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359有本事你把绳子咬断!

359有本事你把绳子咬断!

    q

    书房门外,有两名保镖守着,看到洛君天跟洛云帆来了,向他们恭敬的弯腰,不用主人多言,便主动将门打开。

    洛君天跟洛云帆走进去,把门又关上。

    欧阳墨城看到他们进来,很是不悦的抬了抬手“总裁大人,先给我松绑好么”。

    洛君天笑容阴森的走到他面前,蹲点下身来“想要我给你松开?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扒了你的皮么”。

    “是,我是等不急想要找死,所以,给我松开吧”欧阳墨城无视他恐怖的笑脸,把手伸到他面前辶。

    “既然你想找死,那么我也得先想想,先从哪里下手比较好,是先把你一枪崩了再慢慢扒好呢,还是在你头上划道口中,活剥比较好呢”洛君天非常认真的思考着,想听取他的意见。

    “随便你怎么杀好了,要是剁成块红烧,还是整个清蒸随便你,麻烦你先把绳子给我解开好么,求你了”欧阳墨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完全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去找洛宁香!澌!

    这种渴望一分一秒都拖不起!

    洛君天被他全然不怕死的精神而感到气结。

    洛云帆站在一旁,修长到完美的指尖轻摸着鼻子,独自暗暗发笑起来,他能感受到君天快要发飙的气焰。

    “小子,你不会以为我是在吓唬你吧”洛军天拽过他的衣领,绿眸如野兽一般的幽寒。

    洛云帆的笑意更盛,忍不住出声“你可不就是在吓唬他嘛”。

    “洛云帆,你给我死一边去——”洛君天又惨遭拆台,心情可见一斑。

    “亲爱的总裁,我不管你要对我怎么样,总之先帮我松开好么”欧阳墨城失去耐心的吼道。

    “你小子,我还没发火,你倒是先吼了起来是吧,今天我就要捆着你,你不把事情给我交待清楚的话,我就一直这么捆着你”洛君天把他又地上拉起来,推开沙发上,直起身来,扯开领带。

    一直呆在温水里的洛云帆摁着洛君天的肩,把他摁到沙发上“行了,坐下吧,要拷问犯人,警察自己先要保持冷静才对”。

    洛君天调正呼吸“说吧,为什么逃走?我分明说过第二天给我答复的。”

    “什么逃走?我那是有事才去的外地,总裁,你不能乱给我定罪”欧阳墨城浓黑的眉毛皱起。

    “有事?那为什么容许徐敏儿发那样的信息给宁香?为什么宁香打电话给你,你要关机?为什么之后马上就停机?为什么一直没有给她打电话解释?欧阳墨城你最好编也给我编的靠谱些,不然别说我是吓唬你,我不切你的那东西喂狗,我就不是洛君天”跟喷火龙似的,洛君天的火力十足。

    洛云帆平心静气的加了一句“墨城,你就照实说吧!”

    欧阳墨城听的一头雾水“敏儿发什么短信给宁香了?敏儿留了纸条走了,我看言语之间,有想不开的倾向,所以问了诊所的护士去g市找她,我上飞机了,自然就把手机关了,下了飞机才看到的宁香打给我,于是我回她电视,第一打过去没有人接,第二个打过去,我手机没费了,之后我忙着找敏儿,隔天下午才在当地充的费,我马上就又打给宁香了,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洛君天跟洛云帆交换了一个眼睛。

    两人稍一整理,就分析出整个事情的真相了。

    洛君天的气消了一点“你收到徐敏儿留下的纸条就走了,在你上飞机关机的时候,宁香收到了一条用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我离开这座城市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你把孩子打掉吧,对不起!这样的一条信息”。

    “什么?”欧阳墨城震惊,懵在了原地!

    “宁香看到这样的信息,大受打击,才会跟安斯耀匆匆结婚的”洛云帆补充道。

    欧阳墨城这时才完完全全的明白过来,怪不得敏儿要想尽办法拖延住了,不让他走,原来她发了分手信息给宁香,好让宁香先的心灰意冷。

    他不敢相信敏儿是能想出如此狡猾计策的女人,不敢相信她是如此的歹毒。

    他无声的坐着,没有提问更多。

    洛君天跟洛云帆看着他,等着他开口说话。

    另一个房间。

    唐暖央进去时,洛宁香正好到卫生间换衣服去了,房间里只有安斯耀。

    “她还好吧!”

    “应该不怎么好,一直在发呆”安斯耀轻声的回答,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坐下来等吧!”

    唐暖央坐下没多久,洛宁香就从里面出来了。

    “嫂子——”洛宁香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靠在床头。

    “客人都回去了,你哥这会正在隔壁拷问的欧阳墨城呢,你要不要去见见他?”唐暖央小心的问道。

    “见他干什么,把他直接轰走吧,反正当时他走的时候选的徐敏儿,还回来找我干什么”这会洛宁香心情平静下来了,想着无伦如何,她不能轻饶欧阳墨城那个坏家伙。

    唐暖央眼珠子一转,起身走到她面前“就是因为好奇他为什么又回来了,才要去问个清楚不是”。

    不想办法让他们见面,就没法解决。

    “我不好奇,一点也不好奇,从今之后,他欧阳墨城的事跟我无关”洛宁香倔强的扭开头,她为他伤心伤肺的日子,她不会忘记的。

    “去吧,要不这样,我们躲在外在偷听,进不进去由你决定好不好”。

    洛宁香有些犹豫了。

    安斯耀也走过来“宁香,我也觉得暖央这主意不意啊,我们在外面听,他是要说出混账的话,我们就都冲进去,把他打成大猪头”。

    洛宁香笑了出来,从床上站了起来“那好吧,我倒要听听,他会说什么”。

    唐暖央悄悄对对安斯耀竖起大拇指,还是他说的话,中这丫头的意。

    三个人走出房间,来到书房前。

    “嘘——”唐暖央对门的保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过去轻轻转动门把,松开一小条细缝,然后拉过洛宁香,把她推到这条细缝前。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