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砸错人,咖啡厅变战区!

砸错人,咖啡厅变战区!

    想不到包包砸过去,没有砸中欧阳墨城,倒是砸在了洛君天的脸上。舒榒駑襻

    主是要因为他们俩坐在太近的原故。

    “嗷——”洛君天吃痛的叫了一声,俊脸瞬间黑的像阎罗王。

    洛宁香顿了那里,惊恐的张大着双眸,倒抽到了一口气。

    唐暖央,欧阳墨城跟安斯耀也皆是一怔娆。

    这可真是在老虎嘴上拔光,不想活了。

    “哥——,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冷静,镇定,我这不是要砸你,我是想砸那死变态的,谁知道这一甩方向就偏了呢,老哥,对不起,对不起——”洛宁香双手合十,不断的搓手讨饶。

    洛君天的面色仍旧很黑,特别是她的包上有个心形的金属的搭扣,这一重砸,在他脸上结结实实的印出了一个的大大的心形敷。

    “老公,你痛不痛啊”唐暖央心疼的摸着洛君天的脸,这么帅气的脸,砸毁容了,她也得跟宁香拼命。

    安斯耀低头掩嘴而笑。

    他的笑声立刻引起两个女人的不满,有这么乐么,哎,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善良的人哪。

    “哦,天哪,怎么办,怎么办——”欧阳墨城焦急万分的扑过去,捧起洛君天的脸左右端详“太残忍了,我都要哭了,我来帮你吹吹”。

    他的模样,直接让唐暖央产生他欧阳墨城才是洛君天的老婆这样的可怕错觉,所以说为什么他欧阳墨城要说这么不适合的话呢。

    男人对男人做这样的举动,说这样的话神经正常么。

    唐暖央特么的无语。

    洛宁香更是用刀叉子欧阳墨城的冲动。

    “给我死开——”洛君天暴怒的吼向欧阳墨城,挥开他的手,在他嘴巴真的凑过来之后,把他推的老远,原本就很恼火了,这一下直接燃烧。

    “哈哈,,,,,,”安斯耀克制不住的大笑,察觉自已的失态,又马上道歉“不好意思,失礼了”说完这话,他又憋不住的耸了几下肩膀。

    洛君天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拿起咖啡杯就要掷过去。

    唐暖央及时发现他要“行凶”的意图,拦住他的手“淡定,淡定,全都是意外,不生气了,我们不生气了”。

    洛宁香害怕的瞅着洛君天“哥,你不要气了啦,都是我的错——”。

    在那边被洛君天推开又端坐好的欧阳墨城,非常找死的在这个时侯飘过来一句“当然是你的错,连亲哥都下毒手,你简直没人性”。

    “你妈个死变态——”新仇加旧恨,再加上轻薄她哥哥这些加起来,激发的洛宁香体内所有的凶悍因子集体大爆发。

    她疯了似的拿起桌上所有能扔的东西仍向欧阳墨城,奶奶的,她说不信这都砸不中他。

    洛君天,唐暖央跟安斯耀赶紧躲到另一桌去。

    咖啡厅已升级为“战区”了。

    欧阳墨城用手挡,咖啡,方糖,奶油,冰淇淋,水果,在空中抛出一条条有极富动感的后抛物线,这一次洛宁香发挥的特别好,无一落空,让他连起身逃跑的机会也不没有,就知道一直躲。

    “哈哈——,你这小子,这样尝到我的厉害了吧”洛宁香修理的兴奋极了,胸口的郁闷,心痛,那些过不去的东西,一下子抛之脑后了。

    “洛宁香,警告你不要再扔了,我可没有怜香惜玉精神的,女人我也会打的——”欧阳墨城也终于被激怒了。

    “你个死阴阳人,还敢口出狂言,看老娘今天怎么修理你,看今天最后谁才是挨揍的那个人”洛宁香都浑然忘我了,没东西可扔,干脆把高跟鞋都脱下来仍过去了。

    咚的一声,鞋根正中欧阳墨城的脑口。

    “嗷——”

    “耶~~~~,完全胜利,臭小子,我看你以后还拽不拽,真当我是吃素的啊,还没完呢,本小姐让你知道,什么铁沙掌跟旋风腿”洛宁香冲过去,粉拳秀腿,一下下的落到欧阳墨城的身上。

    欧阳墨城伸手求救“快来阻止这疯婆子啊,我快被她打死了”。

    另一桌上的人,像是被点了穴似的定在那里,下巴掉在地上,已经成雕像了。

    洛君天一直以为,唐暖央清冷的表皮下有着剽悍的本性,看到妹妹这举动之后,他能真正的理解到,什么叫剽悍的女人。

    唐暖央咽了咽口水,她想那小妮子应该忘记安斯耀还在这里吧,不知道她待会回过神,会不会有想去死的心。

    安斯耀只想说,眼前这女人应该不是洛宁香吧!

    打够了,已要披头散发,衣服扭曲,还少一只鞋的洛宁香从欧阳墨城身上跳下来,气喘吁吁的仰头大呼了一口气“好爽——”。

    她这个两个字,让所有人为之胆寒。

    “我该庆幸,她没有变成小太妹”洛君天直起着眼睛盯着洛宁香,幽幽的吐息。

    洛宁香的美眸左右摇摆了一下,大脑开始慢慢的恢复过来,她一点点的低下头,把头转过去。

    她慢慢的想起现在在哪里,想起这里还有谁,她的表情越来越纠结,越来越想哭,直到看到三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再想到自已此刻“空前绝后”的造型,她就想立刻去死,一秒钟也不想迟疑。

    四双眼睛,大眼瞪小眼的。

    洛宁香表情抽搐的勾起一丝甜美的笑容,她对他们抬了抬手,用最为温柔的语气说道“喝咖啡,喝吧——”

    倒在沙发椅上,已经变成一颗“彩虹糖”的欧阳墨城痞笑的从边上勾起一只高跟鞋“我说甜美可人,温柔大方,端庄典雅的宁香公主,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先把鞋给穿起来比较好呢”。

    洛宁香侧向他,顿时呲牙咧嘴,凶狠无比的模样,她用眼神警告他闭嘴,把脸转向洛君天他们时,又迅速变成甜美的模样“我今天——,今天是有那么一咪咪的失控了”。

    这叫一咪咪的失控?!!!!

    “哇,这脸变的,你去过四川学过变脸吧”欧阳墨城哑然失笑的糗她,边整理自已的衣服。

    “闭嘴——”洛宁香用重低音吼过去,她真的快要疯了,都是这个家伙,她才会这么丢脸了,他知道她现在想死的心情。

    她苦心经营的完美公主形象,全毁了,全毁了,,,,欧阳墨城惊叹的抬起头“真是小看你的,除了变脸,你还会变声,你嗲音降到的低音,完全没压力嘛,这个很让我惊喜”。

    洛宁香捏了捏粉拳,欧阳墨城,我跟你的梁子结大了。

    唐暖央想来,她不出面帮一下是不行了,站起身,从欧阳墨城手里接过洛宁香的鞋子,她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后背“走,陪我去洗手间吧”。

    “噢,好啊,嫂子!”洛宁香巴不得先逃离这里,所以唐暖央这一说,她是求之不得,也万分的感谢她,不然她真不知该怎以下台才好了。

    两个女人离开了。

    咖啡厅的服务生郁闷的过来收拾。

    “打烂的东西我们会赔的,请不用担心”洛君天对服务生说了一句。

    “是!”服务生看他们都是有钱人,心想,是不用担心他们不赔偿。

    安斯耀端起咖啡,举止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

    欧阳墨城笑盈盈的走过来跟洛君天他们坐到一起,表情轻松惬意的仿佛没有挨过“毒打”,明明头发上还沾着可笑的奶油,也仍旧怡然自得,信心满满的模样。

    “你——”洛君天犹豫的看着他,然后口吻淡漠的问道“没什么事吧,我替我妹妹向你道歉”。

    “不用!”欧阳墨城轻笑的摇头,把脑转向安斯耀“看到了吧!”

    安斯耀有丝不解的反问“看到什么”。

    “洛宁香的真实面目,又或许说是一个女人的真实面目,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压抑自已,戴的假面生活,为了去迎合别人,宁愿一直做那个不真实的自已,久而久之,就连自已也分不清的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已,话说,看到跟你印象如此颠覆的女人,你有何感想”欧阳墨城随意的问,很自然的伸手去拿洛君天的咖啡喝。

    洛君天恼火的瞪他,这疯子加变态。

    安斯耀半垂星眸,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慢慢的,嘴角有了一丝丝笑意“嗯,怎么说呢,感觉还挺可爱的,还不错”。

    欧阳墨城蹙眉“安斯耀先生这话听着挺暧昧的,总裁你觉得呢”他看向洛君天。

    洛君天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做了一个深呼吸“安斯耀,如果你对宁香没有一丁点的意思了,请你明确果断的告诉她,不要说对不起,你不爱她,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还一直说这些暧昧莫明的话,我绝对不会再袖手旁边的,到时侯,你要么娶她,要么死在我的手上,明白么”。

    “呵——”安斯耀冷笑“还真是好可怕的警告,我明白了,洛君天,对于你,我也有话想说,处理好男女问题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留着欧阳律师,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做让暖央伤心的事情了,好好爱她,让她永远都幸福!”

    “我老婆的人生,不用你来操心”洛君天说的很用力,所以他才这么讨厌这个家伙。

    “这关系还挺复杂的嘛——“欧阳墨城突兀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