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唐暖央的必杀技,来例假,尴尬的快疯了!

唐暖央的必杀技,来例假,尴尬的快疯了!

    洛云帆顿下步子,目光看向唐暖央,略为沉思后,轻盈的微笑“君天他若是能同意你陪我去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舒榒駑襻

    唐暖央爽快的笑笑“没事,我会打电话跟他说,他不会这么小气的”。

    不小气么?!洛云帆摸低头了摸鼻子,嘴角微微向两边勾起,他可不这么认为!

    “四叔,我看你挺累的,快上去休息吧”唐暖央站在上面又说道。

    洛云帆向上走去“嗯,那待会见吧”娆。

    “好,待会见!”

    经过唐暖央身边的时侯,洛云帆拍了拍她的肩膀,目光温煦情深。

    洛海珍站在楼梯下,面色不太好,变的有些郁结柑。

    等洛云帆消失在楼梯口,唐暖央也走到楼下了。

    “暖央,你过来,我们聊一聊”洛海珍拉起唐暖央的手臂,往落地窗边走。

    唐暖央心底微微一转,大概就能猜到三姑要跟她说什么了。

    站定在窗前,洛海珍开口说道“暖央,你对云帆,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没怎么想啊,他是四叔,是我的家人,仅仅是这样而已”唐暖央得体的回答。

    “可你应该知道云帆对你不仅仅是这样,他喜欢你,当然了,细细想来,你们岁数相差的也不大,撇去叔叔跟侄媳妇的关系,被吸引也是正常的事,但是因为你,他至今不谈恋爱也不结婚,匆匆的再过几年,40岁也到眼前了,我不想他孤单一辈子,暖央,我真的很担心他,你明白么”洛海珍握着她的手,她想以暖央的聪慧,她能明白的。

    唐暖央莞尔一笑“三姑,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误会了,我刚才那么说,并不是想要破坏四叔去相亲,你刚也看到了,对于这频繁的相亲,四叔已经表现很不耐烦了,以他的个性,若不是真的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是不会这么说的,今晚的相亲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可推掉吧又不太好,所以我才那么说的”。

    洛海珍听她这么说,心里松了一口气“哎,他这也不中意,那也不中意的,我都没辙了”。

    “不是还有个左小姐嘛,四叔点名要你约她,就表示他很中意那个女孩,要我说,你这些日子给他安排其他女孩,根本就是白费功夫”。

    “问题是那左小姐不中我们云帆哪,我都约了好几次了,我本想吧,给他安排别的女孩,说不定也能看对眼,现在想想,是白费心机了”洛海珍无奈的叹息。

    “你就集中精力约这位左小姐吧,难得四叔对她有兴趣”。

    “我想也是,那你今晚就陪他去吧”。

    唐暖央笑着点点头“嗯!”

    午后。

    唐暖央给洛君天挂去了电话。

    不等她把事情说完,电话那头一声咆哮声就直扑而来,惊的她不得不把手机暂时从耳边拿开。

    “洛君天,你喊什么喊,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她把听筒拿的老远。

    “我不准你去,他洛云帆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乖乖给我呆在家,听到没有”洛君天一听她晚上要陪洛云帆去外面,心里就立刻不淡定了。

    “这不是跟你好好的回报嘛,也不是特意陪他去的,我正好跟可可约了去买东西,顺帮帮的四叔嘛,很简单的一件事,你别给我复杂化了,我打来呢,就是跟你说一声,不是来征求你的同意的”这不分清红皂白一通吼,让唐暖央也有点发火。

    一说完,她就将是手机用力一挂。

    她要收回他没有那么小气这句话,这家伙公分明就是宇宙级的小气男。

    电话那头,洛君天久久不能平静的直呼气,冷静的一下,他又打过去。

    唐暖央看他又打来了,面无表情的接起“如果你是专程打来命令我的话,劝你还是别说了,把手机挂了吧”哪有这么完全不讲倒理的人。

    “你可以去,去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洛君天你干嘛呀,我又不是去干坏事,谁要跟你讲条件,不跟你讲”说着,唐暖央又要把手机挂断。

    “慢着,别挂——”洛君天急喊道。

    唐暖央又把手机给放回耳朵边“好好讲人话,我就不挂”。

    “我的条件呢也不过分,就是你跟他必须分开坐两辆车子去”。

    “你这人——”唐暖央无力的撑着额头,她开始有点后悔,自已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八婆,多管闲事。

    “回答!”

    “行,坐两辆车去,你要不要回家来检查一下”她妥协了。

    “那倒不用,洛家多的是我的眼线,我随便找个人问问便知”洛君天说的颇为得意。

    唐暖央嘴角抽搐“敢情,家里天天再演无间道啊!”

    “呵呵,,,老婆你可真爱说笑话,这一次,我就破回例,下次不许你插手他的事情,我要去开会了,挂了”。

    放下电话,唐暖央用着电话挥了挥拳头,什么嘛,完全大男主沙文主义嘛。

    *******

    4点多。

    洛云帆在门口等着唐暖央。

    铃着包包出来唐暖央笑容满面的走到洛云凡身边“四叔,我还要去接个人,你开车先走吧,我让司机送去就行了”。

    “没关系啊,你的朋友我帮你去接”洛云帆走到车边,将车门打开,不容置疑的说道“上车吧!”

    唐暖央有一丝犹豫,朝着左右看了看,走过去,坐进车里。

    哎,不管了,不管了,洛君天回来骂就骂吧。

    可谁能想到洛君天这“情报”系统这么快捷,车子刚开出洛家,他的追魂电话就来了,唐暖央盯着这号码,就害怕了,她再一次后悔自已干嘛要自找麻烦呢。

    “接啊!是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洛云帆从唐暖央郁闷的脸上,能够大概猜想到什么事,就说那家伙没这么大方的!

    “这就接了”唐暖央牵强的笑笑,捂着听筒接起电话“喂——”。

    “当我的话是空屁是吧——”穿耳的怒吼声,再一次把唐暖央的耳膜震的生痛。

    她一股子火就冒了出来“是啊,是啊,我就把你的话当屁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唐暖央用力把电话一按,利落的关机!洛云帆在边上笑道“这不太好吧,以他的脾气,这会应该在全城通缉我们了”。

    “随他去吧”唐暖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你这次因为我肯定又要按骂了,我看我还是送你回家吧,免得又要爆发世界大战”洛云帆说着就要打转方向盘。

    “哎——,不要”唐暖央阻止她“出都出来了,哪还有回去的道理,反正这次与你无关,是我的主意嘛”。

    “看不出来,你还挺将义气的”洛云帆淡笑,径直往前开。

    另一边的洛君天打电话都打疯了,唐暖央你可真是有种,竟然敢关机!

    ******

    跟可可在百货公司碰了头,再到约会的餐厅等待。

    那女孩一来,看到除了男主角之外,还有两只大灯泡,聊不到几句,连餐也没点,就借故走了。

    “这招很灵吧”唐暖央笑。

    “是灵,大大的减少了讲废话的时间,我们点东西吃吧,吃完了陪你们逛街”洛云帆的心里变的轻松不少。

    “这可是你说的,待会你可别嫌累”唐暖央边看菜单,边漫不经意的说道。

    “呵,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洛云帆又是一阵温煦的轻笑。

    可可在边上撑着下巴,眼神赤果果的盯着洛云帆“有这么标志的帅哥陪我们逛街,走到脚断掉我也情愿”。

    洛云帆笑而不语。

    “四爷,你觉得我怎么样?要不要跟我约会试试看,我本性纯朴善良,而且三围也不错哦,反正你都要找女人结婚的嘛,考虑一下我吧”可可很直接的表明对他好感,推销起自已,帅哥谁不爱啊!

    这么肉麻直白的话,激起唐暖央一身的鸡皮“可可,你可是女孩子哎,矜持点!”

    可可娇笑着挨到唐暖央的耳边“老板你这就不懂了,这叫主动出击,正所谓,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成沙,喜欢就追,有什么可矜持的”。

    唐暖央瞬间无话可话了。

    吃过晚餐,逛街买了需要的东西,才回家。

    唐暖央把东西交给佣人,让她们去放好,这才上了楼。

    打开~房间,里面黑洞洞的。

    心想洛君天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她伸手去开灯。

    一角的太妃椅上,侧卧着一个绝色美男,把唐暖央着实吓叫的后退了几步“啊——,你在干嘛不开灯”。

    洛君天不回应,继续那么卧着不出声。

    “喂——,干嘛这表情,被人点穴啦!”唐暖央放下包包走过去,弯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洛君天仍旧不理她,任她戳,脸僵硬的跟雕像似的。

    “生气啦?!真生气啦?”唐暖央把脸靠过去,勾住她的脖子,亲了亲他的眉头“老公,好了啦,我错了,我错了,亲你1000下当赔罪好不好”。

    洛君天面色冷峻的拉下她的手,终于出了声“少来这一套!”

    唐暖央心里暗暗偷笑,这一套要是真没作用的话,他又怎么会开口呢,她躺下来,腻在他的怀里“那亲你一万下好了,舌吻哦”她扬起头,在他的喉结上舔了舔,又在他的下巴处咬了一口。

    洛君天下面的大家伙,很没有骨气的勃~起了。

    绿眸内的坚硬开始瓦解了,,,,,

    “唐暖央,我告诉你,本少爷不会上你当的,以为亲我一下,我就会算了么,今天这事非常严重,你竟然挂你老公的电话,陪别的男人出去了,我很生气,相当相当的生气,要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我的面子往哪搁”。

    他义正词严的说着话,她却一个劲的笑“嘻嘻,,,,,”

    “严肃点,谁有空跟你嬉皮笑脸的”洛君天掐她的脸。

    “我有认真再听啊!”唐暖央无辜的嘟着嘴。

    “不许装可爱!”洛君天指着她的脸,严肃警告。

    “哪有,我没有啦,你冤枉我,你欺负人,呜,,,,”唐暖央捂着脸,假装哭了的模样。

    洛君天冷笑“行了,有本事把手放下来,要是有一滴眼泪那我今天就这么算了”他还不了解她的脾气嘛,要让这个女人哭,可不是轻易的事。

    唐暖央使着劲的往外挤眼泪,可就是挤不出来。

    她把手放下“我又没说我哭了,我这不是让你有面子可搁嘛!”

    “我看你是想逃避吧,白天在电话里我是怎么说的,你又是怎么答应呢,唐暖央你怎么敢完全无视呢,是不是觉得我很容易摆平,撒个娇,发个嗲就行了,现在究竟我在欺负你还是你在欺负我?”洛君天朝她吼去。

    唐暖央用手挡着脸“你骂归骂,口水不要乱喷!”

    洛君天被气的不轻“你,你个坏丫头,把你老公气死才安心是吧”。

    “什么死不死,呸,呸,呸,我老公可要长命百岁的”唐暖央捧着他的脸,无比温柔的说道。

    “你说的跟你做的,是不是差的太远了,在这么下去,不要说长命百岁了,能不能活过今晚都是个难题”洛君天怪里怪气的说。

    哎,看样子他真的被气到了。

    唐暖央眼珠子一转,没法子了,她只能出终极必杀技了。

    柔若无骨的小手,从他的胸前滑入他的西装裤中,一把握住他的巨大,小嘴在的嘴上若即若离的轻啄着“这样会不会感觉好一点!”

    坏丫头!!绝对有够奸诈的!!

    洛君天的呼吸变的粗重,眼中布满了情~欲。

    唐暖央加大速度跟力度,红唇也缠绕上他的舌头,疯狂的舌吻一通之后,她又抬头望他“亲爱的,这样子心情有好一点没有?”

    “还差那么一点”洛君天声线沙哑迷离,完全沉浸其中。

    唐暖央贴在他的耳朵上,吐息如兰“那我给你加上那一点,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洛君天侧过头来瞅她“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这一点真的很好哟”唐暖央娇媚的解开他的皮带,揉着他的腹部“相当舒服,相当爽,相当过瘾,相——”。

    “行了,我投降”洛君天等不及了,扯下她的内~裤,抱起她,就将火种深埋到她的体内“嗷——”

    洛君天控制不住这沸腾的***,野兽般的进攻着,吓的唐暖央好几次都想逃下来,直快感又来了那么的深沉而美妙。

    放纵过后,他们身上的衣服全都歪七扭八的。

    “我去洗澡了”唐暖央爬起来,就要走。

    洛君天拖住她“感觉自已这样就过关了?”

    唐暖央露出惊恐的表情“你不会还想来一次吧,我不行了,我可是孕妇,医生说要尽量少过性~生活的”。

    “想岔开主题么,你该知道我不是指这个吧,今天跟洛云帆出去吃饭逛街,开心么”他就是这么小气,就是这么耿耿于怀。

    “还有可可啊,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大不了我下次不再多嘴了,这次呢去也去了,你骂也骂了,气也气了,我补偿也补偿你了,你还想怎么样,男人小气成你这样,真是少见!”唐暖央快被折磨死了。

    洛君天松开她的手“以后要是再发生这种先斩后奏的事情,我就把你关到无人岛上去!”

    “那我开心死了,我可以做岛主了!”唐暖央俏皮的回了他一句,知道他这么说,就是消气了。

    “开心?”洛君天睨视她“如果我说,那是蛇岛呢?”……

    房间里顿时死寂一片。

    ******

    洛氏。

    会议结束后,洛宁香肚子有点痛,其他人都走了,只有她还靠在桌子上没动。

    “怎么了?”洛君天走过来。

    “肚子痛!”洛宁香不好意思跟哥哥说,她是例假要来了。

    “要不要去看医生?”

    “不用了,不用了,经常会这样,小事”为这种事看医生的话,会被笑死的。

    “经常这样么,这可不是小事,先到我的休息室去躺一会吧,改天安排时间做个全身检查”洛君天并不了解女人痛经这档子事,很是忧心。

    洛宁香是说又不能说,笑又不能笑,只好随便敷衍“好啊,改天再说!”

    洛君天过去扶起她,来到顶楼,把她扶进与自已办公室相连的休息间,给她盖上被子“睡一会吧!”

    “嗯,谢谢哥!”洛宁香脸色有些苍白的点点头,月经过之前,人特别的累,小腹也总是会痛,有的时侯痛的较轻,有的时侯痛到出冷汗。

    洛君天起身退出了休息室。

    洛宁香裹紧了被子,闭上眼睛,手揉着腹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中午,洛君天跟客户有约,出去时,看妹妹睡的香甜,就没有叫醒他。

    一觉醒来,都差不多一点钟了。

    洛宁香从床上下来,打开休息室的门走出去。

    突然,下体一阵的热流涌来。

    糟了,月经来了,更糟糕的是,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修身超短裙,本想说,马上下去垫个卫生棉还来得及。

    她这个白痴!!!

    小心翼翼的扭头往屁股上面看了看,触目的红色顿时让她头顶飘来了一团乌云。

    怎么办,怎么出去,要是让别人看到她那里沾着血,非被笑话死不可,想像那个场面,她打死也没有这个勇气出去。

    “咚咚,,,,”

    “欧阳律师,总裁还没有回来”

    “哦,没关系,我进去把文件放下就出来”。

    乌云中,一道闪电直直的把洛宁香给劈中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欧阳墨城为什么会来,她急的朝着左右看了看,惊慌失措乱钻。

    看着慢慢被推开的门,她快速把身子贴到墙上。

    欧阳墨城一进来,第一眼就看到贴在墙上的洛宁香,怔了一下。

    怔过之后,他把门随手关上,笑言“宁香小姐也是啊!”

    “关你屁事!”洛宁香口气很差,脸也很臭,她绞起腿来,尽量不说的太用力,生怕会流出来,血流成河!

    她现在就想着,让他家伙放完东西,赶紧给她滚出去。

    欧阳墨城皱眉“你还真是礼貌,别人在这么问的时侯,你要微笑的回答,是的,哪怕是微笑的点下头也行,什么叫管你屁事”。

    洛宁香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将脑袋转向别处,大哥,兄弟,拜托你快放吧,少他妈的罗嗦了,她快顶不住了。

    欧阳墨城收回视线,把文件放在洛君天的办公桌上,就准备离开。

    转身往外走了几步,看到洛宁香还站在那里,而且脚后跟完全贴在墙上,表情纠结,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并的很拢。

    “看什么看,放完了就出去吧!”洛宁香几乎是用恳求的口吻的说道。

    这让欧阳墨城觉得有点意思。

    他往洛宁香那边走去“我从进来你就站在那里了,怎么?你做错事被你哥哥罚站么?”

    洛宁香的身体贴的墙壁更紧,或许是紧张促使的身体中的血液流动的更快,又是一股子热流,从那秘密花园里流淌出来,一条薄薄的蕾丝小内内,怎能阻挡这红色的风暴呢。

    她的表情更加纠结了,一条美腿搭在另一条美腿上,用尽全力的并拢。

    上帝啊,救救她吧,,,

    欧阳墨城的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到胸口,又移到大腿上,看她似乎是忍什么忍的很痛苦的样子,大胆猜想“你是想要去方便么,那去啊,憋坏了可不好”。

    洛宁香的俏脸涨红,忍耐着暴力因子,开启樱唇“多谢你的关心,不用管我了,求求你走吧!”

    问题是她不能在他面前转身,也不能走到外面去,这家伙怎么就这么烦人呢。

    她心里要哭了,为什么她这么倒霉,走到哪都能遇到这个瘟神,而且每次都是超级的糗。

    “你——”欧阳墨城这才察觉到她大大的不对劲,又走近了几步“你哪里不舒服么”。

    “对,我不舒服,因为你站在这里”洛宁香万分紧张,如临大敌,身体向后缩,可背已经贴的墙壁很紧了。

    她巴不得能把身体融进墙壁里。

    “你脸色很难看,干嘛一直贴着墙壁”欧阳墨城感觉玄机可能在墙壁上。

    “我真的,真的,真的没事,我就是想在这里靠一会而已”说这话的时侯,又有一股热流涌来,洛宁香抿住唇,在心里抓着头发呐喊,她快要彻底的疯掉了!

    “嗯——”唐暖央狠锤了他一下“你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