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公司半夜闹鬼,又请我吃饭!

公司半夜闹鬼,又请我吃饭!

    唐暖央满脸笑意的靠在沙发上“你似乎很有自信,他们肯定不会来电似的?我能听一听你洛大少爷的见解么”。

    洛君天用手撑着脑袋,侧卧到她的身边,撩起她的秀发闻了闻,悠闲的笑道“见解有三,其一,宁香她知道欧阳墨城喜欢男人,其二,宁香对安斯耀没那么快忘情,其三,人家欧阳墨城有女朋友的,而且他说过会跟徐敏儿结婚,综合以上这三点,他们会来电的机率为零,会结婚的机率是负一百”。

    “哈哈——”唐暖央干笑了两声,拽过洛君天领带“就你这三点我要一一反驳,宁香要是心里真这么介意欧阳墨城喜欢男人,就不会让他帮忙去买女性用品,那么贴身的东西,换成我是绝对不能接受不喜欢的异性帮我购买的,另外,宁香或许是对安斯耀还没有彻底忘情,可是起码她现在已经接受了那是一条死胡同,贴着此路不通的牌子,最后,欧阳墨城他对徐敏儿的爱不是爱情,他们俩在一起更像兄妹,倒是他对宁香,男人如果常常戏弄一个女人,就算不能说明喜欢,也不能否认他对宁香有兴趣,不相信的话,顺其自然发展看看吧”。

    “老婆——”洛君天抚摸她的大腿,薄唇往内抿了抿,极力忍住笑意,用非常认真的表情说道“我觉得你有写科幻小说的潜力,很有想像力”。

    “去你的——”唐暖央推开他的胸膛“奉劝你不要急着糗我,总有一天你会说,天哪,我老婆真的一个天才”嫫。

    洛君天笑着点头“嗯哼,我就拭目以待看看好了,赌局还没有结束”。

    “我赢定了!”唐暖央就不相信她会看走眼,女人的心思总比男人要细腻。

    “赢了再说!”洛君天才不相信那么不靠谱的事,虽然听唐暖央那么一说,他觉得有几分忐忑律。

    *******

    深夜12点半。

    公司的人都走光了,洛宁香最后一个走出公关部,她极少会加班,除非是有特殊的情况,而今天就是属于有特别情况的一天。

    打着哈欠,她铃着包包疲倦的站在电梯前,按了按电梯,连灯都没亮。

    “搞什么鬼啊”她诅骂,这电梯早不坏晚不坏,卡在这个时侯坏!

    她走过去又按另外两部,也是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嘛,她气的大骂“简直是撞鬼了!”

    一骂,她的后背顿时一凉,这鬼字如一缕侵入她大脑的致病菌一般的扩散,蔓延,特别是在这午夜12点,她的头皮开始发麻,后背的肌肉变的僵硬,呼吸变的压抑而缓慢,四周的温度似乎也跟着骤降,以至她浑身发冷。

    整个公关部,静的像停尸间。

    人越害怕的时侯就发觉得背后有什么,越这么想,越害怕,就越想回头张望一眼,以确定后面其实什么也没有,只是自已吓自已。

    洛宁香此时就是带着这种心态,她猛的回来头,透过玻璃窗,整个公关部的办公区黑漆漆的一片,又隐隐觉得会冒出些什么来似的。

    恐惧的心理一旦出现,就很难消失。

    她握紧了手上的包包,告诉自已别自已吓自已了,在午夜电梯全部停运不算什么怪事,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啊。

    一想到鬼就更害怕,她提步往安全通道跑去,这里是17楼,往下跑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的,总比困在这里的好。

    从她进公司至今,她都没有走过安全通道,灯光比她想像的暗多了。

    向下走了几步,忽然听到楼梯上方传来哭声,听上去像女人在哭似的,哭的异常的诡异。

    洛宁香的头皮一阵发炸“啊——”她抱着包包,也不管穿着1O厘米的高跟鞋,没命的往下跑,有的地方还有5级台阶,就不顾死活的往下跳。

    她没有形象的摔出出口的门,扶住大厅的柱子直喘息,身上已是香汗淋漓。

    “喂——”背后有人拍了她一下,吓的她顿时鬼叫连天。

    “啊——”

    “行了,不要叫了,是我”。

    洛宁香惊魂未定的转过身,看到欧阳墨城站在后面,她咽了咽口水,平复下狂跳的心“你怎么会还在这里?”

    “你不是也还在这里么,而且还——”他由上至下的看看她,讥笑道“这么的狼狈”。

    洛宁香赶紧拨了拨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了看那扇安全通道的门,身体不由的朝着欧阳墨城那边靠了靠,悄声问道“你刚才是怎么下来了?”

    “当然是坐电梯下来的,难不成飞下来么”欧阳墨城哑然失笑。

    这么一听,洛宁香的小脸的色彩更加的难看了,在这空荡荡的大厅里,更显得诡异“你,,,你怎么可能坐电梯呢?电梯不是坏了么?”

    “没坏啊!”

    洛宁香抽了一口气,难不成,她今晚真的遭遇灵异事件了,想到刚才安全通道的哭声,她浑身打了寒颤,靠的欧阳墨城更紧,几乎整个人都快贴上他,

    “宁香小姐,这大半夜的,你这么趴在我的身上不太好吧,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欧阳墨城举着双手,向后假装怕怕的退开。

    “少废话啦,先离开这里再说”洛宁香一把拽过他的手臂,紧紧的抱住他的手臂,不管怎么说,他是个活人,而且还是个男人,高大,阳气足。

    “你确实要这么一直抱着我么,我提醒你一下,你的胸一直压着我的手臂”欧阳墨城好意的提醒她。

    洛宁香现在哪管的了那么多“走啦,走啦——”

    她急着要离开这个地方,什么也不管了,拽着他就走。

    地下停车场。

    “洛宁香小姐,你要把我拖去哪里?”欧阳墨城哭笑不得的问。

    “我也要去取车啊,你能不能等我取了车,然后陪我回家,你再来取你自已的车”洛宁香目光警惕观察着每一个黑暗的角落。

    欧阳墨城的表情顿时纠结了“我坐你的车送你回家,再回到公司取自已的车回家,洛宁香你耍我吧”。

    “我发誓我今天晚上没功夫耍你”洛宁香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呜,,,,”

    又传来了那种哭声。

    “啊——”洛宁香吓的神智不清,转身慌乱的将欧阳墨城抱个结实,还绊了他一脚。

    没有心理准备她会突然这么抱,又绊了一脚,重心偏离,他向后摔倒,她也顺势扑在他的身上,嘴唇撞上他的嘴唇。

    “噢——”

    “噢——”

    他们同时惨叫。

    欧阳墨城气急败坏的把洛宁香拉开,从地上站起来,手指往嘴角一摸,红色的液体沾到了他的手指上“洛宁香,大半夜的你抽什么疯,想到投怀送抱,也请你温柔点,OK!”

    洛宁香也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神经病,谁要投怀送抱了,我是,,,我是,,,”

    “你是什么?”

    洛宁香不好意思说自已怕鬼,尽管她现在怕的快哭了“我懒的跟你说啦——”她挥挥手,大步的往自已的车边走。

    “呜,,,阿呜,,,咕噜噜,,,”

    又来了,又来了,好可怕,洛宁香缩着身子,瑟瑟发抖,害怕又要面子的她,只能硬着头发走。

    欧阳墨城听着这声音,心想,莫非她是害怕这发情期的猫叫声?!!

    这么大个人了,应该不会吧。

    洛宁香坐进车子里,把车里的灯全部打开,手抖的太厉害,钥匙插了半天都插不进去。

    另一边的车门打开,欧阳墨城坐进来,拿过她的钥匙“车里的灯开的这么亮,你还能看清楚前方的路么,人慌成那样,油门当刹车可是要出大事的,哎,算了,我送你回家吧,免得你出事故,你哥来找我算帐”。

    洛宁香垂着脑袋,没说好,也没有不好,就那么干坐着。

    “话说,我们是不是该把位置换一下”欧阳墨城很诚恳的说道。

    “我不要下车,打死也不下”洛宁香很小声嘟囔。

    欧阳墨城用愁苦无语的眼神忘了她一会“好,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他长腿垮到驾驶室那一边,整个人挤过去,一边钳制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提起,抱到自已的大腿上。

    洛宁香的屁股不可避免的跟他裤裆里的东西吻合的贴在一起,俏脸霎红通红,扭着身体大骂“欧阳墨城,你这个大色狼,坏蛋——”

    她抬起屁股,头撞到车顶,又坐了回去,狠狠的挤压到他那里,贴的也更紧。

    他那里变的好烫,也好硬,而且还十分的大。

    “不要再乱动了,都说你会后悔,是你自已不肯下车换位置的,我才只好出此下策的”欧阳墨城被她的屁股“按摩”的快要变野兽了,加上她的发丝一直在扫着他的脸,还有阵阵的幽香传来。

    几重刺激之下,神仙也会受不了。

    他握住她的细腰,不让她动。

    “放开我,你这变态的大色狼,你趁人之危”感受到他那东西一跳一跳的,洛宁香吓的魂都快没了,她的防狼喷雾呢,她的防狼电击棍呢的,,,

    “再骂我就撕烂你的裙子”欧阳墨城忍耐着,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被他这么一威胁,洛宁香吓的不敢动了,纸老虎的她,有胆无勇,一吓就败下阵来了,这三更半夜,外有女鬼,内有色狼,里面夹击,内忧外患,以后再也不加班了,再也不加班了。

    她也心里这么哀嚎着,嘴也哆嗦的说道“欧,,欧阳大哥,你千万不能冲动,想想你对我哥的爱是多么的纯洁无暇,感人肺腑啊,要是跟我发生关系,你们的爱情就再也不纯洁的,那是多悲催的事,为了你们爱情,你一定得坚持住”。

    哥,对不起,暂时利用你一下下。

    要是洛君天听到妹妹这番话,白天不吐血身亡,晚上也得吐血身亡。

    欧阳墨城被她这一番话逗笑,身体里那股子蠢蠢欲动的邪恶势力也消退了一点,把腰上的手松开“坐边上去吧,腿先跨过去,身体在慢慢的挪过去”。

    他原本的目的,也就是跟她在车里换位置而已。

    “哦,好——”洛宁香这下子不敢乱骂,乱喊,小心的照着他说的做。

    直到把俏臀完全移到座位上,她才暗暗的大舒了一口气,吓死她了,刚才她真的以为会被他吃掉。

    欧阳墨城看她吓惨了的模样,饶有兴致的靠过去“问你一个小问题,据我所致,你跟安斯耀订过婚的,你们就没有上过床?”

    “上过床又怎么样?你是想说,跟男人上过床的女人,装什么贞洁烈女,是这个意思么”洛宁香反应过激的吼过去。

    “只是随便问问而已,这很正常,我本来以为你是很豪放的女人,只有过一个男朋友,是比较奇怪了点,像你这种名媛,每晚都该有入幕之宾才对”欧阳墨城平复了体内的躁动,打动车子,开出去。

    洛宁香被他的话气的一时间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觉得难堪的厉害“欧阳墨城你哪怕就算看我不顺眼,也不用这么污辱我吧,每晚都有男人?你当我是妓女啊,行了,停车吧,不用你送了”。

    “说过送你回去,就乖乖坐着吧”。

    “你他妈的,我说停车,你聋了啊——”洛宁香发怒去碰方向盘。

    欧阳墨城被迫只能停下车来,妖俊的脸上很是不满“刁蛮公主,我是看你可怜才送你回家的,但你这么不懂礼貌,我想试着喜欢你都难”。

    “谢天谢地,不用被你喜欢,另外,我想说,欧阳墨城你个混蛋,帮我提鞋你都没资格,滚下我的车,以后见面了也不要跟我打招呼”。

    “哈——”欧阳墨城嗤笑“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不可爱的一个女人!”

    他下车把车门甩上,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走的很果断。

    坐在车上,他的脸阴沉的很恐怖,随后又发笑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一个人能激怒他,让他没法冷静的思考。

    红色的法拉利孤零零的停在路边,在他视线中慢慢变小。

    洛宁香坐在副驾驶坐下,面无表情的脸上,慢慢的淌下泪来,她是个刁蛮,恶毒,任性,一点也不可爱的女人,所以安斯耀不要她,欧阳墨城也不喜欢她,全世界都以为她是个自私,生活不检点,甚至是个能轻易跟男人上床的女人,可是她不是啊,她也有自已纯洁的梦想,也有美好的期待,可为什么生活就是变的这么一团乱呢。

    “呜,,,,啊,,,,”她靠着,从小声的哭开始,到最后嚎啕大哭,反正四周没有人,最多是有女鬼,不管了,不管了。******

    第二天早上。

    洛宁香顶着一对浮肿的熊猫眼,跟带伤的嘴唇出面在餐厅。

    全家人都被她给震到了。

    “哇——,宁香你昨晚干嘛去了,眼睛跟嘴巴怎么变成这样了?”洛宛馨惊惧的叫了起来。

    洛宁香有气无力的看向洛君天跟唐暖央“哥,嫂子,我有话要说!”

    “你说吧”唐暖央笑着应道,拿着果汁喝。

    “好,我说”洛宁香停顿了一下,又看向其他人“我说的你们可能会觉得有点怕,大家要有点心理准备”。

    “嘁——,神神秘秘的,快说吧”洛子赫不当回事。

    洛宁香垂着眼皮又转向洛君天跟唐暖央的方向“哥,公司闹鬼!”

    “噗——”

    餐桌上的人接二连三的喷饭。

    公司闹鬼?!!!!

    “洛宁香,你受什么刺激了,哪来的鬼?”洛君天严厉的责问,又不是无知妇孺,怎会说出这么没有水准的话。

    “你别先急着骂她”唐暖央拉了拉洛君天,看着洛宁香“发生过什么事了吧,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对啊,宁香,我们天天要去上班的,你突然说闹鬼,我以后都不敢坐电梯了”洛诗菲抱着肩膀,怕怕的揉着。

    洛宁香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然后说道“昨天我加班,12点半才下班,奇怪的事情出现了,三部电梯全都罢工了,我被迫只能走安全通道,然而在安全通道内,发生了更加恐怖的事,我听到有个女人在哭,那哭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非常的诡异,非常的恐怖,我一口气跑下楼,在地下车库,我又听到了那阵哭声,直到离开公司才没有再听到”。

    回家后,她又细细回忆了一次公司的事,越想越恐怖。

    洛君天跟唐暖央,还是洛云帆,洛宛馨,洛诗菲他们,听了之后都愣住了。

    这确定不是港式鬼片的经典桥段么。

    “宁香你编故事骗我们的吧,我才不相信有这种事”洛子龙表示他不相信。

    “电梯全都罢工了,不可能啊”洛诗涵困惑的摇头。

    “今天可不是愚人节,洛宁香你吓不到我们的”洛宛馨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却直打哆嗦。

    “你可不要说,这嘴唇也是鬼咬的?”洛诗菲略带讥讽的指着她的嘴角,笑道。

    洛宁香冷冷的瞥过他们“好笑么,很好笑么,我吃饱了没事骗你们是吧,我说的都是真的,有本事你们今天也在公司呆到半夜,然后走安全通道试试”。

    洛海珍心事重重的“君天,保险起见,我找人去做场法事,这种事啊不可全信,可也不可不信的”。

    “荒唐!”洛君天大喊了一声“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

    洛云帆吃了面包,温和的微笑“宁香,四叔相信你说的,不过也并非是你想的那样是灵异事件,电梯没有运行,有可能正在检修,你知道白天的时侯,电梯无法关闭,那就只好等晚上,完全没人之后再进行,而你极少会加班,那么大的一栋楼,保安漏掉你那里也不无可能,其次你说的女人诡异的哭声,有可以是某种动物发出的,我小时侯住在乡间的时侯,就有听过猫咪在发情的时侯,叫起来有时跟小孩子哭,有时侯跟女人哭似的,总之,一切不可解释的现象,都有迹可寻的”。

    唐暖央拍了拍洛宁香的手“不要自已吓自已,害怕的话以后就别加班了,实在很忙,拿回家来做也一样”。

    “嗯!”洛宁香点头,可眉头还锁着“嫂子,四叔,哥,那如果我说,跟我同一时间下来,有的人却能够用电梯呢”。

    一阵阴风扫过……

    餐厅里的人顿时一阵的缄默。

    “我看还是找人做法事吧”洛海珍站起来,拿着手机,就去打电话了。

    “那人是谁?”洛诗菲问。

    洛宁香犹豫着说道“呃,,,是公司的员工,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

    “如果电梯全坏了,他能下来的话,那只能说明,他在撒谎”反正唐暖央是不信鬼怪之说的。

    洛宁香苦笑的嘀咕“我不觉得他撒谎,如果他真能从那么高的地方走下来的话”。

    洛君天耳尖,心更尖“这事哥会给查清楚了,吃早餐吧”他疼爱的摸摸她的脑袋。

    *******

    “总裁,一大早就找我上来,是因为你想我了么”欧阳墨城笑容灿烂的拉开椅子坐下来。

    洛君天绿眸精炼幽沉的盯着他,含着笑意发问“你昨天晚上,真是坐电梯下去的么?”

    欧阳墨城掩嘴大笑“哈哈,,,,不然呢?我要飞下去么,你们兄妹俩不仅仅脾气像,连问的问题也一样雷人”。

    “你几点下去的?”

    “10点吧!”

    “什么!10点走的,为什么12点半你还会出现在公司?”洛君天瞪着他。

    欧阳墨城目光坦城的回答“我想起有东西忘在公司了,所以我就又回来拿喽,不过还没有上楼,就看到宁香小姐在那里喘息不止的样子”。

    “你这家伙,那你怎么不跟她说清楚”。

    “她又没有问!”

    洛君天立即无言了,抿了抿薄唇,说道“好吧!这事就这样了,对了,晚上去我家吃饭”。

    “又去吃饭!总裁你不会真的对我有感觉了吧”欧阳墨城开玩笑似的说。

    “没错!有感觉,非常有感觉,不要太激动跟兴奋了,工作去吧,晚上见!”洛君天魅惑一笑,还对他抛了记媚眼,近来摸偷透了他家伙的脾气,顺着他的话说,他就没话可说了。

    果然,欧阳墨城没有再调戏他,站起来“OK!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