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忧郁症有可能是装的,我马上就要!

忧郁症有可能是装的,我马上就要!

    洛君天胸口起伏的厉害,瞥眼看到洛云帆还在那边偷笑,俊脸就更加难看了“洛云帆,你跟来是来看好戏的么,好不好看,笑的过不过瘾?”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跟墨城都非常可爱而已”洛云帆憋着满面的笑意,姿态轻松。

    “有这么可爱么”欧阳墨城嘴角带伤,笑的仍旧迷人。

    一个在火里呆着,两个在水里呆着,必定这火会破灭成浓烟。

    就好比现在,洛君天头顶就快要冒烟了孚。

    “笑,笑,有什么可笑,宁香现在怀孕了,她内心受到了多大的煎熬,你竟然还笑的出来,回答我,刚才我说的事,你能不能做到?”洛君天收敛起狂暴的情绪,由一座火山转瞬变成一座冰雕。

    洛云帆也收起笑意看着欧阳墨城,等待着听他的答案。

    “我会尽快处理,一定会对宁香负责的,你们可以放心”欧阳墨城坚定的说道,表情诚恳椤。

    “尽快是多快?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我看不如就今天晚上吧,反正她已经知道你跟宁香的事,早晚都是要说清楚的,拖时间完全没有意义”洛君天定神的紧盯着他的眼睛。

    不是他要逼他,而是宁香拖不起,一天不解决,她身心都会备受一天的煎熬。

    欧阳墨城无惧他眼神的逼问,迎视上去,沉寂了半晌“明天吧,明天我会找个时间坐下来跟她好好说的”。

    “徐敏儿对你痴心一片,到时不会被她几滴眼泪又弄的心软了吧,我看的出她不会轻易放手,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如果你抱着和平解决,不伤害她的想法去跟她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知你结果,你不可能跟她分手,你要做的是狠心,那些无用的心软,只会让她更加无法放手,事情到这一步,负心汉你是当定了”洛君天绿眸有冷酷的坚冰,他这是在帮他破解“闯关”的秘诀。

    欧阳墨城没有接他的话,眸内被一层暗淡掩去。

    洛云帆在旁开口“墨城,君天说的虽然是残忍了一些,但却是最有效的办法,不要太担心徐敏儿,时间会治疗一切,对她来说,知道你跟宁香的事,她依然跟你在一起,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折磨,长痛不如短痛”。

    他们都说完了,欧阳墨城仍旧没有确切的回答。

    洛君天变的更为酷寒“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知道你跟宁香约定的期限是一个月,我可不会给你那么多时间,你说明天说,那我就仁慈点给你一天时间,后天早上,我要听到结果,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说完,站直起径直向外走。

    室内只剩下洛云帆跟欧阳墨城。

    洛云帆没有马上走,而是拿起一边的威士忌倒了一杯放在欧阳墨城面前“有没有头都大了的感觉?”

    欧阳墨城苦笑了一下“谢谢——”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不用谢!”洛云帆浅淡的笑笑,用一种随意的口气说道“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一生当中,多少都总经历一些感情,能遇到一个真心想要去爱的人不容易,怕就怕,爱的人不爱自已,这才痛苦,那些以为分手之后就不能独活的人,若干年之后还是能活的好好的,就好比很相爱的一对恋人,其中一个突然离开人世一样,另一个难道真的会跟着去死么,小子,别傻了,那是电影里才会有的桥断,现实生活里,活着的那个人,无论打击有多大,都还是会活下去,经过时间的洗礼,慢慢的淡去”。

    “四爷,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欧阳墨城又喝一口酒“之后我看敏儿的情绪有些不对,就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她的轻微的忧郁症,可能是知道我跟宁香的事情才引起的吧,你说无论有多大打击的人都不会想要去死,那是指心理健康的,换成忧郁症患者呢,自杀的不在少数”。

    洛云帆沉思了一会,幽然的说道“也有可能是她假装的!”

    “假装?”欧阳墨城蹙眉,而后否定“不会的,敏儿她不是那么有心机的人,况且我是瞒着她带她去见我朋友的”。

    “我跟徐敏儿不是很熟,所以对于她有没有心机,我不予评价,我只是站在旁观,不带任何感***彩的想事情,换成我是她,如果知道自己的男友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而且极有可能跟自己分手,恰恰跟宁香相比,我又是自卑的,那我能用什么方法来挽留我住我的男人呢,吵闹会正好给了你分手的理由,什么行动也没采取,你也有可能会主动提起,那有什么方法让你张不开这个嘴,狠不下这个心呢,如果我得了癌症?生了重病?那作为一个人,只要是还有一点良知的男人,肯定无法在这个时候说分手,不过这癌症可不好装,有没有生病,谎言很快就会戳穿的,可心理疾病不同,那是可以装出来的,她知道你是个心思细腻,又很聪明的人,故意在你面前情绪失控,你一定会想到她或许有心理疾病,她是学医的,有心想到装的话,骗倒心理医生不奇怪,当然了,这也只是我的一种猜想”洛云帆用平和的语调,思维敏捷的分析给他听。

    欧阳墨城表情肃穆,他有可能是被骗了么,不,他还是不相信“敏儿虽然偏内向,但是据我对她的了解,她没有这么大的心机”。

    “女人是世界上心机最重的动物,不管是何种性格的女人,在面对情感危机时,都会想办法补救,而徐敏儿也只是想要守住你”洛云帆说的口干,拿起一旁纯净水抿了几口。

    “所以以四爷之见,这忧郁症其实并不存在是么”。

    “我不能百分之一百的下定论,我只是提出这种可能性,忧郁症是长期的心理压抑造成的,你想想有可能来的这么突然?不过她的这种个性,得忧郁症的可能性很大,我只想说,既然这死结是一定要打开的,就不要畏惧后果,因为越畏惧,这结就扣的越死,而你也越没有勇气去动手解开”。

    欧阳墨城低头“我明白!”“相信你是明白的,我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君天也只是吓唬吓唬你罢了,杀人要坐牢的,你以为他真的会杀人么,他才没那么笨,他只是在气势上杀人而已,不用太担心”洛云帆轻松的笑道。

    欧阳墨城也跟着扯了扯嘴角,笑中仍有化不开的愁绪。

    *******

    洛君天回到家,唐暖央正好洗过澡出来。

    “你找欧阳墨城算帐去了?结果如何?”唐暖央过来勾住他的脖子。

    “打了他一拳,给了他警告”洛君天简短的说道。

    “这说到底,别人的感情,我们真正又能插手多少呢,我早说过,没那么容易结束,你也放宽点心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唐暖央拍拍他的脸,放下手,就要走。

    两只大掌将她收紧,向下抚摸她的翘臀“可不是自然就直——嘛”他故意拖长了直这个字眼,腰腹向前顶撞过去。

    “干嘛啦,待会宝宝来吃奶了,让人看到多不好”唐暖央挣扎,一边紧张的看着门外。

    “不许动——”洛君天坏坏的用力顶了顶她的肚子“再动我可要开枪了,你知道火力有多猛吧,今晚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唐暖央愠怒似的白了他一眼“那也得去洗澡啊,脏兮兮的,别来碰我!”。

    “你竟敢嫌弃你老公脏,我还非得这么脏兮兮的做,先把小嘴凑上来给老公亲”洛君天低头,等着她把红唇送上来。

    “想的美,不亲——”唐暖央故意把头一拧。

    洛君天侧头,吻住她的红唇。

    唐暖央摇着头“唔,,,,”她抵开他一些“你这男人就喜欢强来!”

    “那是因为,你这女人喜欢我强来啊!”

    他又重新吻上她的唇,大舌头长驱直入,卷住她的小香舌,两人贪婪的吸吮着彼此口中的味道,难舍难分。

    他褪去她的浴袍,大掌覆盖上她超大的丰满,只是揉捏之后,手上一阵粘呼呼,奶香肆意。

    低头含住那可口的红樱桃,他啃咬吸吮起来,丰富甘甜的乳汁流进他的嘴里。

    “嗯,,,,嗯,,,,洛君天,这是你儿子的粮食,你别给他喝光了,待会他哭了,非找你拼命不可”唐暖央享受的呻吟着,一边推着他的脑袋骂他。

    洛君天哪管她废话这么多,忍了近半年的他,几乎能活活把她给吞了。

    他拉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硬的像烙铁的坚硬上,***粗重的喷洒在她的脸上“我马上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