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亲出来的激情,重新追求我!

亲出来的激情,重新追求我!

    欧阳墨城呆了呆,深呼吸,按捺下濒临发火的情绪,温和的说道“亲爱的,你有点常识好不好,大冬天的哪有雷啊,找五只马倒也容易,可是要分尸的话,你也得找场地,公众场合,肯定会被举报,到时我没被分尸,你先被抓去坐牢了,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这个我真的不能说,可行性太低了!”

    洛宁香听的鼓起了腮帮子“你到底说不说!”

    “不是我不说,关键是说了不可能做到啊,你一会说要我诚实,我诚实了吧,你又不要听,洛宁香,你这样不行,好歹也是知识分子,这关乎到你跟孩子的命运,我不能乱说,我信上帝的,要对得起良心不是”欧阳墨城苦口婆心的劝。

    “就你这家伙,上帝早把你交给阎罗王处理了”洛宁香气的小脸通红,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亲爱的,我不得不纠正你,这上帝跟阎罗王这不是一个国度的,不然你的话,如来也可以去收服撒旦了不是,这是垮国是不行的”欧阳墨城很的条理的分析给她听,看她快气炸了,他心里偷着乐恳。

    这小妮子最可爱的时候,就是被逼的没话说,又气咻咻的样子,那粉粉嫩嫩的脸,简直想让他咬一口。

    “你——”洛宁香握紧了小拳头,大叫“欧阳墨城,我要咬死你!”

    她冲到他身边,嘴唇直接往他脖子上凑让。

    结果,不知怎么的,让欧阳墨城一躲,她的唇落点的地方竟然是他的唇上。

    四片柔软的唇覆盖在一起,她自他的星眸内,看到了自己惊慌失措的双眼,他的气息扑面而来,使她整个人顿时间就迷迷糊糊的。

    她这么美,特别是傻乎乎的样子,更是如一颗鲜甜的蜜桃般引诱着他,他将唇压向她,想用舌头去撬开她的嘴。

    洛宁香惊醒,推开他一些,往他胸口锤了一下“色狼——”

    “嗷,咳咳,,,,,”欧阳墨城假装出吃痛的样子,剧烈的咳了起来“我的骨头被你打断了”。

    她没打的这么重吧!洛宁香有些许担心的伸伸手,意识到不该对他这么好,又忙把手缩回来“谁信你啊,大色狼”。

    “到底谁才是色狼啊,明明是你扑来亲我的,怎么变成我是色狼了?而且还把我的骨头打断了,这还有没有天理”欧阳墨城很是无辜的看着她。

    洛宁香没话可说,撇撇嘴,转移话题“少罗嗦,你刚不是说要跟我谈么,谈吧,我洗耳恭听就是了!”

    欧阳墨城表情正了正“我想跟你说,我没有扔下你逃跑,总裁跟四爷刚才已经把短信息的事情告诉我了,我是真的不知情,如果知道敏儿发过这样的一条短信,我一定会马上回来,跟你解释清楚的”。

    “哼,说的好听,马上赶回来?你忍心放下绝望的敏儿么,你就嘴上说的好听,就算看到了,你也一样不会回来,因为你觉得敏儿很脆弱,而我够坚强,也是,我是够坚强,不然也不会在看到那样的信息后,没有要死要活的”洛宁香没好气的说道,不管他怎么解释,无法撇开的是,他的心里更加关心的人不是她。

    “我可以说,那是你自己笨么,我怎么会拿陌生的号码发信息给你呢,洛宁香你有时挺聪明,有时挺蠢的”。

    “你说什么——”洛宁香凶巴巴的看向他“有本事你再说一次”竟敢说她蠢!

    “行,你不蠢”欧阳墨城觉得没必须在这个问题上,跟刁蛮女多争论。

    洛宁香往他胸口拧了一把“可是你心里是这么想的”。

    “你有证据么”欧阳墨城笑着反问。

    洛宁香顿时又哑口无言了,指着他,憋了半天,憋不出半句话来,最后干脆生闷气不说话了。

    欧阳墨城靠过去,用肩膀撞了撞他“生气啦?”

    “我哪敢哪,你这么聪明,我那么笨——”洛宁香阴阳怪气的回答。

    “好啦,你不蠢,我蠢总行了吧,还要不要继续谈了?你还没问我,分手的事呢”欧阳墨城知道,她心里其实很想问这个。

    洛宁香听了,笑笑,骄傲的别开脸“不是没分成嘛,你猜你还会回去找她的,你根本就放不下她,想想,我真的一刀杀了你的心都有,不过我绝不会勉强你的,孩子是我一个人的,我决定留下,就会养大的,就算你哪天消失了,我也会做好心理准备,当作没事的”。

    欧阳墨城低头轻笑,挪过去,把下巴放在她纤弱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脖子吹气“真的有那么勇敢?不会一个人偷偷哭鼻子,扎个小人诅咒我么”。

    洛宁香心里颤抖着,可还是要装作坚强的模样,把头扭的更开“我才不会哭呢,我会活的更好,更开心,没有一个人非要有另一个人才能过活的”。

    “说的真好!那既然你这么厉害,这么无敌,那我走喽”欧阳墨城使坏的咬她的耳朵,像是逗一只小白兔。

    “走啊,走啊,我才不需要你——”洛宁香倔强的回答,心里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她才不要去求他留下,她会画个圈圈诅咒他。

    “真的么,其实,如果你说一句亲爱的,别走,说不定我就不走了,留下来跟你结婚了,说嘛,又不是很难——”欧阳墨城用肩膀又撞了撞,像是诱导小白兔的大灰狼。

    “笑死人了,你当你自己是谁啊,是你非要赖上我,不是我非你欧阳墨城不可,我是不会求你的”她洛宁香也有自己的骄傲,凭什么要她求他留下。

    欧阳墨城在心里直叹息“这怎么是求呢,那你赶我走的话,我可真的走了,给我松开,我马上就走——”他把手举到她面前。

    洛宁香心里一沉,转过去看他,心想,他难道真的要走么,这坏蛋。

    “解啊,愣着干嘛,不给我解开,我怎么走”欧阳墨城催促道。

    洛宁香还是愣着没动,心里隐隐的作痛了。

    “你不给我解开,是舍不得我走么”欧阳墨城看她快要哭的样子,心里很是不忍。

    洛宁香咬了咬唇“有什么了不起的,走就走,我立刻就让你走,从此之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她屏息给他解开绳子“滚啊,不要再见到你了——”

    说着,那憋了多时的眼泪还是滚了下来,她混乱的擦去,把他往外推“既然还要没个结果,你回来干什么,走啊,我不要见到你,再也不要”。

    欧阳墨城一把扯过洛宁香,把她抱进怀里。

    “混蛋,不要你抱,松开,给我松开——”洛宁香手脚并用的挣扎,边骂边打,她的心很痛,虽然她很任性,但是她爱他是真的,而他呢,连给她能正常一点去爱的机会也不给她,总是给她难堪。

    强壮的手臂收的越来越紧。

    他的唇压下来。

    她躲开“干嘛,你要干嘛,要走就走,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说个求字的,孩子也没你的份”。

    他笑着侧头擒住她的说个没完的小嘴,扣住她的头,撬开她的齿关,舌头长驱直入,与她泛着苦味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唔,,,,,”洛宁香气急败坏,他都要走了,干嘛还来亲她,他看她就这么好欺负么。

    吻不断的加深,她越反抗,他就吻的越放肆,几乎吸尽了她口中的所有密液。

    洛宁香从极力反抗到慢慢的妥协软化,他的吻仿佛是具有魔法的,她极力说讨厌,可心还是依偎上去了,这就是爱情么,任何外力都无法阻挡的神秘力量。

    她已经彻底沉沦了。

    环住他的脖子,她闭着眼睛回应他的吻,从温柔到缠绵激烈,书房里的温度变的越来越高了。

    洛宁香享受着这无比美好的吻,没有别的杂念,可欧阳墨城这么干吻,不做别的,他可要疯了。

    不过宁香是孕妇,这里是书房,他不能做那种危险的事。

    他控制住下腹升腾起***,想要抽身。

    意识到他的唇到离开,她揽紧他的脖子,不让他走,丰满的上围全部压在他的胸口,她身上的馨香,柔软的身子,滑嫩的肌肤,像毒品般诱惑着他的神经。

    上帝啊!这是挑战他的忍耐力么。

    “嗯——”她见他不动,舌头灵蛇般的饶着他,犹如一个性感的裸女在跟他跳贴身热舞。

    欧阳墨城忍不住的把手放在她的腰上,这仿佛是一个引爆炸弹的导火索,让他顿时失控。

    他的手从她的衣服内探入,揉捏着她的丰满,把她压在沙发上。

    唇离开她,吻入她的脖子,双手解开她的内衣,扒她的衣服,他想到立刻就得到她,其实他很少有这么失控的时候,实在是她太过于迷人了。

    “嗯,,,,啊,,,,,”洛宁香呻吟出声,脑子发昏,手更是抱着他,抚摸着他的身体。

    由如岩石般坚硬的胸膛慢慢向下,抚过平腹的小腹,摸到那坚硬火热的东东,在她掌心中跳跃。

    洛宁香猛的张大眼睛,才发现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脱的都差不多了。

    怎么会这样!

    “你起来——”她推推他。

    “洛宁香,你想折磨我也不用这样吧,现在让我怎么起来”欧阳墨城按着原计划压下身,表情痛楚。

    “我管你,快起来啦,这是我哥的书房,他会把我们宰了的”洛宁香气自己怎么这么鬼迷心窍,被一个吻给迷了心智。

    “我保证他们不会进来——”欧阳墨城心里渴望的事,一般很难打压。

    他悄然分开她的腿。

    “你来进来试试”洛宁香当然知道他要干嘛,拼命的把腿合拢。

    “这可是你说的,让我进来试试”色字当头,那是万夫莫敌,腰往下一沉,他把那肿痛的巨大往那湿润的地方挺

    ~进。

    洛宁香惊恐的睁大眼睛,粉拳直锤他的背“出去,出去——”。

    “你放轻松点行不行——”她的身体太紧了,以至于无法一下子容纳下他。

    “我要杀了你”洛宁香身体产生了极妙的变化,身体也软了下来。

    “可以!待会再杀——”欧阳墨城吻住她的唇,奋力的挺~身,把她呜咽声吞进肚子里。

    洛宁香被一***打来的巨浪掀翻,全身酥麻的快感如一道闪电般从大脑流窜开来,她紧紧的缠的着他的腰,她承认他真的很棒。

    高~潮接踵而至,舒服的她快要疯掉了。

    完事之后。

    洛宁香穿起衣服,斜视着欧阳墨城“混蛋——”。

    “刚才貌似有人比我舒服吧,一直在叫——”欧阳墨城笑看她,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话不假。

    “你都要走了,为什么还这么欺负我,当然洛宁香是你的性~奴么,想碰就碰,我还是个孕妇,你们男人到底是不是人啊”洛宁香气的是他一边说要走,一边还来欺负她。

    欧阳墨城决定不再逗她了,抱过她“傻瓜,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口事心非呢,我既然抢亲了,自然是不会把你让给别的人”。

    “所以呢?”洛宁香有点开窍。

    “所以?没有所以了,明天照常上班喽,你不用上班么”欧阳墨城轻笑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就这样?”洛宁香有点急了,脱口而出“你不打算跟我结婚么”。

    欧阳墨城转头“你都向我求婚了,我不娶也不行了!”

    “去你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洛宁香打了他一下,又问“那敏儿呢,你不是说,她不肯分手么”。

    “我想——,她会走出来的”直到坐上飞机,他才想起他扔下敏儿了,那绝不是刻意,可是他真的就这么扔下了。

    那一刻,他明白了,原来自己了放不下的是洛宁香,是心的方向,帮他们整理了这场纠葛。

    洛宁香沉静下来“你真的能做到不再管她么”。

    “我们已经斩断了,虽然是出乎意料的结局”。

    “如要未来她能幸福的话,我想跟她说声对不起!”洛宁香从他身上站起来,过去打开窗户。

    时间已经黄昏。

    欧阳墨城走过来“干嘛开窗户,不冷么”。

    洛宁香回头剐了他一眼“你知道我哥上次是怎么知道我留男人在房间过夜的么”。

    “他看到我的衣服了?”欧阳墨城猜。

    “不是!”

    “他听到浴室的水声了?”

    “不是!”

    “你的表情有露馅了?”

    “不完全!”

    欧阳墨城不解了“那是什么原因?”他知道洛君天精明,可应该没能神通吧。

    “味道!”洛宁香指了指四周。

    “他属于狗么”。

    “像他这种曾在情场身经百战的人,这种味道他一闻便知,不想被他待会骂死的话,最好把味道给消掉”洛宁香把窗子大开,把用过的纸巾藏到垃圾桶最下面,最后翻出洛君天抽屉里的香水喷了喷。

    欧阳墨城汗颜“我只能说,你们洛家的人真的很恐怖”。

    “没你恐怖——”洛宁香走过来,笑着说道“欧阳墨城,你别以为这样,我们好算好上了,从明天起,重新追求我吧,我会考虑接受你的”。

    “有必要这么玩么,孩子他妈,我们都睡过,有孩子了,你现在让我重新追求你?”欧阳墨城大声的讥笑她。

    女人的花样就是多。

    “有必要,很有必要,我要让别人知道是你欧阳墨城看上我洛宁香,不是我来勾~引你的”洛宁香义正言辞的说道。

    “有区别么?”欧阳墨城扶着额头,哎哟,他的头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