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惹祸了,惹火了!

惹祸了,惹火了!

    左素柔跟着洛海珍来到二楼,她来过洛家,不过从来没有上过楼。

    她也并不知道洛海珍要带她到哪里去,不过她猜想一定是想要撮合她跟洛云帆,给他们制造机会,正好,她也有问题想要问他,错过了今天,她不知道以后还能给自已找什么借口来见他。

    在放弃与不放弃之间,她犹豫了,没有做出抉择。

    “素柔,你就到那间房里去休息一会吧,吃午餐的时侯再来叫你”洛海珍站的楼道口,指着倒数第二间房。

    那是洛云帆房间,她没有把话说挑明,是怕左素柔不好意思嫖。

    “好的,你去忙吧!”左素柔对她温驯礼貌的微笑了一下,朝着所指的房间款款的走去。

    洛海珍在后偷偷的笑,“奸计”得逞!

    左素柔推开~房间走进去,宽敞的大房间让她轻微一怔哇。

    这一看就是男人的房间,利落的没有一丝多余。

    她心里疑惑,随手关上了门,打量四周,简单的白色跟深蓝色,给人一种洁净的感觉,白色的墙壁,深蓝色的布艺大床,与阳台相衔接的白色组合沙发,除此之外,就什么也不没有,干净的近乎于冷漠。

    一瞬间,她明白过来,这是谁的房间了。

    他的房间就跟他的人给人的感觉一样,接开始接触时,给人温润舒服的感觉,但越是细看,就越发觉到他内心的冷漠。

    这是洛云帆的房间!!

    她还真是没有想到会来洛云帆的房间,本还以为洛海珍安排她进了这个房间,然后让洛云帆来见她,这大妈也实在太敢了,哪有把她直接往男人房间送的。

    脚步向前,她扫描着每一个角落,连更衣室也不放过,发现他真的是干净整洁的令人乍舌,连衣服的颜色也是由浅到深,依次的排好,这证明他是一个思想固执的男人。

    从更衣室出来,对面浴室的门正好打开。

    光着膀子,腰间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的洛云帆站在那里,头发湿漉漉的透着性感。

    看到左素柔,他整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左素柔心里顷刻间一阵的兵荒马乱,盯着他修长优美的身材,感觉自已要流鼻血了,她心里邪恶的想,围在他平坦结实的小腹上的“遮羞布”如果在这时掉下来会怎么样。

    脑子里顿时冒出一个以前在教科书上间过的“不明生物”的图像。

    可能是太过于专注去Y~Y他了,她的眼睛也专注的放在他的下半身,一眨不眨,似乎期待浴巾真的掉下来似的。

    洛云帆一个大男人,被她“色眯眯”的目光,看的着实要脸红了,她有必要这么赤~裸裸的看他么。

    他重咳“看够了没有?”

    “噢——”左素柔如梦初醒般,意识到自已盯着他的下半身已经超过一分钟,大脑更加慌乱,变成无头苍蝇,失去语言组织能力“你怎么在这里”。

    洛云帆一愣,哑然失笑“这话该我问才对吧!”。

    左素柔也不知她究竟说些什么,她刚才的注意力太过于放在别处,竟然忽略到了洛云帆在不在这个房间的事情,而且还在他的房间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她是不是傻了。

    囧困捏了捏手指,她心里没底的嚷过去“你,,,你的房间又怎么样,还不快去穿上衣服,你个暴露狂”。

    “我是暴露狂,那你呢,你是什么,色情狂么”洛云帆笑着回击过去。

    “谁色情狂了,你全身上下也就那里遮住了,我是眼睛没地方放嘛”左素柔狡辩。

    “小姐,这可是我的房间,我要穿衣服还是脱衣服是我的自由,你一个女人进男人的房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么”洛云帆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坐到沙发上。

    “我哪知道是你的房间”左素柔小声的嘀咕。

    洛云帆耳尖的听到她说的话“是我三姐让你进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想也知道,你要是预谋进我的房间,怎么会没有心理准备看我光着身子,另外,你也不可能会这么快找到我的房间”洛云帆悠悠的说道,三姐也真是的。

    左素柔的眼睛向上翻了翻“快把衣服穿起来吧,免得说我色你!”

    “不如你还是出去吧!”洛云帆下达逐客令。

    “我也很想出去,可是大叔,我也是要面子的,这会出去,我颜面何存啊”左素柔能肯定,洛海珍这会还在外面。

    洛云帆叹息“可是你留在这里,脸丢的更大,你知道我不可能跟我恋爱或是结婚,可是你却在我房间里这么呆着,小姐,用脑子好好想一想,哪一边更吃亏,趁着进来没多少时间,还能说的清楚,我劝你还是出去吧!”

    左素柔咬咬唇“出去就出去,你以为本小姐稀罕你么,洛云帆你太自大了”。

    她大步的向外走,算了,放弃了吧,说更多,也只能换来更多的羞辱而已,心里面想问他的话,也全部作废了。

    转动着门把,发现竟然转不开。

    不相信的左右转了两次,门锁向哪边都转不开,她着急的用脚去踢门“怎么回事嘛!”

    洛云帆站起来,走到门边,拉下她的手转了转门把“门被锁上了,三姐是铁了心的要我们培养感情,哎——”。

    他烦恼的叹息,搞什么!

    左素柔绷着脸用眼睛斜视他“大叔,你是不是觉得跟我培养感情,你特吃亏,我特占便宜?”叹气,叹毛个气啊!

    “我没有这么说!”洛云帆耸肩。

    “可你是这么想的,臭大叔,反正这里就剩下你跟我了,行,反正以后我们也不见面了,今天我就让你试试什么叫吃亏,什么叫被女人占便宜”左素柔气不过,把手伸向洛云帆的腰间,之后连她自已都汗颜自已的胆大。

    洛云帆忙按住浴巾“左素柔,你疯啦,放手,不许乱来——”

    “我就乱来了怎么着吧,美女欺凌大叔,还挺另类的”左素柔奋力的扯着他的浴巾,天不怕地不怕的调调。

    “你可别后悔,待会吓到可不管我的事,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洛云帆警告她。

    “哈哈,,,,这几天大叔你拒绝,又羞辱的我这么爽,临别之际,就让我好好以牙还牙吧”左素柔突袭般的往他的腋下摸去。洛云帆的手一松,浴巾就被扯去了。

    左素柔得意的看了看手里的浴巾,眼睛一瞥,看到他腿间的东西,手里的浴巾掉在地上,眼睛张的大大的,仿佛看到了鬼似的惊恐,实物也太惊人了吧!

    “啊——”

    尖叫声,响彻云霄,震的天花板都要掉下来了。

    洛云帆郁闷的闭了闭眼睛,捂着耳朵,他已经警告过她了,她会后悔的!

    他向她走去,想去捡起地上的浴巾。

    他还没有弯腰,左素柔倒是先弯下了腰,她也想去捡起浴巾让他赶快围上。

    电光石火之间,惹火的一幕发生了,,,,

    她一弯下去,手指没有碰到地面,倒是小嘴不小心碰到了他那里,一开始她还知道什么东东热热的,先是软软的,后是硬硬的。

    待她反应过来之后,她整个人迅速的石化,大脑停止运作。

    洛云帆猛的深吸了一口气,他虽是个定力很强的男人,但他不是太监,一道快意击中他的中驱神经,他情不自禁的捧住她的脑袋,往下压。

    “唔,,,,”左素揉惊惧的,没命的推开他的腰,跌坐在地上,腿脚发软,整个人都傻了。

    对于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她,此刻发生的一切,完全是让一个连走路都走不来的婴儿去攀爬悬崖峭壁。

    洛云帆这时也反应过来,自已对一个小女孩做了多么混帐的事,忙捡起浴巾来围上,蹲身“你——”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左素柔吓的往后躲。

    洛云帆心想,这事肯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了!

    “我很抱歉,我不会再那么做了,你起来,坐到沙发上去”他柔声的哄着她。

    可在左素柔眼里,怎么都像是拐小红帽上床的大灰狼,咽了咽口水,她往后退了退“大,,,大叔,我——,我不行的,帮你破~处的任务太艰巨了”

    洛云帆听的无比抑郁“小丫头,是你先来扯我的浴巾的,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拉住她的脚踝,扯到向自已。

    左素柔以为他要跟她上~床,吓的乱扭乱踢,差点踢中了洛云帆的命根子。

    没办法,洛云帆只好用身子压住她“别动——”

    “大叔,我怕痛,她们说第一次好痛的,我不要——”左素柔认定了他要做那种事,可她还没有一点的心理准备。

    身下柔软的娇躯,每扭一下就刺激到他的神经,让他的定力一点点的瓦解。

    “别——动——”他一字一字的说出来,下面肿胀的快要失控了,平时他根本不让任何女人近他的身,所以她们也没有机会这么挑~逗他,这次真的是意外。

    他不能碰这个女孩,他不能碰一个不爱的女人,他不能毁了她,所以他在尽一切努力克制!

    “大,,大叔,你,,你,,,的样子好可怕,你,,,没事吧!”左素柔牙齿打颤的看着额头青筋爆起,好似很痛苦的洛云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