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满月酒,全都来了,我有了!(最后5000字)

满月酒,全都来了,我有了!(最后5000字)

    事到如今,说什么有忧郁症,是想博她同情,还是让她祈祷徐敏儿早日康复。

    徐敏儿忧郁症,她洛宁香才得了躁狂症呢。

    支票掉到地上,轻的像羽毛。

    她喘着浓重的气息,转身就要离开。

    消瘦的肩膀被握住,又被按到墙上孀。

    “你他妈的放开我——”洛宁香怒气冲天的奋力挣扎。

    “听我把话说完——”欧阳墨城手掌收紧。

    “我不要听,不管你说什么,我一个字都不想听,欧阳墨城你耍我耍的已经够了,我不想再跟你纠缠下去了”洛宁香表情悲伤而又气愤,强忍住眼泪爝。

    她真的不想听了,连他的脸,她也不想再去看一眼。

    欧阳墨城看她这副模样,也着实心疼,他低头去吻她。

    洛宁香把头转开。

    他的唇落在她的脸上。

    时间有一刻的停顿,猛然间,他又把头侧向另一边,强行攫住她的嘴,舌头挤进她的口中,与她纠缠着,他想念她的味道,想的不能入睡。

    “唔,,,,,,”他的吻,让她觉得恶心,想到之前有可能还跟徐敏儿的口水,她的就觉得想吐。

    洛宁香用手推着他的胸口,用自己舌头拼命的将他往外顶,用尽全力去排斥他。

    这种充满火药味的接吻,在对持了几分钟后结束。

    “洛宁香,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必须要听,敏儿她患有忧郁症,而她自己还不知道,如果我在这个时侯离开她,跟杀了她没有区别,我不能扔下她不管,我不能看着她越来越严重,她为了我,跟父母都断绝了关系,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就算我对她没有爱情,可还有感情,我也不能那么无情的扔下这样的她不管,你明白么”欧阳墨城这些天真的很纠结。

    她绷紧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下来,放到最松为止,几乎快要瘫软了。

    “说完了?”她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口吻也十分的平静。

    “说完了!”欧阳墨城低迷的回答。

    “好,你说完了,那换我说了,你告诉我这些,无非是想跟我说,你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你并不想放弃我,只是在生命攸关的问题面前,你不得不这么选择,你没办法,你很为难,你比谁都痛苦,你心里比黄连还苦,但即使这样,你还是两个女人都不想伤害,你太伟大了,简直让人感动的想哭”洛宁香对他一番推心置腹的分析与夸赞,停顿了一下,她拍了拍他的胸口“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在心里骂你混蛋,更加不该把那屁股约定当真,我错,都是我的错,另外请原谅我不能从心里去同情徐敏儿,我讨厌她——”。

    欧阳墨城心里瞅痛“洛宁香,你非要说这样的话来折磨我么?”

    “嘘——,别插嘴,我还没有说完”洛宁香用手指按住他的嘴“让我把话给好好说完,我想想既然是我的错,那我就要去改正,徐敏儿得了忧郁症我很遗憾,好在不是我照成的,好在你没有跟我在一起,要不改天她吞安眠药了,我成杀人凶手了,那你还不恨死我,到她的坟头前哭死过去,所以说,左思来右想去,这事必须有一个人退出,这世界才能安定,那这个人就是我吧,你也不用纠结了,好好照顾徐敏儿吧,我们呢,就这么算了,全都当作没发生过”。

    她用诙谐随意的口吻,帮他解开这团乱麻。

    他今天的话,让她彻底明白,她跟他之间阻隔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条命,她自认没有这个能力去拉住他。

    欧阳墨城平时巧舌如簧,但是这一刻,他找不到能说的词汇。

    洛宁香又哥们似的拍了拍他的胸口“好了,就这样吧,谁都不要纠结了,以后再见还是朋友”。

    她放下手,捡起地上的支票放进包里,走出去。

    “洛宁香——”欧阳墨城不甘心似的叫她。

    洛宁香脚步没有迟疑与加快,美眸中雾气连连。

    还来叫住她干什么,反正他又抓不住她。

    眼看着她在眼前消失,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困住她又怎么样,反正他又无法带给她什么。

    那天之后,他们好似真的结束了。

    欧阳墨城再也没有为难过洛宁香。

    而洛宁香正好常常出差,三天两天不再公司,不管是刻意的还是有意的,起码交集变少了。

    ******

    又过了半个多月。

    唐暖央做完了月子,也进入了真正的冬天。

    这段时间,洛家份外的平静与祥和。

    诗菲跟诗涵都交了男朋友,天天都是花枝招展的。

    洛子赫又过回花花公子的潇洒生活。

    而洛宁香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公司鲜少见到她,连家里也难得看到她。

    关于她跟欧阳墨城的事,仿佛被无声无息的雪藏了,销声匿迹到连一丝丝蛛丝马迹也没有再显现。

    宝宝满一个月了,洛海珍张罗着摆满月酒,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

    唐暖央也打电话叫了一些朋友来。

    满月酒当天。

    五星级酒店大厅。

    唐暖央跟洛君天在门口招呼着客人。

    洛诗菲抱着澈澈,洛诗涵抱着今天的小主人公。

    洛云帆在里面招呼客人。

    “这宁香到哪里去了,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呢”唐暖央靠向洛君天,轻声的问。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段时间她三天二头的不着家”洛君天带着笑意回答她。

    门口,又进来了一群人,看到唐暖央都兴奋的跑过来,都是以前开策划公司时的老员工。

    很多人都是许久未见面了,像今天这样又聚在一起,非常的开心。

    “老板,我们来了!”

    “大爱都玩的开心点哦,不用太拘束”,

    跟唐暖央打完招呼一群人,全都去看宝宝了,围着他们拍照合影,两个小帅哥,俨然成为小明星了。

    门口,穿着黑色礼服的欧阳墨城跟粉色小礼服的徐敏儿走进来。

    “总裁,夫人,这是我们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们能喜欢”徐敏儿把手上的礼盒递过去。

    唐暖央客气的微笑“你们真是客气,人来了就好,里面请吧,玩的开心点哦”。

    洛君天笑容浅谈的看过欧阳墨城的脸,照理他是该把他削成人棍的,但在今天这样的场合里,不太适合。“那我们进去了!”欧阳墨城带徐敏儿向前走。

    一到里面,欧阳墨城的视线就不禁全场搜索了一圈,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他心里隐隐的失落。

    “墨城——,你在找谁?”徐敏儿笑容甜美的问道。

    “哦,我看看公司的同事有没有来,我们过去拿酒喝吧”他牵着她往一边走去。

    大厅里已是热闹非凡了,洛君天跟唐暖央见客人也来的差不多了,就到大厅里面去。

    洛海珍朝着门外招了招手,左素柔跟父母今天也在邀请的朋友里。

    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再见到洛云帆了,左素柔今天来也是给自已打足了气之后才来的。

    洛云帆不经意转头,便看到穿着香槟色礼服,盘起长发的左素柔,她乖巧又安静的站在父母的身旁,偶尔脸上会露出一丝丝的浅笑。

    她抬起视线,不偏不移的望进那双黑如深泉的眼眸之中。

    心微微悸动,但她还是很镇定的他对微笑了一下,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也不少!

    洛云帆拿了两杯酒,提步向她走去。

    洛海珍眼尖,拉着左家的父母到别处聊去。

    左素柔见他过来了,把手背在身后,低头,踢了踢脚尖。

    一杯香槟送到了她的面前。

    “谢谢!”左素柔接过酒。

    “好久不见了!”再见到这个丫头,洛云帆反倒有一丝亲切了,他想这是因为,她是极少数跟他如此亲近过的人。

    “是啊!”左素柔喝了一口酒,脸上有一点小女人的扭捏。

    “最近干什么了”洛云帆随口一问。

    “练琴,睡觉,旅行”左素柔一一例举。

    洛云帆温煦的笑了笑“听上去挺充实的”。

    “大叔你呢,你最近干了什么”左素柔看着他,笑眯眯的。

    “什么也没干,就在家!”

    “你不会觉得无趣么,也要适当的去旅行一下嘛,我下月去西西里,要不要跟我搭伴一起去啊”左素柔直率而又坦城的邀约。

    可能是她眼底的纯粹打动了他,破天荒,洛云帆竟然答应了她“好啊!反正我没什么事,西西里我倒是真的还没有去过呢,出去走走也不错”。

    “那我们就这么说好了,订好了具体出发的日子,我再通知你哦”说话间,左素柔天生的调皮因子,又显现出来了。

    “好!”洛云帆笑着点头。

    再次见面后,他们之间变的微妙了。

    洛君天盯着远处的这一幕,笑了“又有戏了!”

    “什么又有戏了呀,洛导演?”唐暖央靠过去。

    “解除危险警报又有戏了,今天真是个好日啊”洛君天舒畅的揽过老婆的腰,旁若无人的她唇上蹂躏了一下。

    如此恩爱,真是要羡煞旁人了。

    “君天,暖央,恭喜你又喜得一子”迟迟赶来死党伊明臣,大力的搂了搂他们。

    “我们哪能跟你比啊,你都要当外公了”洛君天笑着糗他。

    “哎,冤孽啊,冤孽——”伊明臣想到女儿,他就头大。

    “话说,伊容回家了么,那两个小朋友私自离家出走之后,到现在也快有半年多了吧”唐暖央天天在家,连日子都快给过忘了,只知道他们离开的时候是夏天,现在已经冬天了。

    伊明臣摊摊手“我冻结了她的金卡也没有用”。

    “干脆报个失踪案得了,这两个破小孩,太无法无天了”洛君天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老友。

    “你们就好了,生了两个儿子,不用怕被搞大肚子了“伊明臣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

    洛君天往伊明臣的身上重重一拍“你还年轻,还有机会生个儿子出来”。

    “到时可有趣了,舅舅比外甥小”唐暖央抱着肚子笑。

    正笑着,大家的视线全都往门口方向移去。

    他们的视线也自然跟着看过去。

    洛宁香身着华服挽着安斯耀高调的走进来。

    黑色的蕾丝礼服,衬托的雪白的肌肤如玉脂般的亮泽,头上带着用羽毛制成的小礼帽,华丽而不失俏皮,脖子上戴着闪耀的钻石项链,她美的能闪瞎别人的眼睛。

    而安斯耀虽然只是最简单浅灰色暗条纹西装,但英俊的脸与那种沉稳的气场,跟洛宁香配一起非常的养眼。

    门口有记者拍照,洛宁香就大大方方的把手搭在安斯耀的肩膀上,摆出各种姿势。

    “真的好般配!”

    “可不是嘛,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

    “梦幻的组合!”……

    大厅里的人窃窃私语着,用羡慕的眼神望着门口的金童玉女。

    他们怎么会一起来的?难道真的复合了?洛君天跟唐暖央同时带着这个疑问,对看了一眼。

    欧阳墨城简直快要把酒杯给捏碎了。

    转几个弯,她还是跟了安斯耀,想到这几天,他们说不定天天睡在一起,心头的火焰几乎要把他的肺腑给烧穿了。

    看到她的手搭在别的男人身上,他气的想要扭断她的胳膊。

    他想要不顾一切的走过去,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这股子冲动快要烧穿他的心了。

    拍完了照,洛宁香代挽着安斯耀的手走进来,亲昵似的靠近他的耳边“今天谢谢你!”

    “不用谢!我说过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安斯耀望着她,回以她微笑。

    他们细小的互动看来别人眼里,实在是甜蜜恩爱极了。

    其实,昨天洛宁香就打电话给安斯耀了,反正他今天也要来,就请他当自己的男伴。

    她不想自己一个人落单来面对那两个人,她要以绝对优越压倒一切。

    而安斯耀确实非常有面子男伴,使用起来非常的得心应手。

    他们先去看了宝宝。

    “宁香小姐今天好漂亮,她男朋友也是,两个人真配”徐敏儿笑盈盈的说道,看向欧阳墨城“你说我说的对么”。

    欧阳墨城笑而不语。

    “他们在跟宝宝拍照呢,我们也过去拍一张吧”徐敏儿拉着欧阳墨城走过去。

    那边,洛宁香抱着刚满月的小侄子,娇俏的靠在安斯耀身边。

    “你们两人抱着孩子拍照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家人嘛”那边给他们拍照的人,惊呼起来。安斯耀的眸子瞥见欧阳墨城过来,很适时机的抱住洛宁香的腰“那要不,我们也生一个?”

    洛宁香脸红了,本想让他不要瞎说,看到欧阳墨城跟徐敏儿过来,她话锋一改,也可能是过于心急了一些,总之,她脱口而出“我有了!”

    啊?!

    安斯耀呆住了,纵然他有多沉着,也被吓倒了。

    走到近处欧阳墨城顿时石化,徐敏儿也惊讶的看着洛宁香的肚子。

    洛宁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口误,糟了,她竟然说自己有了?!!她是不是疯了?!!

    “你——,什么时侯有的?”安斯耀尽可能微笑的问。

    “我——”难得安斯耀还能接的上她的蠢话,而她自已却回答不了。

    可是她又不能说,她说错了,那不被大家笑死才怪!!!

    这时,欧阳墨城跟徐敏儿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恭喜你宁香小姐——”徐敏儿笑着祝福。

    洛宁香将错就错“谢谢!”

    “什么时侯怀上的?”欧阳墨城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的心也挖出来看看似的。

    她难道在这段时间里,跟安斯耀发生过关系么。

    “没几天!”洛宁香顺口编来。

    “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的”安斯耀扶住洛宁香的肩。

    “我——”洛宁香想着该怎么说“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还真是惊喜!那你从今天起不能喝酒了,要改喝饮料”。

    洛君天甜蜜似的笑笑。

    “啪——”。

    欧阳墨城手里的酒杯被生生的捏碎,碎开的玻璃割破他的血,鲜红的血顿时冒出来。

    要有多大的愤火,才有这股子力气把酒杯给捏碎。

    “墨城,你的手——”徐敏儿赶紧拿出手帕来给他捂住。

    洛宁香眼中快速的闪过了一丝担优,看到徐敏儿如此体贴举动,她想他用不到她的关心。

    “今天这杯子的质量不怎么好”安斯耀开玩笑的说道,给欧阳墨城台阶下。

    欧阳墨城捂着手“不要紧,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就好!”

    他抬步朝外走去。

    洛君天跟唐暖央在远处看着。

    “战火很激烈”。

    “连酒杯都能捏碎,可见这醋意已经冲破云霄,直达宇宙”洛君天不由的捏了捏手里的酒杯。

    “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安斯耀能应付”唐暖央在他耳边说道。

    *******

    洛宁香在厅里呆的太闷,以上洗手间的名义到外面来透气。

    背后传来一阵的脚步声。

    她还没有转身,手臂就被猛的扯过去。

    “谁——”她惊吓的回头,看到来人,她不以为然的挥开他的手“哦,是你啊,欧阳律师,你这手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好么”。

    “孩子是谁的?”

    “什么孩,,,”洛宁香说到一半,才想起她刚刚在里面说自己有了,她把手往胸前一环“肯定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