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众林之夜,慢慢靠过来的唇!

众林之夜,慢慢靠过来的唇!

    欧阳墨城没有再笑话她,专心开车!

    见他不往后看了,洛宁香忙揉着自已撞的生痛生痛的屁股,一下子急退,结果屁股结结实实的撞在椅子上,痛死她了。

    不过她不能叫,以免被前面这没有同情心的家伙嘲笑,反正他就是个怪胎,没法用正常的逻辑来理解就是了。

    欧阳墨城偷瞄后视镜里皱着一张小脸的女人,脸色的笑意变的越来越浓郁,他没有发现,自已眼底的光芒有多明亮,那是由他心底发出来的光,真实,没有任何修饰跟伪装。

    一会之后,车子停在一家夜店前嫘。

    “到了?”洛宁香把视线投向窗外,看到一家名叫后宫的夜店,看上去档次还算可以!

    欧阳墨城没有直接下车,而是转过头来问她“你泡夜店么”。

    “泡啊,像我这种年纪不泡夜店,你当我是火星来的”洛宁香诚实的回答他,转而一笑“噢,我知道了,你家徐敏儿肯定不泡!笱”

    “没错,她不泡!”欧阳墨城也诚实的回答她。

    “还真是濒临灭绝的乖乖女,男人都希望找个不泡夜店的纯良女人当老婆,自已却在夜店里猎艳,人心真心不平哪,下车吧——”洛宁香不想被他再拿来比较了。

    她推开车门,他又出声了“你来过这一家么?”

    洛宁香摇头“没来过里!不过这种地方在城里一抓一大把,没什么好奇怪的啊!”

    “你属下没有跟你细说这里面的情况么”。

    “她们只是跟我说恒丰那小开舟子聪以工作的名义约她们这里,然后侵犯了她们,具体细节没有说,来过这些店,也是我今天才问出来的”。

    欧阳墨城笑了笑“下车吧——”。

    洛宁香不解,说的那么玄乎,难道里面有什么“奇观”?

    他们下车,一起走进这家夜店,门口摆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的“众林之夜”这个主题。

    一到里面,洛宁香就懵了,来来往往的男女,都只在腰上系了一块布,男人光着上半身,女人遮去***的上半部分,露出下面的半圆。

    这打扮也太露骨了吧!!

    昏暗的灯光下,隐约能看到用人造树木搭建起来的原始众林的布景,耳边的音乐也是空灵而悠远的,而客人都隐藏在“花草”众中。

    只是与这“大自然”不相符的地方里,空气中满是***的味道跟嬉笑呻吟的***气息。

    “我的天?这太疯狂了吧”洛宁香暗暗低叫,她不想自已表现出大惊小怪的模样。

    欧阳墨城带着她向前走,笑着调侃她“怎么,这么潮的地方,你没有去过”。

    “谁,,,谁说我没有去过,只不过来的不是这里罢了”洛宁香嘴硬,脸上摆出很适应的样子,快步的向前走。

    一个猛男迎向洛宁香“小姐,你美的就像女神,请允许做我的众林公主吧,与我一起享受这夜的奇妙吧”。

    洛宁香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材强壮,还算英俊的牛郎,不慌不忙的微笑“女神暂时不想下凡间!”。

    “难道有我陪你,你也不想下来么”猛男没有就此放弃,洛宁香的美让所有男人垂涎,她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女神配男神,可你是众林王子,所以不好意思啦!”洛宁香用巧妙又不伤脾胃的话语,再次婉拒。

    她心里不禁嘀咕,欧阳墨城那混蛋在干嘛,还不过来帮她解围。

    猛男显然有些失望“美女你可真挑,那需要我帮你把男神去给请来么”。

    欧阳墨城此时上前环住洛宁香的腰“不用请了,我已经来了!”

    洛宁香削了欧阳墨城一眼,他可真是做人,在后面看了半天的好戏,还让他捡了个现成的便宜。

    猛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美女你已经有人了,那请随意玩吧,欢迎你们的到来,尽情的享受众林之夜的美妙吧,再会!”他微笑的退开。

    “不说别的,这里服务还算是一流的”洛宁香漫不经意的说道,低头看看放在她腰上的手“我说欧阳墨城,你打算把手放多久?”

    “你的意思是让我拿开?”欧阳墨城揽紧她,嘴唇压到她的耳边“那等下众林王子,男神来了,我可不管你了”。

    洛宁香被他的气息弄的一阵的心慌意乱“把你的脑袋给我拿开!”

    欧阳墨城站直身体,亲密的搂着她,找位置坐下来。

    沙发摆在最里面,在这里就算脱光了衣服也没有人会发现,还真是个偷情的好地方!

    很快就有人拿着两套衣服过来,放在桌上“两位尊敬的客人,这是你们的衣服,请换上吧,你们需要点酒水跟别的服务么”。

    欧阳墨城笑“我第一次,还不知道你们这里有什么服务?能介绍一下么”。

    “你可以邀请我们众林里的王子或是公主陪你们一起玩,当然了,两位如果想单独相处那也可以哦,不过人多一点,会玩的更加有趣,要我帮你们叫几个过来么”。

    “先上点酒水吧!”欧阳墨城微笑的回答,他即没有断然说不好,也没有说要,这话里留了不少兜转的余地。

    “好的,请稍等”。

    待那服务生离开之后,洛宁香捏起桌上碎布块“我才不要换这么恶心的衣服,还不如干脆***算了”。

    “你要***?”欧阳墨城装出很震惊的样子。

    洛宁香猛的推他“想的美,你要裸你裸好了,反正你也没什么看头”。

    “你怎么知道我没看头?说不定会让你刮目相看”欧阳墨城说着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

    洛宁香惊吓的张大眼睛“干嘛,你干嘛,不会真的想换吧,欧阳墨城你有点羞耻心好不好,我还不想回家洗眼睛”。

    “淡定,我只是热了想脱一件衣服,你想看我还不给呢”。

    “谁想看了——,我才没种恶性趣味呢,况且就你这样子,想也知道没看头,还不如直接看外面那些猛男呢,不给,搞的有多稀罕似的”。

    欧阳墨城笑意更甚“听上去像是吃不到葡萄,就算葡萄酸!”

    吃葡萄直接让洛宁香联想起男人黄瓜下面的东西,她的粉脸在黑暗中顿时滚烫了“没,,,没空跟你这疯子争,办正事吧,到这里来,到底要干嘛!”“你靠近点,我跟你说”欧阳墨城对她招招手。

    “我耳朵好着呢,你就说吧”洛宁香不仅不靠近,反而还挪开了一些。

    “隔墙有耳!想听就过来”欧阳墨城拽着她的手,把她拖到自已身边。

    “放手,放手,放手——”洛宁香用力的拍他的手,从他铁钳似的大掌中解脱出来。

    欧阳墨城转而扣住她的脑袋,跟自已的脑袋家碰在一起“小声点,我们这次可是来找证据的,我查过,这舟子聪是这里的常客,这里一有新活动,他都会来光顾,这里的人都对他很熟悉,因此我可以在这上面大做文章了”。

    “你想拿到他**的证据威胁他?”洛宁香好奇的猜想。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

    “切,你们这些律师就爱卖关子,看上去一个个举着伸张正义的大旗,其实最卑鄙最坏的就是你们了,我提醒你,那舟子聪不是一般的贱,他肯定不怕我们拿这个去威胁他”。

    “呵——,谁跟你说我要拿这个威胁他,今天我要收集他在这里活动的证据,我自有妙用”。

    欧阳墨城对她盈盈的浅笑,摘去眼镜的他,妖俊的像个暗夜的精灵,洛宁香感受到他吹拂过来的热的热气,心跳乱了步骤。

    无声的对视之中,他的唇不由的慢慢向她靠近,她嘴里糖果般的甜美香气,像是一股子磁力在吸他。

    心脏声掩盖了周围所有的声音,洛宁香呆呆的任由他靠近,紧张,又带着一丝期待,她的大脑一团混乱。

    他要吻她?可他现在没喝醉,干嘛又要吻她?

    最后关头欧阳墨城清醒过来,急中生智的碰了一下她的发丝“上面有只小虫子!”

    “噢,谢谢!”洛宁香尴尬的笑笑,别开脸,真是丢脸死了,竟然以为他要亲她,心里还产生了期待。

    “你不要紧吧——”欧阳墨城笑问她,想到她刚才没有躲开,心里莫明的开心。

    “我,,,我能有什么要紧的,还怕虫子有毒不成”洛宁香没好气的回答他,什么嘛,刚才他的表情,真的很让人误解嘛。

    服务生拿了酒水上来。

    洛宁香拿起杯子倒了一点酒,喝了一口滋润了一下干燥的嘴唇。

    “两位怎么没换衣服呢?”

    “哦,我们第一次来,还不大放的开”欧阳墨城找了个借口,然后说道“能帮我叫你们这里头牌过来么”。

    “不好意思,他们不是所有人都见的,只有VIP客户才能见”。

    欧阳墨城拿出皮夹,把金卡放在桌上“能见么”。

    服务生顿时笑成了一朵花“请稍等!”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不假”洛宁香对欧阳墨城笑笑。

    “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欧阳墨城挑了一个眉。

    过了一会,一男一女走了过来,分别坐到欧阳墨城跟洛宁香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