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我不喜欢你,心神恍惚的想着某人!

我不喜欢你,心神恍惚的想着某人!

    黑眸如利剑般的盯着洛君天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拿开——”

    温和的语气下,蕴含着寒意。

    欧阳墨城在那边摇头直笑“总裁,你就放四爷一马吧,其实他也挺可怜的”。

    他这话左素柔跟徐敏儿还是伍尹泽是听不懂的,余下的人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洛云帆喜欢唐暖央,暗恋或是明恋都没有成功,这会还要逼着他去接受别的女孩,也确实有点可怜。

    “你闭嘴——”洛君天瞥了欧阳墨城一眼,意示他不要多事嫒。

    “好,我不说,我不说!”欧阳墨城摆手,他也只是劝告一声。

    唐暖央不作声,她帮谁说话都不好,以洛君天的脾气,她要是帮洛云帆说一句话,肯定又要吃醋,跟她闹个没完了,说实话,她真是怕了他。

    洛君天把手从洛云帆的身上拿下来“好了,出发吧,左小姐,我四叔比较木讷,你可得多调动一下他的情绪”牦。

    “没问题!”左素柔大方得体的对洛君天笑笑,挽过洛云帆的手臂“我们到那边去走走吧!”

    “行——”洛云帆浅笑,带着叹气的语调回应,跟她一起走出凉亭。

    洛宁香白了欧阳墨城一眼,低声嘟囔“多管闲事——”。

    欧阳墨城扭头看着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洛宁香损了他一句,拉起伍尹泽往外走“走,我们去抓鱼”。

    能跟洛宁香单独相处,伍尹泽不知道有多开心,连连点头,跟着她走“好啊,好啊,不过宁香,我们用什么抓鱼呢”。

    “笨,当然是用手啦”洛宁香很懂的样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鱼那么滑,还会游,在水里能抓的住么?”

    “能,当然能,嗯——,可以先用脚踩住”洛宁香想来应该就是那样,没错,就是那么做的。

    “宁香你真聪明,我有预感,我们待会一定可以抓到好多好多的鱼”伍尹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洛宁香,她不仅漂亮,头脑也很好。

    洛宁香笑的美丽动人“我只想说,你的预感真的很准哟!”

    两人嘻嘻哈哈的,边说边走远。

    凉亭里面还剩下四个人。

    唐暖央汗颜“如果那预感会实现的话,也能算是人类的一大奇迹!”用脚把鱼踩住,好犀利的办法。

    “能徒手抓鱼的话,还发明鱼杆干嘛,两个白痴”欧阳墨城冷笑,语气冒着酸味。

    “我觉得可行,鱼杆是钓深水里的鱼,小溪里面水这么浅,当然可以用手抓啦”洛君天分析的头头是道。

    欧阳墨城有点不能置信的转过头去“亲爱的总裁,我没想到你也这么白痴!”

    “你说什么”洛君天拔高声线,他竟然敢说他白痴,他可是他上司,宁香说的对,这家伙可怜的话,全世界的都他妈的是天使了。

    “总裁,对不起,墨城他不是那个意思”徐敏儿赶紧赔不是,生怕男朋友被老板炒鱿鱼。

    唐暖央暗暗发笑,哎,敏儿这单纯的笨丫头,她绝对不会想到他男朋友不仅敢骂洛君天这顶头上司,还敢公然挑衅,调戏,总之,完全的随心所欲。

    洛君天揉揉太阳穴,挥挥手“走吧,走吧,你们也去玩吧”他的头好痛。

    徐敏儿拉着欧阳墨城走“那我们去玩了,总裁,夫人,你们好好休息”。

    欧阳墨城由着女朋友拉着他走,走到外面,他回过头,对洛君天微笑的眨了眨眼睛,抛了个飞吻。

    某男的脸色瞬间铁青。

    而唐暖央只有苦笑的份,她估计调戏总裁,已经成为欧阳大律师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趣了!

    *******

    洛云帆跟左素柔穿过枫叶林,视经豁然开朗,看到一大片金灿灿的稻田,远处的田里有移动的小点,是住在这一带的村民正在收割。

    “这里没人,不用演戏了,把手拿出来吧”洛云帆侧头,似笑非笑的说道。

    左素柔抬头迎视他“大叔,你也别装了,那么不想被我挽着,你可以自已把手臂挪开啊,分明是你也想被我挽着”。

    洛云帆抿紧着薄唇,深沉的盯着她的双眼“野蛮女,你还没有觉悟到你现在干的是多么愚蠢的事么”。

    黑眸一闪,变的危险起来。

    “什,,,什么啊!”四周无人,想到刚刚那个吻,她心脏又扑扑乱跳起来。

    “你说要利用我,而我也说过那是需要代价的,你没有忘记吧”洛云帆阴鸾又邪魅的轻笑,俊脸迅猛的逼近。

    这一举措吓的左素柔条件反射把手从他臂弯间抽出来,向后急退了几步,靠在一棵大榕树上。

    之前感觉坐怀不乱,又很君子的男人,变的这么邪气危险,让她怎能不害怕。

    “你不用吓唬我的”她假装不害怕,嘴硬的说道,抬了抬下巴。

    洛云帆靠过去,用双臂将她围在树干之间,俯身,将脸凑到她的脸颊边,近的能看到彼此脸上的绒毛,能听到彼此细微的呼吸,能闻到彼此口中散发的灼热气息。

    “为了证明不是吓唬你,我要不要做点事让你信服呢”他的笑温柔而邪恶,唇瓣离她已经很近了。

    左素柔屏住呼吸,拼命把头往后靠,僵笑“你用说的就好了,不一定非要做的”。

    “那怎么行,光说不练假把式,还是那句话,你还有反悔的权利,我数到三,你没有出声的话,我就当你同意了了”洛云帆的目的是要吓唬她逃走,不再缠着他。

    怎么办,怎么办,,,

    左素柔心里前所未有的混乱,她不是第一次当逃兵,可是这一次她又不想要逃,但是她又好害怕。

    “我要开始数了,一,二——,三——”。

    三字刚刚从嘴里吐出,左素柔突然勾住他的脖子,近乎粗暴的把自已的唇压在他的唇上,跟啃骨头似的,乱啃着他的嘴唇。

    洛云帆一惊,把身上的女孩拉开,推远。

    他竟然被一个女孩给强吻了!!!

    “左素柔,你——”他都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批判她才好。

    意识到自已做的事,左素柔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心想做都已经做了,与其扭捏,不如干脆就表现的爽快点好了。

    她表情一改,痞痞的说道“我亲了你,这不正是你想做的么,我已经帮你做了,你不服气是我亲了你,而不是你亲了我的话,来啊,你再亲回来啊”她嘟的嘴,朝他压去。洛云帆板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回树干上“我问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你呢,你真的不喜欢我么”左素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反问他。

    “是!我不喜欢你,我不想伤害你,之前做的事让你有错觉的话,我可以解释清楚,完全是人道主义,不管是谁,我都会那么做,所以,这次结束之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免得到时侯让你太难看,听懂我的意思了么”洛云帆不想给别人无谓的希望,他知道那是在浪费时间。

    左素柔感觉心里刺刺的“你已经让我很难看了!”

    “抱歉,那再更难看之前识趣的离开吧,你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洛云帆无意去伤她的心,这么做是为了她好。

    左素柔一把挥开他的手“我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么,我只是觉得大叔你人还不错,看你的年纪大了,不想让你太丢脸而已,你放心好了,这次结束之后,你求我喜欢你,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气冲冲的扔下一席话,她慌乱的大步走开,即使脸皮再厚,听到他那么说了之后,也再没有勇气去说出心里话。

    有点喜欢,有点心动,这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只有她自已知道。

    “左素柔,你要去哪里,回来——”洛云帆在她背后喊。

    “不要你管,我要自已去玩——”左素柔头都没转,走的更快。

    或许她真的是疯了,才会做了这么多丢脸的事,她现在就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躲一会。

    洛云帆在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远远的跟上去,要是待会走丢了,可就麻烦了,她可以无理取闹,他是个男人,不能像她这样。

    ******

    欧阳墨城跟徐敏儿走在林间,眼睛不由的乱瞄着四周,听到水流声就会特别的警觉。

    “墨城,我跟你说话呢,你有听么”徐敏儿摇了摇他。

    “啊?你说什么?”欧阳墨城这才猛的回过心神,去看她。

    徐敏儿微微皱眉“你在想些什么呀,怎么心神恍惚的?是不是太累了”她体贴的摸了摸他的脸。

    “噢,没有啊,我看风景看的入迷了,我们在到那里走走吧”欧阳墨城随口掩饰过去,指了指左边的路,他隐约有听到那边的溪水声传来。

    他心里想着那穿着超短裙,完全想要引人犯罪的女人,一心想要去看看她在干嘛,是不是又走光了,是不是正抓鱼抓的欢,又或者根本没有抓鱼,躲在某处亲热。

    这些杂七杂八的,莫明其妙侵入他大脑的想法,快要把他给逼疯了。

    “墨城,你看,前面有条小溪哎,我好热,我想去洗把脸”徐敏儿兴奋的笑道,拉着欧阳墨城走到溪边。

    走到溪边,欧阳墨城一眼就看到洛宁香弯着腰,撅着屁股,跟伍尹泽头碰着头站着水里,手轻轻放在水面上,一动不动的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