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煎熬纠结的心,羊水破了!

煎熬纠结的心,羊水破了!

    在三个满身名牌,帅气的男人脸上溜达了一圈,她渐渐想了起来“你们这花送给我的么”。

    “是的,洛小姐我想请你吃晚餐,不知道有没有空?”一个抢先说道。

    “呃——”

    洛宁香正在犹豫,另一个又开口了“洛小姐,你说过陪我去旅行的,明天就走怎么样?”

    “旅行啊——”

    “洛小姐,你喜欢的歌剧,我已经买到门票了,晚上我们一起去吧”。

    一张歌剧门票放到了她的面前。

    洛宁香有些哭笑不得,她为自已昨天晚上的幼稚想法感到后悔,这酒精害人不浅,心想这下该怎么收场才好。

    “嗯——”她看看他们,灵机一动,把他们的花全都接了过来,用甜美动人的微笑说道“谢谢你们的花,都好漂亮,关于这吃饭,看歌剧,还有旅行,我得去排排行程表看,时间安排好了,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我要上去了,你们回去吧,再见!”

    三个男人心里虽有些不太甘心,不过她的笑容这么美,而且也没有直接回绝,他们也不好意思胡搅蛮缠下去,心想,她可能是不太方便对着另外两人的面,表达对自已的好感,这么想来,还是有机会的。

    “走好——”目送着他们离开,洛宁香这才松了一口气!

    低头看着怀里的花,没有丝毫的喜悦,只觉得重,这些花,洛家多的是!

    叫住经过女员工“送给你吧——“

    那女员工惊喜的捧过花“谢谢洛经理!”

    “不用谢!”洛宁香转身,目视前方,从容的走进电梯,她不去看外面欧阳墨城是不是还站在那里,生怕又撞进了他视线,生怕又一次狼狈的逃避。

    没有开始,所以也没有所谓的结束,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她想,或许她真的该找个男朋友,总有见面的时刻,起码不用那么孤军奋战。

    电梯外,人都走光了,欧阳墨城还有一侧站着,他以为她会转过来看他的,他内心很自信的这么想着,看来他错了。

    过了三天,伍尹泽正好打电话给她,洛宁香本就想的找个男朋友,他各方面都适合,就接受了他,她还特意在公司泄露出风声,说两人已经进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欧阳墨城听到这消息的感觉,只用四个字能形容,五雷轰顶!

    洛君天也是,男朋友什么的都没谱的人,怎么一下子进展到那个地步了,他第一时间就把洛宁香给叫了上来。

    洛宁香上楼去,欧阳墨城刚给洛君天汇报完工作出来。

    两人在门口相遇。

    “宁香,借一步说话可以么”尽管欧阳墨城克制自己不要去过问,可是看到她了,他还是没能忍住。

    洛宁香想要拒绝,可是另一方向,她也想要听听他会说什么,于是跟他去了茶水间。

    “听说你可能要结婚?”他开门见山的问,黑眸暗藏怒意。

    “不是可能,是确实有这种打算”洛宁香认真的回答他,

    “时间太短,就不慎重考虑考虑么,你爱他么”无形中,他的口气变的急躁了。

    “他爱我就好了,我想的很清楚,我也相信他会对我好的”洛宁香很淡定的回答。

    欧阳墨城抿抿唇“是因为我么”。

    洛宁香失笑的否认“当然不是啦,我跟欧阳律师撑死不过是朋友,正确来说关系一直不太好,我结婚或是怎样,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再说了,我处于感情空窗期,交男朋友很正常吧!”

    他没有对她真正意义的表过态,却来这么质问她,他凭什么。

    “OK!如果这样,那随你自己吧”欧阳墨城生气的向外走。

    洛宁香愤恨他的云淡风轻,愤恨他的伤害后还来质问她的不该,在他转身的时刻,拉过他的领带,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咬出血来。

    她松开他,对他吐气如兰,笑的万分妖娆“不要以为女人好欺负!”

    欧阳墨城舔了舔唇,上面是她的味道,他不怒反笑“那男人不适合你!”

    “哈哈,,,我试穿鞋子,你会知道合不合适?咬你这一口,我是想告诉你,当个好男人,别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小心消化不良”洛宁香推开他,向外走。

    手腕被拽住,只觉身体被一阵重力扯回,人被压在墙上,下一秒,唇即被覆住,带着茶香味的舌头席卷而过,根本不容反抗的霸道与狂妄。

    “唔,,,”她挠他的后背,使劲的推他,用尽了全力也没有办法将他推开。

    表面抗拒,内心在又沉溺在这个热吻中,在激烈的较量中,渐渐后顺从了,回应了,跟他的舌头纠缠,双手搂着他的腰,身体摩擦,身体变的好热。

    他还算有理智的离开她的唇“那个男人你还要么?”

    “要,当然要,为什么不要”。

    他的唇又覆盖上来,这一次比上次还要过火,大掌直接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她的肌肤。

    洛宁香惊惧,这可是茶水间,随时有人进来的。

    “要不要?”他离开她的唇,气息低沉魅惑。

    “要!”

    “那我继续了——”欧阳墨城摸进她的长裙,手直接探向那秘密花园。

    “不要,不要,,,,,”洛宁香低声惊呼。

    欧阳墨城达到了目的,伸出手来“不要那就跟他分手!”

    “你这无赖律师,这要跟那个要,这不要跟那个不要,根本不是一回事”洛宁香涨红了脸,跟他斗智斗勇,她永远处于下风。

    “我从头到尾问的,就只有这一件事”欧阳墨城微笑。

    洛宁香转开头镇定了一下,组织好了心里要说的,又重新把头转回来“欧阳墨城,你这是在逼我跟徐敏儿摊牌么,你打算好抛弃那个陪你走过这么多年的女人了?”

    这话一出,欧阳墨城立刻沉默了。

    洛宁香讥笑“你对我一个女人逞能有什么用,就算我不找男朋友,你能对我负责么,你现在这表现,是想让我当小三?让我当坏女人?别来勾~引我,等到我死活都要你的时候,徐敏儿肯定被我整的比那小白菜还苦命,不信我的话,你去问问我嫂子啊,跟我抢男人,哪怕是我亲哥哥的老婆,我一样比那白骨精还恶毒,而你呢,就是陈世美,想要那样么,也很简单啊!”

    她今天把话穿了,是不想再给这个男人耍嘴皮子的机会。欧阳墨城持续的沉默,一边是理智,一边是克制不住情感,他比谁都混乱,他哪边都不想放弃,但又不可能同时拥有。

    洛宁香在心里叹息“我明白你内心的纠结,也知道相比起来,徐敏儿更重要,所以,就由我来整理吧,请你不要在来扰乱我了,因为你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她转身走出去。

    一到门外,洛君天的身影让洛宁香吓的魂飞魄散。

    “嘘——”洛宁香用哀求眼神看着哥哥,心知他一旦发怒的话,欧阳墨城就死定了!

    洛君天心惊于到了这个地步,她还在护着他,看样子,她是真的爱上他了。

    禁不住妹妹的可怜相,洛君天无声的回到办公室,洛宁香也跟着进去。

    关上门,洛君天坐到沙发上,洛宁香低着头坐到他对面。

    兄妹俩坐着不话话,半晌,洛君天以不经意的口吻说道“干脆把徐敏儿卖到中东,让你们双宿双栖吧!”

    “哥——,你别讽刺我了,想骂就直接骂吧”洛宁香做好心理准备了。

    “骂你有用么,那什么男朋友,谈婚论嫁这些都是假的吧”从刚才他在门外听到的情况,加上他之前了解的,大致上能够分析出来。

    这欧阳墨城胆子可真不小,上次那么警告都没有用,看来暖央说的很对,爱情果然不是靠理智能够控制的。

    不过将心比心的说,欧阳墨城也挺不容易的,他且这么纠结,反过来说,也还算是忠于原则的人,有多少男人想得到想宁香这家世好又貌美的女孩,要比较的话,那徐敏儿完全不能跟宁香比,换作其他男人可能早就分手了,而欧阳墨城至今心里面仍旧不肯抛弃她,从某个侧面来说,也可以证明,他其实还是挺重情义的一个人。

    “男朋友是真的,我真的找了”洛宁香捏着手指回答。

    “你这是在利用人家,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以你这种长相,男人很快对会对你入迷,到时你想甩也甩不掉了,多麻烦”洛君天劝她。

    “你别管,我会自己看着办的,跟欧阳墨城的事情也是,我会自己看的办,这是我的感情,我不希望你来插手”洛宁香表明自己的意愿。

    洛君天看了她半晌,妥协“好!我不管!”

    洛宁香站起来“我去工作了!”

    “嗯!”洛君天应答,发现他对这个妹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走到门口的洛宁香转过头来“哥,你刚才是什么时侯来的?”

    洛君天将腿一叠,不以为然的轻笑“哥是过来人,这种程度,还不算过份”。

    洛宁香的美眸黑沉“你都看到了?”

    “正确的说,是我都听到了,以男人角度跟观点来说,你们的气场很配,那家伙挺野兽派的”洛君天笑着评价。

    洛宁香凌乱郁闷的想撞门。

    ******

    那次在茶水间说破了一切之后,有近大半个月的时间,洛宁香跟欧阳墨城都没有交流,他们都企图回到各自的轨迹上去,内心却又各自煎熬着。

    看似有女朋友,有男朋友的人,心却总是飞到另一个人的身上,想的彻夜不眠。

    不过心有的时候心真是一个好东西,别人看不到摸不着,所以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当着一个人的面去想另一个人而不被发现。

    表面上可以微笑,心里可以落寞。

    同一个公司,总有避免不了碰到的时候,而洛宁香总会假装打电话先走开。

    每次挂断电话后,她连打给谁,说了什么话都不知道,那一刻,脑子完全变成了空白。

    欧阳墨城给不出答案,但又总是想着她,他不止一天在停车场等她,而她不再出现。

    之后从别人那里他才知道,原来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天天送她来上班,天天接她下班,他知道洛宁香根本就不喜欢那个男人。

    ******

    唐暖央离预产期也剩下没多少天了。

    这几天肚子一直温沉沉的不太舒服,问了医生,说应该就在这几天了。

    洛君天比她还要紧张,守在家里寸步不离,接产的医生跟护士更是全天侯的呆在洛家,谁能预料到孩子什么时候出来呢,万一要生了没医生,那可真要糟糕了。

    整个洛家严阵以待,唐暖央皱一下眉头,都会问上半天。

    这种痛维持了四天了,虚惊了好几次。

    连洛云帆也养成了半个小时往三楼跑一次的习惯了,他怕洛君天不够细心,连自己老婆生了都不知道,为此,叔侄的小矛盾再次激发。

    洛君天觉得洛云帆过于关心了,加上他跟那个左小姐又没戏了,危险再次复苏。

    第五天。

    唐暖央靠在沙发上,感觉这痛比昨天又强了点,但是又不是那种剧痛,她也不想总是“误报军情”,所有也没说。

    洛君天跟小澈澈坐在旁边。

    “妈妈——”小澈澈抱着唐暖央的腿,指了指外面,缠着要她抱着到外面去溜达。

    唐暖央哪还有这个力气。

    “我的小祖宗,你就行行好,不要折磨你妈了,爸爸带你去外面玩好不好”洛君天抱起儿子。

    “妈妈,妈妈——”小家伙推开洛君天的脸,今天他就认死理,非要妈妈,连爸爸也不要了。

    洛君天板过儿子精致的小脸“哥们,给点面子好不好,平时你不是最爱老爸带你去玩嘛”。

    小家伙瘪着小嘴,还是一问的朝着唐暖央的方向靠,不开心的挣扎着。

    “我带他出去溜达一圈就回来,老婆你现在身体没有不舒服吧”洛君天见儿子这么吵,心想她肯肯也烦。

    “还是老样子,你带他去吧”唐暖央无力的说道。

    洛君天抱着儿子走出房间。

    唐暖央坐在沙发上,看父子两人出去了,就站起来想去拿水喝。

    突然,她的下体突然有一股子液体冲下来,她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是羊水破了。

    “君天——”她吓的赶紧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