可这个妞愣是看不明白,她真是服了她了。

    洛君天的绿眸发暗,笑容在原先灿烂的程度上,又多了一分温和“这么说来,还真的是你买的,不过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要买这些呢”甓。

    他十分想听一听这理由。

    可可犹豫了“我要是实话说了,你会生气的”。

    “不会,我很大方的,绝对不会生气”洛君天用最为迷人的笑容安抚她,他很大方,但是不代表他很善良。

    可可被他的笑容迷的晕晕乎乎的“那我说了,我们是想吧,洛先生你之前有那么多的情人,兽~欲就跟种马似的,可怜我们老板大着肚子还要来满足你,想想就有够悲惨的,于是我们几个人一合计,就打算赠送一些成人用品给你们,让我们老板也好有路可退”她说的真诚且感人。

    “好一个有路可退——”洛君天的笑容渐渐变的狰狞起来。

    敢情她们把他当成是种马了。

    敢情她们让他自已发泄这兽~欲。

    可可似乎也看出他的不对劲“是,,,,是你让我说的,洛先生你说过不生气的!”

    “他的话你也信,还不快过来——”唐暖央到底还是不忍心这个跟在她身边很久的秘书,她不能见死不救。

    可可别的没用,就是动作机灵,她赶紧逃到唐暖央身边“老板,洛先生他不是说喜欢嘛”。

    “他骗你的,他不仅不喜欢,还火的差点把充气娃娃给支解了,最终那娃娃洛家的保安拿去了,也算是物尽其用,下次给我寄东西之前,先给我打电话,让我也好有心理准备”唐暖央心里面对这些跟过她的属下,内心是很感动的。

    她们到现在还想着她,这对她来说,是人生当中收获的财富。

    “我们怕你会生气,会不好意思嘛,所以就没有告诉你,其实都是些小玩意,那些小宝宝的衣服我们挑了好久的,你以后一定要给宝宝穿哦”。

    “嗯,一定会穿的!”唐暖央点头,心里很暖很暖。

    洛君天坐在那里,冷冷的叫道“可可——”

    可可怯怯看向洛君天,拿起一边的靠枕,挡在胸前“你不会是想要打我吧”。

    “这个倒是不会,男人一般不打女人,我问你,你们这些人到现在还没有工作么”。

    唐暖央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可可有些难为情的笑笑“现在找工作哪有这么容易,我也是退了城里的房子,回到这里了,想着能做些什么,其他人嘛,有的找到了,有的还在找,总之,竞争太激烈,而且也要专业对口”。

    唐暖央叹息“哎——,要是公司没解散的话,大家就不用这么愁了”。

    “对啊——”可可点点头,表情也是很失落。

    “明天带着简历来洛氏见我吧”洛君天淡淡的说道。

    可可惊喜的抬起头,又蹦到他的身边“真的么,真的么,洛先生你人真是太好了,我爱死你了,话说,你让我做什么工作呢,让我当你秘书么”。

    洛君天表情一抽“我问问你们老板,她之前在洛氏给我当什么的?”

    可可望向唐暖央。

    “哈——”唐暖央不太服气的笑,他这话的意思,让她相当不爽“虽然我是给你做助理的,但那是爷爷安排的,洛君天你不会认为我能力比你差吧,信不信等我生完了孩子,你退位,让我干几年给你看看,我保证不会输给你!”。

    洛君天笑的有点发虚“这个一般来说,是不太可能的”让她干几年,那还得了。

    可可一听连老板在洛氏都是给总裁当助理用的,那她只能去茶水小妹了!

    一想也是,洛氏哎,她现在可是跟最高领导人坐在一起哎,这么一想,她觉得倍有面子“洛大哥——”

    洛君天什么时侯成她大哥了?唐暖央一阵汗颜。

    “你倒是挺会攀关系的,行了,明天来找我吧,我会找合适你工作的,没事的时侯,跟你老板多走动走动,她呀,这几年都没什么朋友”洛君天漫不经心似的说。

    他的话,让唐暖央胸口又是一暖,原来他让可可去洛氏工作,是因为她。

    “我一直把老板让成我的偶像,当朋友感觉自已没有资格”可可感觉有些太过于不真实了。

    唐暖央失笑“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妹妹一样,以后当朋友吧”。

    “嗯!你们吃饭了么,我请你们去吃面条吧,很有特色的”开心过后,可可大方的说道。

    洛君天有些犹豫,那地方肯定不卫生“吃面还是,,,”

    “好啊!说起来我也是好久没有吃过面了”唐暖央不等洛君天说完就一口答应了。

    ******

    小镇是的面馆里。

    虽然装潢一般,好在也有冷气。

    “这里三碗牛杂面”可可很熟练的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好,知道了!”里面的人也回喊了一声。

    其他的客人来也是这样,不点单,就这么朝里面吼一声。

    这对洛君天来说,实在是一件惊奇且无法想像的事。

    “哟,可可,你今天也来吃面啦,这两位是你朋友啊”。

    “都说了可可在城里混可好了,这朋友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坐在前后邻座的人跟可可打着招呼,趁机打量洛君天跟唐暖央,小地方的人都没有心机,所以看人的目光总是很直接,说的话也是直接可可笑的像朵花,什么叫有面子,就这叫有面子。

    唐暖央跟洛君天隐隐觉得,这小妮子是带他们炫耀来的。

    洛君天已经被周围的女人看的快要脱一层皮了。

    “嘻嘻,,,老板,要是我有这么帅的老公,我天天没事拉他出去溜达一圈,羡慕,嫉妒死别的女人”可可靠在唐暖央的耳边小声说道。

    没事溜达一圈这话刺中了唐暖央的笑点,她把老公当成狗么。

    面条上面来。

    “老板娘,今天你亲自端啊,好难得”。

    那面馆的老板娘不理会别人的话,把面端给洛君天“小心烫,小心烫”。

    “谢谢,我自已来可以了”洛君天伸手去拉过面馆。

    “哟,好漂亮的手”面馆老板娘一把抓起洛君天的手,惊叹的抚摸,她还没见过男人的手有长,这么好看的。

    唐暖央看到老公的脸,顷刻之间由白转青,她知道他的内心一定很抓狂。

    “请不要这样——”洛君天用力的把手从这胖女人手里给抽出来。

    “大姐我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手,失态了,失态了”。

    洛君天不说话,去拿筷子。

    面馆老板娘立刻又殷勤的帮他拿了筷子“给你——”

    “谢谢——”洛君天着实无力,接过筷子,心想这位大姐还要站多久才肯走,要不是因为唐暖央,他早就走人了。

    “死婆娘,又在外面看男人,里面的事不用做啦,给我滚进来”里面的男人咆哮出来。

    面馆老板娘也不嫌害臊的回吼过去“我看男人怎么了,自已长的像个武大郎,还不许我在这里看美男子么,看看人家,我真纳闷这都是人类,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其他人都哄堂大笑了。

    连唐暖央都开心的笑了。

    只有洛君天很想从这个“恐怖”的地方逃走,这里的人跟事,再他看来完全来自外星球。

    可可搭话“老板娘你也不用这么郁闷,你老公跟我这个大哥,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就好比,你能拿玻璃跟钻石比贵么,没有可比性的,你还是快进去吧,不然你老公该拿着刀来追杀你了”。

    “死婆娘——”里面又是一声怒吼。

    “来了,来了,烦死了”面馆老板娘边往里走,还不望朝着洛君天多瞅几眼“帅哥,你慢慢吃,我干完了活出来陪你”。

    这话,听的洛君天毛骨悚然,想要立刻就走。

    唐暖央已经笑趴在桌子上了。

    “我不吃了,我在外面等你们”洛君天一看这恐怖的老板娘走了,马上站起来,生怕晚一分钟,那“重量级”的胖女人就要出来攥着他的手不放。

    唐暖央接住他“堂堂男子汉,你还怕人家吃了你不成,人家老板娘还要干活,没那么快出来的”。

    洛君天只得又坐下来,靠在唐暖央在耳边“老婆,看你老公被非礼,你需要笑的这么开心么”。

    “我也不想笑的,可是,真的很好笑嘛,况且你就被拉了小手而已,别太计较了,吃面”唐暖央拿起筷子,吃起了面条。

    最过瘾的是,在这种地方吃面,可以尽情的发出很大的声音,都没有人来管你。

    洛君天无可奈何的拿起筷子,挑了一点面条吃,又吃了一点上面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嗯,味道还不错!”

    “不错吧,那是牛杂!”可可回答。

    “可吃上去不像是牛肉啊”洛君天一边挑来吃,一边问。

    “牛杂跟牛肉不一样啊,牛杂是牛的内脏”可可补充道。

    “不要说——”唐暖央抬起头来阻止,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内脏两个字,让洛君天刹那间面色严峻,停止了咀嚼。

    “那位美男子的料里,我还特意加了一个牛鞭,很补的哟”面馆老板娘从里面探出头来,也补充了一句。

    牛鞭?!!!

    洛君天的大脑里出现那长形的东东,,,

    胃部一阵的痉~挛,他捂住嘴巴,疯狂的冲到门外,在路边大吐特吐。

    唐暖央用同情的眼神望着在门外大吐的洛君天,她就知道会这样。

    “洛大哥,他不吃这些么”可可很抱歉的问道。

    “他会说那是变态才吃的,洛家的菜单里,从来没有过动物内脏,更何况还有牛鞭”想到牛鞭,唐暖央也想吐了。

    那一天,洛君天什么也没吃。

    回到家就刷牙,一想到自已吃的东西,就想去医院洗胃。

    从这点上看,洛君天算是个娇娇男。

    这种无食欲的状况,他维持了好几天。

    ******

    “云帆,怎么回事啊,我打电话给文老师,她女儿说你那天相亲,已经拒绝她了”洛海珍一打完电话,就兴匆匆的来找洛云帆了。

    洛云帆放下手里的书,丝毫不意外,他清淡的应了一句“噢,左小姐是这么说的么?”

    “可不就是这么说的嘛,云帆,你真的拒绝人家了?”

    “我记得我是什么都没有说,不过她倒是抢走了我的戒指”洛云帆举起手来,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指,心里莫明扯痛。

    这枚被遗弃忘却的戒指,如今又那么莽撞的被人夺了去,让他变的无所适从。

    洛海珍从洛云帆没说死的话里,听出了他对这左小姐并非完全没感觉“明白了,我打电话给她妈,再让你们见一次”。

    “就算不约,我也会去找她的,她还没有把戒指还给我”洛云帆转头对洛海珍温煦的笑笑。

    *******

    可可在唐暖央去找她的第二天,就去了洛氏,洛君天安排她到公关部门去工作。

    洛宁香近来都是全程戒备的,包包里连口红都换成武器了,准备应对欧阳墨城的报复。

    在一个公司,会议上,电梯里,大厅里,车库,这些地方都有可能会遇到。

    陪客厅吃完了午餐,洛宁香回到公司,站在电梯前,悠闲打着电话,等电梯。

    聊的兴起,边上站着的是谁,她都不知道。

    直到进了电梯,按按扭时,另一只手越过她的高度按了一下,她才猛转过头来……“啊——”看到欧阳墨成的脸,她比见了鬼还要叫的惨烈。

    手机掉在地上,她飞快的闪身到角落里。

    欧阳墨城懒懒的睨视了她一眼“神经病——”。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钻进洛宁香的耳朵里。

    “你说谁神经病?”洛宁香恼怒。

    “宁香小姐你不用这么急着对号入座,我说的神经病是指大脑有问题的那个人”文字游戏,是他的长项。

    “大脑有问题的人是你”洛宁香悄悄的打开包包,握住防狼电棒,他要是敢对她动手动脚,她就电死他。

    “是我还是你,一目了然”欧阳墨城沉着的笑笑,这笑里有讽刺的意味。

    “是一目了然,不就是你嘛”洛宁香不生气,反而还甜甜的回他的话。

    直到电梯门开了,洛宁香为怕其从后面偷袭,倒退着走出电梯。

    哪知鞋跟与电梯门绊了一下,她整个人向后坐倒在地上。

    “啊——”她下意识的惊叫。

    “粉白色!”欧阳墨城在电梯里沉稳的站着,笑盈盈的吐出三个字。

    电梯门慢慢的关上。

    洛宁香整个人傻呼呼的坐的,他这话什么意思啊!

    欧阳墨城在电梯里,又用唇语说了两个字,等他完全,电梯门也刚好全部关上。

    洛宁香想着他刚才的唇形,又看看自已的腿,小脸顿时通红,把腿用力的合拢“呀——,你这流氓”。

    他用唇语说的两个字是内~裤!

    ******

    “明天我们带澈澈去蒋家吧,听说蒋婷的精神状况很差”。

    洛君天在看新闻,唐暖央冷不丁的说道。

    洛君天把头抬起来“我想还是算了吧,倒不是我太无情,而是这蒋婷对我们恨之入骨,万一攻击你跟澈澈怎么办?我不得不考虑这一点,等你生了孩子之后再说吧”。

    唐暖央没有抗辩,他说的也确实在理。

    洛君天合起电脑“明天我们不如去约会吧,你老是闷在家里,也挺无聊的,顺便还可以给宝宝胎教”。

    “好啊!反正我也很久没有听过音乐会了,我们早一点出去,可去逛逛百货公司”。

    “那就这么决定了”。

    洛君天在唐暖央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又啄了一下,啄到第三下的时侯,唐暖央站起来了“我今天陪儿子睡!”

    “这怎么行——”洛君天坚决反对,并把她给扯回来,抱着她没有曲线的腰身,腹部贴紧她顶了一下“没你我睡不着”。

    “我看你是不做睡不着吧”唐暖央会不知道他的那点想法。

    “就是说啊,人家欲火焚身的怎么睡嘛”他从后面拉下她的吊带,轻吻着她的肩膀。

    唐暖央扬起头靠在他的身上“可是我答应儿子,今晚要陪他的”。

    “不要紧,我明天会向他解释的,今天还要让你上面好不好”他揉捏着她的丰满,气息变的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