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戏弄,莫非你想嫁给他,你知道我只爱你的!

戏弄,莫非你想嫁给他,你知道我只爱你的!

    他转身,就往外走。舒榒駑襻

    “你不能走——”洛宁香慌忙的喊住他。

    欧阳墨城停止步伐,侧头,嘴角一抹善良的微笑“叫我一声哥哥,我就不走了!”

    “坏蛋,你别趁人之危,把东西给我”洛宁香把手伸过去,但因为下身什么也没穿,此时也只用一条浴巾挡着春光,所以她不能站起来。

    “从人类社会关系图来说,被称为坏蛋的人,是不可能去帮助你的,坏蛋要有坏蛋的格调,所以我打算把这些东西仍到安全通道去,该怎么办,你自已慢慢想办法吧”欧阳墨城悠闲的说完,提步走出去,将门关上娆。

    “欧阳墨城,你不能走,回来——”洛宁香扑腾着身子向前,抓了一个空。

    耳边响起脚步离开到的声音,渐渐的就消失了,,,

    他不会是真的走的吧,她傻在那里,不死心的又对着门口叫了几声“喂——,欧阳墨城,你还在不在,有话好商量嘛”潞。

    一分钟过去了,没有人回应她的话。

    看过他是真的走了。

    这下子可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她没内~裤穿,也没有裙子换,等下被哥哥看到这场面,他不嫌丢人,她也要挖个地洞钻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窝火“该死的欧阳墨城,死变态,没人性,好歹我也是个女孩子,在这么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一点的同情心也没有,恶毒的大混蛋,你去死吧,还叫你哥哥,你想的美,从今往后阴阳人就是你的名字,等着瞧好了,我洛宁香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

    等她骂完,门突然又开了。

    欧阳墨城眯着桃花眸,噙着笑意瞅着她“骂的还过瘾么”

    “你没走?”洛宁香顿时又活过来了,希望重燃。

    “我想听听你的心声,这下子我听到了,本想偶尔对你发次善心的,不过我这个人呢,心胸实在没那么宽广,所以我决定,还是把东西当垃圾扔掉的好,别太恨我,我向来都这么恶毒的”。

    他作势又要走。

    “欧阳大哥——”

    一声及时而又响亮的叫声响起,这回洛宁香的脑子有比较清晰,把握住机会叫住他。

    欧阳墨城嘴角隐隐勾出丝笑意,把门又推开,转过身去“我没有听错吧,不是说以后阴阳人就是我的名字嘛,我怎么担得起欧阳大哥的称呼呀”。

    “不是,不是,小妹刚才说的是气话,胡话,欧阳大哥你英明神武,心地善良,美貌与智慧并重,而且还有助人为乐的爱好,你是大大滴好人”洛宁香甜甜的笑道,心里面快要被自已给恶心死了,一句话,好女不吃眼前亏,为了摆脱眼前这个困境,说几句假话也无所谓。

    “哦?真的么,我有这么好?”欧阳墨城转身进来,将门关上,桃花眸晶晶亮的。

    “当然啦!你好的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罄竹难书了”洛宁香很用力,很肯定的说道。

    “听起来我真的好到快让你感动了,那行吧,既然你把我说的那么好,那我也不能太坏,姑且就给你吧”欧阳墨城走过去,把袋子递上她。

    洛宁香欢心雀跃的伸出手来接。

    眼看着就要碰到,他忽然把手往回一收“再叫声大哥来听听!”

    “你——”洛宁香咬牙,骂人的话已经到了喉咙口了。

    “快叫啊,叫的甜美一些,宁香公主不是一向清新可人,甜美的像一颗包装华丽的奶油糖嘛”逗她玩,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洛宁香做了三次深呼吸,小不忍则乱大谋,忍住,忍住,忍住,,,

    她调正气息,堆了一脸的笑“欧阳大哥——”

    “能不能再嗲一点,笑的再自然一点,你这样太假的”小妮子,心里在抓狂了吧。

    这混蛋的不去死,世界上谁都能长生不老了。

    噘了噘小嘴,她又堆笑着喊道“欧阳大哥~~~~,你就别逗小妹玩了,给我吧,好不好嘛”。

    “看你那么乖的份上,我就给你吧”玩也差不多了,欧阳墨城把袋子放到她手里。

    洛宁香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拿到了。

    她的声调也霎时一改“你可以出去了”。

    “刚才还一口一个哥哥叫的甜,这么快就翻脸不认啦,我劝你不要这么急着翻脸,说不定我把内~裤买小或是买大了,你还得让我去给你换呢”欧阳墨城好心提醒。

    他这么说也是有道理。

    “呵呵,,,我没有翻脸啊,只不过我是女人,你是男人,我换衣服,你总不能站在这里看吧,劳驾,先退出去一下好么”洛宁香笑的脸都抽筋了。

    欧阳墨城刮了下她的鼻子“这才乖嘛,那我先出去啦!”

    他起身,走出去。

    洛宁香快速的拿出衣服来换上,穿了内~裤,垫了卫生巾之后,把带血的裙子跟擦过血的浴巾装进袋子里准备带走。

    “呼——”她站在镜子前洗了手,身上的这样草绿色裙子选的还真不错,很合身,连小内内也是,都是刚刚好。

    不过他怎么知道她的尺寸的?

    想了想,她的脸顿时跟煮沸的喷气壶,这变态色狼。

    将门一把打开,洛宁香走出去,看到欧阳墨城坐在床上。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嗯,不错,挺好看的”。

    “不是你选的裙子好看,主要是看什么人穿,对于我来说,破衣服穿在身上也很美”洛宁香骄傲的撩了一下长发,她对自已美貌很有自信。

    “外表的美只是暂时的,心灵的美才是永恒的,没有心灵美的美人,只能被称作为美丽的骷髅!”因为职业的原因,欧阳墨城习惯在对话占上风,有时只是条件反射,并非出自故意。

    洛宁香听后被气的要晕过去了“ok,ok,我没有力气跟你争,我没心灵美,我是美丽的骷髅,你家徐敏儿是有心灵美的天使可以了吧”。

    她气鼓鼓的踩着高跟鞋向外走。

    欧阳墨城意识到自已这番话过于伤人了,但说都说了,他不会再解释什么,反正他们也没有特别的关系。

    门外。洛君天陪客户吃完饭,又对其合作案谈了一个多小时,没想到都快到两点了。

    “总裁,您回来了!”

    “嗯,宁香走了么?”

    “好像没有,欧阳律师也在你办公室”。

    秘书最后那句话,让洛君天心头一惊,加快了步子进去。

    这边往内推门,那边往外开门。

    洛宁香一条腿都迈到外面了,眼尖的看到办公室的门,急退了两步,把门关上了。

    她的后背撞上欧阳墨城的胸膛。

    “怎么又关门了?”欧阳墨城问。

    “嘘——”洛宁香转过身去,用手捂住他的嘴巴。

    她一门心思关汪的外面的动态,没有发现此时次刻,他们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无缝贴合在一起。

    那柔软到超乎想像的娇躯,让欧阳墨城的身体感觉有些异常,很微妙的变化着。

    洛宁香这时想的是,进来的人有可能不是哥哥,而是公司的员工,到时侯看到她跟欧阳墨城一起从休息室出来,会怎么想,就可以想而之了。

    欧阳墨城试着拉开一些两人的距离。

    洛宁香拉紧他,樱唇凑到他的脸颊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嘘——,别动,外面有人!”

    洛君天走进办公室,没看到欧阳墨城,他的视线立刻对准了休息室,蹙起了剑眉。

    他过去握住门把,就把门推开。

    就站在门边,贴在一起的一男一女,让他的脸色立刻变严峻。

    “你们在干嘛!”洛君天此时心里另一个心声是,苍天哪,这欧阳墨城该不会真要成他妹夫了吧。

    洛宁香看到哥哥,立刻将欧阳墨城推远,连连摇着手澄清“哥,我们什么都没干!”

    欧阳墨城回过神来,只是一味的低笑。

    “你们在休息室干什么?欧阳墨城你等我就等我,为什么会进入休息室,你从实招来,对我妹妹都做过些什么?”洛君天怎么都不相信,这一男一女,***在休息室里会什么都没干。

    他还留意到,妹妹身上的裙子换了。

    话说,没脱怎么换呢,瞬时间,他感觉大脑有缺氧的征兆。

    欧阳墨城还在笑“宁香小姐,总裁让我从实招来,我看不如就招了吧”他想说,对于这件事,他也很无辜。

    “不能招,绝对不能招,不然我宰了你”要是让哥哥知道,她这么没大脑,连例假来了都不知道,还让个男人帮她买内~裤跟卫生巾的话,以哥哥这种好面子的个性,说不定会觉得有她这个妹妹太丢脸,跟她断绝兄妹关系的。

    “你们俩兄妹,可真是男女版本的秦始皇”欧阳墨城真是被弄的哭笑不得。

    这乌龙事件,早知道,打死也不挑那个时间来送文件,早知道刚才就不要那么好奇,直接开门走了。

    “你们——,你们真的睡了?”洛君天按揉着太阳穴,无力道“洛宁香,莫非你想嫁给他?”

    欧阳墨城睁大眼,显然被洛君天的话给吓倒了“亲家的总裁,你别吓我,你知道人家只爱你的”。

    洛宁香听的一阵胃部不适,他能再恶心一点么。

    就算是传说中的三角恋,也不会三角的如此不正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