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洛宁香绷着脸,憋着气,想要一口咬死他。

    “走吧,想吃什么”欧阳墨城脚尖一转,由对面,站到了她的身侧,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呵!想吃什么?!

    那她就告诉他,她想吃什么!

    洛宁香把脸转过去,缓慢的眨巴着眼睛,勾着比花儿还要明艳的笑容,吐气清晰用力“我想吃油炸欧阳墨城,红烧欧阳墨城,椒盐欧阳墨城,最好是生吃欧阳墨城肉片,把他骨头用来炖汤,皮用来红烧,怎样?尜”

    欧阳墨城一怔!

    转而他开心似的大笑道“你可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这就狠心啦,我还没说这心肝脾肺肾的吃法呢”媸。

    “你跟我来,我保证让你吃到饱”欧阳墨城向前走了两步,见洛宁香没有根上,他回过头来,漫不经心的说“要我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么”。

    大混蛋!又威胁她!

    洛宁香气的暗暗跺脚,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

    “这才乖嘛”。

    “你去死吧!!!!”

    欧阳墨城开车带着她,开了近40分钟,到了一处度假屋,在那里租住了一栋小别墅。

    进去之后,他拉着她坐下来“先吃饭!”

    洛宁香甩开他的手,坐到离他老远的位置上,板着一张脸,不说话。

    服务生送饭菜进来,放下后退出去。

    “吃饭!”欧阳墨城把米饭推到她面前。

    “没胃口,不想吃!”洛宁香望着别处,冷漠的回答。

    “你不想吃是你的事,可我有权让孩子吃饱,马上吃掉,不然我就用嘴喂你”欧阳墨城的话也严厉起来,像是在教训不听话的孩子。

    洛宁香烦躁的转过头“都说了我没有怀孕,你老兄的脑子怎么就一根筋的转不过弯呢”。

    “有没有你说了不算,验过才知道”。

    “Oh,mygod——”洛宁香拍着额头,彻底无力了,她估计这么下去她非得神经失常不可,所以说,昨天她干嘛要口误。

    “叫上帝没用,吃饭”欧阳墨城淡定的把饭塞给她。

    算了,再也下去也是浪费口水。

    验就验,验过没有,他也就死心了!

    这么一想,洛宁香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省得他跟唐僧似的叨叨个没完,律师他妈的都有神经病!!

    心里气闷,就拿食物来出气,管她吃相好不好看。

    欧阳墨城看她吃的这么没形象,不由的笑了“今天看来,才知道你平时装的有多辛苦”。

    “装?你才装呢,我是被你给气的没形象的”洛宁香气咻咻冲着他的脸吼过去,嘴里的饭喷到他的脸上。

    欧阳墨城皱着眉头,把饭粒从脸上拂下来“洛宁香,你脏不脏啊,堂堂一个大小姐,怎么半点修养都没有”。

    “我就没修养了,怎么着吧——”她朝着他的脸上继续喷饭粒,反正她洛宁香在他面前,早八百年前就没修养了。

    “住嘴,不准再喷,听到没有”欧阳墨城的俊脸阴了下来,用手挡着,用眼神警告,都没有用。

    “哎哟,我真好——怕——”她故意加重怕这个字,还把身子往前倾了倾,喷出了满嘴的饭,看到他眉毛上,脸上全是饭粒,开心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真是滑稽”。

    正笑的开心,忽然后脑勺被扣住,他的俊脸在眼前放大,只觉嘴唇上面一软。

    他—在—吻—她!!!!!

    洛宁香反应过来,用力的挣扎“嗯,,,,”

    他撬开她的贝齿,舌头长驱直入,吸吮着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贪婪而炽烈,仿佛要吸取她口中的每一寸香液才甘心。

    “嗯,,,,”她捶打着他的肩,推着他的胸口,大脑渐渐变的昏沉起来。

    隔着一张桌子,他忘情的拥吻她,双手抚摸着她的秀发,气息变的越来越凌乱,越来越粗重。

    一切仿佛都快要失去控制了。

    他揉捏着她丰满挺立的酥胸,身体渐渐有了反应,而且是很强烈的反应。

    糟了,他想在这里就要她!

    猛的分开嘴唇,他坐回沙发上,急促的喘息着。

    洛宁香有点呆呆的靠在桌子上,目光触及他腿间撑起的帐篷,俏脸绯红起来,大色狼!!!

    她尴尬的坐回椅子上,拿起碗来低头继续吃饭。

    欧阳墨城冷静下来之后,靠在那里不动,只是看着她。

    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洛宁香勉强把饭给吃完了“接下来你想干什么,一次性全说了吧”。

    “我们去房间”欧阳墨城淡淡的说道,站起身来。

    去房间?!洛宁香张大眼睛,惊惧的看他“你想都别想!”

    欧阳墨城铃起手中的袋子“我想说去验孕,你以为我想干嘛,还是说,你心里有别的期待?!”

    “去验孕你就说去验孕好了,说什么去房间,是你自已说话不清不楚,你还来怪我,不可理喻”知道自己误解了他的意思,洛宁香觉得很丢脸。

    “好吧,全是我的错,那我们去房间验孕好么”欧阳墨城纠正了一次。

    洛宁香气咻咻的站起来,一把抓过袋子“为了让你死心,我今天就验给你看!”

    两人一同到了房间。

    洛宁香从袋子里拿出验孕笔,走向卫生间。

    她刚才关门,想不到欧阳墨城也跟着进来了。

    “喂——,你进来干什么?”洛宁香直起了眼睛。

    “以防你作假,我要看着你验”欧阳墨城无视她的惊诧,说的理直气壮。

    “你——”洛宁香真是没话好讲了,她点了点四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怎么作假?”

    “保险起见,我还是站在这里亲眼看着比较好”。

    洛宁香真想一刀捅死他。

    “这验孕需要先尿尿的,我不想在个男人面前脱裤子,立刻给我出去”她指着门外,绷着脸喊。

    “你是我的女人,全身我都看过的,脱裤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哈——”洛宁香冷笑,心里骤然难堪“谢谢你告诉我,自已之前有多下贱的被你玩弄了”。

    欧阳墨城紧紧的皱起长眉“我不是玩你,不要把自己说成那样好么”。

    “说出来确实很丢人,可惜那是事实”洛宁香自嘲的笑笑,现在一跟他靠近,她就觉得自已犯贱。两人有短时的沉默,因为无法解脱,又无法放弃的感情。

    “验吧——”他叹息的出声,起码他要先弄清楚,她是不是怀孕了。

    洛宁香咬咬唇,拉下自己半身裙,坐到马桶上。

    之后,把验孕笔放了下去。

    过了一分钟她拿上来,她看都没有看就举向他“自己张大眼睛看清楚吧,有还是没有!”

    欧阳墨城往她手中看去,眉头微微皱起了,看她信心满满的样子,心想难道昨天真的是她瞎说的,她确实是没有怀么。

    可是,当他的视线触及到那两条红线时,他眼中顿时绽放出了光彩。

    他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的看,生怕自己看错了,因为一条红线,淡的几乎看不出,但是确实是显现了。

    “这会你死心了吧,没话好讲了吧,我跟你说我没有怀孕,没有怀孕,你就是不相信,好了,这下满意了”他不说话,洛宁香以为他是哑口无言了。

    “洛宁香——”欧阳墨城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她。

    “干嘛!”洛宁香被他看的发毛。

    欧阳墨城拿过她手里的验孕笔“我早上看了说明书,上面写只显示一条红线,表示没怀孕,两条红线表示怀孕了,两条红线,一条红,一条红的稍暗,就表示确实是怀孕了,只是时间尚短,是这么写的吧”。

    洛宁香讥笑“你是白痴么,这还用问,这是基本常识好不好”。

    “你是真的不知道你怀孕了么”欧阳墨城把笔摆到她的眼前。

    “什么?”洛宁香懵了一下,视线触及到那只笔那上的红线,脸上的血色顿时尽褪“不可能,不可能的,就那么一次,哪会这么准”。

    “貌似不止一次吧”欧阳墨城好意提醒她“那一夜有二次,早上还有一次呢”。

    洛宁香脸红了猴子屁股“你给我闭嘴——”。

    “我只是想提醒你而已,你自已再算算”。

    “你还说——”洛宁香吼过去,心里乱成一团,完蛋了,这下可怎么办,真让嫂子给说中了,未婚先孕,她会先给哥打死的。

    咬着手指,她无去无从。

    “幸亏我今天押你来这里,不然你要到什么时侯才能发现?”欧阳墨城蹲下身,拿下她放在嘴唇上的手“我会负责的”。

    洛宁香表情呆滞了半天,抽出自己的手来“我要马上去做人流手术,马上就能解决问题的”。

    “洛宁香,你说什么?”欧阳墨城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不然还能怎么样,自己犯的错,我自己承担,我决对不可能生下这个孩子的,我们洛家是有头有脸,我不能让全家跟着蒙羞,你走吧,这事我自己处理”洛宁香起身,穿好裙子,向外走。

    没走两步,身体就被一阵重力给扯回来,欧阳墨城的目光阴鸾“我不准你拿掉,这是我的孩子,你必须生下来”。

    “欧阳墨城,你怎么这么自私啊,生下来?你要让我当未婚妈妈,没有男朋友,没有丈夫的我,突然之间大肚子了,别人怎么看我,我还要不要做人了”洛宁香气急,怪只怪自己太蠢。

    “我跟你结婚,会跟你结婚的,再给我一个月时间”欧阳墨城只能先稳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