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抢亲!

    南宫烈薄而好看的唇,微微弯起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自觉的弧度。舒虺璩丣

    一干欲/望得不到纾解、已经彻底沦为配角的大汉们,他们赤条条的站着,在看到南宫烈脸上露出那抹若有似无的微笑之后,原本已经‘垂头丧气’的某物,又再度‘昂首挺胸’了起来。

    虽然南宫烈是个男人,可那笑容比女人还要美,美得太让人情不自禁了!

    陈福当然是看到了那些个大汉的反应,直接过去每人赏两个耳刮子。

    赏完了耳刮子,大汉们被陈福赶了出去,几名保镖也把陌丽姐弟抬的抬、拖的拖要弄出厂房外面去。

    “南宫烈!”夏青沫看到如此,急了,“他们要对陌丽、陌罕做什么?!”

    夏青沫说着,就要奔过去。

    南宫烈的脸,倏然阴了下来,夏青沫的脚步当即顿住。

    “过来!”

    夏青沫默默地上前两步。

    “我记得你刚刚才求了我,而我,还没有给你答复。”他发现这女人当真不识相,正在‘处理’他们俩人自己的事情,她却总是把注意力放到别的人、别的事情上面。

    她总是不能专心地面对他,这种不被她在乎的感觉,让他十分不爽!

    “南宫先生,我已经诚心诚意的恳求您了,如果还得不到您的‘认可’,我无话可说。”她甚至下跪了!

    她夏青沫,还从来没有这么低贱过!

    如果她都做到这样了还不被‘认可’的话,那么她也无能为力了。

    “既是无话可说,那就不说,”南宫烈突然站了起来,一道阴影遮盖住夏青沫娇小的身子,“用实际行动来获取我的‘认可’,远比语言获取嘴巴上的‘认可’有意义得多。”

    南宫烈说出前半句的时候站了起来,夏青沫原本以为他是要离开的。

    不想南宫烈并非要走,而是说出了更具爆炸性的话来,他要她用‘实际行动’来获取他的‘认可’。

    她知道他对她的身体很感兴趣,只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难道他现在就想——

    “我对脏女人不感兴趣。”说完,没等夏青沫反应过来,一阵天旋地转,夏青沫被南宫烈公主式抱在怀里。

    夏青沫一时怔住。

    南宫烈刚刚才说了对脏女人不感兴趣,那么脏女人他一定也是不屑于‘碰’的,可是,他那么毫不犹豫的抱起了一身尘土的她。不过她可不能把他想得太好了,抱她起来不过是因为想快些得到她,毕竟刚才她可是想走走不了,这才爬着走的!

    想到南宫烈的‘目的’,夏青沫的脸更冷了几分。

    “南宫烈,我可以按你说的做,但你必须答应我,不许伤害他们!”

    她所说的‘他们’,不单是指陌丽姐弟,还有她卧病在床的父亲、就要遭受家变的赵念辰。

    “你放心,只要你能让我的身体‘认可’你,他们绝对不会受一丁点的伤害,”南宫烈说着,长腿迈开,“把我服侍好了,我还会适当的给些‘奖赏’……例如说,给你父亲做换心手术。”

    ‘换心手术’这四个字,在夏青沫的心中激起了千层浪。

    这四个字眼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在她查询有关心脏病的资料时,这四个字多次出现过。在医学日益发达的今天,世界上已经有很多个换心手术成功的例子,病魔缠身的人得以重生。

    不过换心手术是有很大风险的,稍有不慎病人就会一命归西,这种手术的成功率并不高,手术成功的案例多半是国际上有名的医生,一般的医生是做不来的。

    可一旦是国际上著名的医生操持手术,费用就会是个天文数字,高昂得令一般人望而却步。

    一直以来她都在为这件事烦恼着,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家的确没有这个钱去做这个手术。

    “怎么,不相信?”看夏青沫陷入了沉思当中不说话,南宫烈以为夏青沫不相信他的话。

    “只要你不再去烦我的家人,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爸的病,我们家自己会想办法。”

    她从来都不认为南宫烈会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并且还是有‘条件’的,现在讨论这件事没什么实在意义。

    “自己想办法?”南宫烈一声冷嗤,不再说话。

    夏青沫淡淡的‘嗯’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

    约摸半个小时的车程,夏青沫又再度踏入那栋豪华得堪比皇宫的别墅。

    南宫烈把夏青沫丢进一个房间之后就离开了,他接了个电话,似乎临时有什么急事,脚步走得匆忙。所以夏青沫也就不紧不慢的步入浴室,仔细的清理伤口和脏兮兮的自己。

    浴室的高科技设备太过于先进,夏青沫原本就不赶时间,加上摸索高科技设备,整整一个半小时之后,她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当她看到豪华大床上躺着的南宫烈时,全身的血液顿时逆流!

    南宫烈!

    临时的一通电话不是把他叫走了吗?他应该已经出门了呀!刚才沐浴的时候她还想着也许她今天能逃过一劫呢!可现在看起来,她显然错了,错得离谱。

    这男人根本就没有出门,他还那么大赤赤的躺在床上,已经清洗过的高大身躯不着寸缕。

    南宫烈已经等候多时了。

    “进去,把你身上那套脏衣服脱了!把你自己洗干净!”他还没见过有人洗了澡还把换出来的衣服再拿来穿的!

    洗了澡和没洗澡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夏青沫看到南宫烈的那一刻原本就想跑掉,南宫烈这么一说,她溜得更快了。

    可是进了浴室、再次洗了澡之后,夏青沫郁闷了。

    整个浴室里,只有一套已经熨好了放着的男性衬衫、西裤,除此之外,连浴袍都没有。

    夏青沫对等会儿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但是就这么光溜溜的出去,她实在是没办法做到。

    最后夏青沫是套了衬衫走出去的,一开始她是连裤子也穿上了的,只是她人实在是太娇小了,裤子太长折了几大折还是没法自如的行走。衬衫套在身上很合适,如果腰上系一根绑带的话,就是一件短的连衣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