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不要钻牛角钻,警告有用么!

不要钻牛角钻,警告有用么!

    “我?关我什么事?”唐暖央觉得很是莫明其妙。

    “你为什么不看着她把药吃下去?我把药交给你,是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把事情给我办牢靠了,结果呢,你把药往她手里一塞,连她有没有吃都不知道,你这完全是一种懈怠行为,你是她嫂子”洛君天正在火头上,加上他认为这事情的漏洞就是在老婆那里,于是把火也蔓延到了她的身上。

    洛宁香把脑袋缩的更紧。

    哎,没想到还连累嫂子被骂。

    唐暖央气的要吐血,挺起胸口来“洛君天,你敢对我吼?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不是”她把手伸到他的腰侧,用力的拧他的腰恳。

    “嗷——”洛君天被拧的吃痛,关起房门来还好说,但是当着她妹妹的面求饶的话,他男人的颜面何存,他绷着脸抓下唐暖央的手“唐暖央,这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许使阴招”。

    “不好意思,你是君子,我不是君子,我是女人,女人最擅长一切你们男人不擅长的东西,因为你们太自大,太霸道,太不顾我们的感受了,所以要让你们吃到苦头,不让你们爬到我们头上去”唐暖央咄咄逼人的欺向他。

    洛君天不太敢得罪她,他向后靠,语气也败下阵来“老婆,你得讲道理是不是”让。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哪里不讲道理了?你倒是说说看,说说看——”唐暖央拽正了洛君天,拉近他,她也不能白白被冤枉的。

    洛宁香在那里忍不住偷笑,老婆奴就是老婆奴,这话一点都不假,想她老哥在外面叱咤风云,回到家对老婆也得是服服帖贴的。

    这或许就是食物链的定律吧!

    “老婆,老婆,我不该怪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是最讲道理的大美女,宁香在这里,给我点面子,好不好”洛君天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惹到她,最可怕的后果就是晚上把他驱逐出大床。

    唐暖央本也不是刁蛮不讲理的人,实在是他太莫明其妙的拿她也当撒气桶,她才反击的。

    她推开他,坐正身体,表情正了正,理性而冷静的说道“我承认我是没有看着她把药吃下去,可是洛君天,宁香不是小孩,她是个成年了,我们把药给她的目的,不是逼她一定要吃,而是让她可以做了选择,吃或不吃都是她心甘情愿的,她既然没有吃药,首先可以证明她想要这个孩子,其次她也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她的话让洛宁香惭愧的把头压的更低了。

    “你觉得就她那样像是深思熟虑过了么”洛君天用下巴点了点洛宁香“深思过后的人,现在应该对孩子的父亲有所行动了,而不是拉着别的男人来做挡箭牌,在你说的时候也不会把头越压越低”。

    洛宁香扭曲着一张小脸,手指绞的更加厉害,哥,你太聪明了!

    唐暖央看了洛宁香半晌,也不得不说“好吧,我想我错了——”她高估了她的情商,也高估了智商。

    “她自已根本没有主意,如果她像你这么冷静果决,会把自已弄到这么一个尴尬的境地么,那天我就该留在家捏开她的嘴巴,把药塞进她的嘴里才是,她哪是什么成年人,她分明就是一个没脑子的笨蛋,不是被骗,就是被耍,简直比三岁小孩还不如”洛君天狠狠的指责道。

    洛宁香的脑袋快要跟胸碰到一起了,哥哥说的对,她就是个没脑子的笨蛋。

    “骂也没用了,不如想想看怎么解决吧”唐暖央淡定的说道。

    “让欧阳墨城来负责,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问题是我有预感,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解决的,徐敏儿会死死咬住的,不怕她闹,就怕她不闹,一直当没事人一样,那才可怕”这是洛君天会过徐敏儿后,得出的结论。

    人都是自私,站在他这个角度,他没功夫去同情徐敏儿,他只想自己的妹妹可以幸福。

    他真没想到宁香会怀孕,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唐暖央叹息,坐到洛宁香身边“怀孕这事,欧阳墨城他知道了么”。

    “嗯!”洛宁香轻应,点了下头。

    “那他对此事的反应是什么”。

    “他说,他说对我负责,让我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会跟徐敏儿分手,娶我的”洛宁香喏喏的说道。

    洛君天的气消了一点“他真这么说的?”

    “是的!”洛宁香点头。

    唐暖央想了想说道“那就给他一个月吧,看到孩子的份上,他想她会努力把孩子处理好的”。

    “不见得——”洛君天绿眸暗沉,心事重重的摇头。

    洛宁香苦笑“我也这么觉得,他不见得会处理好,我给他这一个月,只是想要给他死心的理由而已,徐敏儿太可怜的,可怜到他无法抛弃”。

    “宁香,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心思,那你打算把孩子怎么办?一个月后欧阳墨城没有做到的话,那你打算怎么办?”唐暖央忧心的问她。

    “打掉!”洛宁香很心痛“我会打掉的,我的人生总不能被孩子毁掉吧”。

    就像嫂子说的,当初没有把药吃掉,她潜意识里是想要,是不舍去扼杀这个小生命的。

    唐暖央揽过她的肩“一个月后打掉你舍得么,他可是你的孩子,在你肚子里的是一条生命,是跟你血脉相通的生命”。

    “可是他如果最终都无法离开徐敏儿,我除了打掉也是别无办法的,我没有嫂子你那么坚强,我怕丢脸,怕被别人嘲笑,我,,,,,”洛宁香哽咽住了,靠在唐暖央的身上,难受了起来。

    “我曾经跟你一样彷徨过,但是最终我听从了心的选择,做人最主要是自己开心,你管别人怎么看,无论如何把孩子留下来吧,就算欧阳墨城他不要你,我跟你哥也会帮你孩子带大的,千万别钻牛角尖,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们,你看家里的每个人都很关心你,大家都会支持你的”。

    “嫂子,呜,,,,,”从知道自己怀孕到现在,她有的都是彷徨,第一次因为温暖而心酸的想要哭。

    洛君天张张嘴,想要反驳说,他的观念还是打掉的好,但是看着妹妹哭成这样,想到他也是当父亲的人,劝妹妹放弃孩子,太过于残忍了。

    最终的最终,他也只能郁闷着,起身走到外面,约欧阳墨城出来。

    下楼时,碰到吃过晚饭上来的洛云帆。

    “去哪里?”洛云帆看他这么杀气腾腾的,准要找某个“搞出人命”混蛋算帐。

    洛君天向下走,不去理会他。

    洛云帆跟下去,压低声音说道“你是去找欧阳墨城么?”

    洛君天惊诧的缓下步伐,看向他,心想,这家伙莫非真是神算子,天机子这一类神人?因为他说这句话,足可以证明他知道宁香怀的孩子是欧阳墨城而非安斯耀的。

    “不用这么看着我,没什么事能骗过我洛云帆的眼睛,我跟你一起去吧”洛云帆是生怕冲动起来的洛君天会把欧阳墨城打残了,而说到这事,他也有点责任。

    当初他不暗示欧阳墨城上楼的话,也不会“搞出人命”来,加上他还瞒喜欢欧阳墨城,难得可以有投契的朋友。

    “随便你,只要不碍事就好!”洛君天没时间跟他浪费口水,仍旧大步往外走。

    他们上了车,洛君天发动车子后,便拨了电话给欧阳墨城。

    “喂——”

    洛君天废话不多说,寒冰般的吐了两个字“出来!”

    欧阳墨城放到手里的笔,桃花眸闪了闪“到哪里?”

    “尚亚会所!”

    “好,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欧阳墨城从椅子上起来,套上西装,今天他没有回家,一直留在公司。

    ******

    一见面,洛君天就雷厉风行的拽起欧阳墨城的衣领,夹带着狂风暴雨般的怒气给了他一拳。

    原本第两拳就要挥下去,被洛云帆给截住了“君天,你打死他,宁香可要守寡了!”

    洛君天的理智回归,松开欧阳墨城。

    洛云帆拍拍欧阳墨城,对其使了个眼色“坐下吧——”这么站着,准给打死不可。

    欧阳墨城抹去嘴角的血,走过去坐下来,不由的笑笑,这一拳比他想像的要轻。

    “我们也过去坐下”洛云帆推着洛君天把他按到沙发上。

    “欧阳墨城,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警告你,你不娶宁香的话,我保证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现在命令你干脆的整理掉徐敏儿,下个月跟宁香结婚,超过期限的话,你不仅会失去爱情,我要让你连事业一同毁灭”洛君天盯着欧阳墨城,绿眸变成了深绿色,这是在极怒极怒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的。

    鲜少会有的现象。

    欧阳墨城也第一次看到洛君天的眼眸由通透如天使般淡绿色变成如魔鬼般深幽的绿色。

    他忘记了他说的话,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如果生气的话,眼睛也会变成这个颜色么,可惜她从来不生气”。

    洛君天~怒的快炸了,他老兄又跟他说眼睛,气的他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就砸向他“你妈的,再说眼睛,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这家伙肯定是诚心的,每次他再说很严肃的事情时,他就跟他扯到眼睛上去,企图扰乱他思绪。

    欧阳墨城躲的飞快。

    洛云帆则是在一旁偷偷的笑翻了,君天算是彻底被欧阳给打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