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说了对不起,情不自禁的亲吻!

说了对不起,情不自禁的亲吻!

    “我才没说胡话呢——”洛宁香连连打酒嗝,美眸半闭的指向欧阳墨城“听听,连他自已都承认喜欢我哥了,他分明就是Gga嘛”。

    洛云帆过去扶起洛宁香“你这丫头,一喝醉就乱说话,人家女朋友会误会的,我送你回房间!”

    “我没醉,你是四叔,你是洛云帆,嘿嘿,,,你喜欢我嫂子——”洛宁香贼笑的戳了一下洛云帆的脸。

    洛君天,唐暖央,洛云帆,三人的表情同时变的萧肃,同时有种用胶布贴住她嘴巴的冲动,他们得尽快把洛宁香弄走才行,继续让她胡说八道,不知道还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

    左素柔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不是吧,欧阳墨城喜欢男人?洛云帆喜欢侄媳妇?雷地嘎嘎个土地公公,能不能再惊悚一点呢?!!嫖!

    说的太不靠谱了,她现在只有一个疑惑,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欧阳墨城脸上保持的笑意,不心虚,也不躲避。

    徐敏儿望着欧阳墨城,发笑的说道“你跟总裁,这也太,,,太荒谬了,可你也真是的,竟然还承认”哇。

    “我不会为我讨厌的人效力,确实是喜欢啊,我没骗人”欧阳墨城模糊焦点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种喜欢,这个是当然啦,我也很喜欢总裁,也喜欢夫人”徐敏儿松了一口气,按着自已的理解,把担忧给解开了。

    “哈哈——,笨蛋,白痴,傻妞”洛宁香大笑指着徐敏儿“你又被他给骗了——”

    唐暖央对洛君天使了使眼色,快把她小妮子弄走,不然非让她弄个天下大乱不可。

    洛君天起身,过去抱起洛宁香“女孩子家醉成这样像什么样,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哥——,你是我哥,我最俊美,最帅气,最棒的哥哥”洛宁香傻乐呵搂着洛君天的脖子,嘴里胡乱的念叨着。

    “你们继续吃饭吧”洛君天抱着洛宁香走出包厢。

    洛云帆坐下来,心里面想着洛宁香揭露出的事,下意识朝着唐暖央看了一眼,而唐暖央也不而同的转过来看他。

    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内心都尴尬了。

    左素柔的眼珠子在洛云帆跟唐暖央的脸上溜达了一圈,心想,这些不会都是真的吧,酒后也有可能吐真言的,想到这里,她的心里重重的沉了沉。

    “伍尹泽醉成这样,想办法扶他回去吧”唐暖央发话。

    欧阳墨城放下筷子站起来“我来吧!”

    “你一个人估计抬不动,我跟一起”洛云帆也跟着站起来。

    他们都是想暂时逃开的人。

    伍尹泽醉的像死猪,欧阳墨城跟洛云帆一人架起他的一条手臂,把他扛了出去。

    包厢里面,只剩下三个女人了。

    “敏儿,素柔,这宁香酒后乱言,你们可千万别当成真的”唐暖央笑着对她们说道,都是与她有关,所以她有责任来解释,尽管这些都是掩饰。

    “我知道的,夫人你不需用特别来解释,一听就觉得不可能嘛”徐敏儿甜甜一笑,继续吃东西。

    左素柔没有回答任何话,只是象征性的笑笑。

    哎,唐暖央在心里吁了一口气,真正要心虚的人应该是她。

    ******

    洛君天把洛宁香放在床上。

    “我还要喝酒——”洛宁香挥舞着双手,喊着。

    “好,我们继续喝,你先把眼睛闭上,数到100,我就把酒拿来了”洛君天握住她的手,对付喝醉酒的女人,只能这么哄着。

    “那你去拿”洛宁香把眼睛闭上,嘴里喃喃的念着“1,2,3,4,,,,”

    念到差不到30,她就睡着了。

    洛君天放下她的手,拉过毯子来给她盖上,捋开挡去她额头的发丝,这丫头,跟欧阳墨城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坐了两分钟,确定她睡着了之后,他才走出房间。

    另一边,洛云帆跟欧阳墨城把伍尹泽送回他的房间,近一米九的大高个,累死他们了……

    “四爷,你去吃饭吧,我靠一会再走!”欧阳墨城靠在走廊的窗户口吹风,对洛云帆说道。

    “噢,好,那我先走了”洛云帆转身离开,不过他也没有回餐厅,而是到外面去了。

    走廊上,静的没有一点的声音。

    过了约几分钟,身后房间发出开门的声音。

    “哥,我数到100了,酒呢,怎么还没有拿来呢”洛宁香摇摇晃晃走出房间,眼前的墙壁在晃,头顶的灯从一只分裂成三只。

    她跌跌撞撞向前,直到撞到一堵温热的肉墙。

    “哥——”她仰起头来,看着眼前一会清晰,一会又模糊的脸,她傻傻呆呆的盯着他,用手指戳了戳“活的!”

    欧阳墨城俊脸黑了下来,活的是什么意思。

    洛宁香奋力拽起他的衣领“活的欧阳墨城,我问问你,是不是专门冒出来气我的,我知道你讨厌我,可你有必要把话说那么绝么,我跟你除了那几次小过节之外,也没深仇大恨啊,你为什么总是伤我的自尊心呢你,拜托你滚出我的世界,不要再来扰乱了好么”。

    她拽着他的衣领,用力的摇晃。

    欧阳墨城任由她这么拽着,摇着,骂着,不动手,也不还口。

    洛宁香累了,停了下来,手还是紧紧的拽着他衣服。

    静静的走廊上,唯独回荡着洛宁香的急促的喘气声,带着浓郁的酒气。

    他们就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面站在一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对不起——”。

    低沉而又清晰的男声在寂静中响起,如水滴如平静无波的湖面,激起千层涟漪。

    洛宁香身体一震,呆呆的望着他。

    迷离的眸子,似洒满星光的夜空,小脸绯红,樱唇红艳饱满,这张脸,美的惊心动魄。

    或许是他喝了那两杯酒,后劲也上来了,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小脸,他慢慢的靠下脑袋。

    她的脑子晕的越发厉害了,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那双花哨的过分的桃花眼在眼前放大,再放大,她渐渐迷失在漆黑而神秘深谭之中,耳边只剩下心脏的狂跳声。

    冰凉的双唇小心翼翼的碰到那热的似火的娇艳双唇。她的心跳已经超出负荷了,闭起眼睛,她情不自禁的踮了踮脚尖,将唇往上送。

    几乎是一瞬间,寂静中的爆发来的张力没有一丝预兆,狂热的唇扑天盖地的卷过,疯狂而激烈,她几乎要窒息过去了。

    她被他压在墙上,纯熟激情的吻,让她身体有发飘,她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在吻她,只知道她不讨厌这个吻。

    这股子野兽般的冲动,是她没有体会过的。

    也不知吻了多久,她的脑子刹那清醒了一些,用力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仓皇的往回逃。

    走廊尽头,有脚步声响起。

    是洛君天他们吃饭回来了。

    “你怎么站在这里”洛君天走过去,绿眸精湛了一下。

    欧阳墨城回过心神,扶了扶额头“我好像也有一点醉了,我回休息了!”

    他说完走回房间,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徐敏儿快步走过去,跟他一同进了房间。

    左素柔跟洛君天还有唐暖央道过晚安之后,也回了自已的房间。

    唐暖央过去挽住洛君天“你觉不觉得欧阳墨城他特别奇怪!”

    “他说他醉了!”洛君天当然也察觉到了,可是他不想费神。

    “醉的太过于冷静了,肯定有事”。

    “别管他了,我们回房吧”。

    洛君天搂着唐暖央,小心的护着她前走。

    *******

    次日。

    “唧唧,,,,”

    小鸟的叫声吵的床上的女孩紧皱眉头。

    张开眼睛,最先看到的就是天花板上普通吊顶,洛宁香揉着头发从床上起来,头好痛,她用力的锤了锤。

    宿醉的痛苦让她再也不要碰那该死的酒。

    清醒了一些,脑袋中冒出些零碎的片断,但是又太零碎了,无法组成完整的记忆。

    她喝了很多酒,有人送她回房,这个人好像是哥哥,又好像是四叔,可是突然就跳跃到禁忌画面上来,昏暗晃动的地方,唇舌激烈的交缠,***的喘息,火热的心脏。

    “啊——”她不禁尖叫,用手摸着嘴唇。

    天哪,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在她脑子里就留下一个模糊的轮廓了。

    首先可以排除哥跟四叔,剩下就只有欧阳墨城跟伍尹泽,前者现在全天侯被女朋友看的死死的,就算想占她便宜,也没有机会。

    不会吧,难道是伍尹泽,她纠结的扯着头发,混乱过后,她觉得自已的心态有点不正常,难道换成欧阳墨城就不纠结?!

    带着郁闷的心情,她走出房间。

    另一扇门内,欧阳墨城跟徐敏儿从里面出来,三个人打了一个照面。

    “早上好!”欧阳墨城跟她打招呼。

    “噢,早上好!”洛宁香淡淡的回应。

    左边的房间也开了,伍尹泽笑嘻嘻跑到她的身边“宁香,睡的好么”。

    洛宁香回过头,盯着他的嘴唇,火就来了,抬手就打了他一巴掌“大色狼——”

    她气咻咻的撞开他,大步走开,留下一脸无辜的伍尹泽。

    而欧阳墨城的表情则是犹如万花筒般的精彩,敢情对她来说,昨晚是被色狼给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