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餐厅斗法,我就是厉鬼!

餐厅斗法,我就是厉鬼!

    洛宁香的俏脸一僵,甜美的模样瞬间像被按了定格健。

    在他们背后,身穿蓝色暗纹西装的男人,气韵沉着的走来,挺拔颀长的九头身,妖俊的脸上带着浅浅的,温和的微笑,没有半点前来砸场子的模样,反倒是想是老友偶遇一般,踏着悠然自得的步伐,很是随性。

    那名魏先生抬起头来,看向进来的俊美男子,脸上有些尴尬“这位先生是?”

    哪怕是白痴,也能猜想出来,洛小姐跟这位忽然杀出来,说洛小姐已经怀孕的男人之间,关系不寻常。

    洛宁香的脸终于能够动了,握了握端正放在膝盖上的手,她重新扬起比之前还要甜美的笑容,优雅从容的转过头去恳。

    是谁,毫无疑问!

    她注视着眼眸含笑的欧阳墨城,红唇慵懒的开启“我不认识他,可能是某位不要脸的崇拜者吧,不过现在我更加要给他扣上诽谤者的名号”。

    “哈哈,,,,”欧阳墨城一阵爽朗的大笑,站在她面前,俯低身子,周身充斥着浓烈的邪魅之气“那要不要告我啊”让。

    洛宁香眉毛一挑,眼睛发亮的注视他“好主意!”

    “要不要帮你找个好的律师?”欧阳墨城非常贴心的问。

    “要!我怕你会找个自大妄为,使尽卑鄙手段的欧阳大猪头律师,所以我准备去美国聘请最好的律师团来打垮他”洛宁香的凶狠狠的瞪他。

    “哦,你确定能赢过他么,输了怎么办,很丢脸的”欧阳墨城自信满满的笑问,似嘲似讽,还带着与此刻的气氛不协调的关心。

    洛宁香的笑容不再友善,带着冷意的推开跟她距离暧昧的男人“自大跟自信不过一线之隔,我劝这位先生,哪凉快滚哪边去吧”。

    欧阳墨城站直了身子,脸上那浅浅温和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就那么深情,随意,而又诡异的站在边上不动。

    明明该是最尴尬的人,可他却显得如此自在。

    反倒是那位前来相亲的魏先生,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在位置上也一直是坐立不安的。

    洛宁香坐的更为端正,她就不信不能让他吃到鳖,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不让他受到惩罚,她不会罢休的。

    她对站在一边的“门神”视若无睹,朝着对面的男人绽开清新甜美的笑容“魏先生,我们聊到哪里了,继续聊”。

    “哦——”魏先生有写窘困的往欧阳墨城那边看了看,极为不自然的笑说“刚才聊到孩子,你问我喜不喜欢孩子”。

    “对,没错,是聊到这里了”洛宁香喜悦的点头,然后有些害羞的说道“魏先生,你喜欢孩子么”。

    魏先的额头开始冒冷汗了,他没有忘记刚才这个俊美男人说的话,这位洛小姐怀了身孕,如果他说喜欢,她就有可能让他当她肚子里那个宝宝的爸爸,他要说不喜欢,跟眼前这大美人就没戏了。

    洛宁像知他心中所想,眨了一下美眸,抛了个媚眼,鼻音很重的发嗲“魏先生难道不喜欢孩子么,我好伤心哦)7E)7E)7E)7E,看来我们是有缘无分哪,真可惜”。

    “不是,不是,孩子我当我喜欢啊,只要洛小姐你肯接受我的话,我也愿意接受你的孩子”魏先生终于敌不过眼前这美色,连带绿帽子,替别人养孩子都不管了。

    成功!!!

    洛宁香得意洋洋的瞥向欧阳墨城,看到了吧,我想找个男人接受我的孩子,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欧阳墨城看过去的啧啧出声,摇头说道“自古红颜祸水,魏先生你可要三思,不可冲动呐”。

    他并不发火,更加不着急,那是因为他知道这小妮子不过是想要气他,真要让她跟对面这个胖嘟嘟的男人结婚,她还不吓的逃跑。

    她的那点小心思,小伎俩,他都一清二楚,洛宁香嘛,外表凶悍的纸老虎罢了。

    “这位先生,注意你的言词?你说谁是祸水?”洛宁香美目圆瞪,怕吓走对面的男人,才努力控制着万马奔腾般的怒气,平和的出声。

    “当然是指你了,洛大小姐你怀着身孕,不好好在家呆着,跟自己老公都不说一声,就跑出来勾搭男人,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不是祸水是什么?”欧阳墨城端着暖笑,字字落地有声。

    对面的魏先生汗流的更快了“洛,,,洛小姐,你有老公,你结婚了?”那还跑出来相哪门子亲啊,这不是存心耍人嘛。

    洛宁香勾起一抹讥笑“一看这人就是疯子,我如果有老公的话,还会坐在这里跟你相亲么”说着,抬头看欧阳墨城“有严重妄想症的话,麻烦到神经病院挂号”,

    欧阳墨城又弯下腰来,双臂像翱翔在天空中的雄鹰般,将她整个人笼罩住“那去美国精神病院好呢,还是英国的好?我没有钱,你准备给我10万还是100万?”

    他轻佻着重复她之前说过的话。

    “我给你个屁——”洛宁香见他仍旧一副平静的模样,有点沉不住气。

    “镇定,镇定,露出原形,可是要吓死人的”欧阳墨城宠溺般的弹了一下她的鼻尖。

    “啊——”鼻尖上微微一痛,看着这张笑的灿若桃李的脸,洛宁香的火蹭一下冒起来“欧阳墨城,你给我死开”。

    跋扈的尖叫声,让她装出来的甜美模样荡然无存。

    餐厅的,服务生,一旁拉小提琴的演奏者,全都愣在了那里,若不是他们都是睁着眼睛,看这娇美可人的小姐变成凶悍的泼妇,他们简直都不敢相信。

    周围的气氛,就这样被凝结。

    洛宁香的火慢慢的退去,看到欧阳墨城那张老谋深算的脸,一种中计的感觉油然而生,她心虚的笑着,赶紧摆正姿态,深深的呼吸,做回优雅甜美的模样“抱歉,魏先生,这人实在太讨厌了,我的喉咙就大了那么一点点,你不介意吧”。

    “不,,,不介意!”魏先生拿起桌上的水,连喝了两大口,吓死他了。

    “不介意就好,我觉得你是一个善良又体贴的好男人,最难得的是你有一颗包容心,我觉得你很好”洛宁香楚楚可怜的望着他,眼中是温柔的泉水。“呃——,那个——”魏先生拼命的舔着唇,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欧阳墨城在这个时候,扶着洛宁香的肩膀,微笑着说道“魏先生,你可要好好回答,不然的话,我老婆精神分裂起来,会让你直接从天堂掉到地狱,很恐怖的”。

    洛宁香恼的用手肘子顶他“别不要脸了,谁你是老婆?睁眼说瞎话,也不看看自已有没有这个资格”。

    欧阳墨城轻松抓住她攻过来手肘子,盯着她的肚子,用郁闷的口气说道“儿子,你说你老妈这么不听话,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你是孩子的爸爸?”坐在对面的魏先生惊叫出声。

    “他不是,他不配!”洛宁香马上反驳。

    欧阳墨城眼底有精寒的光一闪而过,突然,低头霸道的堵住她的嘴,他一阵狂热的进攻之后,她一阵奋力挣扎。

    最后洛宁香慢慢的软下身子,勾着他脖子,迷乱的回应。

    还真是容易沉沦的小女人!

    欧阳墨城嘴角有得意的笑容,在他们失控之前,抽身离开她的唇,魏先生早已看的目瞪口呆了,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很抱歉,我老婆得了婚前恐惧症,产前忧郁症,人格分裂症,天天跟我闹腾个没完,还请魏先生你见谅,这女人已经名花有主了!”说完,他从座位上抱起洛宁香,不等后面的傻子回过神,他已经抱着洛宁香离开餐厅了。

    从后到尾,他都像是看滑稽戏的观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

    冷风一吹,洛宁香打了机灵回过神来。

    “欧阳墨城——”。

    夜晚的街头,她气的大叫出声,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输的人总是她,为什么她抗争不过,冷静不过,淡定不过这个家伙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嘘——”欧阳墨城微微皱起眉“大晚外这么鬼吼鬼叫的,会招来厉鬼的”。

    “厉鬼?我他妈的就是厉鬼,咬死你——”洛宁香扑在他的胸口,隔着西装一口咬下去。