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吓唬,高难度的食物!

吓唬,高难度的食物!

    “我没有讽刺你啊,我说的可句句都是肺腑之言,你看我现在穷的只能住这种地方,而你呢,一进来就是满脸的鄙夷,看的我心里也很难过,我想像你这种娇滴滴的公主,肯定适应不了,才会给你这么真挚的提议”欧阳墨城表情颇为认真的说道。

    以男人尊严的角度的来说,这小妮子已经踩过界了。

    洛宁香心里梗梗的,也隐隐意识自已没多想就表现出来的神情跟话语,多少让他有些伤自尊心,其实她根本不在乎他有没有钱,她爱的是他的人。

    努了努嘴,她故作不服气“哼,谁说我适应不了,谁说我是娇滴滴的公主,我就适应给你看”。

    她拉下他的手,坐到有些陈旧的沙发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恳。

    欧阳墨城失笑,走过去,弯腰半蹲在她的面前,用发飘,略带诡异的声音说道“这房子,原本是一个老奶奶住的,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是她最喜欢的”。

    洛宁香还不知他的用意,很是天真的掉入他圈套“噢,是嘛,那现在这老奶奶搬走了么”。

    “不是,她去世了,就是这屋子里去世的,今天是她的头七”让。

    鸡皮疙瘩里三层外三层的倒腾着,头皮一阵的发炸“啊——”洛宁香惊悚的尖叫,扑过去抱住他的脖子,屁股忙从沙发上挪下来。

    她是个胆小鬼的事情,他早就深有体会了。

    这一招,就是让她主动投怀送抱的妙计。

    欧阳墨城抱着她,憋了笑,轻轻拍着她的脑袋“别怕,别怕,老奶奶她很善良的,最多回来转一圈就走,不会害我们的”。

    “回来转,,,,转一圈”洛宁香牙齿打颤,说话更是结巴的厉害。

    “对啊!不然你还想让她坐下来陪我们聊一会么”。

    “不要了,不要了,我不擅长陪老人家聊天的,让她转一圈就走吧”洛宁香吓的抱他抱的更紧,上次在公司那次,她已经吓的魂飞魄散了,经过那次之后,她似乎对鬼神之说,特别的害怕。

    她紧紧的拥抱,让欧阳墨城很是受用,特别是她软软的胸部,压在他怀里,瞬间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你这么说,老奶奶就不会来吓唬你了,安心啦”欧阳墨城安慰她,薄唇勾起一丝坏笑,他邪恶的不紧不慢的又加了一句“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来!”。

    此话一出,最直接的作用是,他的脖子又被勒紧了几分,他的胸前又柔软了几分。

    “不,,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就不要打扰到她了吧,我们到别处去好不好”洛宁香埋在他的肩膀上,头也不敢抬起来。

    感觉这破旧,灯光昏暗的地方,更为阴森,简直就是电影里的鬼屋嘛,可她不要惨变里面的女主角啊啊啊!!!

    欧阳墨城摇头“那不行,你不知道我们中国有个习俗,过头七的门口煞气是最重的,这鬼魂啊,会从正门进来,绕着屋子飘一圈,想来看看亲人,要是我们这时候走,正好冲撞到了她,可是会惹怒到她的”。

    “那,,,,那怎么办啊,我不要呆在这里”洛宁香光是想,头发就全部麻掉了,呼吸更是进气多出气少。

    “你一哭闹,也会刺激到她的,到时她来找你聊天,我可管不着”欧阳墨城继续吓唬她。

    “呜,,,,,”洛宁香快被吓哭了“你干嘛找这种刚死过人的房子嘛”。

    “因为便宜啊!况且我有上帝保护,我不怕,你再这么愁眉苦脸的,和蔼可亲的老奶奶可直要来找你聊天了”欧阳墨城被她哭的心烦,只好继续吓唬。

    洛宁香立即抿起嘴“我不闹了,我不闹!”

    “这才乖嘛,现在先松开我吧,不然这屋子里又要出一条人命了”虽然这柔软的酥胸他很爱用,可是她在这么不知分寸的勒下去,他真的要窒息了。

    “不要意思——”洛宁香弱弱的说道,松开他,眼珠子在四周乱转,结合他说的,她是越看越恐怖,反正有阴影的角落,都会冒出什么东西来似的。

    欧阳墨城抱着她站直身体“看了半天,看出什么端倪来没有?”

    洛宁香白了他一眼“看出来了,我还能这么淡定么”。

    “哈哈,,,也是,早就鬼叫起来了”欧阳墨城哈哈大笑,他忍了很久了。

    洛宁香掐住他的脖子“很好笑么,很好笑么——”她都吓个半死了,他还来嘲笑她。

    欧阳墨城拉下她的手“好了,我不笑了,我晚餐还没吃,帮我去厨房煮个面吧”。

    “我去煮?”洛宁香指着自己,仿佛听了天方夜谭。

    “噢,我忘记了,你估计连煤气瓶长的是圆是扁都不知道,还是我自己来吧”欧阳墨城反应过来,他倒不是他故意刁难她,是因为他习惯了,一时之间没改过来。

    “你——”洛宁香气结,却骂不出话来,因为她确实没见过这该死的煤气瓶。

    “好了,我不为难你了,去沙发上坐着休息吧,我自己来”他脱了外套,走进厨房。

    沙发?!

    洛宁香回头望了一眼沙发的方向,想起那“可爱可亲”的老奶奶,感觉有阴风从她脖子间吹过,她一溜烟冲进厨房。

    欧阳墨城微怔,看到她发白的小脸,喘息的模样,立马明白过来,她害怕一个人呆在外面,知道她胆小,没曾想会胆小成这样。

    “别乱跑,你可是孕妇!”

    “产妇我都不管了,跟着你这个男人,净遭罪”洛宁香心里委屈的厉害,想她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种非人的待遇啊。

    “听上去,像是后悔了”欧阳墨城表情中透着不悦。

    “后悔的想切腹了”洛宁香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说完才知道,这么说不对,可说都已经说了。

    她低头,扯着身上的皮草。

    欧阳墨城着实郁闷的呼气“现在说后悔,切腹都来不及了,孩子他妈”他非常特意的加重后面这几个字,提醒她,她已经身不由已了。

    洛宁香瞪了他一眼,看他卷起着袖子,在那边煮东西,不由的想,他刚才脱口而出让她来煮面这话说的可真溜,是不是徐敏儿之前,就是像伺候大爷一样的伺候他的?!肯家是!随后她脑中又联想起穆凌的话,男人都喜欢温顺的,最好还能做饭的。

    可是她什么也不会啊,欧阳墨城这会一定也后悔了,他一定觉得还是徐敏儿好,会给他洗衣做饭,端茶倒水,说不定还洗澡水都给他放好,还帮他搓背呢。她内心一阵纠结。

    不行,她不能输给徐敏儿,不就是洗衣做饭嘛,有什么可难的。

    “欧阳墨城,你走开,我来煮”洛宁香把几十万的皮草外套一脱,像扔抹布似的扔在一边的,那强悍的模样,跟上战场似的。

    欧阳墨城瞥了她一眼“算了吧,大小姐,我饿死了,没空给你做实验”。

    “我是女人,女人天生就会下厨房,我一定要煮”他这么瞧不起的口气,刺激的洛宁香更加生气。

    “是女人这点没错,不过天生会下厨房,这个我持保留态度”欧阳墨城嘲笑出声。

    洛宁香俏脸僵红,过来一把拉开欧阳墨城“今天我就要证明给你看,我会做饭,而且会很好吃”不会比徐敏儿差的,她在心里悄悄补了一句。

    “我相信你”欧阳墨城微笑,又说道“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

    “走开,我心意已决——”她拿起案板上的菜刀,拿过圆圆的洋葱,高高举起,正准备往下剁。

    “亲爱的——”欧阳墨城吓出一身的虚汗,握住她拿菜刀的手,看她拿起刀,正打算“蛮干”,他真怕她把手指头给切下来。

    他拿她着实没办法,可这小妮子的性格他知道,越不让做的她就越要做,灵机一动,他说道“宁香你这么会做饭,帮我煮个高难度的面吧!”

    “高难度?”

    “对啊,超高难度,一般人绝对不会”。

    洛宁香眨动了一下美眸,将信将疑“真的么”。

    “骗你是小狗”就是骗她这只小狗,他在心里补了一句,抢下他的刀,去冰箱里翻找出一包方便面,这还是上一位住客留下的,不过好在没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