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一刀割下去,婚礼当天!

一刀割下去,婚礼当天!

    来到凌月的房间,凌月一进房就感到气氛有些不一样,房间随着夕阳渐渐下落处于一片昏暗中,杨芷心坐在床上并没有马上说话,似乎在思考着怎么说。舒虺璩丣

    凌月并不逼她,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直到夜晚降临,整个房间全部都陷入一片黑暗中,杨芷心还是没说话,就在凌月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她开口了。

    “小汐,想必你也看出杨,白,羽三家的关系不一样了吧,不然以我对羽宫墨的态度,他早就一一枪子把我解决了”

    凌月点头表示同意,羽宫墨性格确实憎恶得令人发指,知道她说这话,肯定还有下文,所以并没有答话。

    “三十年前,黑道上出现了惊才绝艳的黑道‘三剑客’,他们分别是白靖宇,杨奇凛,还有羽御天,就是你,我还有羽宫墨的父亲,他们一起闯黑道,兄弟情深,结成异性兄弟,成立了世界第一黑道组织,纵横黑道,势力庞大,光芒大盛,一时无人敢触其锋芒,纷纷避让。

    但是随着新旧势力交恶,再加上受各方势力与世界反恐警察勾结,在他们一起打压下,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黑道组织日渐瓦解,终于只如流星划过,昙花一现般凋谢。

    我父亲离开组织之后就洗白了,成立自己的公司,不在涉及道上的事;羽叔人心里剔透玲珑,黑白两道都混得开,所以亦黑亦白,不管在白道和黑道都赫赫有名;而舍不得离开昔日和自己打拼天下兄弟的白叔,继续带着昔日的兄弟在黑道上闯荡,并在世界第一黑道组织分解之后,以掩耳不及惊雷霆之势迅速占据欧洲市场,成立了弑天门,给不愿离开组织的兄弟提供偏安一隅的地方。

    但是白叔的进入却遭到那的地方大佬黑手党剧烈的反对以及他强力的打压,多年来弑天们一直与黑手党交恶,并最终形成分庭抗礼之势。情况一直持续到白叔遇到了丝丽雅aunt,但是白叔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劣。因为他爱上了黑手党教父的未婚妻丝丽雅aunt。”

    “丝丽雅?”凌月疑惑的说道。

    “恩,那是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是黑手党长老院大长老的女儿,当时你的母亲已经和当时黑手党教父幕黑·奥尔有了婚约,但是丝丽雅aunt一直不喜欢他,屡次要和他解除婚约,但是他坚决不同意,直到她遇到你的父亲,并与你的父亲相爱之后,她更是强硬的要求解除婚约,刚开始幕黑·奥尔还是坚决不同意,但是后面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然同意了和你母亲解除婚约。

    但是为人疯狂偏执,虽然同意解除了婚约,但你母亲解除婚约却让他面子大损,执意认为是你的父亲从中作梗,横刀夺爱,破坏了他们的感情,所以更是陷入疯狂,誓要杀你的父亲,灭了弑天门,之后他举行一系列的报复,不断地暗杀你的父亲以及弑天们的成员,破坏你父亲的生意,弑天门受到重创,和黑手党交恶的更是厉害。欧洲黑道一时狼烟四起,直到白叔去世,欧洲的黑道的烽烟才止”

    “那我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凌月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但是心中的疑团并没有解开,反而越来越大。

    “我也不知道,我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之后,那时候我在国外,不过我听说是因为飞机失事,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杨芷心听到她的话,心里一沉,迟疑了一妙,马上说道。

    “不对,你肯定知道”凌月眼神锐利如剑,肯定的说道。

    杨芷心的心里一窒,就知道瞒不过她,看了她一眼,那目光深远若幽幽的翻涌的海浪,里面有愧疚,不安,担心,心疼……

    每一样皆是激烈的让她无法招架,难以抵挡,澎湃如惊涛拍岸,心里越来越沉,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是沸腾和欲饮血的失控,这就是大相战神的气势,情势对自己越不利,她越是冷静果敢,不惊不惧,以席卷天地的气势朝着敌人杀将而去。

    她知道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让她卷入另一段命运之中,但是她又有何惧,只不过唯命尔,天若弃我,天亦可欺,世若遗我,世当戮灭。天弃世遗,诸天幻灭,古今贯穿,唯我**,此身不朽,万古诸天破灭!

    “说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畏不惧”凌月吐字坚决,眼如出鞘的绝世名剑,带着气贯长虹的光芒,挥向命运的齿轮。

    杨芷心看到凌月蓝眸锐利如剑,灿烂如苍穹上照耀亘古天地的日月星辉,心里不由的释然一笑,她怎么忘记是,这是万里河山脚下踏,横扫九州四海,威震八荒的无双的王爷啊!她还以为是……

    她怎么又忘了?她真傻,真是傻透了,杨芷心又是释然又是狂笑,那形象,直逼那些疯癫的狂人。

    凌月对着她癫狂形象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理解宽容的一笑,刹那满室生辉,杨芷心与她对视一眼,知道她是在给自己信心,心里不由得又一暖,如沉在寒潭的心被捞起,放在暖阳下细细的照耀,嘴角不由的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难得还有心情说道,“别笑得那么妖孽,不知道你的笑容杀伤力惊人嘛,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呢。”

    好,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心里应该没那么难受了吧,也不知道刚刚她的表情有多吓人,凌月看到她恢复原来的样子,心里也释然了,但是听了她提到‘死’字,蹙了蹙秀气的眉头,心里很不喜欢,直直的盯着她,语气坚决不容置喙,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决不让你受伤,更不会让你死”。

    杨芷心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是开玩笑,但是心里更是苦涩,苦涩的想,等我说完了,你还会那么认为嘛?

    知道她不是实际意义上的白凝汐了,但是只要身体还是她的,她就有挥之不去负罪感,像天上的乌云般浓浓的笼罩着她,所以这些年来,她才一直不遗余力的照顾她,护着她,不愿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和伤害,希望减轻一丝负罪,让她好受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