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在大厅等他们的女人!

在大厅等他们的女人!

    洛宁香挣了挣,她知道自己挣不开他,但还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就好比她知道自己逃不开这个霸道又混账的男人,她还是想方设法的逃。舒虺璩丣

    “算了吧,欧阳墨城,我们别在浪费时间了好么,如果你能跟徐敏儿分手,也不用等到现在了,说句分手很难么,需要花上两个月还是一年啊,你要么干脆当坏人,要么干脆做好人,别在夹在中间当无间道了,我夹在你跟徐敏儿中间,我也很无地自容,你还要让我当小三,跟你偷偷在一起的话,我真的做不到,没有一个女人会愿意当小三的,你明不明白”她看着他,企图他能看懂她的心情。

    “我明白,我都明白,但事情不是你想像的这么简单,我也不想找理由来跟你说,你一定也不想听,我只要求你最后一次,给我一个月,一个月我还是无法跟敏儿分手,那么我以后就再也不会来烦你,孩子也任由你处置”欧阳墨城目光坚定的回视着她的眼睛,以让她相信,自已说到就一定能做到。

    洛宁香低头嘲讽似的扯笑“拖延时间是没用的”。

    欧阳墨城内心无力,勾起嘴角“你就当我是拖延时间好了,一个月之后,我做不到,你也可以解脱了,有时间期限,总比没有期限要好吧”嫦。

    这也是他给自已的期限。

    洛宁香沉思了好一会,把头抬起来“好,一个月就一个月,我给你这最后的机会!”

    “那既然你已经答应我了,就不能再有打掉孩子的念头了”欧阳墨城小心翼翼的说道,眼下最重要的是孩子,他真怕她偷偷把孩子打掉燃。

    “你放心,我比你想像的要有信用”洛宁香冷淡的说道。

    “我相信你!”

    欧阳墨城脸露出笑容,在心里着实松了一大口气。

    “这下子你满意了,可以放开我了吧,我下午还有工作”洛宁香又挣了挣。

    欧阳墨城松开她,她就立刻开门出去,一秒都不迟疑。

    洛宁香心想,或许这一个月,是他们给自己死心的理由,可即使她告诉自已,不要抱着任何希望,可内心的某个角落,还是亮起着零星的火花。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把头扭向窗外闭着眼睛假装睡觉。

    到了公司,车子开入停车场。

    “我先上去了”洛宁香作势要走。

    “一起上去吧,反正我们走的是同一个方向”欧阳墨城拉住她的手。

    “放开,让别人看到了会误会的”洛宁香甩开他的手,小心的张望着四周,内心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别紧张,这个时间段不会有人出现在这里的”欧阳墨城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她东张西望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噢——”洛宁香揉着额头,气咻咻的瞪着他“你有病是吧,很痛哎”。

    欧阳墨城把脸凑近“我看看,有没有出血”。

    他俊美的脸突然靠的这么近,洛宁香有些窒息的推推他“不用你看啦!”

    “那不行,我必须得看”欧阳墨城手臂一捞,把她圈进自已的怀里,将两人的距离拉的更近,他对着她的脸暧昧的吹气。

    洛宁香僵起了身子,心里小鹿乱撞,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

    “你很紧张么”看到她这副娇羞的模样,他起了调戏她的心情。

    “废,,,废话,你靠在这么近,空气都稀薄了,我能不紧张么,现在我命令你把你的手从我腰上拿开,听到没有!”洛宁香故作强悍的喊道,不肯承认被他扰乱了心湖。

    他的身体靠向她,把她压在车门上“有多稀薄,有没有到无法呼吸的感觉?”他的唇勾~引似的慢慢接近她的唇。

    洛宁香瞬间大脑缺氧。

    这死变态,就喜欢这么戏弄折磨人,美眸一眯,趁他没心理准备,她猛的靠过去,在他唇上很用力的咬了一口。

    “嗷——”欧阳墨城吃痛,退开几步。

    洛宁香得意而又妖魅的舔了舔唇“别以为只有你会戏弄人哦”。

    她冲他轻蔑似的笑笑,拿着包包大步的向前走去,哼哼哼,,,这回反整到你了吧!!

    欧阳墨城用手指摸了摸嘴唇,失笑,这小妮子下口可真是不留情。

    拿出手帕来擦掉嘴上的血迹,他从后面追上她。

    两人刚从停车场出来,走到大厅,前方的女人让他们的表情瞬间僵化了。

    徐敏儿拎着一个袋子,坐在大厅的椅子上,看到他们,便站起了身来。

    此时,正门处,洛君天正巧走来,他跟客户去吃饭,远远的他就看到了这一幕,剑眉顿时蹙拢,这欧阳墨城到底想怎样?!

    他放慢脚步。

    “墨城——”徐敏儿强颜欢笑的走过去,心里淌着血。

    “你怎么来了,今天诊所不开门么”欧阳墨城有些惊讶,也有些心虚,特别是触及她纯真甜美的笑脸,因为她很善良,所以才会更内疚。

    “今天我没去,我给你煲了汤,最近你总是熬夜嘛,我一早就去市场买材料了,不过来了之后,他们说你跟宁香小姐出去吃饭了,就坐在这里等你了”徐敏儿温柔的说道,她真没用,明知道他们去幽会了,可却不敢戳穿他们,生怕正好给了他一个分手的借口,她只能忍耐着,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这样啊,休息一天也好,把汤给我,你回去吧!”欧阳墨城想要接过她手里的袋子。

    徐敏儿把手一躲“我要看着你喝”。

    洛宁香在一旁觉得气都透不上来,他们看上去感情还这么好,那她到底算什么,说实在的,她一开始并不觉得他有女朋友是多了不起的事,男未婚,女未嫁,分手也很平常,可是现在走到这一步,她心里莫明的同情这个女人,同情欧阳墨城,也同情自己。

    这想爱的不能爱,不爱的不能分,这还不可怜么。

    本来谁来都错,而现在,谁都有错。

    “欧阳律师,敏儿小姐,你们慢慢聊吧,我先上去了”洛宁香的傲气,让她受不了继续站在他的旁边。

    洛宁香刚要走,徐敏儿就叫住了她“宁香小姐,你也一起来喝吧”。

    徐敏儿对洛宁香笑的很温和,心里却恨不得能杀了她。

    “不用了,我吃过饭了”洛宁香轻笑,哎,她无意跟她争男人的,可事情怎么搞成这样,每次这女人软弱隐忍的笑容,总让她心烦意乱。

    “喝一碗汤而已,又不会很饱”徐敏儿继续笑道。

    “真的不要了!”洛宁香婉言拒绝,心里的那根筋绷的很紧,一股子燥怒在隐隐发酵。

    徐敏儿在心里冷笑,表面上仍旧说道“去喝吧,我炖了一天了,特别美味,我保证你喝了,下次还想来我家喝”。

    洛宁香真的快被弄疯了,口气也变的极差“都说不要喝了,你是白痴么,听不懂我说的话么”。

    “不是的,真的很好喝,你试过就知道了,而且我煮了好多,墨城一个人也喝不完,你不想到上面去喝,就在这里喝吧”徐敏儿表情中透着一丝委屈跟胆怯,把汤举到她面前,她对墨城的全部爱意都在里面,有本事她就喝下去。

    洛宁香盯了这袋子一会,气的抓过来,冷静的拿出里面的保温桶,打开,全部倒到垃圾桶里,走回徐敏儿的面前“没有人可以勉强我,也包括你徐敏儿,我的人生可不是谁都能摆布的,因为我不像你这么蠢”。

    她以为她看不出来,她在使阴招么,她洛宁香不是没脑子的白痴,若是她诚心要跟她耍心机抢男人的话,她以为她会是她的对手么。

    欧阳墨城也渐渐明白,徐敏儿其实是已经知道了,从她叫住宁香,让她喝汤开始,他心里就顿悟了。

    “上去吧,敏儿,跟我谈谈”他去拉徐敏儿的手。

    “不上去了,我得去诊所了,晚上可能也会晚回来,你不用等我”徐敏儿拉开他的手,逃难似的往外逃。

    这一刻,欧阳墨城知道她三番二次的躲避,是因为她怕他提分手的事,所以一直躲避。

    “敏儿小姐——”洛君天开口叫住她。

    此时,欧阳墨城跟洛宁香才发觉,洛君天不知何时站在他们的后面的。

    “你好,总裁”徐敏儿假装镇定,微笑了一下。

    “到我办公室去坐坐吧”洛君天笑的很是和煦,难得的和煦,一般都不会有好事。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都紧张了起来。

    “哥,你想干嘛”。

    “总裁,敏儿她要回去”。

    洛君天慢悠悠的抬手看了一下表“已经超过上班时间了,你们还不回去工作,是想被炒鱿鱼么”。

    “哥——”洛宁香表情纠结。

    徐敏儿睫毛动了动,反倒点头答应了“好!”

    “跟我来吧!”洛君天向前走去,徐敏儿跟在他身后。

    欧阳墨城截住洛君天“让她回去!”

    洛君天含笑推开他的手臂“她本人同意了,你无权要求,去工作吧”他转而拍拍他的肩膀。

    徐敏儿跟着洛君天进了电梯。

    洛宁香心里慌乱的很,按开另一扇电梯门,也走了进去,对还在外面的男人喊“欧阳律师,你不上去么——”。

    欧阳墨城走进电梯。

    “我哥可能会跟你女朋友说我们的事,你没问题么,舍不得的话,现在可以上去阻止”洛宁香面无表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