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只是荷尔蒙活跃才产生的吻,陪我去这些地方!

只是荷尔蒙活跃才产生的吻,陪我去这些地方!

    女人天生就爱记仇,她不觉得这是恶劣的品性。

    欧阳墨城将薄唇往唇内抿了抿,看样子她还没有忘记那天他说的话,而那句对不起她却忘的一干二净了,连同那个吻,她也分不清是谁吻的她。

    说心里话,他还真有些恼火,什么女人连跟谁接吻也会弄错的,而她把那人想像成伍尹泽,他心里就更加像梗到东西似的不痛快。

    “那你要怎样才会觉得不吃亏?”欧阳墨城问她。

    “在我眼前消失”洛宁香断然的回答嫘。

    他们之间,最好是永远不要再有交集,不管他内心是怎么想的,不管她心里究竟在慌乱些什么,她都不想再去理会,也不想再去管了,反正不会有答案。

    “消失?!呵——,你的意思是让我辞职么,那你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欧阳墨城轻笑,她对他排斥与厌恶,让他感觉到自已的可笑,。

    她今天对他所表现出现来的一切,让他更加能肯定,她已经知道那晚吻她的人是他,也明白原来知道是他吻了她之后,感觉是如此糟糕与讨厌笱。

    “你能辞职的话,当然最好啦,但是我逼迫不了你,所以在同一个公司,我们就尽量少见面吧,你有女朋友,也有暗恋的对象,已经够你忙了”洛宁香讥讽他。

    欧阳墨城快速的问“难道你认为,我会多加一个追求对象?”

    洛宁香僵住,绝美的小脸上透出一丝难堪“你不配!”

    “心里真的已经那么认为了是么”欧阳墨城注视着她的双眸,想要接近她的灵魂,虽然他不知道接近之后,他能做些什么。

    是的,他什么也不能做。

    洛宁香恼羞成怒,随手抓起桌上的相框往欧阳墨城脸上砸去“出去——”。

    欧阳墨城轻轻一躲,相框从他的脸颊边飞过,掉在地上,他斜了一眼地上的相框,里面甜蜜依偎在安斯耀身边,笑的甜美可人的洛宁香,让他眼底一片的冰天雪地。

    她到还留着这样的照片。

    “出去——”洛宁香指着门外,冷声喊道。

    见他坐在那里仍旧不动,怒火蹭的一下直烧上脑门,她冲到他面前去拽他的手臂“站起来,听到没有!”

    忽然——

    他反握住她的手腕,大掌用力一扯。

    “啊——”她跌坐在他的大腿上,扑在他的胸口。

    他托住她的后脑勺,薄唇在一瞬间迅猛的逼近,停在离她的红唇只有一厘米的地方,从拉她到似要吻她,动作一气呵成。

    她的呼吸顿时一窒,整个人呆住不动。

    欧阳墨城没有再进一步的行动,盯着她透出惊惧的美眸,阴鸾魅惑的冷笑“或许我们可以重温那晚的吻,洛宁香,那晚可是你主动把红唇送上来让我亲的”。

    “你放屁——”洛宁香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

    “你闭着眼睛,把你的红唇送上来,我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那晚我们都有些醉了,荷尔蒙活动的过于活跃罢了,你要一直耿耿于怀么”欧阳墨城用玩世不恭的口气,淡化那个吻的意义。

    “欧阳墨城你以为一句意乱情迷就可以一笔带过么,在你哄女朋友贬低我之后,你是带着什么心情来对我意乱情迷的?当我是妓女,还是人人都能上的公共厕所?”洛宁香怒视他,眼睛里蒙起了一层水气。

    她很伤心,现在知道这个吻的真相后,她更伤心,原来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随便到分文不值的吻而已。

    那就快凝成液体掉下来的东西,让他心悸,脑子里冒出很多安慰的话语,而到了嘴边却完全变了调“洛宁香,别在我眼前掉泪,我不会觉得你可怜——”。

    如同一根扎入脊椎的银针,痛并彻底的清醒,洛宁香将眼前的男人一把推开,从他大腿上站起来,拉了拉身上的裙子,擦掉那来不及收回去的液体,调正了气息之后,从容的坐回自已的位置。

    “不好意思欧阳律师,说正事吧,你想了解什么,问吧,我会配合的”洛宁香一改之前快哭出来的模样,笑盈盈客气的问道。

    私事已经了结,什么恩怨报复,她都不想继续下去了,都到此为止,现在就剩下公事了。

    欧阳墨城深深的注视她,心里莫明一阵的空荡荡。

    沉默了几秒,他开口,以公式化的口气询问“我想了解一下恒丰的那个案子,据说当时是你接的那单生意?”

    “没错,当时是恒丰的小老板出面跟我洽谈的,那时合同也签署了,大约合作了有两年,不过那个贱男,好色成性,三番二次对我部门的人进行调戏,不是叫她们出去陪酒,就是唱歌,更过分的是还想用药迷~奸,当然,如果只是这方面的问题,我肯定不会中止合作,主要是他们的产品偷工减料,提供给我们超市的东西有的甚至过期了,所以才中止了合作关系,可没想到那贱男给自已工厂放了一把火,设计约我过去,叫来媒体,冤枉是我放的火,如此一来,原来单纯的商业官司就演变的复杂了”洛宁香把大概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欧阳墨城表情认真的思索了一下“OK!我知道了,你把当时他约你员工去的娱乐场所告诉我”。

    “不要说我不提醒你,他们这次可是花了乔和治的律师团,他可是很强的!”洛宁香故意用看不起他的眼神瞅着他。

    “那是因为他没有遇到过我!”欧阳墨城从椅子上站起来,自信的走出办公室。

    洛宁香愣了半晌,讥讽的嘲笑出声“呵——,自大狂!”

    可一码归一码,这官司确实跟她有牵连,她不想败诉。

    稍后,她立即把女员工叫进来,问清楚了之后,她马上给欧阳墨城去了电话。

    听到嘟嘟的冒音,知道是电话被占了线,放下电话过一会再打还是占线。

    “靠——”她不由的暴粗口,什么电话需要打这么久,该不会是利用工作时间,用公司的电话跟他女朋友煲电话粥吧。

    心里一阵的恼火。道要去他的办公室,她实在是不想去,一连又打了好几次电话还是占线。

    算了,不就是去他办公室嘛,又不是龙潭虎穴,她还怕他不成。

    打足了气,她走出办公室,坐电梯去到他所在的楼层。

    秘书室的秘书不在,洛宁香直接走到办公室前敲了两下门。

    “请进——”。

    洛宁香开门进去,看到欧阳墨城在那里看资料,办公桌上摊了一桌子的档案。

    欧阳墨城抬头,看到是洛宁香,星眸中闪过一丝光亮“我说过,我们会经常见面,而且会很频繁”。

    “我好想唱一曲,这该死的孽缘——”洛宁香翻着白眼,冷笑着说道。

    欧阳墨城的脸上笑意未改,合上手里的资料,摆了一下手“坐——”。

    笑,笑,有什么好笑!!!

    洛宁香在心里嘀咕着,自若的坐下来“电话怎么打不通!”

    “是么——”欧阳墨城扒开桌上的文件,电话机被掩埋在最下面,听筒没有放好“你看到了,这就是打不通的原因”。

    “噢——”洛宁香特别无语“不要让我说中了,欧阳墨城你故意这么做的吧!”

    欧阳墨城笑着反问“你是想说,我故意不放好电话机,引你上来么”.

    “不然呢,像你这种阴险到一个小细节都不会放过的人,会连电话机没有放好都不知道,我可不是无知少女”洛宁香一事你已经被我看穿的模样。

    “哈哈,,,”欧阳墨城爆发出一阵的狂笑。

    “死欧阳,你笑个屁啊,再笑信不信我把你桌上的资料全部弄乱”洛宁香恐吓的拿起几本档案夹。

    欧阳墨城的笑容顿时一收,金丝边眼镜下的桃花眸变的危险起来“放下——”

    “你怕啦!”洛宁香得意的想,要是把里面的纸张撕碎的话,他会不会气的嗷嗷直叫,一想到他发怒,她就开心极了。

    “我不怕,是你该害怕才对,如果你破坏这些我好容易收集来的资料,洛宁香我保证脱了你的内裤扔下楼”欧阳墨城脸上幽幽浮起的笑意,如撒旦般的阴险邪恶。

    洛宁香被点了穴般的怔住了“你可真变态——”。

    “这个词你很早以前就用过了,没创意”欧阳墨城指了指她手里的档案,命令道“放下——”。

    “我不放你怎么着?”好胜的洛宁香还在垂死挣扎。

    “看来你很想让我帮你脱——”欧阳墨城如黑夜中的猎豹般站起来。

    洛宁香赶紧把文件扔在桌上“还你啦,还你啦,像我这种淑女才不屑跟你这变态一般见识呢”。

    这变态连她哥都敢动,别就是她了。

    欧阳墨城这才坐下身“你来应该有事情要说吧!”

    “废话,难不成我吃饱了没事来你这里串门啊,我来是想告诉你那些娱乐场所在哪里”洛宁香把几个店名告诉了他“记住了没有,我走了!”

    她一刻也不多做停留,向外走。

    “等一下——”

    洛宁香呼着气转过身,不耐烦的说“你还想怎么样?”

    “陪我一起去这些地方!”欧阳墨城说出他的目的。

    “什么?陪你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很正式的回答你的请求,NO——”洛宁香铿锵有力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