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用录音威胁,真的不会抛弃她么!

用录音威胁,真的不会抛弃她么!

    他真当她吃饱了没事干!

    “OK啊,你不陪我的话,那我只好找你哥陪我去了,快要下班了,正好可以去夜店玩玩,你哥没开荤很久了吧”欧阳墨城轻松随意的笑道,这笑容有多和气就有多和气。

    洛宁香不以为然的挥挥手“嘁——,你以为我哥是你们家小狗么,你叫他去他就去啊,他对我嫂子那是忠心不二的,别说什么夜店,你拉一车裸女来放在他面前,他照样有贼心没贼胆,我就跟你这么说吧,我哥现在就是一老婆奴”。

    楼上的洛君天华丽丽的打了一个喷嚏!

    “说的好,说的太好了——”欧阳墨城鼓掌,把手机拿上来放到桌上“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叫你哥陪我确实有那么点费神”嫘。

    “知道就好!”洛宁香抛了个算你识相的眼神给欧阳墨城,转身又要走。

    她的脚刚跨出,办公室里突然又出现她的声音,而且就是她刚刚说的那段话,她吃惊的转身,指着他“你录了我的话!”

    欧阳墨城把玩着手机,笑的悠然自得“你说我把这段话发给你哥,回家之后他会不会找你算帐呢,哎,原来在亲妹妹的眼里,哥哥是个老婆奴,总裁内心一定很崩溃,搞的我都于心不忍了”笱。

    “你——,卑鄙无耻!”洛宁香可以预见哥哥听到这段的反应,天使脸肯定变包公脸,不教训她才怪呢,再加上他老人家近来内火太旺,还不找机会狠狠骂她一顿,以当发泄。

    洛宁香谁都不怕,独独怕洛君天,她哥实在是个恐怖分子!

    “卑鄙无耻的下联的是不是下流下贱呢,再来个横幅吧”欧阳墨城以鼓励姿态对她抬手,示意她说下去。

    “你个无赖——”洛宁香气的抓狂,跳脚,气咻咻的模样也很美。

    欧阳墨城更为赞赏的鼓掌“太完美了,横批是你个无赖,不错,真不错,想不到你还是个才女,古代要是四大才女的话,你肯定是其中一个”。

    “你妈的,要不要我改天用红纸写下来贴你家门上啊”洛宁香确定自已现在有打人的冲动。

    “我信教,门上不能贴这样东西,不如你自已好好保存吧”欧阳墨城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是4点17分,5点钟,我在停车场等你,当然,你可以选择逃跑,不过最好也不要回家了,因为你哥肯定在通缉你,好了,我要工作了,出去时,麻烦把门轻轻的带上!”

    他温和有礼的说完,便工作了起来。

    洛宁香的头顶直冒烟,那是有气发不出,气运单田又直冲脑门的结果。

    她走到门口,视线唰的又恨恨的看向低头在那边看档案的欧阳墨城,把门使劲的关上。

    “砰——”的一声巨响,洛氏大楼晃三晃。

    这到底是关门呢还是拆门。

    欧阳墨城不悦的放下文件,这小妮子还真是屡教不改。

    ******

    5点钟。

    洛宁香咬着手指头,还在想要不要下去,她真心不想跟欧阳墨城呆在一起,他有女朋友,又是个双性恋,她不想跟他扯上什么暧昧的关系,尽管已经变的很暧昧。

    可是不去,那家伙一定会把录音发给她哥的。

    死欧阳到底想要干嘛啦!为什么一定要拉上她,好纠结,,,,

    “滋——”

    桌上的手机震了震。

    她动作快速的划开来看,好似知道一定是他发来似的,果然,屏幕上显示着一行字:宽限你两分钟!

    “宽限你奶奶个头啦,本小姐就不去,就不去,你能把我怎么着”洛宁香对着手机屏幕就是一通自言自语。

    “滋——”

    又一条信息。

    不下来我就把短信发给你哥!

    洛宁香愁苦的噘起嘴来,脑门直撞着桌子,她干嘛要说她哥是老婆奴,她是不是傻了。

    撞了几下之后,她认命的拿出包包下楼。

    停车场。

    欧阳墨城环着双臂靠在车门边。

    “我破例又多给了你39秒!”

    “要我给你磕头拜谢么”洛宁香冷冷的扔过一句话,哈——,39秒,他的人生是以秒速来前进的么,用不用算的那么精确。

    “上车吧——”欧阳墨城放下手,转身朝着驾驶室走去。

    洛宁香生气的大叫“喂——,欧阳墨城,你怎么没点绅士风度啊,你没看到我站在车边么”。

    “看到了,绅士风度跟你站在车边有关联?”欧阳墨城皱着眉,故作不解。

    “我的老天,孤儿就是可怕,帮我开车门懂不懂”洛宁香彻底无语了。

    “孤儿是很可怕的,特别遇到现在这种情况,我会告诉你,如果手没有残疾,请自已开门”欧阳墨城面带亲和的笑意,打开驾驶室的门,自已先坐进去。

    洛宁香张大着嘴巴,气下不去也上不来,她锤了锤胸口,绷着脸打开车门,想了想,又把车门关上,打开后面的门坐进去,脑袋扭向一边,不说话。

    欧阳墨城发动车子。

    开出一段路的,他看着后视镜的说道“不问问去哪里?”

    “人质哪有权利知道去哪里”她反着说他是个绑匪,她没说错,不是心甘情愿来的,都是绑来的。

    “不想知道就算了,待会可别吓着”欧阳墨城好心提醒。

    “哈——,连你我都克服了,试问世间万物,还有什么能吓倒我呢,难道不怕魔王怕小鬼啊!”洛宁香字字带刺,句句带针。

    欧阳墨城眨眨眼睛“那行,我放心了——”他多说无用,反正女人生气的时侯,说什么她都能回把刀给你。

    洛宁香气鼓鼓的看着窗外的的霓虹灯,慢慢的,心就静下来了。

    这座城市,又要入夜了,有依靠的人,全都寻找温暖去了,可是她呢,她有钱,有包,有鞋,唯独没有供她依靠的肩膀,这样一年又一年的,心只会变的越来越空虚。

    爱情,似乎离她越来越远了。

    欧阳墨城瞥了一眼后视镜,看到她倾城的侧脸,也看到她的落寞,心一半是变的滚烫,另一半却冰凉冰凉的。

    洛宁香突然转过脸。

    欧阳墨城快速的移开视线,看似镇定,其实已透出慌乱了。她把身体往前倾,靠在前座的椅背上,用手拽捅了捅欧阳墨城的肩膀“嗳,那天我听你对徐敏儿说,永远都不会抛弃她,我很好奇,你真的可以做到么,还是只是说说而已!”

    “我从来不会只是嘴上说说”欧阳墨城嘴上回答的肯定,但其实连他自已也迷失了方向,他只知道敏儿跟了他这么多年,从他是穷光蛋的时侯就一直跟着他,不离不弃,他要给她一直幸福满意的结局。

    “哦——”洛宁香内心隐隐失落,还夹着着一丝对徐敏儿的嫉妒,甩甩头,她抛去这种不健康的想法,她有什么好失落跟嫉妒的,这是人家的爱情,与她无关。

    欧阳墨城轻微侧头,感受到她靠在自忆脸颊边的呼吸,黑眸散乱了一下“刚才你用相框砸我,怎么,你还喜欢安斯耀么”。

    “喜欢,不喜欢,忘记,没忘记,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已经接受了他离开我的世界这个事实了,人生或许就是这样,我喜欢的不喜欢我,而我不喜欢的却偏偏要缠着我,两头都是痛苦”洛宁香悠悠的,带着缕缕的感伤,说着说着,她又天真的笑了起来“我哥骂我傻,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去坚持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但其实我并不后悔自已付出的这些努力,起码我已经尽了全力,不过他离我而去啦!”

    她用轻松的结尾来完整沉重的开头,所以她对那个男人是真的释怀了。

    欧阳墨城的心里惊动,手不禁握紧了方向盘,尽可能的淡定随意的说道“你会拥有更好的男人!”

    洛宁香惊诧,笑眯了眼睛“欧阳墨城,你终于说了句人话!”

    “去坐好——”欧阳墨城推了推她的脑门。

    “别推我嘛,难得你偶尔人性大爆发,我们能不能多聊聊,比如你打算一直暗恋我哥?精神上出轨的你对徐敏儿会愧疚么?”洛宁香喋喋不休的唠叨了。

    “吱——”

    欧阳墨城踩下刹车。

    洛宁香向前冲去“啊——”她尖叫,恼火的看向欧阳墨城“你谋杀啊!”

    “小姐,前面是红灯”欧阳墨城指了指窗外。

    洛宁香往外看了看,这才没话说了,正准备坐回去,发现屁股被卡住了“啊,怎么办,我屁股卡住了,快帮帮忙啊”。

    她急的哇哇叫。

    欧阳墨城喷笑的看着她“谁让你不坐好的,这样子唯有把屁股切下一块来,才能解救你”。

    “切?”洛宁香惊叫,看他还笑的那么欢,气的捶他“欧阳墨城你有没有同情心,不帮我你还笑”。

    “好,我帮你”欧阳墨城把手伸向她的胸口,作势要摸她的胸。

    “你干嘛——”洛宁香惊吓之余,捂着胸口向后退,屁股也从解救出来了。

    欧阳墨城无辜的眨了眨的桃花眸“救你啊,快说谢谢!”

    洛宁香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糗都糗死了,她装出不耐烦的样子,挥了挥手“开你的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